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被邪教吞噬的918条生命,葬身于这个曾欢声笑语的“世外桃源”

已有 961 次阅读 2018-8-9 00:0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在封闭的小镇里,发生了一起900多位居民集体自杀的事件。

尸体黑压压地堆积密布,在腐尸气味中夹杂着氰化物的苦杏仁味。

小镇在一夜之间完成死亡蜕变,被一片死寂与昏暗笼罩。

大规模自杀的背后是邪教的操纵,也是一场出人意料的阴谋。


2001年的9·11事件造成两千多人的伤亡,在全世界引起巨大轰动。

而这起事件则是美国历史上除了9·11事件之外最严重的非自然死亡事故。

当时美国有一个略有名声的宗教——人民圣殿教。

那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极度推崇扭曲了价值观信仰的教会。

而集体自杀,正是一场用“虔诚”外壳包裹罪恶的宗教活动。

人民圣殿教的牌匾

吉姆·琼斯是一个狂热的资本主义仇视者。

他从小就研读斯大林、马克思等人的作品。

当时苏联所宣扬的平等、和谐思想深深吸引着他。

同时在家庭与成长环境的影响下,他对宗教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这两种志向的撞击下,他创立了以仁爱、平等为核心的人民圣殿教。

吉姆·琼斯

1956年,琼斯买下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座教堂。

此时他已经招募到一小群教徒,组建起了自己的教会。

秉承着平等和种族融合的宗教宗旨,他免费开设了食物施舍处和养老院。

忍饥受饿的穷人和备受歧视的黑人在琼斯的教会里得到身体与灵魂上的充实。

而这部分人,也自然成为了他的忠诚教徒。

琼斯早期靠售卖猴子筹集宗教资金

慈善的行为吸引了近千人到教堂里听他传经布道。

激昂的演讲方式和强劲的诡辩技巧让听众为之狂热崇拜。

教会的人数规模很快得到不断扩大。


但由于大肆宣扬反对种族隔离,琼斯在印第安纳受到打压。

1965年,他利用自己预知未来的“超能力”,在教会中传播了一则谣言。

他声称1967年7月15日,美国中西部将会发生一场严重的核战争。

以此为借口,琼斯鼓吹当时的约140名教徒跟随他搬迁加利福尼亚的红杉谷。

到70年代,随着圣殿教不断发展壮大,他把总部迁移到旧金山,并在加州其他地方设立了分部。

洛杉矶分部的人民圣殿教教堂

在旧金山安定下来后,琼斯依然以扶贫济困的行为感化和吸引着教徒加入。

在处于社会遗弃边缘的教徒心中,给他们填饱肚子的恩人如同救世主降临。

主观意识上的好感使他们对琼斯宣扬的思想抱有更强烈的认同感。

顶峰时期的信众人数超过了三千人。

琼斯也因此获得了马丁·路德·金人道主义奖。

琼斯获得马丁·路德·金人道主义奖

在政治竞选活动中,这个人数众多的组织扭成了一股强大的选民力量。

此时的人民圣殿教已然成为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宗教组织。

而琼斯作为宗教的领导者,与当时的加州州长、洛杉矶市长等政客都保持着亲密的关系。

他被任命为旧金山市住房局局长。


在吉米·卡特竞选总统时,他率领教徒贡献了大量的选票。

