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QQ企鹅的原型,其实才是鹅界“最毁三观”的存在 精选

已有 7765 次阅读 2018-3-20 20:1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企鹅,总是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凭着可爱的长相,它们也成了最早唤起大众保护意识的野生动物之一。

从19世纪的反猎杀企鹅起,直到现在只要提到南极的保护,企鹅都是必不可少的角色。


这种配色简约又憨态可掬的动物,只要随便一个动作,就能虏获所有人的芳心。


帝企鹅幼雏们


但在世界上现存的17种企鹅中,也有这么一股泥石流般的存在。


它们就是阿德利企鹅。


虽然拥有世界上最可爱的外表,但它们却是史上最流氓、最无节操的企鹅,没有之一。


阿德利企鹅


阿德利企鹅主要分布在南纬77度,是全世界繁殖点最靠南的动物。

虽然更靠南的分布使它们更晚被发现,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受欢迎程度。


因为其形象,在企鹅中实在太过经典了。

它们将黑白配色运用到极致,身上几乎没有一丝其他的颜色。


在雪地滑行的阿德利企鹅


虽然相貌低调,但相比于我们最常在纪录片中见到帝企鹅,阿德利企鹅才是南极大陆数量最多的企鹅。


可能因为配色简单的原因,在众多的企鹅形象中,至少有一半是阿德利企鹅的形象。

例如腾讯的QQ企鹅、Linux的Tux企鹅等。


最初的QQ企鹅,和阿德利企鹅完全一模一样


只是阿德利企鹅才被发现半世纪,它们的怪异行为就已经震惊了世人。

因为它们完全不是人类原本想象的那个样子!


而第一个被震惊到的人,是一位叫乔治·墨里·列维克(George Murray Levick)的英国外科医生。


列维克与一只阿德利企鹅


其实早在20世纪初的南极考察工作中,他也十分喜爱这些身着晚礼服的小个子绅士。

为此,他还发了几篇论文,描述了阿德企鹅“家庭和睦”的生活习性。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英国绅士开始不敢相信这些可爱的小家伙,竟然可以做出如此变态之事。


久而久之,列维克甚至不再称它们为小绅士,反而用“流氓”、“恶棍”等来描述它们。

“它们似乎没有什么底线”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这些企鹅都能刷新列维克的三观。

 

听说有人在背后说我?


在短短几年的考察里,他就亲眼目睹了无数次雄性企鹅毫无下限的暴力性癖。


其中包括了:同性之间的交配、强迫受伤的母企鹅交配、殴打虐待幼年的企鹅、与企鹅尸体强行发生关系等...


一些雄性企鹅甚至还会不顾一切地与地面摩擦,直至身体一颤全身疲软。

 

列维克的笔记本


有一段,列维克是这样描述这些光棍雄性企鹅的:


它们六只或更多的聚在小山上,像个流氓团队不断用邪恶的行为激怒同类。

这些“混混”企鹅爬到受伤的雌性企鹅身上,甚至让“企鹅父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幼雏被践踏,一些幼雏会因此受伤,有的甚至会被凌辱至死。

 


本来企鹅的交配就像耍杂技似得,十分奇特。

因为大多数鸟类是没有外生殖器的,企鹅也不例外只有一个叫做“泄殖腔”的玩意。


这个泄殖腔的功能非常多,排泄、排遗、射精都靠它。

雄性企鹅想要完成传宗接代的大计,就得整只鸟骑在雌性身上。


最后,雄性企鹅还得想方设法将自己的泄殖孔与雌性的对准结合,才能使受精顺利完成。

如果这个过程没有对方的配合,雄性企鹅就会看起来异常的残暴。


阿德利企鹅交配


而这一切,都让列维克无所适从。


为了确保这些记录不被“单纯无知”的人读到,惹起他们的厌恶,列维克甚至专门用希腊文来描述这些骇人的见闻。


此外,阿德利企鹅的暴力行为确实超出了那个年代的认知。

所以就算列维克将其写成了论文,其中描述动物性变态性事的部分还是被无情地删除。

这样,这篇论文才看上去稍显得体。

 

