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如果香蕉因为病菌灭绝了,你会支持转基因香蕉吗?

已有 1807 次阅读 2019-4-12 21:4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水果王国中,谁才是最受欢迎的?非香蕉莫属

  别看它其貌不扬,在130多个热带和亚热带国家每年会生产出超过一亿吨香蕉。

  要知道,香蕉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产物,仅此于大米、小麦和牛奶。

  就算有“anappleadaykeepdoctoraway”的加持,苹果的销量依然比不上香蕉。

  

  在许多贫困国家,香蕉并非饭后享用的水果,它就是一种主食

  至少有4亿人,靠香蕉来提供每日15%-27%的卡路里摄入量。

  如果香蕉灭绝了,那将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除了关乎我们能不能尝到香蕉的美味以外,这更会让许多人“吃不上饭”

  无数香蕉种植者的经济来源被切断,而部分贫困地区人民则失去重要的营养来源。

  

  但香蕉灭绝的事,绝非危言耸听

  因为在过去,人类就已经失去过一种更美味香蕉了。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数百种可食用的香蕉,但现在独占鳌头却只有华蕉(Cavendish)一种。

  目前,占世界进出口99%以上的香蕉,都是华蕉。

  但在1965年之前,全世界几乎都在吃大麦克香蕉(GrosMichel)。

  也就是说,现在吃的香蕉和半个世纪前的不是同一种。

  

  左为大麦克,右为华蕉,现在超市卖的都是右边这种

  大麦克香蕉,是处处都比华蕉优越。

  首先,它皮厚结实、更能经得起折腾,方便运输和储存。

  而且论起口味,华蕉就是给大麦克香蕉提鞋都不配。

  大麦克的口感更好、更甜,香蕉味也更浓郁。

  

  大麦克香蕉

  该怎么形容大麦克的美味呢?只有大麦克,才真正对得起“香”蕉这个名字。

  《香蕉密码——改变世界的水果》一书的作者丹恩·凯波是这样说的:

  “如果大麦克的口味是哈根达斯级别的,那么华蕉的口味就是超市里廉价的冰淇淋而已”。

  

  但很可惜,大麦克香蕉先已在世界范围内绝迹,只有在泰国仍有少量种植。

  不过大麦克香蕉的美味,我们还能从现在的“香蕉味”食品中稍加回味。

  

  相信大家都发现了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现在的香蕉味零食根本不像香蕉味。

  普通的香蕉,气味完全不如“人造香蕉味”那么浓郁。

  其实,这种“香蕉味”只是不像华蕉罢了,因为人造香蕉味模仿的大麦克香蕉。

  

  上世纪大麦克香蕉繁盛的时期,正好赶上了人造香精的崛起。

  最受欢迎的大麦克当仁不让,便成了我们现在熟悉的“香蕉味”。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大麦克如此优秀,怎么现今都见不到了?

  追根究底,还是香蕉种植业的特殊模式——单一栽培,惹得祸。

  我们都知道,市面上卖的香蕉基本上都是无籽的。

  因为人种培育所得食用香蕉,均属于三倍体

  三倍体无法正常完成减数分裂,不具有生育能力。

  

  野生香蕉长这样

  而野生的香蕉,确实繁殖能力旺盛,内含大量种子。

  但它们却不适合食用。

  种子密度如此之高,且不论果肉味道如何,光是硌牙这一特点就已经让它不会有人喜欢。

  正是经过无数次野蕉间的杂交,人们才获得了无籽的美味香蕉。

  但失去了生育能力的食用香蕉,想要延续后代就得继续依靠人类的力量了。

  

  香蕉的种植,采取模式为无性繁殖——新的香蕉树,是通过插条的方法培育的。

  也就是说,这些香蕉都来自同一母株。

  

  每根香蕉、每棵香蕉树都互为克隆体。

  这样产出的香蕉,是最适合市场的,不仅每根大小一样,就连口味、口感都惊人的一致。

  而美味且适合运输的大麦克,在1870年开始就成了最受欢迎的香蕉。

  与今日华蕉占领市场的情形一样,市面上所有的食用香蕉几乎都是大麦克。

  

