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全网发布

已有 4154 次阅读 2019-5-17 09:36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SME科技故事出品

微信ID:SMELab


几天前,英格兰遗产协会接到了一通从美国打来的电话。

电话的那头,一个刚满90岁的老大爷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这里有一块巨石阵的石头。我要正式将它归还给英国”。

话音未落,协会的工作人员差点儿喜极而泣。

因为这块巨石阵的“石芯”,已经丢失了将近60年之久了。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此时,它的归还再次令人们将好奇的目光转向这些史前巨石。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世界未解之谜”上,看过关于巨石阵的种种谜团吗?

关于究竟是如何建造的,它有什么用等众说纷纭,其神秘感一度超过金字塔。

怪力乱神、外星人基地等说法纷至沓来,更增加了人类的疑惑。

那么迄今为止,考古学家在这些问题上究竟进展到哪一步了呢?

不妨趁着“石芯”完璧归赵之际,一起了解那些童年时留下的困惑。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日落时的巨石阵

巨石阵(英语:Stonehenge)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是英国最著名的史前建筑遗迹。

它距离伦敦约120公里,占地约11公顷。

这些石柱最高有8米,最重达50吨,顶上还架有石横梁。

在它的外围,还分布直径约90米的圆形土沟和土岗,土岗内侧分布56个圆坑洞。

这些沟、岗、洞、柱等结构,几乎呈规则的同心圆形,颇具规律性。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经考古学家鉴定,巨石阵大约建于公元前4000至2000年。

也就是在新石器时代末期到青铜时代期间,比埃及最古老的金字塔还要早700年。


兴许是几块石头有点平淡无奇,它一直遭到世人的冷落和忽视。

它不仅没怎么被史书记载,还一度沦为私人资产,不断易主。

直到1900年,巨石阵里一块外层砂岩及其支柱倒塌,才算是引起真正的重视。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第二年,在英国文物学会的帮助下,当时遗址的主人埃德蒙•安特罗布斯(Edmund Antrobus)重新修复了最高的三石塔。


可修复好之后,安特罗布斯家族就立即将其转让给了塞西尔•丘博(Cecil Chubb)。

出于对文物的敬畏和珍惜,塞西尔于1918年正式捐赠给了国家。

从那以后,保护这块遗址的责任才落在了英国政府的头上。

如今巨石阵的保护工作,是由英格兰遗产委员会负责的。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到了1958年,英国考古学家发现石阵内一座巨石出现了裂痕。

于是,他们对其展开了一次考古修补的工作。


根据制定的修缮计划,他们在石头上钻了个孔,插入金属棒支架进行加固。

如此一来,他们取出了一块约108厘米长,半径2.5厘米的圆柱形砂岩。

可当时考古学家忙着进行修葺,就将这块石芯当做废料遗弃到一旁了。

开头提到的90岁老大爷菲利普斯,正好是现场的工作人员之一。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当他发现被遗忘的石柱芯后,便小心翼翼地将它保留了,秘而不宣。

该项目结束后,他将其带回自己的办公室当做纪念品,并于1976年带往了美国。

在这期间,英国考古学家则在焦头烂额地想法子对付公众的质疑。

因为不知怎地,此次修复让很多人误以为巨石阵是现代人伪造的假文物。

无独有偶,一组现代人吊装设备建造“巨石阵”的图片更成为了所谓的佐证。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但其实这些照片摄于1954年,是科学家为了模拟古人如何建造巨石阵所拍摄的。

不过,人们热衷于相信这些伪造的说法也情有可原。

要知道,巨石阵对早期人类来说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其建筑规模和工程难度,是原始技术所不能企及的。

更何况考古学家考证发现,巨石阵的质地是蓝砂岩。

但在历史的长河中,巨石阵附近的山脉是没有产生过这种岩石的。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据地质观测,相距甚远的威尔士普雷斯利山脉中才存在有蓝砂岩。

这也就意味着,要想建造巨石阵,就必须得先将巨石转移过来。

此结论一出,很多人将注意力转向离奇的自然力量,包装成了个个玄乎的故事

在他们看来,凭借当时的人类活动是无法远距离运送数十吨重的石块的。

只有冰川活动、超级风暴等自然现象,才有可能将巨石运过去。

更有甚者就直接咬定是外星人、又或者是怪力乱神所干的好事。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然而,一项发表于《Antiquity》期刊上的最新研究有力否认了这些观点。

英国科学家在威尔士普瑞斯里山的两个采石场内,发现了建造巨石阵的较小岩石的踪迹。

在进一步考察这些采石场的时候,他们发现了石楔及挖掘的痕迹。

这些证据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刚好是巨石阵刚开始建造的时间。


该项研究也破解了巨石阵的一大谜团,确定了其建造石料确是来自有目的的人类活动。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那么,古人在挖掘岩石之后究竟是如何将其运送到150英里之外。

