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一)不忘初心 澳大利亚 周家馨 精选

已有 6600 次阅读 2018-10-15 14:1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中科院研究生院,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 古典音乐, 西方艺术, 气功

 

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一)不忘初心


澳大利亚

周家馨




不忘初心


1974 年四月,我母亲骤然去世。


在父亲打来的电报上,除去母亲去世的消息和葬礼的日期外,就是叮嘱我不要回去参加葬礼,绝对不要耽误学习。


当时的我,正在北京大学数学系与地质部联合举办,为期一年的,为将计算机引进我国的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勘探的学习班上。「补遗 12


我的母亲和父亲,终其一生,从事教育。母亲上世纪三十年代四川大学教育系毕业,曾任女子中学校长。父亲以四川公务员招考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进入省教育厅从事教育管理。因能力出众,屡被提拔。三十多岁就已脫颖而出,位至民国政府的荐任级别。


因此他们在对待子女的教育上,是十二分地用心,重视和严格。他们以儒家的传统思想,从小到大一直要求我们,在品德和学业上,Pursue Excellence。这便是为什么,我父亲会在电报上叮嘱我,不要耽误学习回去参加葬礼。


我拿到电报时,正值课间休息,匆忙扫过电报后,铃声就把我拉回了课堂。


讲台上是北大数学系的陈亚浙老师。他后来告诉我和其他人,当他突然看到,这个平时永远坐在第一排,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紧紧盯住老师,一个字都不肯漏掉的女生,此刻脸上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正在巴哒,巴哒地滴在课桌上时,几乎慌乱了。


下课时,我已知道,我必须回去。不管缺多少课,回北京后,我一定补回来。


母亲丧礼后,全家人仍然还沉浸在悲痛中,我却必须走了。走之前,父亲和我聊了一次。虽然那时还是 1974 年,还在文革期间,我却莫名其妙地对他说,如果有一天,中国恢复研究生制度,我会第一个去报考。”  


我相信,那是我母亲和父亲最愿意听到的话。而且那也是,我一生中,最想做的一件事了。我想,我喜欢搞科研,就好像我是为此生下来。


但是,在当时讲那种话,真是痴人说梦。


我父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但他立刻转过头来,对我说,你当然应该去考。我们培养你,从来就没有想要培养你,做一个封建的家庭妇女!




「补遗 1」回想起来,在文革还热火着的 1974 年,北大和地质部合办的这个计算机学习班,无论从课程设置,师资队伍,理论和上机结合,以及学习班出的成果,都是一流的。这个学习班,不亚于改革开放后,著名大学的研究生班。


当年学习班结业后,我曾被借留下来,为地质部刚建立的计算机中心,编写程序。借留下来后,指导我的雷功炎老师问我,想编哪一种多元统计方法的程序。我年轻气盛,回说,我想编所有学过的多元统计方法的程序。这包括相关分析,回归分析,判别分析,点群分析,因子分析等等。他当时听得愣了一下。但他随即开心起来:他很高兴这个学生,有这样的想法。最终我在他的指导下,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事隔十二年,我 1986 年从英国留学回国后,还被老师告知,这些程序,还在计算中心被使用着。说实话,听得满开心。


「补遗 2」在学习班,我学了第二遍高等数学。下面是我 2017 年曾在群里分享过的趣事:


@xxx:你别谦虚。我的专业背景向你介绍过。怎么算,我也扯算不上是历史方面的专家。只是如易中天所说,他有一个好的历史观,是因为他中学时喜欢平面几何,有一个好的逻辑思维。


@xxx :我有幸学过两次高等数学。不是因为留级(哈,我大一的高数还考过 5 分)。😂 是因为70年代中期,计算机被引进国内地质界。地质部和北大数学系联手,从各大区抽调人,我有幸被抽中。被按北大计算机专业的课程,培训了整一年。其中包括重学了一遍高数,及概率论,统计分析,计算方法,程序设计基础,语言和编程等等。这一年多的训练,对我的逻辑思维能力的提升,有过很大帮助。


@xxx : 哇噻,你的高数是自学的?太不简单了。你别看我大一的高数在班上学得还不错,但我当时一直都怕它。觉得这门课学得稀哩哗啦的。还就是在学这第二遍高数时,因为北大数学系那位陈亚浙老师太棒了,讲得好清楚。听完他的课,留的练习题全部都能做出来。我那真的是靠了这位好老师(据说他与陈景润同学,且是同等水平,所以毕业就留在了北大)。可你怎么就靠自己自学出来了?你比我高数量级去了。😊😊




周家馨

2018 十月 15 

于布里斯本


** 未完待续,全文目录:

不忘初心;厚极薄发;机会留给谁?;

无家可归的中科大;有惊无险的赴英途;

尊严的奋斗;科学的回馈;

那些年的花絮:奨学金;古典音乐;西方艺术;气功 英国文化;

媒体与我;后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1140940.html

上一篇: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序言 澳大利亚 周家馨
下一篇:尊严的奋斗 科学的回馈 四十年前考研出国的前与后 (二)厚积薄发 澳大利亚 周家馨

21 刁承泰 宁利中 黄永义 文克玲 汪育才 周忠浩 郭景涛 韩玉芬 姚远 李振乾 谢蜀生 白龙亮 梁庆华 蒋继平 陈晓东 程少堂 武夷山 范会勇 杨绪洪 刘立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