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日本人制造的史上最大矿难:先保中国矿,别管中国人

已有 2212 次阅读 2019-8-21 21:3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万人坑,也称为肉丘坟,是大众对

  大规模非正常死亡

  最直观的感受了。而它底下堆满的森森白骨,正是乱葬、丛葬的证明。

  在辽宁本溪,就有一座鲜为人知的肉丘坟。

  这背后,隐藏着的正是历上死亡人数最多、最惨烈的一次矿难。

  但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美化丑行,竟把自己亲手害死的无数人命,称为“殉职产业斗士”。

  

  到现在死亡人数还有争议。但据中国学者考究,这场灾难至少造成了1800人名矿工伤亡。而其具体数字可能还需要翻一番,达3000人以上。

  

  本溪位于辽宁省的东南部,有着丰富的矿藏和悠久开发历史。当地除了优质的煤、铁矿以外,还有铜、铅、铀等几十种矿藏。但到了近代,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的日本,就开始觊觎中国丰富的矿藏了。

  自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帝国主义也终于得偿所愿,中国东北地区成了日本的“势力范围”。拥有着丰富的矿藏,本溪地区自然是难逃魔掌,成了第一批被控制的矿区。

  

  1906年,开凿的第一个坑口

  那年的12月,本溪湖大仓煤矿就成立,次年正式投产。尽管到1910年5月,该煤矿改为中日合办,但仍为日方主导和控制。所以说,直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就已经控制了本溪矿藏长达40年了。

  在此期间,源源不断的煤铁被运往运往日本。而本溪煤矿所生产的生铁85%都被直接运往日本。自九一八东北沦陷之后,仅1931-1944年这14年里,日本帝国主义就从本溪掠走了原煤1600多万吨。

  

  伪满洲国时期的辽宁

  但挖矿是需要人力资源的,而

  日本人对煤炭等资源的掠夺,全都建立在对中国劳工的性命之上。

  为了加紧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日本人在中国各大矿山实行的都是“人肉开采”的血腥政策。所谓人肉开采,指的是矿方根本不考虑煤矿工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只求出煤率的暴力开采方式。而他们则通过诱骗、抓捕等各种手段,掳掠了大批劳动力,逼迫中国劳工进行长时间、超负荷工作。这种非人的生活待遇和沉重的劳役,使大批中国劳工累死、病死、被打死,这个实际数字有多少是难以统计的。

  而在这种环境下,发生大型矿难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事。事实上,本溪煤矿就发生过多次矿难,但这并没有引起重视。而且,这种“杀鸡取卵”的采煤方式,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反而更加严重了。

  

  1942年4月26日,辽宁本溪的春雨下了一整天。正好赶上星期天,管事的日本人大部分都在家中休假。

  但中国劳工可是没有假期的。

  当时与日本相关的煤矿基本都属于两班倒的模式,一班就是连续工作12小时,两班刚好是24小时都在不间断地开矿。所以天还没亮,中国劳工就被把头们怒斥、打骂着赶下矿井,开始长达12个小时以上的体力劳动了。

  

  图源《日本侵华图志》

  上午11点半左右,地面变电所因故障导致全矿大停电。抢修了两个多小时,大约在14时,矿区就便恢复供电了。

  但才刚通电,井口便传来一声惊天巨响

  ,当时五个井口都在往外翻腾着滚滚黑烟。就连是井口外的木板房,都被气流吹得不留痕迹。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一采矿区因为没有安装电话,并未收到停电通知。这使坑内的人以为是链条式运输机开关发生了故障,便就地进行了检修。而等到供电恢复之时,上面的人仍然没有,或者说还是无法通知采区就直接强行送电了。

  

  强行通电的问题不大,但重点是

  因为通风设计不合规,当时放置运输机开关的巷道已经积聚

  满了瓦斯。

  当开关通电,电弧火花便引发了一场瓦斯大爆炸,继而又引发了连串的煤尘爆炸。这种复杂且恐怖的链式反应,也被称为

  瓦斯粉尘串联大爆炸

  ,是煤矿特有的事故。

  根据当时担任本溪煤矿保安课雇员的中国技术人员张洪昆的回忆,

  事发后十多天里

  ,总共清理出了1527具尸体

  。这死亡人数,远超原先世界上的最大矿难——1906年3月10日法国库里耶尔矿难,死亡人数为1099人。

  

  法国库里耶尔矿难抢救插图,图源维基百科

  大概到15时,还在悠闲假日的日本管事们才陆续赶到矿区,展开了所谓的营救。

  非常讽刺的是,在这场灾难中矿方只抢救生还了唯一一个人,日本人上野建二。

  而所有一息尚存的中国人,在瓦斯爆炸后不但没有得到救援,反而是被矿方耗死、闷死、毒死、烧死在矿区。

  瓦斯爆炸很可怕,但这并非所有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在《煤矿安全技术》一书中,前苏联学者就描述道:1942年在中国东北本溪发生了瓦斯煤尘爆炸中,

  大多数矿工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 当时到场的日本人发现,井下已经开始发生火灾了。燃烧的三要素,温度、可燃物和助燃剂中,他们选择了隔绝氧气。于是,采炭所长藤井渡和保安课长山下寿一当机立断,命令工人将两台尚在运转的主扇停风。

  但这一操作的目的,并不是他们想救人,而是为了保煤。

  

