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世界频现怪异“野人猴娃”,病毒经蚊子传播已残害无辜婴儿

已有 669 次阅读 2017-12-7 23:05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还记得那些年,流传在世界各地关于“野人”的传说吗?


西藏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日本的赫巴贡、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等...


个个都被传得异常玄乎,让我们一听就觉得是在唬人。


但又总有数以百计的目击记录,使我们转而倾向于相信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西藏野人耶提,专家观点为黑猩猩


这当中颇具说服力的莫过于,会抢走当地人进行婚配生子的“神农架的野人”。


据说神农架这片地方会发生妇女被野人抢走,导致受孕,回来生下怪小孩的事件。


其中,有一个叫曾繁胜的怪人就怀疑是野人的后代之一。


猴娃曾繁胜


他的脑袋特别小,个子显得高,胳膊也相对长些。

因为整体看起来特别像猴子,因而他也被称为“猴娃"。


他智力非常低下,不会说话,只能喊出几种简单的声音。

当人们苦苦询问野人真相时,他的家人,尤其他的母亲总是闭口不答。


可事关到底有没有野人的存在,人们则另辟蹊径对他进行一探究竟。

他们指出许多细微之处,试图支撑“猴娃”就是野人的后代。


矢状脊


他们有的直指:他的头上有一块肉疙瘩,看起来像极了猿猴有的矢状脊。这才说他是人猿杂交的后代。


还有的说,他从来不穿衣服,毫无羞耻感,就在山里面游来荡去,生气的时候像猩猩一样拍自己的胸脯,怎能算是正常的人类?


各种说法虽然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但是最后都只是猜测而已,因为谁也拿不出科学的证据来说明。


当时的研究人员


直到猴娃去世八年后,由中科院的袁振新教授带队的调查组,前往猴娃的家。


他们征得猴娃家人的同意后对其遗骸进行挖掘研究。


好不容易野人的存在就要被证实了,但结果让支持者大失所望。


猴娃和正常人的头骨对比


原来经过鉴定之后发现猴娃的肢骨、面骨等是正常的,都跟人类一样的。


但不同的是,他的脑容量仅只有671.97毫升,是正常成人脑容量的一半都不到。(一般人1400-1450毫升左右)。


正是因为脑容量非常小,所以导致他智力非常低下。他没能拥有语言功能,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囟门指婴幼儿颅骨结合不紧所形成的颅骨间隙。


那为什么他的脑容量会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一般正常婴儿出生时的头围是32.5~35厘米。


由于囟门即颅骨间隙没有完全闭合,所以婴儿出生后,尤其在出生的六个月内,他的头围会快速地增加,到一岁时,孩子的头围会长到大约47厘米左右



可“猴娃”的头部囟门却闭合得太早了,他不仅头围无法正常发育,也限制了脑容量的增加,这就会造成小头畸形的发生。


他的骨头虽然不能再长了,但是皮肤和肌肉组织还在不停地生长和发育。


这样就直接导致一堆肉和皮肤组织堆积在一起,形成了类似矢状脊的东西。


最终,调查组专家否定了猴娃是野人后代的说法,将其认定为小头症患者。


一般人(左)与小头症患者的神经扫描图像比较


所谓小头症,它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是一个人的头围像猴娃一样比正常人的要小得多,从而导致脑部发育不全,造成智力低下等症状。


猴娃神秘的背后,是小头症带来的痛苦。

自古以来,患上小头症的人大多都是不幸的,也给家庭、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早在19世纪初,患有小头症的人就会被卖到北美和欧洲进行畸形表演,在那里被称为“pinheads”,也称之为“猴子”


小头症患者Schlitzie(马戏团演员)


而对于造成小头症病因可以有十多种,没法具体说明它就是哪种原因造成的。


最常见的原因比如由弓形虫病,风疹,疱疹等引起的子宫感染所致;