因此在卡特大选获胜举办的招待会上,琼斯被奉作上宾对待。

那时的人民圣殿教是少有的得到政府庇护的宗教组织,每月都能从美国政府领取到巨额的补贴。

卡特总统夫妇与琼斯有一定程度的政治联系

然而,在政治声誉笼罩下的人民圣殿教却悄然变了质。

当权力过度集中而失去其正当性时,它很容易演变为赤裸裸的暴力。

巨额财富的聚敛和崇高的领袖地位让琼斯日益骄纵的丑恶面孔显露出来。


他将自己曲解为上帝化身,严格控制教徒们的思想和言行。

利用与政府的友好关系,他合理地建立起武装组织。

美其名曰自卫,实际上是对教派中违抗命令的教徒施加酷刑处罚。

这个曾经主张和平、仁爱的领袖,成为了专横跋扈的残暴独裁者。


一些教徒在暴政下终于觉醒,叛逃后开始揭露教会内部的阴暗与丑恶。

肉刑、强奸、吸毒、性虐待等罪行在报刊上得到披露和揭发。

然而,这点小小的风波并没有扑灭琼斯的嚣张气焰。

他一面加强洗脑式传教以稳固教徒的忠诚度;另一面则造势世界末日来临的舆论假象。

1977年,他陆续率领了约1000名教徒搬迁至南美洲的圭亚那。


圭亚那是个不发达的热带国家,黑人居多的种族特征完全符合圣殿教教徒的组成形态。

而当时圭亚那的官员很容易被贿赂,因此琼斯的行为几乎不受约束。

武器、毒品等违禁物自由地运输进琼斯镇。

他从圭亚那政府租得3800英亩的土地,打造了自给自足的公社——琼斯镇。

毗邻大西洋的圭亚那

与城市里的便利生活和优越环境不同,琼斯镇年平均气温高达35℃。

丛林地带的蚊虫与疾病孳生,高温下人的脾性也难免粗暴许多。

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信徒之间的矛盾也变得更加尖锐。

对于统治者琼斯来说,要维持宗教稳定,核心是稳固内部思想统一团结。

在劳作的教徒

与世隔绝的封闭小镇也赋予了琼斯极大的权欲,因此滋生更为粗暴的专政。

他制定了严格的纪律约束教徒的行为。

一旦有违抗,就会遭受各种酷刑处罚。

例如关在棺材形状的木箱里接受数小时的禁闭。

或受到严刑拷打并捆绑示众,甚至处死。


他要求教徒每天从早到晚工作十一个半小时。

结束繁重的劳作后,他还要对教徒进行训导和布道直到深夜。

而为了分散教徒之间的紧密联系,防止造成小集体力量。

琼斯将教内的儿童统一抚养,逼迫他们称琼斯为父亲。

并且让夫妻分开居住,不得擅自相聚。

琼斯夫妇与他们的教徒“儿女”

然而在残暴的虐待下,大部分教徒不但没有怨恨琼斯,反倒愈发信任与服帖。

这一方面是他们信服于琼斯神化的自身形象。

他联合亲信教徒演出一场戏,展示其瞬间治愈跛子残腿的“魔幻神力”。

通过暗地里监视教徒的行为,表现出洞悉世间万物和信徒内心的超能力。

于是大部分教徒们死心塌地供奉琼斯为上帝再世,付出无限崇拜与绝对服从。

在展示“魔力”的琼斯

而另一方面,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心理效应在作祟。

教徒在明知受虐的情况下,由于无法改变现状,只有强迫自己将暴行美化。

对施虐者的认同让他们在心理上得到主观的慰藉。

久而久之,受虐者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对施虐者产生了畸形的依恋与信赖。

琼斯可谓是运用心理学效应的高手,牢牢抓住了信徒的心。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源于人质对绑匪的怪异依恋