  没了氧气矿井下的工人一个都别想活命,但没了氧气却能够阻止火势的继续蔓延,以防止地下的矿产资源和井下设备被烧毁。

  除此之外,矿方还把出事井口都封锁了起来,并关闭了煤矿大门,不让任何外人靠近。最后,煤是保住了,但采取封井和停止送风这灭绝人性的操作,则直接断了矿工们的出路。在这之后,井内很快就被一氧化碳填满,那些还活着的劳工纷纷中毒而亡。

  事后处理尸体时,人们就发现除了那些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尸体以外,更多的是在逃生过程中死亡的。他们嘴鼻处还绑着各种毛巾和布块,想往外逃生,但最终还是在充满毒气的矿道倒下。

  

  图源《日本侵华图志》

  至于被救出来的上野建二,其身份除了是坑长以外,还是当时最高负责人炭业部长今泉耕吉的亲戚。

  今泉耕吉赶到时,封井和停止送风的命令已经下达。但为了救自家亲戚,今泉耕吉才发给日本矿山救护队队员发出了唯一一次救援指令。他指示道,上野建二就是死了,也要把全尸运上来。

  在搜寻上野建二尸体的过程中,一路上是躺满了呻吟、求助的中国劳工。但他们只是过去确认一下身份,如果不是上野便不再理会这些还活着的中国人了,目标明确地继续搜寻上野。

  最后,上野是救回来了,但所有中国劳工都死了。

  这些死亡人员的遗体,被扔进一个长宽各约80米,占地面积为6400平方米的大坑,填埋成了万人坑。

  最讽刺的是,这位炭业部长今泉耕吉,只被罚了一年薪酬的10%,而这已经是所有处分中最重的了。

  

  此外,为了防止暴动,日本宪兵还将煤矿周围的电网通电。起初,矿山周围的家属想进矿救人,但却被通电铁丝网拦住,无法靠近。要知道当时还下着雨,一些矿工家属救人心切直接扑到电网上被电死了。而这些被电死的家属,则又是一笔血债。

  事发后现场都还未清理完毕,矿方就又投入生产了。而目睹了灾难全程,大批劳工选择了逃跑,但结局却更加悲惨。有的被电网直接电死,有的则被抓回来用刑至死,只有少数人能回去继续被奴役。

  

  更丧心病狂的,还在后头。在早前的公告中,日伪当局竟用了

  “灾害颇为轻微”

  一词来形容这世界上最严重的矿难。而事发一个月后的调查结论,日伪当局也只称这是一次瓦斯爆炸事故。对于封井、停止送风等灭绝人性的操作,他们是一个字都没有提起。

  然而,即便抛开“要中国煤,不要中国人命”的救援方针, 这次矿难日方也负有全责。

  

  本溪矿难属于瓦斯煤层串联大爆炸。而煤尘在大爆炸中起到了最主要的破坏作用。然而,在事故发生之前,日方就从未对煤矿做过任何的煤尘检测和预防措施。

  而关于在矿井内聚集,并引爆矿难的瓦斯,当天也没有瓦斯检查员上班。要知道本溪煤矿是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然而瓦斯通风检查一周只进行三天。这使得瓦斯聚集,而大家却全都不知情。 但好端端的,瓦斯也是不会无故聚集的,要问根本原因,还是矿方那

  蔑视人命的井下通风设计

  根据国际惯例以及煤炭安全生产标准,井下每人每分钟,必须得保证供应新鲜空气不得少于4m/min。但当时本溪的五个矿区采用的是联合通风的方式,总有效风量为4000m/min。若按照最低标准计算,那么矿井下就不应该超过1000人。然而,按照矿方的说法当天的实际入井人数已经高达4442人,已经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3倍以上。

  就连那位唯一被救上来的日本人上野建二,在后来的回忆录中也明确说到,“ 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矿难!”,“使技术界人士感到羞耻。”

  

  图源《日本侵华图志》

  至于死亡人数,日方也试图掩盖真相。在矿难发生的一年后,日本株式会社本溪湖煤铁公司就在矿难处立了一个所谓的“殉职产业战士之碑”,极力美化人祸的本质。

  而碑文上写着的死亡矿工为1327人,则是严重失实的

  根据我国学者的多方面考证,关于此次本溪矿难至少造成了1800名中国矿工伤亡。而根据一些亲历者的证言,其具体数字则是死伤3000多人。其中一位尚宝德老人满心悲切道,“1945 年后, 为了恢复生产, 在清理坑道时, 又在这些坑道里挖出 20 多矿车白骨, 怎么能说瓦斯爆炸只死了 1000 多人呢?”

  生活在和平年代,回头看这全世界最严重的矿难,我们的心头是充满了震惊与愤怒。但除了在本溪矿难中死去的劳工,被奴役至死的中国劳工更是数不胜数。自1906年到1945年,这40年间本溪湖劳工的死亡人数达13.5万余人,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万人坑。

  再放眼全国,几乎每一座矿山,就有一个以上的万人坑。而这每一座坟,每一具尸骨,都是日本人残害中国人的铁证。

薛毅.1942年本溪煤矿爆炸案考论[J].社会科学辑刊.2018,(1):152-163

阎振民 .伪满本溪湖煤矿大爆炸遇难矿工数目辨析[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2003,26(6):100-101

阎振民,洪赞.伪满本溪湖煤矿大爆炸原因分析[J].理论界.2004,(1):114-115

周保钢.世界最大矿难之真相[J].文史精华.2012,(10) :51-5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94654.html

上一篇:中世纪医学:人类医学史上的至暗时刻
下一篇:他用亲生女儿做人体实验,斩获诺奖却被国家拒收

3 王安良 李世晋 李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0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