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天才黑客入侵五角大楼,窃听情报勾结苏联,转行却抓出744个罪犯 精选

已有 19506 次阅读 2017-4-24 20:4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曾经,有这么一次不为人知的黑客世界大战。

那时中国网站受到美国黑客组织PoizonBox的袭击,中国黑客组织开始积极反击。

由中国红客联盟领导的将近八万人的黑客队伍,无论是平时独行的黑客,还是黑客新手都参与了战役。

名为Norse的网站可以看到黑客攻击实况

八万大军让美国各网站受尽折磨,除了.edu尾缀的教育网站,其余网站大多被涂改了界面。

无数的五星红旗和胜利宣言在网络世界飘扬。

而大战之后,参与战役八万黑客成员迅速消失、退隐,如军队一般的作战意识让世界为之震惊。

美国黑客的无可奈何不仅是因为八万大军的恐怖,也因为那位年少成名的高人已经金盆洗手。

这位高人就是世界五大黑客之一的凯文·波尔森。

他16岁才用电脑,17岁就能凭借黑客技术入侵了国防安全部的网站。

五大黑客尚在人世的三位(从左到右拉莫、米特尼克、普尔森)

事后还被政府招安,白天为政府工作,晚上却和FBI玩起猫鼠游戏。

他还操控全市电话,赢走电台活动的过万美元奖金和保时捷。

窃听FBI通话,贩卖国家情报,入侵五角大楼删除自己的犯罪记录。

年轻时的波尔森

只要在网络世界他就是万能的神。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波尔森最终被举报入狱。

他成为第一个以间谍罪论处的黑客,还逼得政府要他出狱三年不得碰电脑。

而就是这个桀骜不驯的网络骇客,现在却是新闻界老前辈,还用黑客技术帮助警方识别744位性罪犯。

他轻松地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

52年前,波尔森诞生在美国的帕萨迪纳。

帕萨迪纳

一个普通的家庭收养了他。

波尔森还小的时候就对电话产生了兴趣,他发现一个叫“LAA卡通”免费线上电话聊天节目。

这样的电话聊天让当时许多遭遇相似的盲人互相成为朋友。

波尔森通过这样的一截电话线,同样打开了话匣子,得以和一名叫兰多尔的女孩交换心情。

他和兰多尔电话聊天了数百小时,说了很多自己的事:

他的家庭不和睦,养父离婚了又娶了现在继母。因此他和养父、继母的沟通甚少。

他还迷恋上了虚拟世界,这种超前的兴趣,让他与家人沟通更少——因为他们实在无趣。

他告诉兰多尔的,还有他在电脑领域的超强天赋。

16岁那年生日,他爸妈给他买了TRS-80,他人生的第一台电脑。

这台电脑打开了波尔森的新世界,他不再需要和学校的孩子们玩幻想游戏。

他的所有想象都可以由这台电脑承载,这就是他的“屠龙宝刀”。

TRS-80

波尔森看了很多书籍和技术期刊,还跑到了电信局周围的垃圾堆翻翻找找。

感兴趣的东西还真的有:操作手册、打印出来的文件,最为宝贝的是一些计算机的小设备。

波尔森此时对新的网络世界产生了自己理解,这份理解结合他的求知欲足以让他成为一个伟大的黑客。

那个时候黑客还不是现在所说的“入侵者”代名词,那时的黑客是褒义词,描述的是一群技术高超足以拉起网络革命的人。

年仅17岁的波尔森成为了一名黑客,他化名“黑暗但丁”,从此成为网络中的幽灵。

这一年他在网络上认识了奥斯汀。

奥斯汀比波尔森大2岁,但奥斯汀还只是个新手,波尔森无情的嘲笑了奥斯汀。

波尔森和奥斯汀用调制解调器和两台便宜的电脑武装自己,两人不停入侵其他网络,留下电子笔记和线索,互相嘲讽。

调制解调器

一追一赶间,两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奥斯汀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是一名大学生,受过良好教育,有各种运动爱好,还有不止一打的女朋友。

