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亚马逊恐怖故事:别在河里尿尿,当心它趁机窜进膀胱?

已有 1470 次阅读 2018-12-5 21:16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在亚马逊河流域里充满了趣味横生而暗含危险的动物。

一不留神就可能在游泳时偶遇血盆大口的食人鱼。


而另外一种不起眼的牙签鱼虽然不会食人,却热衷于吸血。

传闻它会伺机钻入男性的尿道,饱餐一顿之余,还把膀胱当成私家泳池。


这时唯一预防死亡的方法,就只能是及时切除局部必经通道了。

 


早在200年前,亚马逊部落里的居民就对牙签鱼避而远之。


在河里游泳或解决内急问题时,尴尬而致命的小鱼总是不合时宜地出现。

但原始部落里没有紧身的泳裤,甚至连像样的裤子都没有。



于是他们也充分发挥了原始居民的智慧。


他们用椰子壳制作了一种特殊的尿道盖,或者在下体缠绕上绳结。

做足了保护措施之后,这才敢进入熟悉的河流。

 


险象环生的亚马逊地区,任何一种生物都得有强悍的过人之处才能生存下来。

否则就会惨遭捕杀,沦为尸骨无存的食物。


生活在淡水里的牙签鱼体型轻巧,通常只有3~5厘米长。

半透明的细长外表让它们得名“牙签鱼”,存在感颇低。


但它们的凶残本性丝毫不输给其他物种。

独特的特征反而给它们提供了为非作歹的先天条件。

 


纤巧而不引人注目的身躯是它们极好的庇护。

因此它们常常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大型鱼类的鳃里,攫取它们需要的营养物质。


吮吸血液已经不能满足它们的食欲。

于是它们撕裂宿主的动脉,欢畅享受从伤口泵出的大量血液。

吸食两分钟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

 


但海域辽阔,怎样才能实现具体定位的呢?

1829年,德国生物学家马齐乌斯在当地调查,推测出了其中的奥秘。


他认为,牙签鱼对某些含有氮元素的物质有着灵敏的嗅觉。

而一些鱼从鳃中排出的废物也许都含有氨气味。

这么一来,牙签鱼就循着气味找到了它们的攻击对象。

 

卡尔·冯·马齐乌斯卡尔·冯·马齐乌斯


这个说法在如今看来显然是不堪一击的。


鱼鳃只是鱼的呼吸器官,用作氧气与二氧化碳的交换。

而含氮废物主要是蛋白质的代谢产物,不会由呼吸系统排出。


但针对当时关于牙签鱼的恐怖传说,这个理论似乎能够做出“合理的”解释。

因为按照这样的理解,鱼鳃和尿道就出现了共同点——都能产生含氮废物。

 

鱼鳃结构鱼鳃结构


这时,能触发牙签鱼进食欲望的气味就不止来源于鱼鳃。

人类的尿液中含氮丰富的尿素吸引着饥饿的牙签鱼。


于是它们纷至沓来,沿着尿液趁机跃进狭窄的尿道中。

虽然可能发现与平时觅食的鱼体内结构不太一样,但总归能吸血填饱肚子。

 


这种说法得到越来越多科学家的认可。

即便从未有人亲自实证,但理论的解释言之凿凿,人们对此深信不疑。


1930年,尤金·古杰在美国外科杂志上发表了的一篇文章更是加强了理论支撑。


原始传说逐渐在知名学术报刊文章中站稳了脚跟。

于是这也成了真实可信,却耸人听闻的亚马逊恐怖故事。

 

亚马逊流域亚马逊流域


这种出其不意的攻击方式让初入亚马逊的游客吓傻了眼。

也让仅有所耳闻的听客不由得头皮发麻,仿佛自己就正在遭受袭击。


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证据表明牙签鱼真实存在如此凶残的一面。

这会不会是人们把它的形象过度恶魔化,以至于自己吓自己?