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信徒逐渐恢复清醒,看穿琼斯伪装背后的丑恶嘴脸。

部分成员开始逃离琼斯镇。

随着一位教徒的肢解尸体被发现,还有教徒家属的举报与抱怨。

圣殿教的恐怖洗脑活动与残忍暴行传到了美国国会议员里奥·瑞恩的耳中。

1976年11月17日,瑞恩带领一众政府官员、媒体代表与教徒亲属抵达琼斯镇,对人民圣殿教展开访问调查。

瑞恩在琼斯镇开展访问调查

在参访过程中,尽管琼斯刻意营造出琼斯镇幸福生活的氛围。

但14位圣殿教成员还是躲过监视找到调查团,请求带领他们逃离琼斯的魔爪。

琼斯发现后,强忍怒火与焦虑,表面上同意成员离开。

而暗地里,他却安排了一名假装出逃的亲信卧底一同坐上瑞恩的飞机。

琼斯与教徒佯装出一派和谐的假象

18日,当瑞恩带着原班人马和逃亡人员打算离开琼斯镇时,一场枪战爆发了。

卧底开始向飞机上的乘客射击。

而琼斯则向教徒谎称瑞恩等人图谋不轨,妄图破坏小镇和平。

因此煽动了双方的争执情绪。

教徒们开始疯狂向调查团枪击。

最终只有两架飞机的三名飞行员安全驾驶飞机离开琼斯镇,而瑞恩等人则丧命于此。


而机场的枪战仅仅是灾难的开端。

琼斯害怕自己的公社罪行暴露于公众,很早就萌生了集体自杀的计划。

傍晚,他让全体教徒聚集到教堂的大厅,通过一番激昂的毁灭性演讲鼓动教徒服毒自杀。

他宣扬:“死亡是暂时的休息,我们很快就会在另一个世界相见。”


随后,他便将大量的氰化物加入葡萄汁中,让教徒排队领取服用。

而第一个走上前的,是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

她用拔出针头的针管将剧毒果汁注入孩子口中,然后自己再猛地喝下一杯。

盛装剧毒果汁的器皿

然而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琼斯的洗脑术并不是十分成功。

许多教徒不愿意接受他的思想灌输,抗拒服毒自杀。

但在教派军事力量的强硬压迫下,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就在自愿与逼迫中爆发。


没过多久,琼斯镇就遍布了918具尸体,其中包括276个儿童。

他们养殖的牲畜及玩赏动物也没逃过这场屠杀。

而琼斯教主则举枪自杀,倒在了他的座椅上。

琼斯镇成了地狱小镇。

但其实也只是由行尸走肉的人间炼狱,变成了没有生命的地狱。


这场大屠杀在美国引起巨大的轰动。

据1979年2月的调查统计,全美98%的人都对此事有所耳闻。

而琼斯镇事件也被列为危害最大的邪教组织之一。

人们惊叹琼斯具有威力巨大的洗脑魔力,也对邪教充满了疑惑与恐惧。

媒体对此事大幅报道

原本打着仁爱、和谐幌子的宗教组织,怎么就黑化为邪教了呢?

普通的宗教与邪教之间模糊的界限让教徒蒙蔽了人民圣殿教的属性。

邪教区别与其他组织,在于它往往以摧毁信徒的物质或精神为手段,达到控制信徒及自我壮大的目的。

直到死亡仍盲目相信琼斯的教徒不胜其数

人民圣殿教,就是琼斯满足个人权欲的依托。

他用施予关怀的手段吸引大量的教徒加入。

然后组建起具有统一意识形态的组织。

为了巩固教徒对自己的忠诚,他定期采取布道洗脑的心理暗示方法对教徒灌输特定思想。


同时他还将教会以外的世界恶魔化描述,以此打消教徒的叛变心理。

他把教会搬到隔绝外界的荒僻小镇,目的就是阻断外界价值观的输入。

从而坐实其作为领袖的绝对独裁地位。


邪教组织其实并不少见。

它们也许还没酿造像人民圣殿教般恶劣的集体自杀后果。

但其本质却极其相似。

都是树立“精神领袖”的至高无上地位,通过洗脑等手段吸收和控制教徒。

死亡,只是全凭教主的决策偏差而随时可能发生的事。


一场灾难的严重程度未必直接体现在伤亡数量上。

比起死伤更可怕的,是对人的思想控制。

而邪教则使别人的要求都成为自己的意愿,甚至连死亡都是被操纵的“自愿”。


*参考资料

Barker E. Religous Movements: Cult and AnticultSince Jonestown[J].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1986, 12(1):329-346.

王珍燕. “琼斯镇”悲剧发生的社会原因[J]. 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2012,26(5):72-75.

吴德明. 人民圣殿教徒在圭亚那“集体自杀”始末[J]. 拉丁美洲研究, 2000(1):46-49.

Vanessa Brown. Nearly 40 years later, weare still learning about the horrors of the Jonestown massacre. News.com.au.2017.

Jennifer Rosenberg. The Jonestown Massacre.ThoughtCo. 201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28283.html

上一篇:一场由假论文引发的保健骗局,养生成分不但无益甚至有害
下一篇:成为杀虫剂之前,它靠打战成了名

2 刘山亮 文克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9 2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