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二)厚积薄发 澳大利亚 周家馨 精选

已有 7507 次阅读 2018-11-8 07:3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中科院研究生院,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 古典音乐, 西方艺术, 英国文化

 

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二)厚积薄发



澳大利亚

周家馨




厚积薄发


时间过得真快。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日子居然真的来到了。


当我听到在全国恢复研究生招考的消息后,我立马决定报名。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选择报考的专业,单位,和导师,以及所有必须的报考手续。拿到要考试的科目后,我很快地做好了自己的复习计划,开始没日没夜紧张地工作。


考试也在我的紧张中,很快地来临了。我被告知,我需先在当地,江苏省镇江市,参加初试。考六门课,上下午各一门,一共考三天。


我做好了准备,迎接第一天的头场和二场考试。晚十点半躺下后,还没睡着,就听见一声尖叫。一听见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我们家早已睡下的一位癫癎病人发病了。


我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赶紧开始救护。用了很大的力气,先把病人挪到床上不会摔下来的部位,以免病人掉下床伤害自己。然后是掐人中,按摩穴位,缓解病人的痉挛抽搐等等。1-2 小时后,病人总算逐渐稳定,睡过去了。


我也累得不行,睏得不行。和衣躺下休息。大约 23 点左右,我正要迷糊过去,突然又听见一声尖叫。我马上一骨碌翻身起来,看见病人又发病了。还是用同样的方法,花了一,二个小时,总算让病人稳住,睡过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累得半死,浑身筋骨疼痛的我,趴了下来。没趴多久,就看见天色开始发白。我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也睡不成了。我得从我住的郊外,步行近三公里,再搭公车,赶去市里的考场。而在出门之前,我还得为病人和自己做早饭,为病人提前准备午饭,到锅炉房去打开水等等呢。


我倒是按时到了考场。上午第一场,考政治。我看着题,觉得好像这些题,还背过。可是人却是昏昏沉沉地,背过的答案也总是写不全。


下午第二场,考英语。我的头啊,到下午,开始疼了,更迷糊了。


好在我自 1968 年分配工作后,没过两年,从 1970 年就下决心,要把四清和文革期间丢掉的英语捡回来 「补遗 3」。在野外工作下班后,我总要学习一会儿英语。


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虽然脑子不行了,有些答案居然可以自己冒出来。虽然对不对也没有脑子去判断了。


考完一整天,我几乎瘫了,恨不得马上躺下。可回家看见还躺着的病人,立刻又行动起来。问病情,找医生,做晚饭,等等。别的考生,恐怕可以用那天晚上的时间,再温习一下第二天的考试。我就没这个福气了。


由于这开头的一夜和几个白天连续的高度紧张,接下来的四场专业课考试,我做考题时,都犯迷糊。靠不了脑子清楚,只能靠自己在大学时打下的牢固基础 「补遗 4」。


与我考英语时无异,有些答案可以自己冒出来,虽然对不对已没有脑子去判断了


就像一个文革中把俄语丢光了的大学同学,后来去俄罗斯,在紧急状态下,竟然能有俄语单词蹦出来救他。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发榜。我被通知,初试通过。需去北京复试。到北京后才知道,除了政治我只考了 60分,其它的课目还都考得不错。


天哪,我终于明白厚积薄发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了。



——


「补遗 3


1965 年夏天,我们用暑假,去了广西的一个锡矿,做野外地质工作。刚刚归来,正准备做带回来的样品的实验研究。我们都很兴奋:因为虽然我们才在校学习了三年,却已经在做与火箭技术需要的稀有元素 的研究了。


不料此时猛不丁地,突然地来了一个急刹车。我们被告知,我们将被送到农村去搞一年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不是教育我们自己啊,是作为四清工作队去农村的生产队,清查教育生产队的干部,群众,以及地富反坏等。


天晓得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转弯。我们这帮该上大四,早已习惯了在科大这样重、紧、深的高压下学习的大学生,跟着領导我们的干部,去了北京顺义县农村的生产队里。白天我们跟农民下地干活,晚上开政治会搞四清。


所有学校的功课,自然都不曾碰过。


好不容易等到了 1966 年夏天,我们总算该回到学校了。好想赶紧把功课和未完成的实验,放在心上,好想学习呀。没想到,等待我们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这场革命,算是把我们的学习和刚起步的科研,炸了个精光。


我的一外英语,二外俄语,在这种情况下,全部丢光。中文不会丢,天天要用来看大字報,听革命口号。可是外语,怎么经得起十几年的时间,看不到,听不见!


