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宠物狗舔蛤蟆还能舔出快感,这种堪比毒品的蟾蜍已快吞没整个澳洲 精选

已有 9728 次阅读 2018-1-24 21:0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前段时间还忙着与四个纸片人谈恋爱的网友们,最近却沉迷于佛系养蛙


他们要么守着房子盼着自己的呱儿子回家,要么就在嘀咕它怎么还不出门旅行。

在这两种状态的微妙切换中,大家都对这种“折磨”表示上瘾。



不过,不单是人类会沉迷于蛤蟆。


在现实世界里,另一场的大型吸蛤运动,也正发生在澳洲的汪星人身上。

它们比网友更懂行,要吸就吸真的蛤,体验最极致的快感。


这些狗因爱上舔蟾蜍,使其主人都恨不得将它们扭送到戒毒所。


好奇是狗的天性,它们见到什么物体都会毫不犹豫地又舔又咬。

所以蠢狗与满院子蹦跶的蟾蜍相遇,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这软绵绵的肉球,完全就是为汪星人量身订造的玩具。

但蟾蜍可不甘心就这样被肆意玩弄,受到刺激时它们就会像流汗一样,分泌出由多种毒液混合的蟾酥以保护自己。



其中的蟾毒色胺(5-HO-DMT)和5-Meo-DMT,就是使宠物狗们欲罢不能的有效成分。


从其缩写形式看来,我们就知道它们与大名鼎鼎的DMT色胺致幻剂是亲戚关系了。

而吸食了蟾酥,就会引起与强致幻剂(如LSD和麦司卡林)类似的迷幻效果。


蟾酥中的两种有效致幻成分


在法律上,这一大类致幻剂也被列为第一类精神药物,与海洛因等一同受到管控。

但是,法律可管不了一条狗是否嗑了蟾蜍,所以这才心疼坏了一众狗主人。


虽然舔了蟾蜍的澳洲狗,没法告诉人类自己产生了幻觉。

但只要没有被蟾蜍黏液毒到动弹不得,大家就能看到这些狗狗们接下来的一系列怪异行为。



它们会眼神涣散地翻着白眼,旋转跳跃着开始一段迷幻之旅。


仿佛看见一些大家都看不到的东西,它们会异常兴奋地追捕着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蝴蝶或昆虫。



事实上,这些狗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来享受这廉价的欢愉。


因为蟾蜍的蟾酥中,可不只有致幻剂,还包含着大量可威胁性命的毒素。

就算是有效的致幻成分,一旦过量也是极易一命呜呼的。


或许大部分汪星人首先体验的不是什么迷幻,而是严重的中毒症状。

他们会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牙龈红肿、口水直流、全身痉挛,严重的可直接致死。


科罗拉多河蟾蜍又名迷幻蟾蜍,是世界上致幻效果最猛烈的蟾蜍


例如人类吸蟾蜍,就没有狗那么暴力。

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的嬉皮士就钟情于科罗拉多河蟾蜍


从1995年一张命名为“科罗拉多河蟾蜍”的迷幻音乐唱片,就能看出他们是有多崇拜蟾蜍了。



但一般情况下,他们可不会直接用嘴舔蟾蜍(当然某些特殊癖好除外),而是将蟾酥涂在玻璃板上。

等这些黏液风干后,再刮下来烘烤吸食蒸汽,享受一场迷幻之旅。


毕竟他们知道科罗拉多河蟾酥的致幻效果,可比一般DMT要强上个十几倍。

而且因毒素刺激,整个舌头麻痹溃烂可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直接舔过蟾蜍的人类舌头


