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凭一人传染几十人上百人,“超级传播者”有多厉害? 精选

已有 4334 次阅读 2020-2-11 23:1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传染病, 公共卫生


2020年1月20日,一位英国男子千里迢迢去到新加坡参加了一场商务会议,整场会议一共有109人参加。会议结束后他就乘飞机飞往法国滑雪胜地度假,从1月24日一直待到28日。度假结束后,他回到英国回归平淡的生活,去上了瑜伽课,又去了酒吧小酌几杯,一直到2月6号他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状况。

然而,参加那场新加坡的商务会议的人员中有一位来自武汉,会议结束后有其他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因此主办方通知了所有参会人员。而此时这位英国中年人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截止到2月11日,已经确定有11名新冠病毒感染者与这位英国商人(英国第三号患者)有关,其中6名为英国人,其余5人为法国人和西班牙人,他们都曾经与英国商人在法国的雪场或英国住所附近有接触。凭“一己之力”感染11人,英国商人也被认为是欧洲的新冠病毒“超级传播者”。那么,超级传播者对传染病的爆发究竟意味着什么?



要了解超级传播者的方方面面,我们不妨先看看历史上最著名,同时也是被研究得最全面的案例。

事情始于1906年,美国纽约长岛牡蛎湾突然出现了家庭内集体感染伤寒的情况,其中一个家庭11名成员中有10名都因伤寒而住院治疗。

伤寒在20世纪初是一种比较流行的传染病,它是一种由沙门氏菌引起的疾病,主要症状是腹痛,呕吐,便秘,高热等,有的感染者还会出现玫瑰色斑点的皮疹。



在病人急性感染期间,伤寒沙门氏菌通过单核巨噬细胞大量繁殖,并进入患者血液,之后入侵胆囊、胆道系统和肠的淋巴组织。如治疗不当,患者各个器官可能会出现灶性坏死,肠道出血或穿孔等并发症,严重者可致死。

伤寒沙门氏菌的主要是经过通过粪便污染饮用水或食物来传播,因此它的发病率跟卫生条件关系很大。在美国,伤寒主要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贫民区流行,在比较富裕的阶层中算是比较少见的。而纽约长岛牡蛎湾并不是伤寒多发的地区,1906年接连多个家庭爆发伤寒是不寻常的,也引起了卫生部门的注意,但最后的调查结果认为是饮用水污染导致的。


1905年关于伤寒的通知


然而,接下来第五个受害家庭的出现,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当年夏天,美国银行家查尔斯·亨利·沃伦在牡蛎湾租了一处度假别墅,并带全家人去那里避暑。可是没多久沃伦的女儿就得了伤寒,随后他的夫人和两名女佣也相继病倒,加上后来染病的园丁和另一个女儿,全家11人有6人中招。

当时人们并没有过多怀疑,认为是别墅受到污染。如果不能找到房屋里的污染源并清除,他们的别墅就没办法租出去,所以别墅的房东最着急。于是房东聘请了卫生专家乔治·索珀来调查。索珀起初怀疑是当地的水产品质不好,因为牡蛎湾本就是以养殖牡蛎闻名,同时也出产很多种类的水产,但是调查却发现有一些伤寒感染者并没有吃过水产。


纽约牡蛎湾


接下来,索珀怀疑是地点被污染,他系统性的检查了水井、储水箱、食物储藏室、下水道和污水池等等可能被污染的地方,但都没找到有价值的发现。最后,索珀认定伤寒的源头应该在人身上,致病原经过人和食物的接触传播。进一步调查,排除了需要加热烹饪的食物,最有可能出问题的是一道冰淇淋甜品,上面配有新鲜的桃子。而这道甜品出自一位叫玛丽·玛伦的厨师之手,她是沃伦一家专门为这次夏季度假雇佣的。

这一查不要紧,索珀还发现玛伦还与先前发生在牡蛎湾的其他伤寒爆发案件有关,很可能就是今天所说的“超级传播者”。



玛丽·玛伦是个爱尔兰移民,在美国没有太多的亲人,常年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最初她也仅仅是在富人家庭里当当佣人,后来发现自己对做菜有点天赋便转行做厨师,待遇要比一般的服务型工作好很多。

从1900年玛伦开始做厨师以来,到索珀调查时,她一共为7个家庭当过厨师,大部雇主家庭都出现了健康问题。1900年来到第一个家庭工作,仅仅两周后就有家庭成员得了伤寒,次年又到曼哈顿工作,同样有家庭成员染病死亡。1902年在纽约一位律师家工作,不久后全家9人有7人得了伤寒。在之后就是1906年来到牡蛎湾工作,同样不止一次爆发了伤寒。

玛丽·玛伦


玛伦每一份工作的时间都不长,最长也就几个月而已,每次都在雇主家出现健康问题后就换工作,因此她也从来没有被怀疑过。虽然索珀已经基本确定是这位女厨师的问题,但他还需要找到她本人确认她的确携带致病原才能盖棺定论。但是由于玛伦的不稳定工作状况,索珀花了4个月才追踪到玛伦,而此时玛伦新雇主因为感染伤寒被送进了医院。

索珀与玛伦第一次谈话便交代了他的来意,并请求她提供粪便、尿液、血液样本,甚至保证她不必为后续的治疗花任何钱,但还是遭到了女厨师的“切肉叉警告“。实际上玛伦的确脾气不太好,但她的行为没有任何过错。因为如果承认自己传播了伤寒也就意味着她会很难找到工作,更何况当厨师的这7年她从来没有得过严重的疾病,身体一直非常健康。

