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她本是前途无量的核物理学家,却偏要“叛逃”祖国到中国养牛 精选

已有 3446 次阅读 2017-5-20 00:3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曼哈顿计划 社会主义

今天如果谈起爱国主义,或许有不少人感到些许反感进而产生抵触。

尤其是新生代的年轻人,他们着眼于身边的物质生活,似乎没有多少人理解老一辈人对新中国的情愫。

大概半年前,龍應台在香港大学发表演讲《大学问:一首歌一个时代》。

演讲全篇企图通过歌曲来解读一个个时代,在某些流行情歌中读出了特殊的色彩。


末了,演讲者向听众重提开篇引出的问题:“你的启蒙歌是什么?”

话筒递到已任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的周伟立教授,这位地道的香港人不紧不慢地说:

我想是我进大学的时候好多师兄带我唱的《我的祖国》。


随后,观众席上传出那句熟悉的歌词“一条大河波浪宽”。

稀稀拉拉的歌声逐渐汇聚,台下的学生、学者、教师自发地齐唱,让台上的主角都倍感愕然。


但也正如此番演讲的主题,一首好歌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集体情绪最忠实的记录者。

即使我们抛开中华子女的身份去看待那个时代,其迸发出的活力也足可以感染全世界。

大半个世纪以前,一位年仅24岁前途无量的核物理学家刚刚从曼哈顿计划中惊醒。

自己参与核计划研究出了最恐怖的杀戮工具,内心满怀对人类的愧疚。


因缘巧合下,她通过种种途径了解到了中国这块古老土地上正发生着的蹙变。

带着对资本主义种种丑陋的厌恶,她离开了自己的祖国,离开了大名鼎鼎的导师费米。

和她的同学杨振宁截然相反,她放弃了所有的光明前途,来到中国的延安为社会主义养牛。

这一来就是足足一辈子,也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张“中国绿卡”的持有者。


寒春,在她取这样一个不太寻常的中文名前,人们只知道她的美国名字琼·辛顿

她身世显赫,其祖母是写下著名小说《牛虻》的艾捷尔·丽莲·伏尼契

而祖母的父亲还是大名鼎鼎的数学家布尔,整个家族都能人辈出。

《牛虻》的作者,艾捷尔·丽莲·伏尼契


琼·辛顿自然也继承了不少来自祖辈的优良基因。

在十几岁正值豆蔻年华之时,在乡村长大的琼就已经展现出不俗的天资。

当时她所就读的学校有一句“Learn by doing”的校训,学生们除了学习课本知识外,还经常要参与的农场的劳动中去。

琼·辛顿年幼时的照片


琼在这个年纪就已经不输大多男孩子,学会了很多农机工具的制作。

等到琼进入本宁顿学院学习时,她对自然科学的兴趣突然爆发开来。

她对新兴的原子能科学尤其热情高涨,可是她很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领域却没有很多的论文发表出来。


琼从物理老师的回答中读出了他的暗示,核物理也许有太多的秘密。

这更是激发琼对核物理的兴趣,她非要解开这当中的秘密。

琼·辛顿的少女时代


从本宁顿学院毕业两年后,琼就被国家征召至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加入到神秘的曼哈顿计划中。

在参与曼哈顿计划的所有1000多名科学家中,琼是为数不多的几名女性之一。

起初她曾倍感自豪,能与全球顶尖的科学家共事是很个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

曼哈顿计划的部分科学家,一排左一为费米


然而,一心埋头研究核物理的琼不知道,她的研究即将在一瞬之间毁灭十余万人。

广岛、长崎两颗原子弹爆炸的消息传到了美国。

不久前还在感叹核实验壮观的琼,在知晓日本核爆新闻的那一刹那,莫大的罪恶与自责涌上心头。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所研究的项目将会是一头怪兽。