但网络世界对于男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奥斯汀更沉迷于和波尔森一追一赶的游戏中。

让人失望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改变性趣,反倒是因为沉迷追赶,他们入侵的无数民间网络后,无意触碰到了美国国防部的内网。

阿帕网

当时的国防部内网叫阿帕网,是现在互联网的老祖宗,在当时是极为超前的。

在黑客眼里,超前代表什么?那就终极目标啊,谁先攻破谁厉害。

但这种过分执着触碰到了国家底线,再加上他们留纸条的老习惯,FBI毫不费力的找到了他们。

波尔森被抓后,只是喝了杯茶做了下教育就被放了出来,毕竟17岁,法律还拿他没辙。

只是承载他所有牛逼的TRS-80被没收了,这是波尔森第一次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

奥斯汀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请到了监狱里喝了两个月的茶。

波尔森的网络入侵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不仅他陷入了对此道无法自拔的狂热,更是让黑客一词滑向了黑暗的一边。

“黑暗但丁”的名头彻底打响后,一家著名的私营智囊机构向波尔森抛出橄榄枝。

波尔森接受了这份网络安全的工作,开始为政府部门寻找系统漏洞。

他被归类成对国家有利的黑客,拿着用黑客技术换得的薪水,甚至还得到了五角大楼网络部门的表扬。

但波尔森根本不喜欢在被允许的情况下攻破政府系统。

五角大楼

他喜欢的是,躲在暗处,用黑客技术窃取他想要的东西。

于是黑暗但丁又回来了,波尔森白天顶着“白帽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晚上又做回了自己,开始和FBI玩起了猫鼠游戏。

他攻击各种网络系统,甚至窃听了FBI的电话。

他窃取了电话公司的公文口令,用自己拼凑的仪器,窃听了许多不可知的秘密。

其中最为致命的应该是美国政府与流亡的菲律宾领导人费迪南德·马科斯的通话。

以及他主动和苏联联系,出售他知道的信息。

这有趣的生活最终在1988年崩溃了。

出于信任问题,FBI反监听了波尔森的电话,发现他知道的太多了。

然而就在秘密调查开展之前,波尔森就已经窃听到了他们的安排。

当FBI来到他的住所时,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垃圾拼凑起来的设备。

波尔森用这套设备监听军用专线电话

波尔森开始了现实版的猫鼠游戏,他凭借黑客技术,总是领先FBI逃离现场。

他还和奥斯汀重新联系上,两人发现一条可以空手套白狼的财富路。

他们得知KIIS FM电台举办了抽奖活动,第102个打入电话的人,可以获得2万美金、一辆保时捷944还有免费夏威夷度假。

波尔森和奥斯汀拼凑了一套设备,直接接管了全市的电话网络。

别说第102个打入电话,就是第1个打入电话又如何?

波尔森从容不迫的拿到了奖金和奖品。

从此,他们两人开始过上了依靠电话线的生活,他们入侵各种电台,还入侵了太平洋贝尔公司的电话终端,将未激活的号码激活卖钱,建立起了庞大的灰色产业圈子。

在波尔森被通缉的第二年时间里,NBC节目“未解之谜”曾在电视上公开发布他的信息,并让社会各界人士提供信息。

未解之谜节目

在他们辛苦介绍完伟大的波尔森,开始等待热心观众提供下落时,热线电话们失灵了。

观众们看着电视那头焦虑的制片组,重新认识了凯文·波尔森的威力。

波尔森膨胀了,他给FBI留了个信箱, 专门用来和FBI聊天。

他还在FBI的服务器里留下一句话“凯文已经假扮成五角大楼里的一名员工”。

美国国防部对外官网

FBI还未分清这是烟雾弹还是实情时,波尔森已经伪装成一名员工潜入五角大楼,删除了自己的犯罪记录。

波尔森感到了无尽的空虚,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然而,技术过硬也挡不住队友太蠢。

