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已有 1298 次阅读 2019-11-12 09:1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有这么一座废弃的小岛,它看似平淡无奇却储存了多种最致命的病菌病毒。谁能想到,那里竟然是苏联曾经的秘密生化武器基地。

更可怕的是,苏联解体后不久它就被仓皇弃置了,整座岛屿弥漫着各种恐怖的生化武器,可能会成为比切尔诺贝利还恐怖的存在。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20世纪70年代,一群苏联科学家坐着一艘科考船前往一座无人岛进行考察。这座岛屿的名字叫做沃兹罗日尼亚岛(Vozrozhdeniya Island),位于亚州中部的咸海(Aral Sea)*地带。



登上小岛不久后,科学家们就被复杂又陌生的地形绕晕了。迷路的他们只好十分谨慎地前行,却诡异地被一团烟雾缠绕。他们加快速度逃离烟雾后,队伍中一名年轻的女科学家开始剧烈地咳嗽。

起初她并没有特别在意,不曾想几天后她反复发起了高烧,浑身酸痛、四肢无力。更出乎意料的是,她从岛上回来后就被医生诊断出感染了天花。尽管她过去曾接种过天花疫苗,但她的身体上都长出了麻豆大小的皮疹。



注:咸海,中亚的一个内流咸水湖,位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的交界处。其水源主要来自阿姆河和锡尔河。咸海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湖之一。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所幸及时服用了药物,这位女科学家才逃过一劫。然而这次天花爆发又感染了她身边的九个人。其中包括她的弟弟在内的三位感染者不幸死亡

时隔一年后,有人发现小岛附近漂浮着两具失踪渔民的尸体。当地人认为他们很可能是感染了瘟疫。离奇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先是小岛周围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大量的鱼。

然后岛屿上的羚羊也突然暴毙,再者是那些前往岛上的探险者几乎都有去无回。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沃兹罗日尼亚(Vozrozhdeniya) 图片来源:Nick Middleton

早在几年前,这座小岛就极大引起了美国中情局的注意,他们派飞机航拍照片发现,岛上不仅有码头和普通的房子外,还有步枪射击场,营房和阅兵场等。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岛上还有多栋研究大楼,以及露天试验场等等。

后来经过多方调查,这座“无人岛”是过去苏联军方的地盘。早在1948年,他们就找到了这座岛,并在那里建立绝密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在那里,他们实行了一个称为Aralsk-7的军事项目,任务是大规模地研制生化武器。

相信不少人听说过,生物武器是性价比最高的核武器。曾有科学家估算过,如果要造成一平方公里内高达50%的死亡率,用常规武器需要2000美元,核武器需要800美元,化学武器则需600美元,而生物武器才是最便宜的,只需一美元足以。

那些物美价廉的生物武器拥有巨大的杀伤力,当苏联军方找到这座小岛的时候,似乎就像是一场悲剧开始。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美方所拍摄的小岛照片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几个世纪以来,约有200平方公里的小岛是一个充满生机的渔村。它被当时号称世界第四大湖泊的咸海所环绕,拥有品种丰富的鱼类。为数不多的岛民在那里过着自给自足的富饶生活。

在苏联时间,这里是战略大后方,相对远东和西部发达地区比较安全。所以,从20世纪60年代起苏联就开始在咸海修建水坝,使得湖水变干,岛屿面积逐渐变大。岛民们在那里建起了房子、学校以及游乐设施。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岛上的苏联军队

岛上主要的城镇是一个叫坎图布克(Kantubek)的小镇,大约有1500名居民。然而,很少人注意到的是,他们中有的正是负责Aralsk-7生物武器研究和测试基地的科学家和雇员。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岛上,不仅存放有炭疽杆菌和天花病毒,还有伯纳特氏立克次体、土拉弗朗西斯杆菌、猪布鲁氏杆菌、普氏立克次体、鼠疫耶尔森氏杆菌、肉毒杆菌毒素和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等多种生物武器。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图片来源于:Abandoned Anthrax: Vozrozhdeniye Island

这其中,威力最强的生物武器莫过于炭疽杆菌,它不仅成本低廉、致死率还相当之高。炭疽杆菌在生物体内,会迅速繁衍并释放炭疽毒素。这种毒素能附着在受体蛋白上,攻击体细胞,导致细胞破裂、毁坏。

