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注册科学网博客的纠结 -- 谨以此文献给李小文去世一周年 精选

已有 10343 次阅读 2016-1-5 16:2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随想


注册科学网博客的纠结

-- 谨以此文献给李小文去世一周年

澳大利亚 周家馨

2016-01-01

昨晚一夜未眠。缘何?

旧年与新年的交接,新年夜,午夜窗外绚烂夺目的烟火,人们迎接新年的欢笑声,都可以是不眠的原因。

然而,当这一切都归于平静,时间已然成为2016年,我却仍然不能睡去。

过去的一年,实在是太不平静的一年。

在这过去的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眼睁睁地看着七个与我曾经同学,同行,或同识的人远去。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其中两位好友刚刚去世,并没有任何人通知我的情况下,作为一个科学的学子,虽远隔重洋万里,我竟经历了“心灵“撞击的感应。

我曾借用宋词名家柳永冷艳的词藻,为一个同学撰写了四句挽字。没想到,这幅挽字,这一年来,竟用了三次。

多少年来,有多少朋友劝过我,应该把自己国内、国外各一半学术生命的见识和感悟,走了多半个世界的万里江山,长途跋涉寻访的名山大川、各种火山、特异地貌、大瀑冰川、及世界文化的遗产,写下来。

但我从来,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写”。

我的回答很简单:我的经历算个甚么?有甚么可写?可看?

宋美龄活了106年。她那么长的生命,篇篇都是历史的见证。但是,她死后,竟然没有留下一个字。留下的,唯有她平日习作的几幅画而已。比起一退休就忙不迭出自传的,她是何等大气,超凡! 我虽无资格谈论她的功过,但就这一点,我实在是佩服她。

更何况,世界越来越发展,信息胡乱爆炸得让人们越来越没有时间。谁会有空,看一个小人物的陈词腐字?

但是,李小文的去世,给了我极大的冲击。他是去世时给了我“心灵“撞击的那两位朋友之一。

他去世以后的许多天,我都无法平静,甚么事都干不了。最后只能拜读他在科学网上留下的博客。

读了他几乎全部的博客后,我突然有种冲动:觉得自己好像该“写”点甚么,虽然我对自己能够写点甚么,完全没有自信。

这个冲动只是源于:因为在读他的博客时,我感觉他还在和我交流。

比如,我很吃惊地发现,他竟能用古诗词形容,表述遥感技术的理论。

我们认识也有快40年了。1978-79年在中科院研究生院的出国英训班,我们曾同学一年。

1982年我从英国去美国地质考察,顺便去了他和其他几个同学唸书的 Santa Babara分校,大家聚会得好高兴。

1986年我回国,他也在这段时间回了国。90年我再次出国。

2001年我回国合葬父母骨灰。他知道了。固执地邀请时在天津的我,到北师大给他们中心的研究生们 “讲一讲,座谈座谈”。

以后也每逢我回国,或是圣诞、新年期间,会有电话、电邮的互动。说起来,也算了解了。但我竟然不知道,他对古诗词也有很深的爱好。我们从来没有聊过古文、古诗词。如若知道,岂不还有更多精彩的聊天?

反倒是,他已经走了,我还能听到他(对我)聊古文了。

多亏他留下了这些博客。

于是我给自己攒了一个劲儿,纠结一年:决定是不是跟随他的脚步,去上科学网。

这2015旧年的最后一个上半夜,2016新年的第一个下半夜,纠结的不眠夜。总算有个结果。太阳已经升起,屋子里也光亮了起来。

我在2016年元旦的凌晨,实名实姓,注册了科学网。

周家馨

2016-01-01

写于布里斯本家中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948278.html


下一篇:七十抒怀,答谢网友 澳大利亚 周家馨 2016-01-09

83 姬扬 许培扬 肖重发 刘钢 张和臣 王善勇 王德华 苏德辰 刘拴宝 蔡小宁 李健 武夷山 喻海良 陈锡云 刘洋 檀成龙 高建国 李浩然 彭真明 李志俊 黄彬彬 操光辉 黄永义 吴仁智 赵鹏 钱磊 陈儒军 陈楷翰 徐磊磊 陈龙珠 张启峰 彭渤 王春艳 肖雄新 周金元 韦玉程 蒋永华 韦四江 韩枫 田云川 梁庆华 周少祥 信忠保 罗会仟 郭胜锋 何溢钧 陈智文 戴德昌 季顺平 袁海涛 张云 谢平 胥楚贵 左小超 李斌 肖纲领 刘立 王宗水 孙华 王泽 曹峰 陈昌春 梁进 赵美娣 刘玉仙 韩玉芬 刘波 陈理 马亮 李欣海 罗民 孟庆仁 shenlu ncepuztf biofans decipherer wangqinling aliala crossing haoye zhoutong chenhuansheng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4: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