  有性繁殖的遗传突变和变异,能让一些个体有机会发展对害虫或疾病的免疫力。

  但是无性繁殖的食用香蕉却无能为力。

  当时的香蕉行业发展近乎畸形(现在也同样畸形),全球香蕉都拥有同一套基因。

  一旦遇上个什么疾病,这些互为克隆体的个体就极易被一锅端。

  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了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大麦克身上。

  上世纪中旬,香蕉枯萎病1号小种(TR1)的袭来,就让全球的香蕉产业几乎毁于一旦。

  

  尖孢镰刀菌菌株

  这是由尖孢镰刀菌古巴转化型(一种真菌Fusariumoxysporumf.sp.cubense,简称Foc)侵染引起的毁灭性病害。

  香蕉会从根部开始变色坏死,无法维持运输水分和营养,最终枯萎死亡。

  但这种真菌更可怕的,还是能在土壤里潜伏数十年。

  所到之处注定一片萧条,受感染的田地将再也无法种植香蕉。

  香蕉枯萎病被称为“香蕉的癌症”,全球香蕉种植业逐步被侵蚀殆尽。

  

  被侵染的香蕉树根截面

  因为没有专门的杀菌剂,应对香蕉枯萎病的最佳方法无非就是种植抗病株

  于是,次品华蕉就因能够抵抗枯萎病,而顺利上位。

  在商家的大力营销下,华蕉取代大麦克,成了香蕉界的新霸主。

  但这倒不能怪大麦克不争气,其实所有单一栽培的香蕉都是不堪一击。

  把一种水果的命运,全都依托在单一品种上玩的就是心跳——分分钟骤停。

  

  亲历大麦克的死亡,人类即便意识到单一栽培的危害,但还是无法放弃产量最大化的生产模式。

  华蕉并没有摆脱单一栽培的模式。

  现在市场上的每一根华蕉依然是旁边那一根的克隆体。

  香蕉的基因统一性,就是一个魔咒受寄生虫或微生物的侵袭只是时间问题。

  

  是的,现在我们离不开的华蕉,也在步着大麦克的后尘。

  

  枯萎病蔓延的华蕉树园

  在上世纪末,病菌就已进化出了能杀死华蕉的加强版本。

  蕉枯萎病1号小种(TR4)的到来,依然让华蕉命悬一线。

  尽管各国已建立并加强各种检疫体系,用“堵”的方式限制TR4的蔓延。

  但封堵策略只要出现一丝漏洞,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现阶段,TR4已经开始向全球范围进攻。

  

  

  它在重创亚洲的香蕉产业后,一路奔向大洋洲在澳洲大陆登陆。

  黎巴嫩、以色列、印度、约旦、阿曼、巴基斯坦、澳大利亚、缅甸...纷纷中招。

  植物病理学家兰迪·普洛茨估计,TR4灭掉的香芽蕉,或许已经超过了TR1灭掉的大米七蕉。

  

  现在只剩下拉丁美洲,这个最重要的香蕉产地暂未受TR4的染指。

  但在如今这个贸易全球化的时代,科学家一致认为拉丁美洲被攻陷只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不同于以往,这回没有抗TR4的品种可以接替华蕉了。

  和五十年前不同的是,华蕉没有继承人,人们亦不想让华蕉退位。

  

  尽管世界上有数百种香蕉,但业界真正想要的还是一种能抗枯萎病的华蕉。

  原因很简单,华蕉霸主地位已经超过60年。

  整个香蕉产业的每一环都是为华蕉量身打造的,从生产、运输、储存、催熟到加工。

  如果突然更换品种,需要投入的金钱是巨大的,而这钱谁都不想多付。

  据估计,半个世纪前大麦克的灭绝就造成了23亿美元的损失(换算约为现今的182亿美元)。

  

  图为华蕉宣传画,为了扶植华蕉这一太子登基,广告就已投入不少

  若控住不住TR4的蔓延,我们熟悉的香蕉可能真的会消失。

  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科学家也始终没能通过传统的手段培育出适合市场的香蕉。

  无论是杂交育种还是诱变育种,都充满着大量不确定性,需要不断试错。

  

  但这个过程就和买彩票一样,耗费再多资源和精力,最后还看运气。

  即便谋事在人,成事还得看天。

  