病原袭击的部位会出现水泡,继而形成溃疡,最后变成黑色如焦炭状的出血性痂。那时,患者则会出现肺积水、肺水肿、内脏出现等各种并发症,严重可造成死亡。

这还不算什么,炭疽杆菌最可怕的是它顽强的生命力。在恶劣的环境中,炭疽杆菌会变成进入“休眠”状态的炭疽芽孢,撑几十个年头绰绰有余。就算被感染的宿主尸体已经腐化,炭疽孢子还是能躲在土地里,等待下一次“复活”。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二战时期的英国,一场小小的实验,就足以让人类见识到炭疽武器的厉害。当炸弹在一座叫格鲁伊纳岛(Gruinard Island)的岛屿上空爆炸,并释放出炭疽粉末,仅过数天,岛上牲畜就全部死光。在这之后的半个世纪内,这片土地都未曾有人踏入,成了真正的无人区。

另外,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炭疽武器泄漏事故”。这起由炭疽引发的大规模炭疽热,也被称为历史上的“生物切尔诺贝利”。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当时感染炭疽后人畜的症状

据官方数据显示,该事故造成了约100人死亡,但受害者的确切人数不明。因为当局销毁了所有的资料,目的是为了避免泄露苏联严重违反《禁止使用生物武器公约》的事实。

苏联一口咬定炭疽暴发是自然爆发,拒不承认它是因为生物武器泄漏。直到1992年,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才承认,这次的炭疽病爆发是由苏联的军事基地19营区泄露,那里正是秘密研究生化武器的场所。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炭疽泄露事件的事发地点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Sverdlovsk)

当时谁也不知道有多少炭疽芽孢从19号营区飘出,但有专家估计污染物不超过1千克,其中包含不超过1克的炭疽芽孢。光是这些孢子,要是能充分扩散,就会致使几十万居民染病。不过万幸的是,当时的炭疽孢子并没有落到市中心,因为风向刚好吹向了人烟稀少的地区。

然而,苏联秘密研制的炭疽芽孢的数量远不如此。那么,这些危险的生化武器又去哪里呢?如今不少研究者认为,这些炭疽芽孢很可能被成批成批地转移到了沃兹罗日杰尼亚岛上。据估测,炭疽芽孢的数量有约在100吨到200吨之间,其造成的威胁性远超过我们熟知的切尔诺贝尔事件。

等到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秘密基地的工作人员仓皇逃离了此处。所有岛上居住的人员也在几周后被疏散逃离,谁也不知道他们后来的下落了。而在这座小岛,留下了大量未经妥善处理的生化武器,使它成为了恐怖的鬼岛。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过去几十年里,由于没有适当的存储,许多装有生物制剂的容器发生了或多或少的泄露。

在那里,光是汞在沙质土壤中达到60%,严重超标。此时的岛上早已变得一片荒芜,干燥的树木几乎是唯一的生命迹象。

2001年,这座充满威胁的无人岛才迎来了新的转机。它之所以被世人记起,是因为美国突然发生了一起“炭疽邮件门”的恐怖事件,造成了世人的恐慌。

当时,若干封装有炭疽芽孢粉末的信件,被悄然寄到各地政要和公众人物手中。有22个收件人感染了炭疽病,其中5人病发身亡。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炭疽邮件

一开始,美国还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尴尬的是漫长的彻查后发现,这些病菌其实来源于美国马里兰州的陆军生化战研究室。但美国却担忧起苏联解体前留下的遗毒。

于是,2002年春天,美国威胁减少机构(United States Threat Reduction Agency)的生化工程师布莱恩·海耶斯(Brian Hayes)领导了一场考察行动,目的是清除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炭疽垃圾填埋场。他的团队由113人组成,在3个月内消灭了100至200吨炭疽菌。清理行动的费用约为500万美元。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废弃的小岛

由于岛上四处都潜伏着最致命的病菌,所以这些清除人员必须全副武装才敢踏入。

尽管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但如果再不进行清除的话,那些“活着的武器”会一天天变得更恐怖。毕竟它们看似是在离人类很遥远的地方,但谁能保证它们不会突然有一天爆发呢?

一座已从地图上消失的小岛,遗留着世界上最毒的生化武器


Abandoned Anthrax: Vozrozhdeniye Island Nov 29, 2014

Bacillus anthracis .Wikipedia.on 2 November 2019, at 23:31 (UTC).

Vozrozhdeniya Island .Wikipedia on 3 June 2019, at 19:23 (UTC).

The deadly germ warfare island abandoned by the Soviets By Zaria Gorvett 28th September 2017

Are We Safe Yet? For all the warnings, there hasn't been another attack. But the hard work of enhancing homeland security has only just begun. Here's what we need to do.By Bill PowellSeptember 16, 200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05811.html

上一篇:美国秘制生物武器计划:不杀一个人,也能摧毁一个国家
下一篇:因为挡住了高速路规划,3500吨的建筑被直接抬走,这种技术专克钉子户?

4 范振英 王从彦 许培扬 雷宏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09: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