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广东“猪仔”大字不识,竟建起美国首个汉学系,慈禧都捐书相助!

已有 2080 次阅读 2017-7-11 20:2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16年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收到一笔不菲的捐款。

捐款人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建立一个汉学研究系。


信件的最后落款是,一个中国人——丁龙。



富人做慈善,我们见得太多。

但这位叫丁龙的中国人,却是以最卑微的身份,完成了这最圣贤的举动。


他是目不识丁的“广东猪仔”,在美国拿着最微薄的薪水。


他终生未娶,一世为仆,却将每一个积累下来的铜板捐出,只为在哥伦比亚大学建立一个汉学系。


哥大女神像


在那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屈辱时代,他首次将中华文化的种子,洒向北美这片大陆。


因为他,美国才终于有了第一个专门从事中国语言、文化、哲学和教育的科系。


胡适、冯友兰、徐志摩、陶行知、闻一多等一批中国大家曾在此进修。


就连在大洋彼岸的慈禧太后、李鸿章等都为之震惊,纷纷斥资捐书以示支持。


胡适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老师:夏德教授(Friedrich Hirth)就是第一任丁龙讲座教授


以他名字命名的“丁龙讲座教授”之于汉学,就像普利策之于新闻,是汉学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


但丁龙本人,之于“丁龙讲座教授”的名气,却显得鲜为人知。


尽管世人多次想追寻他的伟绩,但是却连他名字都没办法弄清楚,他究竟是叫“丁龙”、“天龙”还是“丁天龙”。


Dean lung,丁龙


十九世纪,美国南北战争后黑奴大解放,极需劳动力的美国的目光瞄向了中国。


许多弱势的下层百姓,被洋行以拐骗、绑架等手段贩卖到美国,以补充短缺的劳动力。


这些廉价的华人劳工在海外,做着最累最脏的活儿,且拿着最微薄的工资,也被称为“猪仔”。




1857年出生的丁龙,就是广东“猪仔”大队中的一员。


他18岁就被拐卖到美国,是最早一批赴美华工。


那个年代的中国,是历史上最屈辱的中国。

外国人对这些华工不但充满歧视,凌辱和虐待更是家常便饭。



据估计,被卖“猪仔”的华工总数约为300万,其中就有100万人死于非命,30万终身伤残。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丁龙只在洛杉矶呆了不久,就成了一位“将军”的仆人。

卡朋蒂埃


他跟随的“将军”卡朋蒂埃,是美国一位传奇的富商


年轻时好好的律师不干,也跟上了“淘金热”的大队,并开始走上人生巅峰。


早年,他创办了加州银行,自任CEO。

之后,他更是凭一己之力在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上,建起了一座全新的城市,再次自任市长。

这个城市便是今日的美国奥克兰市



现在的奥克兰


作为商人,他敛财的手段可谓出神入化,他将许多土地卖给铁路公司,获取大量股份。


除了疯狂圈地卖地外,他当时还霸占了整个奥克兰水域,完全是“要从此(水)路过,留下买路钱”的典范。


同时,他还是加州电报公司欧弗兰电报公司总裁,建立起了第一条连接美国东西岸的电报线路。



在商业上,卡朋蒂埃处事从不循规蹈矩。


而在生活上,卡朋蒂埃也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脾气暴躁,说炸毛就炸毛。


因为脾气暴躁和视财如命的性格,他也一生未娶,独自活在一群仆人的簇拥之下。


又因为早年参加过加州国民自卫队服务,仆人们都尊称他为“将军”。



回头看华工丁龙,他虽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却诚恳能干。


在卡朋蒂埃印象中,丁龙一直是位非常安静,却又实诚称职的仆人。

所以卡朋蒂埃也十分信任他,让他负责起居饮食等日常事务。


有一次酗酒过后,卡朋蒂埃的暴脾气又上来了。

他在酩酊大醉中,开始破口大骂,并当场解雇了所有人,当然也包括那个从来不惹事的丁龙。



次日清晨,酒醒的卡朋蒂埃,才意识到自己又情绪失控伤及他人。


虽然已经作好失去忠仆,无人照料的心理准备,但看着冷落的大房子,康朋蒂埃还是心生沮丧。


然而,就在此时发生了一件出乎卡朋蒂埃意料的事。


丁龙非但没有被赶跑,反而是端着温热的早餐从厨房出来。



卡朋蒂埃甚是惊讶,问丁龙,为什么不和其他仆人一样离开?


丁龙虽不善言辞,但他之后的一番话还是让卡朋蒂埃深受感动。


他回答道,“虽然你确实脾气很坏,但我认为你毕竟是个好人。”


此外,深受中国儒家传统文化熏陶的丁龙,还用了一句孔子的教诲:“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能随便离你而去。”



卡朋蒂埃听了丁龙的回答,以为他应该是位受过古训的落魄书生


但没想到的是,能说出这般道理的丁龙,竟是一位农民,而且往上数三代皆不识字。


从此,卡朋蒂埃便对丁龙刮目相看,并保证改掉自己的坏脾气。


同时,这也是卡朋蒂埃第一次知道孔子这位来自东方的圣人,也第一次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力量与不凡气质。



在这之后,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日益亲密,丁龙也成了卡朋蒂埃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员。


除了帮助卡朋蒂埃管理日常事务,丁龙更像是他的朋友,十分受敬重。


1900年,他们两人甚至还在一艘游轮上,共住一个豪华包间。

在排华势力最嚣张的年代,这一举动也引来了众多乘客的抗议,要求丁龙滚回下等舱。


卡朋蒂埃厉声拒绝并对大家撒了一个慌,说:“丁龙是一位中国著名哲学家,我才是这位中国人的秘书!