很遗憾,该项研究并没有告诉我们更具体的答案。

不少考古学家推测,巨石首先从普雷塞利山运到米尔福得港,然后进入布里斯托尔湾。

最后在布里斯托尔湾的海水涨潮时进入埃文河,在靠近目的地比较近的位置登陆;

其中在陆地上运输时,人们可能是用树皮制作绳子,用树木充当滚木和撬杠,最终将巨石运到目的地。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据估算,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建造巨石阵至少需3000万小时的人工。

也就是说,至少需1万人连续工作1年。

那么,古人们为什么要如此大动干戈地造出这么一个建筑呢?

有人说巨石阵是太阳神庙,有人说是祭坛,有人说是天象台,还有人说是乐器……

为了解开笼罩在巨石阵上的又一层迷雾,科学家于2010年开展了“巨石阵隐藏地貌项目"。

他们使用了激光雷达地下成像技术,对巨石阵及其周边地区展开了扫描。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历时四年后,该项目有了更出人意料的发现。

成像结果显示,巨石阵附近12平方公里范围内有古代墓葬、定居点、专属的活动空地等。从整体来看,巨石阵只是复杂网络结构中的一部分而已。

这一次借助新技术发现新的遗迹,极大地改变我们对已知遗迹的认知。

科学家认为除了巨石阵本身的独特性以外,它周围的遗迹同样要重点研究。

这也就给人类营造了更大的谜团,但可能这样才能真正理解对于巨石阵建造者们的意义所在。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根据这项新研究,科学家推测巨石阵的建设延续了近千年,大致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公元前2800年左右,当时还没有巨石,只建了一个能容纳数百人,含有56个坑的圆形土堤。


第二阶段为公元前2000年左右,该区域挖掘出了圆形壕沟,铺设了两道500米长的人行道。

巨石阵中央的巨大石柱也立起来了。


第三阶段是公元前1000年,人们运来100多块巨大的砂砾岩,在内圈外建起30多个石柱。

在这期间,中央石牌坊的里侧还设置了许多蓝砂岩石柱,部分残存到了今天。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究竟是什么人开始建造这个史前奇迹呢?

根据考古发掘信息,在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曾有一个叫维塞克斯的原始部落在这里生活。因此,科学家认为巨石阵最早的初建者应该就是他们。

然而,当考古学家确定巨石阵附近古墓的主人身份后,又动摇了这个说法。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科学家追踪到墓主人阿彻生活在公元前2300年。这也刚好是巨石阵形成时期,因此他也极可能是巨石阵的建造者。

有意思的是,学者分析发现,阿彻墓的随葬品大多来自阿尔卑斯山地区。

墓主骨骼检测结果也印证了这一信息,即阿彻来自瑞士或奥地利一带。


这也意味着,被视为英国古老象征的巨石阵,建造者很有可能是外来的异邦人士。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无独有偶,2019年2月11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新研究表明:

巨石阵可能在7000年前由法国的狩猎“部落”( hunter gatherer society)所建。

该结论是由研究者花了10年时间,研究欧洲各地2410多个历史遗迹,并制作了一份“巨石演化”的考古学时间表而得出的。

不过,目前科学界还没有明确的结论。


巨石阵:我丢失60年的“芯”回来了,我的身世却更迷了




自考古研究以来,巨石阵似乎总会抛出新的发现,引发科学家不断探索。

如今,巨石阵“石芯”的归还也将有助于研究它的起源,说不定某天又会颠覆人们的认知。

从这一点上,我们不难看出这些古人类拥有着高超的技巧和远大的雄心。

这对我们习惯快节奏的现代人来说,要想理解起古人的动机还不是件易事。

但看着类似巨石阵这样的史前建筑,怎能不对古人的智慧生出一种赞叹和敬畏之情呢?

*参考资料

Stonehenge.wikipedia.on 14 May 2019, at 12:35 (UTC).

B. Schulz Paulsson. Radiocarbon dates and Bayesian modeling support maritime diffusion model for megaliths in Europe. PNAS, 2018.

Missing Piece of Stonehenge Returned From Florida 60 Years After Removal

Pitts, Mike. Stonehenge: one of our largest excavations draws to a close. British Archaeology (102): 13, 2008

英国巨石阵之谜或许已经破解.BBC.作者:维维安·卡明(Vivien Cumming)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79537.html

上一篇:恐龙还“活”着——从山东诸城恐龙化石说起
下一篇:重口味下的特殊清扫者,是真正向死而生的勇士

9 于国际 雷宏江 张晓良 周健 文克玲 杨正瓴 晏成和 马德义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4 00: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