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一份让穷人为生育而癫狂的恶魔遗嘱,也探究出人类到底有多能生

已有 3140 次阅读 2019-12-8 22:1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有的人就算死,都在为人世间制造纷争。

  上世纪,一份恶作剧式的遗嘱,就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生育竞赛。在十年间。加拿大的穷人们开始狂生孩子。因为哪个家庭生的孩子最多,就能获得千万美元的遗赠。

  这古怪的遗产,最终是送出去了。但那无数个输了比赛的家庭,则什么都没得到——除了一大堆本不该出生的孩子。

  

  生育竞赛的参与家庭,图片来源:Toronto Public Library

  

  这一切,始于1926年的万圣节,那一天富翁查尔斯·万斯·米勒(Charles Vance Millar)去世了。

  他生前是一名的律师,开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但他同时也是一位精明的商人,早年他就收购了大不列颠比亚快递公司,也投资了赛马会和啤酒厂并拥有有多处房产。反正,他这一生累积了相当可观的财富,总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按现在市值估算)。

  一位千万富翁的离去,本来就会引来关注。但他遗留的财产该怎么分配,才是众人疯狂的真正原因。

  

  查尔斯·万斯·米勒(Charles Vance Millar)

  首先,这个古怪老头一生未娶,膝下无儿,爹妈早死,所以没有人有资格继承他的巨额财富。

  而更奇怪的,是他留下了一份唯恐天下不乱的遗嘱。他要将所剩财产全部赠予多伦多市的妇女,只要她能在未来十年间生下最多的孩子。如果有两个或以上的妇女打成平手,奖金则会平分给她们。

  起初,这份遗嘱被发现时,他的律师朋友都认为这是米勒开的最后一个玩笑。但认真看了这份文件后,他们才确信这老头是来真的,只能为他操持遗赠的后续流程了。而当地的各大媒体,也很快报道这一奇事,并为其取名“The Great Stork Derby”(送子鸟竞赛,Stork“鹳”是传说中的送子鸟)。

  

  米勒遗嘱

  米勒就连去世时间,都像特意挑选过一样。他刚入土为安,经济大萧条就席卷了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当时,加拿大的失业率就达到了19%。从1929年到1933年,多伦多的总收入下降了38.5%。到1935年,多伦多就有超过25%的家庭需要依靠政府救济生活。在经济萧条的环境下,这个像极了笑话的遗嘱,竟成了万千穷人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失业在家,身陷贫困泥潭的绝望夫妻开始纷纷投入生产。而更让人心动的是,米勒的遗产还会在投资理财中不断增值,钱是越滚越多。一场全民的生育竞赛,一触即发。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影视剧“The Stork Derby”剧照

  然而,这个生育竞赛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甚至可以说是残酷至极。他用多伦多市妇女的生命健康,挑战着人类生育的极限。

  可能米勒自己都没料想到,会有这么多家庭不计后果的参赛。而他,也看不到这是一出怎样的人间闹剧或悲剧了。

  

  那么,这些参赛者要怎样在十年内生下最多的孩子?

  按怀胎9月计算,如果不间断地怀了生、生了怀,十年可以生下大概13个孩子。但是人体不是机器,不是说你想怀就怀,想生就生的,讲求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一位妇女想要再次怀孕,就必须保证不在哺乳期内。因为哺乳期间,母亲的脑垂体前叶会分泌大量的催乳素,以促使乳腺分泌乳汁。但这个过程也会相应地抑制了脑垂体分泌卵细胞刺激素的作用,使卵泡无法发育为成熟的卵子。所以,在半年左右的哺乳期内,女性不会排卵也不会月经来潮,自然无法受孕。

  在哺乳期的妇女,就像使用了天然的避孕药一样。所以一些决心参赛的家庭,为了争取时间,会提早中断或直接不喂母乳。但在哺乳期下功夫,已经当时唯一可行的办法了。其他事情,都只能听天命了。

  此外,即便中断母乳可加快怀孕速度。但如果子宫没有充足的时间恢复,怀上了也白搭,很容易流产。而女性在已知怀孕的情况下,自然流产的概率就高达10%-20%。此外,更早期的流产还是悄然无声的,连孕妇都没察觉自己怀孕前就已经流产了。这其中,耽搁的时间同样不少。

  

  妊娠各个时期的胎儿死亡率

  而为了提高生育能力,其实当爹的也不容易。除了需要清楚地记住妻子的生理周期,他们还会在造人计划的前五天禁绝性交和手淫,以养精蓄锐。但效果怎么,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也有弯道超车的方法,那就是一次性多生几个。但在那个年代,试管婴儿技术还没出现。所以说,这场”生育竞赛”还是相当原始的,没什么技术外挂,基本靠夫妻俩在被窝里解决。

  而在中断哺乳期的情况下,十年大概能诞下7至8个孩子,而正常母乳喂养的,则只能获得4至5个孩子。

  

  确实,在无数家庭中,能真正入围最后决赛圈的,也都有个8个以上的孩子。十年过去了,多伦多就至少有20名妇女声称自己生下了8个或以上的婴儿。

  这其中,更是有六名妇女拥有9个以上的孩子。而她们,也最有资格参加最后的评选。但很快,两个家庭就惨遭淘汰。

  

  其中一位被淘汰的妇女Lillian Kenny,其实一共生了11个孩子,但却有3个孩子因死产和早夭而无法纳入计算。在穷困潦倒的环境下,她的一个孩子甚至活生生地被老鼠咬伤感染死亡。