  1911年11月10日,列维克的笔记里,用希腊文写的内容


不过对于列维克的观察,也有人发表了不同的意见。

伦敦自然博物馆的鸟类学家道格拉斯·罗素(Douglas Russell)就认为列维克只观察到了事实的表面。


“阿德利企鹅每年的繁殖期只有短短几周,那些刚长大企鹅根本没有经验,才会做出这些看起来邪恶的行为”。

例如,企鹅就算死亡了其眼睛也还是半睁的,这就极易被年轻企鹅误认为是活着的。



再后来,更是有一项神奇的实验,使研究者发现:

“仅仅是一颗冻僵的企鹅脑袋,用自黏胶画上白色眼圈,再用铁丝立起来以石头为身体,就足以刺激雄性企鹅与这堆石头交配,并留下精液。”


显然,雄性阿德利企鹅的行为与人类的恋尸癖是不同的。

虽然方法用错了,但他们也只是想多获得一个将基因传下去的机会罢了。

 

阿德利企鹅幼雏


其实为了养育后代,阿德利企鹅做的“苟且之事”可远不止这些。


阿德利企鹅,虽是众多企鹅中分布最靠南的一种,但它们绝对不会在冰面上孵蛋。

在交配前,它们都要找到一片裸露的岩地,再找来大小不一的石头,然后筑一个巢。


漫山遍野的阿德利企鹅


石头本身当然不保暖,但相对于湿漉漉的冰面来说还是好太多了。

有石头的阻隔,企鹅蛋可以不直接接触地面,避免了凉气的同时又能在雪水中保持干燥。


所以,巢就是阿德利企鹅的房子,而用来筑巢的石子,则是阿德利企鹅的金钱。



像人类一样,阿德利企鹅无论雌雄,均对这些石子充满了热情。

毕竟拥有更多的石子,也就意味着有更大的资本迎接下一代。

 

但在冰天雪地的南极,找块适合孵化的地就不容易了。更何况是那至关重要的小石子?

于是,为了几块小石子,企鹅们是使尽了心机。


一只企鹅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动图来源:《冰冻行星》


首先是雄性的阿德利企鹅,为了筑起爱巢,不惜沦为盗贼。

它们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疯狂地盗取着邻居家的石子。

 

为了不被其他企鹅发现挨揍,它们更使劲了浑身解数。

例如,它们总会趁邻居外出找小石子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到别人的地盘叼走一枚。

而为了避免邻居回来时起疑心,小偷企鹅还会背过身去,假装四处望风景


动图来源:《冰冻行星》


但有趣的是,当一只雄性企鹅在做这苟且之事时,其他的雄企鹅也会对其巢穴虎视眈眈。


当它偷别人的小石子时,它家中的石子也可能一颗颗被盗走。

结果是忙活了半天,自己积累下来的石子也一成不变。



男盗女娼这句话,用在阿德利企鹅身上就再适合不过了。

是的,为了小石子,雌性阿德利企鹅甚至会将自己的身体,出卖给别的雄性企鹅。


此外,这种奇怪的交易,在企鹅群中是极其常见的。

而阿德利企鹅,也是人类已知的、唯一会“卖淫”的鸟类


可能认为自己的配偶无能,她临盘将至了,用于孵化的巢依然不够石子。

这时,雌企鹅就会趁着配偶外出,向隔壁老王疯抛媚眼。



看到这情况,老王一个心领神会,就马上挪到她的身后。

经过一番不可描述后(也就几分钟),雌企鹅就会试探性地叼起一块石头。

而刚刚完成了人生大事的老王,自然也不会多加阻拦。


有时这些“嫖客”企鹅还特别慷慨,只要跟母企鹅有过一腿,他愿意被当成长期饭票。

就算母企鹅连续叼走了好几十块石子,它们也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里吞,一声不吭。


有些雌企鹅就更加狡猾了,它们甚至还会欺骗一些精虫上脑的雄性企鹅。

首先,它们会作出一些行为,让雄性企鹅信以为可以进行交配(交易)了。

但是当雄企鹅兴致正高时,雌企鹅就会趁机叼上一块石子撒腿就跑,留下一脸茫然的雄企鹅。

 

超凶!