为报答近30年不离不弃的丁龙,晚年的卡朋蒂埃决定帮丁龙完成一个心愿,问他想要什么回报。


然而,这位卑微华工的回答再次出乎他的意料。


...


他非但不是要钱要房要地位,反而是想把自己毕生积蓄全部捐献出去。


因为在他心中一直有个夙愿:想在美国著名大学建立汉学系,用以研究和弘扬中国深厚的文化。

在漫长的华工岁月里,他省吃俭用,一个钢镚一个钢镚地攒下了有一万二千美元(约等于现在300多万人民币)。


《辛丑条约》签订


然而,即使是丁龙想捐,美国人还不愿意要。


毕竟1901年,正是中国的最屈辱的一年,清政府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辛丑条约》,华人地位更是每况愈下。


再者,美国从来没有办过汉学系,想要正式建立,需要多少开资谁都不敢拍桌子敲定。



不过好在,有卡朋蒂埃这位美国大亨在背后帮忙。

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及校董,与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常有往来。


于是,丁龙的一万两千美元,也经卡朋蒂埃之手悉数捐出。

在信中,他只有简短一句话:我在此捐赠一万二千美元的支票作为贵校汉学研究的资助。


落款为:“a chinese person,Dean Lung”


丁龙当年的信件


与此同时,卡朋蒂埃也向哥伦比亚大学捐了10万美元,并致信校长。


“五十多年来,我是从喝威士忌和抽烟草的账单里一点一点省出钱来的。这笔钱随信附上。我以诚悦之心献给您筹建一座中国语言、文学、宗教和法律的系,并愿您以‘丁龙汉学讲座教授’为之命名。这个捐赠是无条件的,惟一的条件是不必提及我的名字。但是我要保持今后追加赠款的权力......”



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捐款,刚开始哥大并没有欣然接受,反而是十分顾忌丁龙的身份。


毕竟在整个美国排华的大氛围下,如这所著名高校接纳了这位卑微华工的捐赠,肯定要落人口舌。


若再以一个无名之辈命名一所大学的科系,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伍廷芳


当时哥伦比亚大学想过一些折中的办法,以卡朋蒂埃本人,或是以驻美大使伍廷芳的名义,来建立这个汉学研究系。


但这都被卡朋蒂埃一一否决,他坚定地表决,在信中他也多次为丁龙身份作澄清。


“丁龙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他不是一个神话,是真人真事。而且可以这样说是在我有幸遇到的出身寒微却又生性高贵的绅士中,如果真有那种天性善良而从不伤害别人的人,他就是一个。虽然他是个异教徒,却是一个正直、温和、谨慎、勇敢和友善的人。”


卡朋蒂埃与哥大校长通信


就像当初丁龙不愿离开的清晨,卡朋蒂埃也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准则,信守着当初给丁龙的承诺。


每当这所汉学系在哥伦比亚大学遇到困难,卡朋蒂埃都会慷慨解囊,有求必应。

直到他与1918年去世,他追加的款项就高达27.5万美元。


哥伦比亚大学的汉学系建成,甚至还惊动了千里之外的慈禧太后,她当即捐献了五千多卷善本书。

李鸿章、伍廷芳等大臣也纷纷参与捐献。


哥伦比亚大学中,慈禧太后捐赠的《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终于,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在1901年建成,这也是美国首个汉学系。


时至今日,“丁龙讲座教授”,依然是全球汉学研究领域最高奖项。


而这一切传奇的建系历程,均来源于一位中国仆人的深沉愿望。



后来丁龙本人呢?没有人知道。


在完成心愿后,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和消息,消失在大众视野。

人们没办法找到他的去向,也不知道他死后墓碑在何处。


就是连他的中文名字是“丁龙”、“田龙”还是“丁天龙”,我们都一概不知。


哥伦比亚档案馆中,丁龙的资料


但我们知道,在中国内忧外患之时,有一个叫Dean lung的卑微华工,做了一件最高尚的事情。


他和卡朋蒂埃的无私埋下了种子,也让中华文化这颗大树在海外生根发芽。


就在1901年中国这最黑暗的一年,丁龙的事迹散发着不一样的耀眼光华。




一百年一轮回,中国已不是当初那个受尽屈辱的中国。

随着中国的崛起,丁龙的愿望已经实现,中华文化对外输出的队伍也不断壮大。


自2004年首家孔子学院成立以来,截止2015年全球已有500所孔子学院,学员多达190万人。

外国人争相参与的《汉语桥》,在今年也已办到了第十六届。



丁龙点燃的火炬,还将由我们继续薪火相传。


只要汉学一天不灭,丁龙的精神与创举都应铭刻在我们心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65802.html

上一篇:千年法老不懂诅咒,掘墓者却仍相继离奇死去?
下一篇:他创立庞氏骗局,是公认的金融诈骗鼻祖
收藏 分享 举报

15 张晓良 周洲 杨波 杨正瓴 汪育才 石磊 雷宏江 李万春 杨金波 俞立平 guhanxian zousu2010 tianyan2016 lianghongze zhjq201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07: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