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m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rume

博文

笑傲江湖:小文先生、佩雷尔曼、圣雄甘地

已有 4544 次阅读 2015-1-16 19:2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李小文, 北京, style, center, 笑傲江湖




北京连续几日的雾霾天,16日一早散去。

好天空似乎也早早收到消息,前来送小文先生一程。

我随车来到,为的是表达一个素未谋面的后辈的敬意。


在科学网网友的眼中,小文先生是武功高强的老邪,是有趣的老邪,也是平易近人的老邪。但对于他的亲人朋友来说,小文先生却是爱人、父亲、恩师和挚友。我想,旁人是无法切身感受你们的悲痛的,希望时间能渐渐抚平你们的哀思。


事实上,我与小文先生几无交集。由于研究方向不同,从未听过小文先生的报告。每天浏览科学网,却未曾与这位院士博主有过交流,也很少看小文先生的博客。因此,我讲不出有关小文先生的任何故事,只是根据看到的故事说点想法。


小文先生自比令狐冲。央视版《笑傲江湖》开篇即有一段精彩的演绎。令狐冲林中遇日月神教圣姑遣人追缉长老曲洋,曲洋泰然饮酒抚琴。令狐冲闻到酒香,

说道:“哇!好香啊!”

曲洋:“你懂酒?”

令狐:“不懂 爱喝”

曲洋:“哦?!”

令狐:“好美的琴曲!”

曲洋:“你懂琴?”

令狐:“我?不懂,爱听!”

曲洋:“哈哈哈哈,三句话离不开一个爱字,看来,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小文先生如令狐冲般洒脱任性,任性得把生死看得淡了。令狐冲深受内伤,命悬一线。但在得知自己服用了老头子炼制来救女儿性命的“续命八丸”后,却制服其他人,割破手腕,把自己的血给老头子的女儿喝。小文先生,活得洒脱,走得洒脱,笑傲江湖,也许是一直的心愿吧。


小文先生同样看得很淡的,是名利。布鞋、布衣、狭小的居所,都与常人想象中院士的地位很难联系起来。这让我想起同样淡泊名利、生活简朴的佩雷尔曼。在解决庞加莱猜想后,佩雷尔曼辞去工作回到圣彼得堡陪伴他年迈的母亲,并先后拒绝了菲尔茨奖和千禧年大奖。在圣彼得堡的街头和地铁,可以看到不修边幅的佩雷尔曼颇有犀利哥的风范,简直就一个穷困潦倒冥冥市民。




扫地僧武功盖世,是于众生中不起眼的世外高人。扫地僧同样有大爱,普渡众生,此似为佩雷尔曼不具备。佩雷尔曼将证明庞加莱猜想的文章挂在arXiv上,无视同行评议,拒绝大奖,不可谓不恃才为傲。仿佛《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携独孤九剑绝学,飘然于江湖之外,视他人为蠢材。小文先生却身体力行,真情帮助陌生人,毫无顶尖高手的架子,悉心关爱学生,热情和所有愿意交流的人交流。五霸岗上令狐冲会群雄的场面仿佛再现。从此,世间再无“扫地僧”。


说到大爱。我想到了同样消瘦的圣雄甘地。甘地用克己的生活践行了他的个人信条和政治主张。

甘地曾说:“My life is my message”。

小文先生也用他的一生来告诉世人:他洒脱的性情、他对科学的态度、他对世人的大爱!




这里,我想引用爱因斯坦评论甘地的话来表达后辈的敬意:

“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ly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walked the earth in flesh and blood”

(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走过这样一副血肉之躯)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812-859943.html

上一篇:从大象和蚂蚁的身材说起—“体积表面积比”与滑坡幂次统计规律
下一篇:ArcGIS中的坐标系:基本概念和常用操作

4 朱朝东 鲍得海 牛登科 蔡小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4: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