除了传宗接代的事上如此残暴之外,企鹅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也没少干坏事。

例如在面对危险时,卖队友就是常有的事


当准备下海捕捞一番之前,阿德利企鹅经常会在岸边聚集。

而站在最边上的企鹅就比较倒霉了,因为后面的小伙伴总会趁其不注意,一脚把它踢下水。

之后,所有企鹅都会伸长脖子在岸边观望。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企鹅们也懂“枪打出头鹅”的道理。

冰层下可能匿藏着一群嗷嗷待哺的海豹,而这第一只下水的企鹅,很可能就是盘中餐。


如果这只“出头鹅”平安无事,后面的企鹅就纷纷跃进水中、畅游捕食。

但若是这只企鹅被吃掉了,岸上的企鹅就会迅速作鸟兽散,撤离案发现场。


由此看来,阿德利企鹅真的和《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中的企鹅,是如出一辙的贱且足智多谋。

 


那么问题来了,阿德利企鹅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的光辉”?


其实除了这些恶性外,它们仿佛也有让人称赞的大爱精神。

科学家就发现,阿德利企鹅总是会对帝企鹅的幼崽出手相助,行侠仗义。


要知道帝企鹅即使是幼雏,体型也要比成年阿德利企鹅要高大不少。

这得多么无私的爱,才能驱使更娇小的阿德利企鹅,主动去保护小帝企鹅。

 

例如在BBC纪录片《卧底企鹅帮》中,就曾描述过一只体型娇小的阿德利企鹅,冲到一群高大的小帝企鹅面前,帮它们驱赶走虎视眈眈着的巨鹱。

这个画面当时,可感动了不少人。


动图来源:《卧底企鹅帮》


但事实,又怎么会如此简单。

不要忘了,阿德利企鹅上岸繁殖时,也正好是幼年帝企鹅搬出繁殖区通往大海的时候。

不把这群货赶走,阿德利企鹅自己的繁殖空间就会被侵占。


这部纪录片的最后是,阿德利企鹅在将这群小帝企鹅护送到海边后,就纷纷啄咬它们,硬生生地把它们赶下水。

要知道,小企鹅绒毛未褪尽,下水就更危险一分。


动图来源:《卧底企鹅帮》


除此之外,帝企鹅虽体型庞大却非常腼腆和沉稳。

而阿德利企鹅则截然相反,完全是鹅中一霸,特别喜欢寻衅打架。


或者当巨鹱和小帝企鹅对峙时,阿德利企鹅或许只是想冲过去跟巨鹱干一架罢了。

当然,如果你愿意相信,也可以保留心中那一丝柔情,认为阿德利企鹅也有铁汉柔情的时候。


一只凶猛的阿德利企鹅,让人以为看到村里的大头鹅


不过此刻再挽留它们的形象也没意义了。

因为即使企鹅再暴力、再毁三观,我们也不能用人类的那套道德来衡量它们。

在自然界“不分善恶”并非贬义词,这一切仅源于最自然的天性,不负任何道德责任。


其实知道了这些萌物的阴暗面,或许才更有利于人类产生同情心。

原来它们与人类可以如此相似,而不是除了萌就一无所有。


*参考资料

Robin McKie.Sexual depravity' of penguins that Antarctic scientist dared not reveal.2012.06.09

F. M. Hunter and L. S. Davis.Female Adélie Penguins Acquire Nest Material from Extrapair Males after Engaging in Extrapair Copulations.The Auk.1998.04

Brian Switek.The Most Adorable Animals Engage in the Most Reprehensible Behavior.SLATE.2013.10.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04896.html

上一篇:客机还没起飞却造成583人丧命,看完再也不抱怨航班延误了
下一篇:这抹让人食欲大增的黄,纳粹时代就被证明致癌如今又再度兴起
收藏 分享 举报

10 王从彦 文端智 王春阳 林明德 张铁峰 刘建彬 田峰 杨波 信忠保 刘全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4 2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