如果它能够被科学家们掌控,能也许能造福人类;若否,失控的怪兽也许会吞噬全人类。


而琼只想单纯地研究科学,为什么会被牵涉到这样罪恶的行动当中来,她苦苦地挣扎。

曼哈顿计划结束后,琼下定决心不再参与任何军方相关的项目或计划。

同时,美国国内也掀起了一股反核武的运动。

琼作为亲身经历者也参与到其中去,积极推行和平利用核能。

二战结束后爆发的反核运动


在这之后,琼也还未放弃自己研究核物理的理想,她在芝加哥大学,成为了诺奖得主费米的助手。

与她同在一个实验室工作的是日后著名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先生。


说起来,琼与杨振宁还有一段小插曲,差点让琼丢掉了性命。

那一次琼在实验室照常进行测试工作,杨振宁走进实验室,顺手合上电闸。

没想到杨振宁合错了,五十万伏特的高压通过试验台击中了琼的手掌,差点命丧实验室。

好在当时电流击中的是琼的手背而不是掌心,仅仅留下了一道伤疤,没有威胁到性命。



除开这段惊心动魄的小插曲,琼在芝加哥大学的学习还也算是如鱼得水。

甚至还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然而正是这笔奖学金让她开始对这个宣扬自由的国度产生怀疑。

不知道琼从哪里打听到她拿的这笔奖学金其实是来自美国军方的。

这个消息让她陷入了绝望的泥淖,她明白,在美国研究核物理无论如何也逃不开军方的股掌。


此时的琼萌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她想放弃所有的一切,放弃“光明”的未来,放弃心爱的核物理,离开美国另寻出路。

这之后的故事要又要从琼的亲哥哥说起。

琼的哥哥威廉是康奈尔大学畜牧专业的学生,尤其热爱探索大千世界。

琼的哥哥威廉


早年曾做过水手,从旧金山随船前往日本,还在日本做过5个月的记者。

1943年,威廉受到斯诺的纪实文学《西行漫记》(又译《红星照耀中国》)的影响,对中国的抗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两年后,威廉以美国战争情报处分析员的身份来到中国,亲眼见证了重庆谈判,甚至与很多领袖有多次对话。

后来,威廉又以拖拉机技师的身份再次来到中国,将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写成了1000多页的调查笔记。

为此,他还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中文名——韩丁

韩丁与某领导


韩丁的中国之行影响到了他在康奈尔大学的好舍友欧文

欧文出身贫苦人家,当年他的父亲没能禁受住广告的诱惑,花了大半积蓄买了一块便宜的地。

结果交了钱看到地才发现是一块水涝地,根本没办法种庄稼。


欧文的父亲只能去打工,没多久就病故了,只剩下母亲一人操持9个子女的家庭。

她一下狠心,干脆把子女都送进不收费的州立大学,欧文这才有机会与韩丁相识。

韩丁、欧文、琼这三人其实早就相识,即使不能见面也一直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其实韩丁来中国除了受到文学作品的影响,更关键的是来自小妹妹简的鼓动(也是琼的妹妹)。



简是美国共产党员,当时一直动员哥哥韩丁和欧文参与到反法西斯战争当中去。

在韩丁去了中国之后,通信中讲述了很多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欧文也渐渐被打动。


1946年,欧文卖了自己养的牛,决定也到中国看看。

虽然欧文只是个康奈尔大学肄业的农夫,但是还是通过宋庆龄的介绍,以畜牧专家的身份来到了中国。

欧文


初到中国的欧文待在国民党的地盘,他看到人民苦不堪言,甚至弃儿卖女。

美国援助国民政府的粮食竟然出现在了黑市上,百姓根本没有得到救济。

后来欧文无法忍受国民政府的腐败,前往延安革命根据地,在光明农场干起了老本行——养牛

欧文在延安


而这个时候的琼,正在积极参与反核武器的运动当中。

在她决定离开美国另谋出路之前,通过与哥哥和欧文寄来的信件对中国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且,琼其实和欧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欧文在来中国之前两人就走的比较近。