对丢掉的两门外语,我极为痛心。因为在科大科研能力的培养中,我已经非常清楚,外语对搞好科研,是有多么至关重要。


这便是为什么,我 1968 年分配工作后不到两年,就下了大决心:俄语拣不了了,至少也要把英语拣回来。


我从一个父亲留过洋,家中可以订阅国外科学杂志的同学家中,借出一大叠杂志,带到了地质队的野外。每天干完野外的活后,就坐在一个小马扎上,读它们。在把凳子当成的桌子上,翻译它们。


也亏得我是在山村野外工作,没有那么多的政治运动。而我选择不参加其他地质队员,因在野外实在是无事可做,于是晚上聚餐、喝酒、侃大山,也算不得是政治问题。😊😊


年底地质队收队,回到镇江郊区的队部。搞总结,外加白天晚上的政治运动。


有空进城时,我就把自己翻译好的,又检查过的,中文和英文原文,带到另一个同学的老丈人家。向汪玢先生请教我英文翻译中吃不准的问题。


汪玢先生,曾在北京高教出版社工作过。其时在镇江农机学院教授英文。他是一个极富学问,为人善良可亲的绅士。我觉得他特别喜欢我去问问题。因为答完问题后,他总会和我多聊一会儿,甚至留我吃饭。


我想,他对在那种政治大环境中,学校的年轻学生都已经无心跟他学习了。而这个几近中年的女士,还在这么认真的补习英文,一定有不少的猜测和想法。


就这样,到了 1978 年考研时,我的英文总算补到,可以帮我克服家中突发困难的状况下的考试了。



「补遗 4


1962 年我参加高考,第一志愿报考了位于北京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我的目的非常单纯,我喜欢科学研究。


我对什么事物都有的好奇心,引领我对什么事情,都不可抗拒地要做一番考证,研究,直到我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为止。


这个心性即使是现在,老了,再老了,也仍然无法抗拒自己,要考证研究:板块碰撞过程的问题,古生物与达尔文进化论关系的问题,某癌症的化疗方案,某癌症的发生原因,实体癌与非实体癌的区别和治疗,量子纠缠,灵异事件,气功,甚至对各种宗教信仰的发问和考证等等,等等。以此为乐,乐此不疲。)


不过没想到,当年进科大上学后,听说了一句话:穷清华,富北大,不要命的来科大。”  我当时觉得好奇,我进科大为了搞科研,怎么就成了不要命的呢?  


慢慢地,我知道了,原来科大是包括钱学森等等的老科学家们,因为需要一批得心应手,一出校门,就能,也会帮他们搞科研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建议国家,以最快的时间和速度,培养一批这样的大学生。国家也以最快的速度,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于是在 1958 建立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这是为什么钱学森、郭永怀,严济慈,华罗庚等等一大批元老,都曾亲自来给科大本科生上过课。


以后又慢慢地知道了,科大当时所有的系,都是围绕原子弹,火箭设置的 当年还没有两弹一星这个词,我们就知道原子弹,火箭 )。


近代力学系,原子物理系,一听就明白它们与此之间的联系。可是地球化学系,怎么联得上呢?其实很简单,58 年这个系的全称是地球化学和稀有元素系,后来又加入了放射性元素地球化学。 要搞弹,总要有放射性元素,要搞火箭,先得要有稀有元素等成分呀。


由于科大学生将来的工作,是与时间这样紧迫,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事息息相关,当年科大在教学方针上,与其它学校不同。


它毫不隐諱地要求:重、紧、深。


重:是科大的五年,需学的课程比清华 北大 六年的课程多;

紧:课程进度紧,老师教得紧,学生学习时间紧;

深:学生们五年级毕业,得达到学科前沿 (只有这样,学生才能立即进入科研)。


而学生们因为对自己身上,将会要担负起的国家重任,非常明确,也非常认真。我没有听见过一个同学,对 重、紧、深有任何的怨言。


科大学生的学习是连轴转的。许多学生夜夜熬夜,许多学生没有周末休息,许多学生自愿放弃寒暑假回家。虽说这些进来的学生几乎都是高才生,但到了个个身手不凡的科大,稍不努力就有可能被拉下,大家都很拼命地学习。所以就有了不要命的来科大



不过这个句子,对我来说,多少有点语病。🤪


1. 来科大时,没有冲着不要命来的。😊


2. 我在科大学习期间,虽然没有过过周末,虽然仅只回家过过一个暑假 还是因为年龄太小,实在是太想家了。但自从回了一次,加上功课越来越紧,也就奇迹般地顾不上想家了。)其它寒暑假都是在学校学习或复习。


但我从没开夜车。


几乎每晚我都是到点儿时,唯一一个,在六七个同学住的宿舍里,躺下的人。唉,年龄比别人小的我,无论如何也受不了,听课时睏得不行,却又不得不一个劲儿地,想睁眼睛的那个难受劲儿。那真是忒难受了。🤧🤧🤧



我相信,没有科大这样 重,紧,深的学习基础,1978 年考研时,我是不可能做到, 在一个不寻常的困难条件下,厚积薄发的。




周家馨

2018 十一月 8

于布里斯本


** 未完待续,全文目录:

不忘初心;厚极薄发;

机会留给谁?;无家可归的中科大;

有惊无险的赴英途;

尊严的奋斗;科学的回馈;

那些年的花絮:奨学金;古典音乐;西方艺术;气功 英国文化;

媒体与我;后记。


** 说明:

所有的补遗,都是在已出版过的纪念文集之上,新增加的补充文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1145124.html

上一篇: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一)不忘初心 澳大利亚 周家馨
下一篇: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三) 机会留给谁? 无家可归的中科大 澳大利亚 周家馨

15 冯大诚 刘博 康建 王霏 沈律 杨金波 苏德辰 韩玉芬 杨学祥 邓海军 李由 贺玖成 杨绪洪 刘山亮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3 06: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