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七十抒怀,答谢网友 澳大利亚 周家馨 2016-01-09 精选

已有 4989 次阅读 2016-1-9 16:0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随想


七十抒怀,答谢网友

澳大利亚 周家馨

在我开始“抒怀”之前,先让我答谢科学网上这么多可爱的朋友们。免得回头抒怀,忘记了答谢你们。

我在一月五日晚间,在科学网博客,上传了一篇博文:《 注册科学网博客的纠结 -- 谨以此文献给李小文去世一周年 》。

这篇博文,在两三天内,被五千多人浏览,80 位注册博客推荐,上到博客首页的博文头条。实在是我始料不及,惶恐万分。

我惶恐,是因为我自 1990 年再次出国后,立志立行。一直以来,安安静静地 “小隐于朝市”。 迄今25 年有余矣。

为什么“隐于朝市”?因为八十年代的中后期,我被媒体的关注及此后的诸多无奈,吓傻了。至今心有余悸。

但惶恐之下,我竟突然发现了这么多可爱的朋友。

你们真诚的欢迎,爽快的留言,活泼的朝气和你们热情的期待,令我感动不已。

你们让我突然觉得,好像一个远方的游子,回到了故乡:“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多么地温馨!

真诚地谢谢你们,多谢了。

换个题目,抒怀吧。

2015年我满了七十,上了人生的第70个台阶。

“人生七十古来稀” 。这句话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已不复存在。但2015年七个朋友的远去,却让我无奈地,唏嘘出一个变句:“人生七十噩耗频”。

伤感吗?当然。

但这些伤感, 让我感到紧迫,更加地珍惜生命。

但这诊惜生命,不是我要去追逐,在email中频频转发、互联网上胡乱上传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养生文章。

也不是那些摆满书店,大本小本的养生书籍。

抑或是,电视,网络视频上,七七八八的养生节目?

更不是人们偷偷响往的延年益寿的丹方。

虽然,其实我也曾,花过时间,去追逐过这些文章,节目。

而且,这些铺天盖地的文章、节目,不仅仅是充斥在中国的媒体,也充斥在外国的各种媒体。

不论国内国外、中文英文,我都去拜读过、追逐过。

但所有养生之道的追逐,经过我用一生喜做科学研究,积累起来的眼光,仔细分析、调查、考证过后,感受的却是:虽说其中的许多,不无道理;但也有太多,太不靠谱;甚至有些,是对人们不负责任的误导。

结果我倒觉得,如若让我去追逐,甚至遵行它们,是把我有限的生命,搞得太复杂了。我累不累呀?

当然,对有些精品,我也不会去排除。老祖先的“中庸”,还是要的。

其次,我也曾梦想过长寿。毕竟这个世界是多么亲近、熟悉,那个世界是多么遥远、陌生。

1998年,我曾在父亲病重时,赶回国内。我幸运地得到医院的默许,在他的病床边,放了一张行军床。在白天有我弟弟,弟媳及她的家人的支持下,在那里侍奉了他 60 来个日日夜夜。也因此在这里,见到了许多的死亡。

一天半夜时分,一个病人濒临死亡。全科室的医护,奋力抢救。所有病房里的人都惊动了。抢救终于成功,大家都为这个病人高兴。

但不料,下半夜三点,他病情恶化,不幸走了。

我想了好久。

第二天,我问这个科室的主任:“ 您做了几十年的医生,见过这么多的死亡。你有没有甚么时候,突然觉得无奈。想起我们小的时候,成都老人常说的,那时候我们还听不懂的一句话:'阎王要你三更走,小鬼留你不到五更' ?”

这么多年来,我逐渐朦胧地,知道了:我们虽然活着,却必须得看穿生死。

我着实佩服小文。因为他是真正看穿了生死的一个人。他活得精彩,死得洒脱!

且看他自己是怎么评说他的一生:“ 谈及(他)此生,他曾对记者笑言:'今生已经如此灿烂,来世只会更加艳丽。' ”

我惊呆了。环顾四周,能把死生看得这么自信,这么坦荡的,能有几人?

我的耳边响起一句铿锵有力的回音:“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周家馨

2016-01-09

写于布里斯本家中

-- 再以一文记念,明日李小文去世一周年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949240.html

上一篇:注册科学网博客的纠结 -- 谨以此文献给李小文去世一周年
下一篇:与癌共舞 (1)- 是时候了,停止人们死于癌症!澳大利亚 周家馨

28 蒋永华 武夷山 刘淼 刘拴宝 黄永义 高峡 晏丽红 吕洪波 刘钢 周士贵 王德华 汪育才 张珑 黄栋 左小超 孙学军 李东风 武永军 孟庆仁 田云川 刘晓锋 张润 韩玉芬 zjzhaokeqin shenlu wangqinling qzw haoy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8 2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