当时两人还有个约定,但是在内容上还有写争议。



据两人的儿子回忆,欧文的版本是两年之后成婚,而琼的版本是两年之后再看看

不过说句实话,以琼的条件她可不愁嫁不出去,若不是拥有共同的社会主义理想,两人不会有后来的故事。

琼通过宋庆龄儿童福利基金会得到了一个教书的职位,这才来到还正处于内战的中国,来到了延安与欧文相见。


此时的欧文除了那张脸之外哪哪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美国人,还有了一个中文名字叫羊枣,是纪念当时一位牺牲了的记者。

琼来到中国之后,很快也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字,随哥哥取了一个韩村的名字。

后来到了延安,一位老教授给两人写了个对联,他们取其中的寓意,给改成了阳早寒春

阳早与寒春


初到延安,寒春先是被根据地的艰苦条件所震撼,没多久又被军民一家亲的和谐氛围所感染。

这里的人际关系超乎他们的想象,无论是农民、士兵还是军官,所有人都没有阶级之分。

寒春原本只是打算来中国看看,想办法找出路,如今看到的景象却深深地吸引了她。

第二年,在延安的窑洞里寒春和阳早举行了婚礼,这也意味着她彻底放弃了核物理的研究,与阳早一道投身农业养殖事业。

阳早、寒春与大儿子阳和平


阳早和寒春照顾的那批奶牛,是从日本人手中缴获的,而日本人又是从阎锡山那里夺来的。

在农场里,夫妻俩除了养牛的日常工作外,也没忘搞搞研究。

阳早之前是学畜牧业的,养牛也是老本行,他就研究奶牛的育种。

而寒春,她学习的核物理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她也不再想再碰,于是她开始研究一些农业机械化设备。


1955年,阳早任西安市奶牛场副场长,寒春任技术员。

他们研发改进的奶牛青饲料铡草机已经卖出了近100万台。

两人通过胚胎移植等技术培养出了产奶量14吨的优质奶牛,是我国少见的优质奶源。



但是远在世界的另一端,美国的《真相》杂志发文暗指寒春是叛逃美国的核物理学家。

给中国带去了许多曼哈顿计划中关于原子弹研制的机密,甚至协助中国研究原子弹。

当时的美国媒体称寒春为原子弹间谍


实际上,新中国的确迫切需要寒春这样一个优秀的核物理学家。

但寒春不仅不想涉及军事,也不愿意到大学中做教师。

美国媒体的这个说法说服了很多人,就连寒春的老同学杨振宁首次回到中国见到邓稼先时,都迫不及待地问中国研制的原子弹有没有其他国家参与。


阳早与寒春,两人为了共同的社会主义理想在新中国默默耕耘,贡献突出。

负责的项目获得了北京市的科学技术成果二等奖,甚至是机械电子工业部授予的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功勋累累的同时,夫妇二人也从不搞特殊,他们只想与普通人一样。


晚年,二老就在北京昌平小王庄的农场居住,过着清贫的生活。

寒春平时最爱的就是用小提琴演奏一首悠扬的《东方红》。

其实有太多的国际主义战士加入到新中国的建设当中来,寒春只不过是他们之中比较特殊的一员。


很多人看来,她的选择似乎是不可理喻的。

在美国她有着令人羡慕的物质条件,有着大好的前程,放弃这所有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但这就是一个为理想和信仰而生活的纯粹之人所向往的。

而我们的祖国也绝不会亏待寒春这样伟大的战士。

就如那首歌中所唱:“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55974.html

上一篇:枪杀、投毒、化武,人类穷尽一切方才赢下与萌物的百年战争
下一篇:这12人吃毒香肠、吞防腐剂,吃出了个FDA,拯救了美国的食品安全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徐令予 耿聰 马德义 陈理 李建国 赵克勤 罗祥存 孙立杰 钱磊 葛素红 孙颉 王林平 彭雷 xlsd icgwang bebop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1 18: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