  从上个世纪中旬开始,水果公司就建立了无数杂交育种基地,想要培育出能取代华蕉的新品种。

  只是半个世纪过去了,收获却寥寥无几。

  美国联合水果公司就培育出的最接近华蕉的新品种名为金手指,但它与华蕉差距依然明显。

  主持培育的专家菲尔·罗维,2001年就在自己工作了40年的蕉园内自杀。

  一个猜测,正是因为培育出的新品种无法投入商用。

  

  在这种情况下,基因编辑,就几乎成了守护香蕉的最后一线生机。

  传统的育种方法的不确定性,转基因育种却能克服。

  在野生种中,就有不少抗TR4的野生香蕉。

  现在只需要将特定的功能基因,送入华蕉的基因组内,就能让它们拥有抵抗TR4的能力。

  2004年,昆士兰科技大学教授詹姆斯·戴尔(JamesDale)就从马六甲小果野蕉的植株内,提取出对TR4有着天然的抵抗力的单一基因TGA2。

  

  詹姆斯·戴尔(JamesDale)教授

  经过长达8年的基因编辑实验,到2015年末戴尔的成果才正式在《自然》期刊上发表。

  植入RGA2基因的五个华蕉品系中,四个品系的感染率低于30%,另一个则完全没有感染迹象,效果喜人。

  因为实验审批规定,任何人不得品尝这种果实。

  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抗TR4华蕉,最后却成了肥料。

  

  一直以来,转基因食品的前途并不明朗,它遭到了消费者和环保团体的极力抵制。

  但科学家至今都没能证明,摄入转基因食品会对人类健康带来什么影响。

  所以说,问题主要在于目前的市场接受还是不接受它。

  人类有能力拯救香蕉,但却因各种原因进展缓慢。

  现在人类面前有两条路,是彻底放弃华蕉,还是接受实验室里加速进化的华蕉?

  

  菲律宾的香蕉种植园,已经受到枯萎病影响

  经济发达的地方,他们完全有资格对转基因香蕉说不,甚至将转基因香蕉扼杀在实验室。

  香蕉的品种有很多,它们并不会真的灭绝。

  顶多以后香蕉的价格飞涨,或者未来还会出现“香蕉自由”这一名词,以衡量自己的财富能吃得起昂贵的香蕉。

  但需要注意的是,放弃华蕉并不意味着只是失去了繁多水果的一种。

  

  在全球范围内,除了香蕉的出口,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还有4亿人以香蕉为主要营养来源之一。

  一旦TR4全面爆发,又没有后备计划,情况将会极其恐怖。

  这让人想起19世纪中期的爱尔兰大饥荒。

  起因同样是单一栽培这一错误,土豆遭到马铃薯晚疫病的侵袭。

  空前的大饥荒席卷爱尔兰全境,四分之一的爱尔兰人饥肠辘辘地死去。

  

  爱尔兰大饥荒

  香蕉大饥荒不会在明天就立马到来,但现在我们至少有了唯一一条可行的后路。

  或许在关键时刻,转基因能过五关斩六将地为我们守护熟悉的香蕉口味。

  不过,转基因也只是暂时的避风港。

  人类依赖单一栽培的模式太久了,从而使得现代农业危机四伏。

  不但是香蕉,不少其他农作物也都有类似的情况存在,如上面提到的马铃薯、还有甜橙等。

  缺少遗传上的多样性,是根本问题所在。单一品系的作物熬过了这一关,下一关永远是更加强劲的病菌。

  

  

  *参考资料

  JohannaMayer.WhyDon’tBananaCandiesTasteLikeRealBananas?.ScienceFriday.2017.09

  Gwynn Guilford.How the global banana industry is killing the world’s favorite fruit.QUARTZ.2014.03

  Jacopo Prisco.Why bananas as we know them might go extinct (again).CNN.2016.01

  山要.拿什么保卫你,美味的香蕉.科学松鼠会.2011.02

  MikePeed.WeHaveNoBananas:Canscientistsdefeatadevastatingblight?.TheNewYorker.2011.01

  Matt Reynolds.The banana is dying. The race is on to reinvent it before it's too late.Wired.2018.10

  James Dale, Anthony James, Jean-Yves Paul. Transgenic Cavendish bananas with resistance to Fusarium wilt tropical race 4.nature.20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72940.html

上一篇:掰手指一时爽,一直掰,得“诺奖”
下一篇:黑洞照片公布之前,你脑海里的黑洞是他设计的

3 范振英 何俊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8 0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