 


直到1997年,一位23岁巴西男子的亲身经历把事件推向了恐惧的高潮。

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自己那次悲痛的遭遇。


当时他正在河里小便,一条牙签鱼突然跃出水面。

它不仅阻断了小便这项神圣运动的进行,更跃进了他的尿道。

一阵强烈的不舒适感从下体袭来,恶心、尴尬与疼痛掺杂。

 


这时他想起了亚马逊的惊悚传言。

牙签鱼进入体内,短短三分钟就会吸饱血液。

膨胀的体驱让它原路返回受阻,于是只能直驱深入身体。


虽然依据部落的土方法,食用当地草药和大量维C可以软化鱼刺,促进排出。

但万一鱼儿进入到膀胱引起发炎,也就演变成性命攸关的死亡钢索。


而唯一防止它窜进膀胱的方法,就只能做局部的切除手术了。

 


这严重后果吓得他心惊胆战。

于是他赶紧找到泌尿科医生,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手术才将那条该死的牙签鱼取出来。


这是医学文献中具有影像和诊断记录等历史资料的唯一案例。

确凿的证据似乎足够给牙签鱼这项可怕的袭人技能定下了判决。

 


然而,海洋生物学家斯蒂芬·斯波特却对此心存质疑。

2002年,他带领康涅狄格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个实验进行探究。


据记载,在水流湍急的河流里,牙签鱼仍然能准确找到尿流。

如果记载真实,那么它们应该具有十分敏锐的器官感知。


于是他们用含有氨气味的化学物质作为诱饵,测试牙签鱼的反应。

 

斯蒂芬·斯波特斯蒂芬·斯波特


出乎意料的是,实验中的牙签鱼并没有对化学信号做出任何回应。

当更换其他可能对它们有吸引力的化学物质后,它们仍然无动于衷。


这说明,牙签鱼实际并不以嗅觉作为主要的感觉器官。

因此,它们被尿液吸引的理论也被推翻。

 


当时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牙签鱼袭击人类可能是有其他原因。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斯波特逐渐发现这骇人的亚马逊恐怖传闻中或许存在更多的破绽。


对于牙签鱼本身是否会进入尿道,也该画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研究人员仔细观察了牙签鱼的运动特点,更多的疑点被暴露出来。

即使鱼儿通过其他方式跟踪到尿液,而要沿着尿流进入尿道也并非易事。


它必须游动得比水流速度更快,并且要克服重力的束缚腾空跃起。

这种难度对于小巧的牙签鱼来说实在是突破极限的挑战啊。


也就是说,牙签鱼要游进尿道完全不符合流体动力学的客观规律。

 

男性尿道结构男性尿道结构


流传已久的传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科学挑战,败下了阵来。


而流言的产生与传播,追溯起来还是由原始居民口耳相传得来的。

为此,人们怀疑事情也许得归咎于原始居民与外来旅行者之间的语言障碍。


他们在一知半解中把事实与传说混淆,从而引发了以讹传讹的谬论。

 


随着真相的揭开,那起唯一的真实病例又何来理论基础的支撑呢?

出于周密的考证,斯波特专门前往巴西查阅当时的影像和文件。


但那只是手术时候的一些照片和视频,文件也只是医生的确诊记录,并不能排除误诊的可能。


记载中的那个巴西倒霉蛋,也许是遇到了恰好咬食要害的小型食人鱼,而不是牙签鱼。

 

攻击人类的食人鱼攻击人类的食人鱼


亚马逊牙签鱼的恐怖传说自此可以落下戏剧化的帷幕。

它们并没有对人类的尿道存在特殊的喜好,也不会平白无故钻进没有退路的“死胡同”。


斯波特本人也调侃道,被牙签鱼攻击人类下体的概率极小,相当于被鲨鱼捕杀的同时遭到雷击。

但在危险丛生的野外,还是谨慎裸泳为妙,指不定还有别的凶残动物呢。

 


原始的亚马逊地区不乏千奇百怪的动植物趣闻。

但再猎奇的传说都应该在科学的合理范畴之内。


撇开科学谈离奇,也只能是博人眼球的荒诞戏码。

 

*参考资料

Candiru. Wikipedia.

Rosemary Drisdelle. Candiru - A "Don'tPee in the Water" Horror Story Debunked[J]. Decoded Science, 2013.06.30.

Josh Gabbatiss. Would the candiru fish reallyeat your genitals[J]? BBC, 2016.01.04.

DrintlhlthI L B . Candiru—A Little Fish With Bad Habits: Need Travel Health ProfessionalsWorry? A Review[J]. Journal of Travel Medicine, 2013, 20(2):6.

Spotte S, Petry P , Zuanon J A S . Experiments on the Feeding Behavior of theHematophagous Candiru, Vandellia cf. Plazaii[J]. Environmental Biology ofFishes, 2001, 60(4):459-464.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50023.html

上一篇:最后的“野生人类动物园”,在这里连杀人都是无罪的
下一篇:中国没有铁打的网红食品,只有流水的壮阳大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6 1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