在吸毒这种事上,人类明知危害巨大也控制不了自己,又何况是狗呢。

若是放任不管,汪星人吸起毒来可比人类要猛,就算是high到暴毙都不见得会停下来。


许多铲屎官表示,自家的狗自从第一次舔了蟾蜍后,就会有意无意地寻找下一只蟾蜍。

一个不留神,这些堕落的狗子就会开始第二次、第三次的复吸之路



在澳洲的兽医院就收到了大量这样的“惯犯”,它们一个夏天就得接受的好几次蟾蜍中毒治疗。

几乎在每年的雨季,都有大量的宠物狗被蟾蜍带走生命。


所以绝望的狗主人们,才会想尽各种方法帮助自己狗狗戒断毒瘾。

在澳洲某些地区,宠物中心甚至还推出了帮助宠物狗们重拾狗生的戒毒项目。



事实上,也不单是澳洲的狗才如此堕落。

世界上只要有蟾蜍和狗的地方,基本上都会发现狗舔蟾蜍的事件。


只是澳洲的“毒贩”——海蟾蜍,实在是太多、太强大了。

它们的过度泛滥,才是威胁澳洲宠物狗生存的根本原因。


除了教会宠物狗嗑药,这些海蟾蜍甚至还引发了澳洲大规模的生态灾难



在20世纪30年代以前,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中还根本没有这种蟾蜍。

而海蟾蜍为什么突然出现呢?还得从1935年的一场甘蔗虫害说起。


那一年,澳大利亚价值不菲的糖类作物,即将被贪婪的蔗糖甲虫破坏殆尽。

在尝试尽各种杀虫方法后,科学家才拟定了一个解决办法——引进海蟾蜍


海蟾蜍是世界上最大只的蟾蜍,肤色偏浅


海蟾蜍又名甘蔗蟾蜍,因为在中美洲等地它们就以甲虫为食,号称控制甘蔗园虫害的能手。


于是102只甘蔗蟾蜍就像救世主般,被人民欢迎着走进澳大利亚的昆士兰。

大家都翘首以待这些蟾蜍能吃掉害虫,拯救当地甘蔗业。


可惜的是,这些甘蔗蟾蜍可不知道自己肩负着如此重任。


它们被大量投放到甘蔗地里,就是为了消灭甘蔗上的虫子。

但是这种甲虫,却偏偏蜗居在顶端两米高的甘蔗花里。


所以不擅长爬甘蔗的蟾蜍,根本奈何不了这些害虫。

看着对虫害毫无作用又相貌丑陋的蟾蜍,蔗农是又气又恼。



他们不善后就直接将这102只蟾蜍置之不顾,又马不停蹄地寻找新的灭虫方案去了。

而事情,也是从此刻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

被遗落澳洲大地的海蟾蜍,也总是要生存的。

吃不到甲虫,它们自然就打起了其他生物的主意来。



这就是杂食动物的优势,胃口好的海蟾蜍几乎什么都吃

从昆虫到爬行类动物、再到小型啮齿动物、各种鸟类、其他两栖类以及无脊椎动物,都是它们的囊中餐。


甚至连植物、人类的生活垃圾、宠物碗里的狗粮,它们都毫不介意。

有时间实在是嘴馋得可怕,它们还吃比自己个子小的同类。

松口,不是说好的自己人吗


除了捕食技术高超、胃口好以外,海蟾蜍还有一项能提升综合战斗力的技能——有毒

海蟾蜍的蝌蚪与成体,都是含有剧毒的。


只要受到刺激,它们的被动技能就会全开,从腮腺中分泌毒液。

一只成体蟾蜍的毒液,就足以毒死一个稍大的孩子了。

蟾蜍腮腺分泌的乳白色毒液


其实这种毒素,在海蟾蜍的老家美洲是不太管用的。

只因当地的庞然大物如南美宽吻鳄大头蛇等大boss都对此表示无所畏惧。


但到了澳洲,情况就不一样了。

毕竟澳大利亚动物群可是在隔离状态下,经历了4亿五千多万年演化而来的。

因此这些土著对这种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海蟾蜍和它的毒素,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


蟾蜍吃蝙蝠


海蟾蜍就像职业玩家到了新手村,直接称霸澳洲本土,分分钟教那群所谓的顶级捕食者怎么做人。


什么狂蟒之灾、史前巨鳄、铁甲恶蜥、暗夜蝙蝠、万年寿龟在海蟾蜍面前通通都是手下败将。



自从海蟾蜍入侵澳洲,当地居民就经常能在岸边看到被毒死的鳄鱼、巨蟒和巨蜥尸体。


用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它们大杀四方的方式——比它弱的都被它们生吞活剥了,而想吃它的都被它毒死了。