与波尔森、奥斯汀一起合作过的一名叫做埃里克的二流黑客,十分看不惯波尔森。

一方面因为被技术碾压,一方面也是因为波尔森也不爱搭理他。

埃里克偷偷的向FBI检举了波尔森和奥斯汀,逃跑近两年的波尔森最终被拷上了手铐。

波尔森被指控入侵计算机网络罪、入侵通讯系统罪、间谍行为、搞乱通信线路和电子通信、帮助黑帮洗钱、非法占有公共财产。

他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还有6.5万美元罚金。

波尔森被抓的时候感觉到的不是法律制裁的恐怖,而是自己的幻想世界的泯灭。

如同他被诟病中二的“黑暗但丁”名号,他让自己置身网络世界,扮演各式各样的虚构英雄,在电话线里的平行世界创造了自己神话世界。

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自己扮演复杂的角色都变成了囚犯凯文·波尔森,黑暗世界里的尊重都将随时间消失。

他回想起那一年夕阳西下,他和兰多尔通话的数百个小时,那是他最怀念的时候。

波尔森在黑客时期形成的脆弱友谊分崩离析,就算是奥斯汀也选择了反对波尔森的减刑要求。

5年时间对于一个黑客太过致命,波尔森被时代的巨轮远远撇下。

当他5年刑满释放时,他得知自己被下令三年之内不得碰计算机。

他成为了第一位被指控为间谍罪的计算机罪犯,第一位被禁止出狱后三年内接触电脑的人。

缓刑官对自己要负责这样一个人感到压力大,他要求波尔森一家不能有任何计算机设备。

他清楚了解,即使一根网线都可能产生新的威胁。

政府甚至拒绝波尔森读大学,因为读大学难以确保他可以不碰电脑。

波尔森感觉到心里愤慨却无能无力,无法在任何公司工作,只能在一家乡下的麦当劳当收银员。

而他还需要再3年时间里偿还6.5万美元罚金。这是在逼他再次犯罪吗?

但波尔森5年的刑囚生活已经让他决心和过去挥别,即便连用ATM取款都和缓刑官报告。

毕竟生活不是只有0/1,在2000年的时候,波尔森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他成为了一家安全研究公司的调查记者,开始写一些分析黑客的文章。

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专业对口”,他自己就是一个活的百科全书呀。

他写的文章十分受欢迎,而且他的背景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沃尔森主笔的wired

随后波尔森又担任了《连线》杂志的记者,开始浪迹记者圈。

2006年时,他在他最著名的一篇文章中,讲述了他如何通过对比MySpace的档案识别出了744名性罪犯。

还抓到了一名叫做Andrew Lubrana的性罪犯。

有的时候,犯罪和正义之间,距离实在是很近。

长着一幅性罪犯标准脸

波尔森最终得到社会的认可,他还与亚伦·斯沃茨合力开发了开源软件SecureDrop,这是一个让记者与消息来源之间匿名通信的工具。

这软件保护了如检举信息的流通,让社会的“民主”更真实。

现在的波尔森已经50多岁,拿过许多新闻奖,出过书,也和普通人一样,爱发推特。

看到他,谁会联想到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骇客?

波尔森的推特

就好像《金刚狼3》里的狼叔,不再桀骜不驯、飞扬跋扈。

狼叔会老,会和普通人一样有无力的时候,会保护自己的女儿,会体会到死亡。

正如波尔森依然还能用键盘作武器,只是这次他要捍卫的是正义。

麦克阿瑟说过,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50932.html

上一篇:被嘲讽“厨房化学家“,他不惜用妻儿做实验,征服最可怕的传染病
下一篇:诺奖得主包庇学术造假,上演学术界的世纪大审判

14 徐令予 周春雷 李欣海 李土荣 王恪铭 赵凤光 何尚卫 赵鹏 杨波 王春艳 王海冰 信忠保 xlsd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5 20: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