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整容技术发展史:我们为什么要整容? 精选

已有 4997 次阅读 2018-7-11 21:5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当我们夸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最好的夸法是“这个鼻子像妈妈”、“这双眼睛像爸爸”。

我们的容貌,从出生就注定得从父母脸上拼凑一下。

好看与否,基本看命。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偏偏不巧,现在人们对于长相身材越来越关注。

为此延伸出“颜值”、“眼缘”、“视觉动物”一类词汇。

当对一个人的评分加入“颜值”一项,长相之重要已经足以构成一个人成功的要素。

流量小生风靡、照片拍卖天价,都体现了人们对“颜值”扭曲的关注度。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可就像每个人的智力不同,长相的差异构成的生活鸿沟,也只能让人叹一句“命不好”。

俗话也有说: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丑法。

至少不同的脸上,能够显示出刚毅、要强、慈祥、喜感等不同的特色。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但现在,人们已经不满足于“丑得千奇百怪”,选择拥抱医学。

整容,人们眼里逆天改命的医术。

比起需要勤奋刻苦的学海无涯、挽救身高的“断骨增高术”,整容确实是比较轻松、成功案例较多的改命之路。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2014年的一组数据显示,全世界共有2000万例整形外科手术被实施。

韩国有10.7万例“开眼角”手术、巴西5万人选择丰臀手术、美国135万人选择隆胸……

为了不输眼缘,今年在中国也出现了“毕业整容潮”,整容外科的业绩徒增50%。

从脸型到五官、从身材到胸材,除了内在就没有现代整容手术不能改一改的。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鼻整形与眼整形

大众传媒为整容提供了更多的信息曝光:

有数据发现,13%的人无意看到插播的广告或是广告站牌,从而了解整容;

66%的人从明星整容的新闻开始了解整容;

32%的人是看到了提及整容的电影或是电视剧,从而关注整容;

24%的人是通过网络热点问题、网页广告接触到整容信息。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铺天盖地的信息,以及可以感受到的整容热潮。

这些都让我们本能地认为整容手术是一种现代现象。

但实际上,它的历史比多数人能想象的还要长。

至少没有一种起源是让健康人“改头换面”。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在脸上动刀这种事,很难追查哪一次是第一次。

无论中国古代或是其他古文明中都有相似的手术记载。

在欧洲中世纪,理发师还掌握着柳叶刀的时候,就已经有对面部损伤进行治疗的案例。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但脱离了麻醉术和无菌手术,“整容”也就失去了意义。

一方面,剧烈的痛感要求手术快速完成,快速的手术难以顾及疤痕的问题。

而没有无菌环境下的时代下,整容真的是“为了美宁可去死”。

那为什么在这种时期还要“整容”?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医学史学家玛格丽特·佩林认为,这与当时的文化息息相关。

损伤或丑陋的相貌在当时不仅要多读书,还会被认为是丑恶内心的外在体现。

为了不被污名化,而选择手术,例如因为梅毒导致的面部溃烂,就需要手术移植皮肤。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皮肤移植其实风险极高,大规模移植导致感染,或是因为皮肤失去活性产生排斥都可能发生。

带蒂皮瓣移植手术是没有抗生素的时期,最有效的解决方法。

具体操作是,将要移植的皮肤取下时,留下一段不切断,保证血液供给,直到另一端的连接建立,再将其完整移植过去。

有据可查,最早的带蒂皮瓣移植手术发生在16世纪的欧洲。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被称作“整形手术之父”的英国战地医生哈罗德·吉利斯,也是这项技术的推崇者。

吉利斯原本是一名耳鼻喉外科医生,在一战期间自愿随军出征。

他在战场上看到一名外科医生为患者取出脸上的肿瘤后,从患者的下颚皮肤切出一块覆盖回去。

他对此产生了兴趣,提出了面部修复的设想。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哈罗德·吉利斯

不久后,他为海军重炮手沃尔特·约进行手术。

沃尔特在日德兰战役中,被炮弹弹片集中脸部导致毁容。

吉利斯从沃尔特的肩膀上切下一块皮肤,移植到脸上。

这也被认为是,首次基于现代医学理论的整形手术。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随后,他开设了一家专门的面容修复医院。

为被战火毁了面容的战士进行上万场手术,修复了许多鼻子与下巴。

因为战场环境,他只考虑了恢复和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这也是整容术用于正畸,较大规模的一次。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第132位整容病人

