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关于尘肺病问题的一点思考

已有 697 次阅读 2020-4-15 15:2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职业病, 尘肺病, 污染, 人本, 社会问题


现代都市中,上班族们每天清晨从各自居所中涌出,沿着发达的城市交通分散到各个岗位上。千百种行业,无数个岗位上的一个个人,就像是维持人类社会这部大机器良好运转的小零件们

而每一具独立的人类生命体,又是极其精密的一部小机器。机器用久了,使用不当就会受损。常年干粗重活工人们的腰椎间盘突出、长年保持站立姿势教师们的静脉曲张、还有乐手和计算机时代文书们的腱鞘炎……以上种种,我们习惯称之为“职业病”

很多人都觉得职业病避无可避,而且只要多注意,倒也不至于形成多大的问题。确实,我们口中的“职业病”一般都是小问题,它们甚至不被列入法定的职业病范畴内。

真正恐怖的,是那些影响广泛而又极难医治的职业病。它就像弥漫在共和国这部伟大机器旁边的腐蚀性气体,无时不刻悄悄锈蚀着我们的同胞,让一个个零件迅速老化、停摆,甚至夺走人的性命。

这些恐怖的职业病之首,就是被称为尘肺病(Pneumoconiosis)的一种肺部纤维化疾病。


尘肺病是由于患者长期身处充满致病性尘埃的环境中吸入大量的灰尘引起的。这些致病性尘埃以二氧化硅为主,此外还有石棉、石墨、云母、水泥等等。

二氧化硅等粉尘通过呼吸道进入肺部后,会被肺内的巨噬细胞所吞噬。然而巨噬细胞并不能自行分解这些粉尘,结果细胞死亡,又一次释放出所吞噬的粉尘。如此恶性循环之下,大量受损的巨噬细胞会刺激人体肺部纤维细胞增生,患者肺功能因此慢慢下降。

如果不能在早期发现并及时医治的话,病情一般会在几年间迅速恶化。从一开始的咳嗽,到后来呼吸不畅、乏力,失去劳动力并需要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最终因各种肺疾并发症去世。

石棉肺的显微照片

如果接受治疗的话,平喘、止咳、化痰的大量药物,加上价值上千的呼吸机都只能缓解患者的病痛;价格更高昂的洗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延长患者的寿命(前提是患者的身体还承受得了);而能彻底根治的换肺,对很多打工家庭来讲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要掏空家底来维持住一个失去劳动力的家庭成员生命,最终结果往往还是以悲剧收场。这对于容易患上尘肺病的打工者来说,无疑是对其家庭的致命打击。

患尘肺病的矿工 图源:纪录片《矿民、马夫、尘肺病》

根据中华预防医学会2018年的《尘肺病治疗中国专家共识》记录,截至2017年我国累计报告职业病病例95万余例中,尘肺就有85万余例,占比接近90%

如此庞大的病人数量是如何出现的呢?

我们这一辈在干净明亮的教室、办公室里长大的人,估计很难想象,曾经有多少人置身于各种不同致病性粉尘中挥汗如雨地劳作。矿洞、工地、铁道、工厂……

在这些地方,各种粉尘及其能引起的尘肺病种类多得惊人:结晶硅引起的矽肺、煤工尘肺、石墨尘肺、炭黑尘肺、石棉肺、滑石尘肺、水泥尘肺、云母尘肺、陶工尘肺、铝尘肺、电焊工尘肺、铸工尘肺……

打工者稍不注意就会被疾病拖入深渊。

矿工是尘肺病患者中最常见的一类人

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2015年公布的资料显示,我国2015年死亡的尘肺病例估计为9538例(95%可信区间为8430~11013例),矽肺病例为6456(5656~7533)例。这个数值,是当前公布的国内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4.7倍

而正如全国疫情实时动态页面所说的:这些都不是数字,是生命。

或许很多人都难免觉得,相比于遥远而陌生的尘肺病,讨论脊椎、失眠这种现代青年迫在眉睫的“职业病”会更实际些。为什么要关注那么遥远,也正在随着时代发展远离我们的一种疾病呢?

我们可以从历史的维度上看一下这个问题。

现在正遭受尘肺病的痛苦,还有这十年间因为尘肺病离开人世的,是什么人?根据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调查,涉尘工作的尘肺农民数量增于1965年,一直到1999年达到巅峰

数据来源:《中国尘肺病农民工调查报告2019》

这段年间,是我们文化风波过后全体国民勒紧裤腰带埋头苦干搞发展的时刻。而这一批人,正是彼时带头走上矿山、走下矿井、冲在工厂车间的第一线的青年人。

是他们带着工具一镐一镐地为建设祖国掘出了足够的资源,又在漫天尘土中为我们这一代铺好道路、架起桥梁、建起高楼大厦。
1999年以后,涉尘农民的数量开始下降,直到2005年后呈直线下跌的趋势

一方面是我们国内的资源开采与基建基本完成,也过了主要靠人力的阶段。而另一方面的原因,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一代在多尘环境中劳作多年的民工病情发作,纷纷倒下了。

影视、媒体一直都有呼吁关注这些建设者的声音


所以就如我们前几年一直在呼吁关注保卫河山的退伍老兵一般,为建设大好河山付出了一切的工作者也该得到应有的尊重与对待。


而作为占了中国职业病总人数90%的一个种类,尘肺病其实还远未真正离我们而去。现在我们知道在粉尘环境中作业要戴口罩,做好各种防护,车间要通风,应用种种科学措施来防止对人体的伤害,这已是特别大的进步。


而关于尘肺病工人的职业病证明、医疗报销等等社会问题也在各方努力下艰难推进中。不管是2009年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张海超开胸验肺维权事件,还是诸如大爱清尘之类的公益社会团队,都在为抵抗尘肺病做出自己的努力。


2009年张海超为维权开胸验肺事件 是社会大众关注尘肺病的开始


回首历史,我们经历过不懂科学的愚昧,更经历过过度追求效益的“恶行”。但关于以人为本还是全力发展如何兼顾如何平衡,我们始终在摸索与探讨中进步


后来我们探讨996,难道可以说与尘肺病这段历史的启发毫无关联吗?


一个社会机器的快速运转,不能以开大马力然后零件一坏就换来作为代价。环境都经不起先污染后治理,更何况一个人呢?


中华预防医学会劳动卫生与职业病分会职业性肺部疾病学组.尘肺病资料中国专家共识(2018年版)[J].环境与职业医学,2018,35(8)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大爱清尘基金.中国尘肺病农民工调查报告(2019),2020.2.16
王海涛,杨荔,苏亚娇,秦真威,张晓彤,李婵,朱红茹,范红敏.华北理工大学.2009-2018年中国职业病发病规律及特征[J].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2020,38(2):178-182
许德松.尘肺病工人维权的困境与相关法律的完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3
蒋能杰 纪录片《矿民、马夫、尘肺病》(2019)
Pneumoconiosis. Wikipedi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28499.html

上一篇:我在两篇1959年的论文里找到了用头发做酱油的教程
下一篇:为潜水进化出了更大的脾脏,这个民族依然难以适应现代社会

3 范振英 王晨 罗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5 15: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