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已有 1328 次阅读 2019-6-13 09:21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SME科技故事出品

微信ID:SMELab

(本文仅适合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成年人阅读)


一提到蛔虫,大家想到的是那句“某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但其实,这种肠道寄生虫曾经让科学家头疼不已。


为了探究蛔虫如何感染人类,还上演了近百年的科学蛔虫宴。

很多科学家不光做了自体实验,甚至还不惜拿儿童做实验。


别光觉得疯狂和重口,如果没有这些试错,恐怕更多人被恶心的蛔虫折磨。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纵观人类历史,蛔虫病这样的寄生虫病一直在纠缠着人类。

无论你是贫富和贵贱,还有可能被蛔虫所感染。


比如英国金雀花王朝的最后一个国王理查德三世就饱受蛔虫困扰。

考古学家从他的骸骨中,找到了一些仅有55微米宽的蛔虫卵。

虽说他是在战争中身亡,但蛔虫对于他的患病和死亡发挥了一定作用。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理查德三世曾感染蛔虫。图片来源:莱斯特大学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蛔虫因食物腐败发霉而自发产生的。

直到18世纪初,科学家才借助显微镜的帮助,发现了蛔虫卵。

此时,大家突然意识过去将蛔虫想象得太简单了。

那么,这些卵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它在人体内过程是如何?


种种疑问,让人类开始了异常曲折的蛔虫研究之路。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显微镜下的蛔虫卵


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对蛔虫的认识没有很大进展。

可讨厌的蛔虫病却常年不断,虽不致死却让患者备受折磨。

科学家兵分两路,一方面研究驱虫药物的研究,另一方面研究蛔虫的特性等。

德国医生莫斯勒(F. Mosler)便是着手研究人体内为何有蛔虫的一员。


在做了大量研究后,他发现自己的同行库臣梅斯特曾对绦虫进行过自体实验。

他心想,何不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来研究蛔虫呢?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猪带绦虫


于是,他在1860年率先打响了百年蛔虫宴的第一吞。

这位医生拿决定自己做实验,吞下蛔虫卵,静候自己身体的变化。


在那个蛔虫研究刚起步的年代,人们对蛔虫病已经有所了解了。

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更容易被感染,尤其是3到8岁这个年龄段。


而感染该病后最早出现的迹象,便是排出的粪便中有活的蛔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如果造成严重感染时,还会因为肠梗阻而引起腹痛。

同时还会出现咳嗽、喘息、呼吸困难、发烧等并发症。


可距离吞卵的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莫斯勒始终没有感染蛔虫病。

莫斯勒认为蛔虫卵不会使人感染发病,便又找来了两个小孩做实验。


一开始,莫斯勒先是给他们喂食少量的虫卵。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由于这样的实验室不道德,所以我们也没能获得更多的细节。

但庆幸的是,这两个小孩都没有产生明确的感染。


于是,莫斯勒得出了一个结论:蛔虫卵并不能直接在人体发育了。

那么,蛔虫是不是像大多数寄生虫一样需要中间宿主才能发育的?


“中间宿主说”出现后,很多寄生虫家想尽办法想要找到它中间的宿主。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实际上,蛔虫并非只有一种,不同动物有不同的蛔虫。

比如马蛔虫、猪蛔虫、貉蛔虫、蛇蛔虫等,大小粗细各不相同。


他们分别拿牛、鼠、狗、兔子、猫做了相关的实验。

虽说这些实验都没能找到宿舍,但似乎都证实了莫斯勒的结论。


然而,另一些科学家则得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就有科学家发现,从狗身上提取的蛔虫卵,能在猫直接发育。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犬猫蛔虫


面对这些模棱两可的说法,意大利医生乔瓦尼·格拉西也跃跃欲试了。

原本研究绦虫的他,在一次偶然的尸体解剖中走上了吃蛔虫的道路。


那时,他将从尸体的大肠内捞出来的虫卵放入潮湿的蛔虫培养皿中。

等到1879年8月30日,他用勺子从培养皿中舀出100个虫卵后吞下。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的腹部开始感到不适,并在自己的粪便中发现了蛔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他成为第一个通过自体实验,证明蛔虫能直接在人体发育的人。

7年后的1886年,另一位医生如法炮制地提取和吞食蛔虫虫卵。


奇怪的是,他既没出现蛔虫病的症状,也没在粪便中发现蛔虫卵。

循着前辈的做法,他也残忍地拿小孩进行实验,结果也没事。


就在他宣告实验失败后的两个月,他从小孩的粪便中发现了大量虫卵。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为了避免更严重的感染,他赶紧给小孩打了当时的打虫药。

随后,他从小孩体内收集到143条成虫。


这更加肯定了蛔虫能直接在人体内完成整个生命周期。

有意思的是,同年有人宣称自己找到了蛔虫的中间宿主。


而且这个宿主居然还是一种白色的小蜈蚣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白色的小蜈蚣虫

一时之间,错误的中间宿主说又死灰复燃了。

到了20世纪初,人们认为蛔虫病是吃了经啮齿动物口水沾染的食物而感染了。


1922年,日本儿科医生Shimesu Koino创下纪录,吃下了2000个蛔虫卵。

其目的在于,想一次性给自己全面的感染。

如他所愿,从第三天起他就成功感染了蛔虫病,不断从粪便中发现幼虫。

很快,他夜夜没法睡觉,因为一直咳嗽不停。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可每当咳出幼虫时,他还是忍受着痛苦将它们收集起来。