事实上,世界多数地方的整容术也都是从正畸开始。

包括亚洲整形大国——韩国,也是从20世纪中期接纳整容。

当时朝鲜战争刚结束,美国外科医生来到韩国帮助实施外科手术。

美国的整形外科医生也在那时来到韩国,推广矫正唇裂和兔唇手术。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而在一战前后发展快速的美国,更早兴起了“野鸡整容术”。

1901年的英国杂志上,德玛变脸公司(Derma Featural)宣称能够修复鼻子畸形、招风耳与皱纹。

但他们的技术,似乎不太行。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各种整形广告

确切的手术方案,要从1908年的法庭记录中寻找。

他们采用的修补方式仍是从手臂上切皮肤,覆盖到鼻子上。

另一种则是往鼻子中注入石蜡,由医师进行揉捻塑形。

结果自然不太好,不然我们也不必在法庭记录中寻找。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事实上,整容手术在当时仍是为了“正畸”。

有所不同的是,这时的畸形不再是疾病、战争带来的伤害,而是人们的审美引起的。

以白种人为原型,耳朵、鼻子和乳房这些部位开始有了标准。

尤其在美国,如大鼻子、扁鼻子,明显被视作丑陋的象征。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如果一位白种人不幸长出了大鼻子,为了不被人看成“劣种人”,便会选择手术。

如19世纪末,美国医生约翰·罗伊发明的鼻内隆鼻,就备受推崇。

在当时,乳房过小或是下垂,会被视作缺陷。

为此隆胸整手术也同样有市场,不过真正成功变大的乳房寥寥无几。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美容整鼻手术之父约翰·罗伊

1924年,《纽约每日镜报》上刊登了一句广告:“谁是纽约最丑的女人?”

广告商承诺,有能力证明自己全市最丑的女人,将会获得免费的变美服务——整容。

一次别开生面的“选丑大赛”悍然上演。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未能找到原报,放张《镜报》吧

对于普通人家而言,整容还是太过奢侈,这次选拔自然大受欢迎。

以当时的社会境况,也只有上流社会舍得这笔钱。

明星是另一批强有力的消费人群。

音乐巨星迈克·杰克逊,就有着多次整容的经历。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杰克逊承认其鼻子的整形

随着整容技术的飞速发展,整容才逐渐走进中产阶级,成为一片红海。

在韩国,1970年代起整形外科技术就已经趋于成熟,整形医院发展至1000家。

技术日新月异,更精细的技术让整容后的脸蛋显得越发自然。

整容技术逐渐能够撑起多数人的愿景。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但整容可能存在的危害却不容忽视:

隆胸手术中,填充物破裂乃至扭曲位移,都可能导致钙沉淀、僵硬、疼痛;

眼部整形,则可能造成视力模糊、感染、皮下出血,严重可能失明;

吸脂术可能导致“袋状”皮肤,因为没有脂肪支撑,显得皮肤松弛,更严重可能导致肾脏问题以致死亡;

……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使用肉毒素也可以达到去皱纹的效果

毕竟作为手术,风险是必然存在的。

而在风险之外,也不一定能够达到整形者的期待。

整形发展如此之久,唯一不变的是整形依托于社会对美的定义。

有过整形体验的人,都会患上“瘾症”:永远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不断进入手术室。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而庞大风险的对面会是什么?

娇好的面容,趋于完美的身材,但不包括成功的人生。

毕竟,整容只是生物性的改变,从不附带社会性的改变。

成功的人生,还得靠奋斗。

整容技术刚从保守中被解放,却又走向了更为极端的狂热


就像是化妆、穿衣,整容也是变美的一种形式。

只是在幻想无限风光的未来时,还得问一句自己能否接受风险。

*参考资料

Samuel M. Lam. John Orlando Roe:Father of Aesthetic Rhinoplasty. Arch Facial Plast Surg. 2002.

Michelle Smith. Friday essay: the ugly history of cosmetic surgery. theconversation.

Michelle Smithe. The ugly history of cosmetic surgery. independent.

How do you fix a face that’s been blown off by shrapnel. BBC.

Harold Gillies. Wikipedia.

连丹丹. 大众传媒:整容宣传中的助推器. 金传媒. 2016.

凯露. 专访:韩国人为何热衷于整容. BBC中国.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23544.html

上一篇:17只猕猴残忍受虐后接受安乐死,换来现代中风幸存者的曙光
下一篇:动漫作品也能玩好科普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13: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