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iang07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qiang0713

博文

日本18年18个诺奖,与中国诺奖的春天是否还会遥远

已有 1081 次阅读 2018-10-3 18:06 |个人分类:观点评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两天翘首以盼的诺奖名单陆陆续续公布了,发现叹息、贬低自我的情绪居多,而加油打气、展示信心的帖子则居少。


的确,每年的诺奖颁布牵动了很多国人的心,尤其是在第一线科研工作者的心,当看到传统的美、日、法等传统科技强国不停拿奖,尤其是日本近年高频率的露脸诺奖舞台的时候,如“日本18年18个诺奖”的新闻刷屏主流媒体和自媒体,国人更加骚动了;对于这些,有人羡慕,有人不屑(如Strickland这个诺奖可给可不给?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31-1138586.html、和为美籍华人学者鸣不平(如“今年Nobel医学奖非常不伦不类,非常不公正,为陈列平教授鸣不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9332-1138299.html)等,甚至还有民族主义情绪在里面。


    当然,其中也有些貌似理性的声音在对比日本分析中国为什么没有这么密集地拿诺奖,我们应该同日本学什么,较多人持有的观点包括下面几个方面:(1)基础小学教育,认为日本从小培养学生的独立探索和兴趣爱好,重在引导,而不是我们急急匆匆地报各种填鸭式的培训班和兴趣班;文章还以下修村得诺奖是纯粹出于兴趣想搞懂水母为什么会发光”作为论点来佐证这一观点(2)科研体制和管理问题,这类观点一般认为我们科研评价导向性明显,没有建立好的同行评审机制,没有好的评价标准;当然也有反驳意见,认为我们得不得诺奖和科研管理体制没有关系(如,“拿不到今年的诺奖真跟科研管理体制没有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9342&do=blog&id=1138578) (3) 文化方面,这一观点有点极端,上升到所谓“文化劣根性”。


我觉得,上面这些观点并不能解释国人拿诺奖不多现象:(1)我们的基础教育并不差,甚至可以说非常好,这一点可以被许多“在国内接受大学前的教育,而出国后很多是在所在研究方向著名”华人学者所印证;(2)体制无所谓好坏,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样的体制,那必然是同我们国情相匹配的,观点同(“拿不到今年的诺奖真跟科研管理体制没有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9342&do=blog&id=1138578’;(3)至于拿不拿诺奖与文化问题挂钩那便更是无稽之谈了,如果诺奖具有评判文化优劣的功能,那只能说明诺奖设立的科学性有问题,不拿也罢!


至于我们目前没什么诺奖,我觉得主要是发展阶段的问题,就如同我们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很多东西我们都还在积累,有些成果刚刚出来了要评判这些成果能不能得诺奖也得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从统计数字可以有以下结论:

  1、从数量上,日本物理奖最多,个。其次是化学 6 个,生理学或医学奖 4 个。 

218 人的获奖工作有 17 人是在上世纪最后 30 年完成的。只有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的工作是 2005 年左右完成的。

3、日本经济正是在上世纪后三十年是最繁荣时期,科技的发展也是最好最快时期。而诺奖颁奖一般都是有20年左右的延迟期。

4、中国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好像也是2000年以后,看看再过5-10年,能否像日本一样,也有某种现象出现?当然,如果继续各种人才帽子满天飞,眼里只有CNS和影响因子,那就继续尴尬下去吧。”(摘自科学网博文《日本18年里18人拿了诺贝尔奖,是否真的可怕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615-1138658.html 


另一方面,我们现在有良好的可以环境,国家提倡创新、重视人才、尊重知识,有着雄厚的基础研究投入,还有一大批勤勤恳恳工作在科研一线的高素质研究人员。所以,不要妄自菲薄,况且近几年我们也有了如莫言、屠呦呦等诺奖大咖,我们多点耐心,脚踏实地干好工作,总有一天我相信我们国家也会迎来一个诺奖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春天!




2018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74862-1138640.html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0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