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bt92 资深水利水电能源工作者

博文

[转载]夹缝中的小水电:“秦岭会战”继续 现存电站前途未卜

已有 1097 次阅读 2021-2-10 08:13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文章来源:转载

 

新闻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 刘丽丽 

  “西安市拆了50座小水电站,仅剩余2座,相当于团灭了。”一位陕西小水电从业者最近忧心忡忡,因为他的电站也即将面临生死考验。

  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2020年12月25日发布了关于再次征求《陕西省秦岭区域小水电站工程整治评估指标与标准》意见建议的函。标准按照“能拆尽拆、能退尽退、能改尽改”的原则,将陕西省秦岭区域小水电站工程整改分为拆除类、退出类、整改类3类,将通过“一站一策”逐站分析,分别提出各水电站工程整治分类建议。

  也就是说,秦岭南麓的小水电站们也和西安的小水电站进入了类似境地。这位从业者说,“这就是一场秦岭小水电大会战,西安先搞了一场歼灭战。”

  从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处获悉,现在小水电站工程整治评估指标与标准正在修订,后续会正式出台。有关人士表示,“标准的变化不会很大,就是一些具体的调整”。 

  举债拆电站

  很多变化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

  从2018年开始,陕西省开展了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专项行动,并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法规。2018年,省水利厅等四部门印发了《陕西省秦岭区域和全省自然保护区小水电站问题整改及生态治理工作指导意见》(陕水发〔2018〕18 号)。

  西安走在了最前面。2019年3月11日,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小水电站清理整治工作方案》(81号文),一锤定音。

  方案称,通过清理整治,到2020年年底,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水源地一级、二级保护区,各类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的小水电站全部关停退出,恢复自然生态环境。保留的小水电站经过整治,设施和管理水平进一步提高,安全运行措施不断加强,水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内不再审批和新建小水电站。

  该方案中,因位于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要求立即关停退出,拆除设施恢复生态的小水电站有2座,限期关停退出电站有36座,限期整治提升的小水电站14座。

  但之后西安市的秦岭小水电整治再次加码,截至2020年年底,52座小水电站仅余2座还在运行,除黑河和李家河坝后电站外,其余水电站已经全部拆除。

  一位陕西小水电从业者解释称,这2个水电站能幸存下来,主要是因为电站和水库大坝是一个整体,涉及到的水库是给西安市供水的。“如果把电站拆了,大坝会有问题。”

  之后小水电整治工作扩展到整个秦岭区域。2020年11月16日,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印发了经陕西省政府批准的《秦岭区域小水电整治工作方案》(55号文)。

  方案提出,按照《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相关规定,统筹考虑生态环境影响与社会发展、能源需求、社会稳定、整治修复可行性等因素,组织开展秦岭区域小水电项目退出、拆除和整改工作,彻底解决秦岭区域小水电破坏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最后的时间表定在2021年11月底前,基本完成整治工作,恢复生态。

  秦岭南麓的小水电整治工作拉开序幕。而西安区域的小水电站退出后,一系列后续问题其实还在继续中。

  “补偿款第一次给了1500万”,陕西丰源水电公司总经理祁英民表示,他们公司有3座电站被拆除,2019年拆了一座,2020年拆了另外2座。“原值一共是1亿7千多万,签下来的补偿是1亿3400多万。按照协议,余款在2022年6月底前付清,如果到时无法付清,从2022年1月1日开始,拖欠余款要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支付利息。”这些补偿款项都要通过水电站所在的周至县财政支付。

  秦岭地区大多数区县为刚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比如,水电大县周至县辖区内共有30个小水电站,拆除了29个,补偿压力可想而知。来自政府网站的信息显示,2020年上半年,周至县地方一般预算收入为13481万元。如果丰源水电公司的补偿费用全部由周至县承担,相当于要花掉全县半年的一般预算收入。

  2020年2月24日,西安市水务局、西安市财政局印发了《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区小水电站清理整治关停拆除类电站资产补偿费确定办法的通知》(市水发[2020]68号)(68号文)。

  根据文件,对于符合补偿条件的水电站,由区县人民政府和企业进行商谈,补偿标准最高不超过资产评估报告的80%。补偿资金兑付由区县人民政府解决,由市县两级财政负担,市级补偿资金由市水务局从市级水源地建设专项资金中统筹安排不超总额30%分年度进行补助。