  而另一位被淘汰的妇女Pauline Mae Clarke,也育有10个孩子。但她后面几个孩子并非与自己的合法丈夫所生,属于私生子,所以也不算数。

  

  左:Lillian Kenny,右:Pauline Mae Clarke

  最终的胜利者有四人,她们都拥有9个孩子,每人平均分得大概250万美元(按当下市值估算)。她们的名字分别为Lucy Timleck, Kathleen Nagle, Annie Smith和 Isobel MacLean。

  不过,另外两位在最后回合被淘汰的妇女,也分别获得了25万美金,以作补偿。

  

  这是四个获胜家庭中的一个,妇女Lucy Timlec一共有16个孩子,其中有9个是在生育竞赛期间诞下。图片摄于1935年,来源:Toronto Public Library

  

  那么,其他失败了的参赛家庭呢?

  因为年代久远且不好统计,目前还不知道当时究竟有多少家庭参与了竞赛。而当时,也没有人关心这些惨败者究竟经历了什么。但光靠想象,就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怖。

  在这十年间,妇女们除了要忍受不间断生育带来的健康问题之外,她们的精神也是遭到了严重的摧残。“我们能不能赢?“可气的竞争对手又怀孕了!”“如果最后没获奖,这一大堆孩子该怎么养活?”...这些问题,每天都在他们脑子里盘旋,使人患得患失。

  

  生育竞赛的领先家庭偶有小聚,交换情报。图片摄于1936年,来源:Toronto Public Library

  此外,他们还得每天担忧这份遗嘱会失效。因为一直以来,都有人反对这份恶作剧一样的遗嘱,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从公共道德层面考量。

  曾经在1932年,安大略省政府就提出了一项议案,试图作废这项比赛,建议将米勒的遗产捐给多伦多大学,用于设立奖学金和助学金。但这一提议很快就遭到公众的强烈反对。“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反对者甚至嘲讽安大略省政府是想推行共产主义。

  而那些参加了比赛的家庭则更是出离愤怒。1932年,比赛都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你跟我说不算数?那段时间,政府就收到1.4万封反对信,可谓恶评如潮。

  

  另一个胜出的参赛家庭,Kathleen Nagle一家。图片摄于1932年,来源:Toronto Public Library

  另外,米勒不知哪里来的远方亲戚,还不甘心肥水流入外人田,一纸诉讼就告上了法庭。

  他们主张这份遗赠违背了公共政策,应该被判处无效。原因是妇女在短时间内连续怀孕生育,不但会影响自身的健康,更会威胁婴儿的人身安全。而参赛者不计后果的多生多育,还会给原来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

  幸好,这场遗产纠纷从一审一直打到加拿大最高法院,最终还是以远方亲戚败诉告终。这样才算遗嘱有效,比赛得以继续。

  

  Carter一家,生育竞赛的无数输家之一。图片摄于1936年,来源:Toronto Public Library

  但这一切,又和那些输了的家庭有什么关系呢?生育竞赛过后,他们本来就贫困的家庭,只会变得更加窘迫。而那些为了钱才来到人世间的小孩子,几乎不可能拥有一个良好的成长和教育环境。而这一些,都是富翁米勒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的。

  直到到现在,都没人知道米勒这份遗嘱的真正目的。有人认为,这是他为支持国家优生优育政策做出的决定。因为他在生前就多次强调优生优育的重要性,并痛批那些不加节制生育的人。那既然要优生优育,他为什么又要立遗嘱让所有人狂生孩子?

  或许,他正是想通过这种极端的形式,强调优生优育的重要性吧。如果缺乏优生优育的意识,究竟会发生什么大家现在也有目共睹。事实上,经过此事不少加拿大人民也确实长进了,更多人开始支持节育。

  

  
但是,从整份遗嘱来看,这更可能是米勒彻头彻尾的恶作剧。其实生育竞赛,只是米勒处理遗产的其中一个项目(当然,涉及金额也是最大的)。这种抓弄世人的小把戏,在他的遗嘱里面还有很多。

  

  例如,他将自己赛马会的股票,留给了水火不容的三人。其中两人是强烈反对赛马赌博的,第三位则是一家赛马俱乐部的老板,热爱赛马。而米勒在遗嘱中规定,这三人必须同时持有股份,并只能靠股息获利,一旦有一人将股票出售遗嘱将宣布失效。

  而他在啤酒厂的股票,则留给了多伦多所有倡导禁酒的新教牧师,要求是他们必须参与啤酒厂管理。此外,这间啤酒厂原本就是由天主教控制。而新教和天主教本来就互不待见。结果,还是有近百名新教牧师见钱眼开,纷纷抛弃了自己的原则。

  另外,他还将自己的一所度假别墅的终身拥有权,遗赠给三个最相互不待见的律师朋友。光想想这三人争得头破血流,米勒可能在棺材中都要笑醒。

  

  而米勒生前,最爱的恶作剧就在马路上故意放一沓钱,然后自己躲在一旁欣赏穷人获得天降横财的反应。又或是生病时,他会放出哪位医生最先上门就奖励高额现金,他就是喜欢看人类为了钱失去原则的狼狈模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09280.html

上一篇:绝食五年最终死亡,这种深海怪虫反而被捧为暗黑美食
下一篇:最后一位天花感染者,死于实验室里被“囚禁”的病毒样本

6 杨正瓴 王永奉 苗君 张晓良 王安良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3 16: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