但出于对城市居民的负责,索珀又一次上门找到玛伦,毫无意外再次遭到不配合。无奈之下索珀请求纽约市卫生局拘留她,在羁押期间索珀对她的粪便进行了检测,结果为伤寒阳性。


玛丽·玛伦在1907-1910年隔离期间的报纸报道

像玛伦这样的伤寒沙门氏菌携带者其实并不罕见,在她之前欧洲就有出现携带但不发病的案例,但玛伦是美国发现的第一例。

现在的研究发现,大约有1-6%的伤寒沙门氏杆菌感染者会成为健康携带者,研究认为之所以他们不会发病,是因为细菌在感染早期便入侵了巨噬细胞,使巨噬细胞变得温和,能够容忍病菌的增殖。这些被感染的细胞藏在肠道、脾、胆和淋巴结中,如果这些健康携带者不注意个人卫生且常与人接触,就有可能成为一个超级传播者。


1909年在诊所隔离的玛丽·玛伦(左)


玛丽·玛伦的情况正是如此,她身为厨师却不爱洗手,病菌通过食物传播。在确定她为伤寒的超级传播者之后,玛伦被送往一家诊所隔离了三年,虽然拒绝了切除胆囊的建议,但她承诺以后不再从事厨师的职业。

然而,解除隔离后,玛伦并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她在洗衣店干了几年,可以薪资待遇实在比不上厨师,于是她改名为玛丽·布朗重操旧业,1915年在纽约市斯隆妇女医院当厨师,最终导致25名职员感染伤寒,其中2人死亡。最后的最后,玛丽·玛伦再次被隔离,她仍然拒绝切除胆囊,一直从1915年隔离到1938年她去世,尸检发现她胆囊仍有伤寒病菌的存在。

这就是“伤寒玛丽”的故事。



伤寒玛丽可能是我们最早研究的超级传播者案例,但她并不是影响人数最多的。据统计,确定由伤寒玛丽直接导致的感染有50例,其中3人死亡,而同时期另一位健康携带者托尼·拉贝拉导致了122人患病和5人死亡。

超级传播者的确对传染病的爆发有不可否认的影响,一些情况下甚至符合二八规律,即80%的感染者是由20%的传播者带来的。在“非典”期间,广东、香港、新加坡等地都出现了超级传播者。

广东某海鲜铺老板染病50天,先后传染了130多人,其中包括21位亲属和多名医护人员。

香港的源头病人至少直接感染了125人,另有淘大花园E座因为排水系统的原因导致300多位居民感染SARS。

新加坡SARS流行性期间共出现了5位超级传播者,他们分别感染了21人、23人、23人、40人、15人,对疫情的形势有较大的影响。


新加坡的“超级传染事件”链,1、6、35、130、127为“超级传染者”


又如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爆发中的超级传播者,2015年一名68岁的男性曾到多个中东国家旅行,在确诊前他到多家诊所看病,之后有29例继发感染可直接追踪到其身上,而其中的2例又导致了后续的110例,约有75%的病例可以追踪到这三位超级传播者。

当然,超级传播者的出现也并不是必然的,它也由多种因素相关。环境、宿主、致病原在满足特定的条件下才会出现超级传播者。在国内经历的这些传染病事件中,我们往往过于关注宿主,即超级传播者本人,一些媒体不但不使用化名报道,还夸大超级传播者本人的过失行为,甚至把一些人的死亡归咎于此。


SARS期间曝光的超级传播者则被冠以“毒王”的名号,他们在疫情结束后往往被迫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超级传播者的确存在一些因对传染病认识不足造成的过失,可是其它因素也同样重要,比如最初接触到的感染剂量和感染者的身体情况等。所以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使用“超级传播者”来称呼这些患者,而是使用“超级传播事件”来描述,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避免某些同样身为受害者的人背上骂名。

最后需要强调一下,在致病原和宿主不改变的前题下,特殊环境因素,比如密闭空间,人员密集等是“超级传播者”出现的重要条件。

偶然的“超级传播事件”的确在流行病爆发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也有学者指出它对疾病的流行趋势贡献并没有我们认为的大,它并非极端重要,但也绝不是无足轻重。只要我们做到早发现、早确诊、早干预、早隔离就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超级传播事件出现的可能性。无论如何做好个人防护,既不要让自己成为“超级传播者”,也不让自己陷入“超级传播事件”当中。


​Was British coronavirus victim a 'super-spreader'? Aljazeera, 2020/2/11.Veronique Greenwood. The Frightening Legacy of Typhoid Mary.SMITHSONIAN MAGAZINE, MARCH 2015.

Quanta Magazine. One of the most infamous ‘patient zero’ cases of all time could help us understand why some people never get sick. Business Insider, Sep 2, 2016, 3:27 AM.

Kiona N. Smith. Who Was Typhoid Mary? Forbes, Sep 22, 2017, 04:10pm.

Typhoid Mary And A History Of Communicable Diseases. All That's Interesting, November 8, 2014.

Jennifer Rosenberg. Biography of Typhoid Mary, Who Spread Typhoid in Early 1900s. Thought Co. , July 04, 2019.

谭嘉. 新发烈性传染病存在超级传播者[N]. 健康报,2015-10-23(001).

戴薇俪 译. 超级传播者:从MERS 、SARS、 EBOV暴发看超级传播者的威力!SIFIC感染网, 2017-07-06.

柯南. “毒王”为什么那么“毒”-非典超级传染者揭秘. 南方周末, 2003年05月29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18085.html

上一篇:为了抱得美人归,有的动物不要命地走进了演化的死胡同
下一篇:哪里有最致命的未知病毒,哪里就有逆行而上的“病毒猎手”

7 张骥 王庆浩 石磊 吕秀齐 李大斌 刘光银 苗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5 06: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