  “地方政府是举债维艰拆电站”,祁英民透露,包括拆迁施工单位的费用也没结清,周至县一直也在和西安市政府谈资金问题。

  他也表示,因为善后工作一直在进行,验收问题至今还没有准确消息。而81号文中也没有明确西安市小水电清理整改验收的具体时间。

  很多秦岭地区小水电业主认为,西安市的清理整改行动是整个秦岭地区小水电清理的试点,甚至示范,是后续清理整改行动的标准。 

  小水电前途未卜

  根据2020年1月14日陕西省发改委公布的调查结果,陕西省秦岭区域共有小水电462座,总装机137万千瓦,分布在秦岭6市的河谷中。秦岭地区目前已经拆除了64座水电站,总装机6.8万千瓦,正在运行的有325座,总装机86.7万千瓦,在建25座,总装机36.6万千瓦,其余为停运或未开工。

  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的整治方案中,对每个水电站以满分12分的方式进行扣分评价。12分扣光,水电站需要退出或拆除。

  一位陕西小水电从业者认为,这个评分制里有一些客观因素是小水电自身克服不了的问题,“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打分,90%的小水电站都留不住”。

  “比如批建手续,小水电行业历史很长,法规也是不断完善的,前面那些都已经运行了,手续要求在后,那他肯定没有,不能拿现行的法规去评价以前的欠账。”他还谈到,评分标准中提到,只要有减水河段的,就要扣2分,这也是电站克服不了的问题。“大坝和厂房之间肯定有一段是减水河段,这个减水河段都有下泄生态流。”

  上述人士认为,这种评分制是不合理的,建议取消评分制。“我们也是积极整改,希望提出整改标准,要不然下边的市县也没法执行,只有一刀切了。”

  55号文明确提出了“退出、拆除、整改”分类处置的原则。但直至今日,有关部门都没有出台整改提升的标准。秦岭地区有的水电站已经达到了安全生产标准化一级和绿色小水电评级,因此业主们普遍担心将来即便被列入了整改,因自身无法达到整改和提升的标准而又被拆除。

  未来如何完善对小水电站的准入和退出管理,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建议,小水电开发可以设置时间限制,设定资源开发的有效期和退出机制。

  一位陕西小水电从业者认为,可以考虑让一些规模较小的装机容量在500千瓦以下的小水电退出。

  “这些小容量的小水电站,大都是上世纪90年代建设的,管理成本高,运维成本高,监管难,因为位置偏远,容易监管缺失,而且送电线损大,部分电站业主也有主观退出的愿望。”他表示,“如果按照合理的市场价给予补偿,很多小水电业主还是愿意退出的。”

  他算了一笔账,“500千瓦的水电站,一年的发电收入也就40来万。电站机房最起码要请四五个人,按照标准化管理,还要有持证上岗的人,高低压操作,还有水工、检修等,一年每个员工的人工费用估计就要5万块钱,再加上税费、水资源费等,加在一块划不来。”

  小水电站对电网也有特殊的意义。陕西安康市供电局一位退休高级工程师认为,“小水电是对电网末端的补充,特别是秦岭陕南山区,原来变电站布点就比较稀疏,线路较长,小水电在末端对电压和电源是个补充。”

  “由于末端有了电源,把电压抬高了,用户用电的质量更好,电脑电视的屏幕亮度也正常了,烧电器的机会就少了”。他还提到,“现有电网在容量配置上都考虑了小水电,拆除电站后,有些地方容量变大了,有些地方容量又偏小了,电网还要进行改造。”

  关于小水电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认为,事实上河流减水,断流等现象的发生往往都不是小水电造成的,而是随着社会人口的增长,自然演变发展的一种趋势。“某些中小河流的季节性消失几乎是必然发生的。其实,小水电既不会耗水也不会增加水。”

  中国水利学会原副秘书长刘咏峰认为,还是要以人为本,小水电在脱贫中是发挥了巨大作用的。“水电站拆掉后也会有新的不确定性”,他表示,“实际上很多水电站建设后,生态环境慢慢形成了新的平衡”。

  张博庭还强调,“目前,全世界的现实表明,真正实现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国家和地区,都离不开水电。水电对风电、光伏非常重要。”他认为,一些小水电甚至可以改造成小型抽水蓄能,是非常有价值的调峰资源。“水电对实现碳中和,几乎是不可或缺的。”

  他建议,地方政府应该考虑未来碳中和目标,慎重做决定。否则,将来很可能会不得不把今天拆掉的小水电,再建起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5826-1271525.html

上一篇:[转载]秦岭小水电“生死战”调查
下一篇:我国河流生态流量的理想与现实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