几乎与它们正面交锋的动物,都没能侥幸活下去。


澳洲爬行类动物goanna,曾尝试消化海蟾蜍——卒


除了剧毒无比外,它们在澳洲的繁殖能力也远超科学家们的想象。


澳洲本土的青蛙,一生只产卵1千到2千个。

然而甘蔗蟾蜍的一次就能随便产下3-5万个卵,一生产卵次数还多达15次。


它们每一次诞下的成千上万颗卵,铺在水中就足足有20米长



重要的是,这些卵能发育成蟾蜍的几率,也比其他两栖类动物高。

毕竟它们从卵变成蝌蚪不过3天,而从蝌蚪变成蟾蜍也才4天。

能吃、能生、又没有天敌,海蟾蜍是爱死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了。

几年时间内,它们就由当初的102只蟾蜍变成了数百万只。


1940-1980年甘蔗蟾蜍的扩散图


几十年过去了,澳大利亚的北部沿海已完全沦陷。

专家在2000年就推测,整个澳洲已有超过15亿只海蟾蜍。


现在,它们仍在以每年60公里的迁徙速度沿海岸线蔓延。



而蟾蜍们所到之处必大杀四方,许多野生动物种群都严重下跌,特别是爬行类动物。

其中共有75种鳄鱼和淡水乌龟,正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


例如一种叫Argus monitor的巨蜥,在海蟾蜍入侵后,数量就整整下降了90%。


Argus monitor种群数量,2013年红色区域(金伯利地区)甘蔗蟾蜍还未能入侵


澳洲人们想起当初这102只被遗弃的海蟾蜍,肠子必然是悔青的。


幡然醒悟,他们才终于拿起身边的武器与其抗争。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澳洲政府就启动了根除海蟾蜍的计划,想彻底消灭这一祸害。



在所有人都呐喊着要吃掉所有入侵物种的中国,确实难以想象澳大利亚人民的水深火热。


但你只要想象一下雨季来临,满公路、满院子都爬满的蟾蜍,估计是人都会崩溃。

且又因它们致命的毒液,不但是宠物狗就连不懂事的小孩子都有中毒的危险。



很快,一场浩浩荡荡的全民蟾蜍大屠杀行动就开始了。


市民们用网球拍、高尔夫球棍、铁铲等各种方式,尽可能杀死更多的蟾蜍。

有时候夜里一起出征,甚至还成了家庭或朋友间的消遣活动。



而为了更好的杀死蟾蜍,澳洲还生产了一种点22口径的猎蛤专用步枪子弹,小而精准。


不是夸张,1996年的一次大规模蟾蜍屠杀后,澳洲人民就一次性回购了达60多万件自动武器。


除了猎杀外,土澳人民也用智慧将这些蟾蜍尸体变废为宝。

如用蟾蜍皮做成钱包、手镯、书签、皮带等各种商品。


而且在上个世纪,蟾蜍还有一个重要用途就是验孕

如果将怀孕妇女的尿液注入雄蟾蜍的淋巴囊内,一到三小时内它们的尿液中就会含有精子。

当时,这个方法还曾占领过主流市场呢。


土澳特产,眼神犀利的蟾蜍领结和零钱包


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海蟾蜍仿佛永远杀不完,雨季一临又满地都是。

除了居民们的群策群力外,科学家这边也没停止过研究。


他们曾苦苦寻找能让蟾蜍生病的病毒、细菌或寄生虫,但都没有成功。

毕竟最成功的案例,能杀死澳洲99%野兔的病毒,还是在某个地区的兔子突发流行病后才意外发现的。

澳洲曾经泛滥的野兔


也有些人想释放不育雄性,让他们与雌性交配使下一代数量减少。

但除非释放比现在整个种群数量还多的雄蟾蜍,不然这个方法也不靠谱。

鉴于这种种失败,环保学者仿佛已经绝望,并开始了佛系防治

它们蟾蜍想生就生吧,我们只要训练本地的野生动物避开它们,不捕食蟾蜍就是了。


蟾蜍香肠


他们捕捉大量蟾蜍,然后将其剁成肉酱做成特殊的蟾蜍香肠,再投到野外喂养野生动物。


吃下这些有蟾蜍气味的香肠后,动物就会发生呕吐等不良反应,但是又不至于死亡。


科学家希望这些捕食者能长点记性,下次闻到这个味道就赶紧开溜。

这大概是目前拯救这些饱受蟾蜍毒害的野生动物,唯一有效的办法了。


或许现在的佛系养蛙,也是一个道理。

先用手机游戏让美少女们体会一下为人父母的焦虑。

这样日后面对那亲生的“龟儿子”,就有抵抗力了。


*参考资料

Stanley Coren.Are Some Dogs Getting Addicted to Hallucinogens?.2013.12.18

lan Frazier.Frogpocalypse Now.Outside Magazine.2017.03.23

Mark Lewis.《Cane Toads:The Conquest》.2010.05

Erin Parke.Cane toad sausages on the menu for Kimberley wildlife in taste aversion project.ABC NEWS.2016.11.1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96633.html

上一篇:罗塞塔石碑: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解开古埃及奥秘的钥匙
下一篇:弄明白ABO血型很了不起?说来惭愧,当年也就独揽了诺奖而已
收藏 分享 举报

29 黄仁勇 钱增强 张铁峰 杨延丽 徐耀 赵帅飞 刘坤鹏 黄健 刘全生 李方和 吴明火 雷宏江 赵克勤 文克玲 陈奂生 刘全慧 彭友松 王从彦 毛宏 陈奎孚 黄育和 徐明昆 张添佑 晏成和 季顺平 白龙亮 刘世民 杨波 贺玖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4 0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