又比如孕妇接触砷和汞等重金属等有害的化学用品等也会造成小头症,日本广岛和长崎的小头婴儿就是如此。


迄今为止,医学上也无法治愈这一疾病。



也许小头症对世人来说还是太过于陌生,作为一种罕见的疾病它的发生更多取决于个体的命运。


直到2015年,中美地区突然冒出了很多“猴娃”。


巴西地区超过了4,100例疑似小头症,是正常情况的20倍之多,引起了大家对它们的恐慌。


这一非同寻常的现象引起了世界各国研究人员的重视,逐一检查后将病因锁定在一种叫寨卡病毒(Zika的身上。


当时巴西政府甚至还发布一项奇怪的建议,劝告有想要成为父母的男女,暂时不要生孩子了。



说起Zika这个病毒,大家恐怕并不陌生。它是一种通过蚊虫进行传播的虫媒病毒。


还记得去年巴西奥运会上世界各国上演的驱蚊大战吗?这就是它四处肆虐惹得祸。


人们在被带有寨卡病毒的斑蚊叮咬后,经过约3-12天的潜伏期后,约五分之一感染者会发病出现症状。



感染寨卡病毒的人会出现发热、皮疹、肌肉和全身乏力、眼窝痛以及头痛等症状。


不过,这些症状较轻,往往持续2-7天就消失了。


但在发病时期,人的血液中是存在寨卡病毒的


埃及斑纹


此时,如果再被蚊子(埃及斑蚊)叮咬,病毒将在埃及斑蚊体内增殖,约10天左右,病毒进入埃及斑蚊的唾液腺,就具有传播病毒的能力。

而当埃及斑蚊再叮咬其他健康人时,这个健康的人就会感染寨卡病毒。


更加可怕的是它具有变异性和适应性。


电子显微镜下的寨卡病毒


早在1947年研究者首次在乌干达寨卡森林中一只猴子身上分离出这种病毒之后,几十年里只有零星的感染病例。


在2007年前,仅在非洲和东南亚出现过小规模的暴发。


而近几年不引人注目的寨卡病毒突然变得高调起来,它正在飞速蔓延到世界各地。


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将寨卡病毒感染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寨卡病毒的传播


目前对这种病毒还不存在常规检验方法。光是游客被疫区的蚊子咬几下就可能将病毒带回了自己的国家。


仅15年、16这两年中,法属波利尼西亚有28000多人染上了寨卡病毒。


与此同时,在寨卡病毒流行的区域,新生儿先天性缺陷的病例也异常地增加了。


这一次,小头症在巴西等地区大规模爆发事件,也让研究人员将寨卡病毒视为“最大的嫌疑”。



若是找到了小头症背后的元凶真是蚊子就能传播的寨卡病毒,那它岂不成了当下最可怕的传染病?


但谁也没有办法确认它就是背后的元凶,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它感染导致小头畸形的证据。


直到2016年4月,中国科学家许执恒和秦成峰团队才率先打破这一僵局,初步证实这一结论。


许执恒


据中科院研究院许执恒所说,要想找到证据,首先要证实寨卡病毒会进入脑内,其次是病毒要在那(脑内)复制。


为此,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展开了一场科技竞赛,目的是将疫情控制住


在中国,军事科学院的秦成峰团队成功地从感染患者体内分离出一株寨卡病毒亚洲株系,确定了患者的脑内有寨卡病毒。


接下来关键的一步就是要证明该病毒能否在患者的脑内复制。



于是,许执恒带领的团队通过小白鼠感染病毒的方式来验证这一步。


他们试图将病毒注射入胎鼠的侧脑室,可实验却一再失败,因为母鼠感染病毒后进不了小鼠胚胎。


若是加强注射量的话更多的又是让母鼠直接流产。


这让研究人员很是挫败,但他们却并不气馁。



他们反倒是想到会不会病毒会在某个特定的怀孕时期才能进入胚胎,并不是任何一个时期都可以呢?


为此,他们开始分周期进行实验,一一进行排查。


他们分别在母鼠怀孕6.5天、7天、11天在宫内或颅腔内注射后全部流产。


等到母鼠怀孕等13.5天注射病毒,他们检测到病毒在小鼠脑内已经开始大量复制增殖。病毒感染神经干细胞后会阻碍其正常增殖,分化,并引起神经凋亡。


这样到第18.5天的时候,许执恒他们发现,小鼠出现小头畸形。


图片来自《细胞-干细胞》


美国时间2016年5月11日,《细胞-干细胞》杂志(Cell Stem Cell)网络版发表了许执恒团队与秦成峰团队合作成果:寨卡病毒在小鼠体内感染神经前体细胞并导致小颅畸形。


而今年的9月28日,秦成峰和许执恒研究的团队,又对此提出进一步的见解。


该论文中也揭示了不同寨卡病毒毒株的毒力


他们从病毒层面揭示了寨卡病毒感染导致小头畸形的分子机制,相关研究在线发表在著名学术期刊Science上。


尽管科学家们对寨卡病毒为何会导致胎儿出现小头症还存在争议,但他们一个个新发现大大推进了对寨卡病毒致病机制研究和疫苗药物的研发。


秦成峰(左)和许执恒(右)


尽管无情的病毒和蚊子又在给人类施加疾病压力,但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也在这场博弈中跑得更快了,尤其是中国科学家不是吗?


*参考资料:

小头症 维基百科.

寨卡病毒. 维基百科.

央视节目《走近科学》:揭开神农架“猴娃”的身份之谜

新华网《全球首次!寨卡病毒导致小颅畸形在动物模型中获证实》

Yuan L et al. A single mutaion in the prM protein of Zika virus contributes to fetal microcephaly. 2017. Science.10.1126/science.aam712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88732.html

上一篇:因“种族歧视”遭封杀的诺奖得主,“太穷”还沦落到拍卖诺奖金牌
下一篇:他痴迷炼金医术,以烧毁伟人著作为乐,被誉为真正科学革命先驱
收藏 分享 举报

2 郑斌 文克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06: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