而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全身发软瘫倒到了床上。


他再也没有力气数自己痰中的幼虫了。

意识到自己危在旦夕之时,他才对自己进行打虫的治疗。


这一次,他已经被肚子里的蛔虫折磨了整整50天了。

经过治疗后,他仍在大便中发现667条尚未完全成熟的蛔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还给自己的兄弟喂了500只猪蛔虫卵,记录了同样的症状。

只不过,他的弟弟既没有从痰中找到幼虫,也没有染上蛔虫。


如今我们知道人体内的蛔虫的学名是似蚓蛔线虫( Ascaris lumbricoides Linnaaeus)。

它是一种不需要中间宿主的寄生虫卵,但并非全部为受精卵。


如果是受精卵,它的生长发育需经过两个虫卵的阶段。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图来自科学网廖俊林的博文《百年科学蛔虫宴》


第一阶段虫卵内的胚胎细胞经分裂发育成为幼虫后,蜕皮后就能成为感染期虫卵。

这个过程是不需要中间宿主的。


而这些感染期的虫卵极容易污染食物、饮用水等。

如果我们不小心吃了这些被污染的食物,就会让感染期虫卵进入体内。


虫卵会率先进入人的小肠,并在那里定居孵出幼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幼虫从肠内逸出,穿过肠壁,侵入肠粘膜和粘膜下层,钻入淋巴腺和肠系膜静脉,经肝、右心,到达肺,穿过肺泡毛细血管,进入肺泡。


在经历2到3次蜕皮后,沿支气管、气管逆行至咽部。

蛔虫就待在咽部静候着,每一次的吞咽动作都有助于它进入下一阶段。


当你一吞口水时,便使它重新进入消化道。

等回到小肠以后,蛔虫经历第4次蜕皮,再经过数周发育成成虫。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如果雌雄虫一相遇,便会勾结在一起交合繁殖。

它们利用宿主的食糜为营养,交配后产出多的为受精卵。平均每天每条雌虫可产卵24万个。


别以为它们就此安定,蛔虫在人体内的肆虐之旅才刚刚开始。

它们会跑到呼吸系统或者循环系统,又重新回到消化系统。

由于它们有穿孔的能力,一旦闯到了心脏瓣膜、肝脏等器官里,就会造成患者死亡。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不过就算没有迷路,它们也会在路途中对人体造成伤害。

当大量幼虫路径肺部时,这些小虫子你推我搡地争夺领地。


这很容易使支气管上皮细胞脱落,引起肺部点状出血、蛔虫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等。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日本医生会从肺里咳出蛔虫。此外大量蛔虫扭结成团还可形成蛔虫性肠梗阻等。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实际上,不必要的人体内脏之旅也会使得蛔虫幼虫数量大减。

蛔虫这种损人害已的行为,一般需要约60-75天来完成。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自体实验者得到的结果不一样的原因。

庆幸的是,从资料上看这些吃蛔虫的自体实验者,没有出现严重的并发症。

可即便如此,蛔虫能吸收宿主体内的营养,从而造成宿主营养不良,体力不支等。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宝塔糖,曾用作驱虫药


正因蛔虫潜在的威力,有人还试图用蛔虫卵来做生化武器。

不过最后只是证明了蛔虫有这个潜力,并未投入到实践中。

通常而言,蛔虫在人体内只能存活1-2年。

当它们死亡后,就会携带者虫卵从便中排出来。

而经过近百年的研究,我们知道最主要便是人吞入感染期蛔虫卵而染病。

所以,过去科学家生吞蛔虫卵是极度危险的。


人类对蛔虫的研究,是靠一次次蛔虫盛宴推动的



寄生蛔虫的横截面


如今,很多国家蛔虫的感染率已经下降。

但蛔虫病仍是一种主要的寄生虫病,不容小觑。

毕竟人类每年因感染寄生虫所导致的死亡人数多达13.5万人。

科学家也卯足了劲去破译蛔虫基因组,以便找到防治蛔虫感染的新方法。

这也意味着,科学家们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吃蛔虫餐了。

讽刺的是,如今却仍有人作死试图用蛔虫卵来减肥。

*参考资料

Ashraf HZ, Ahangar AG, Dar FA, Popliteal artery embolism by Ascaris lumbricoides: a case report.[J] Ulus Travma Acil Cerrahi Derg. 2009 Nov;15(6):619-20.

科学史上的“蛔虫宴” 寻正, 教师博览 2012年06期 , 期刊

李雍龙. 人体寄生虫学[M].第6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7年,172-175.

果壳:豪斯810:生吞蛔虫卵真能减肥?

考古发现:理查德三世饱受蛔虫困扰--科技--人民网 2013年9月5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84720.html

上一篇:大海有多恐怖?这几种诡异的海洋险象足以让人胆寒
下一篇:蚊子已经很可怕了,而这些吸血昆虫能让你感受真正的恐惧

1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1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