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域外动态】国外博士生获硕士学位离开被称为一种“掌握方式”

已有 393 次阅读 2019-8-20 16:33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导语

本文为2019年8月5日Colleen Flaherty发布在《Inside Higher Ed》上的一篇文章,主要讨论了在攻读博士学位的过程中选择放弃学业,转而带着已经获得的硕士学位离开的现象(即“mastering out”),作者结合案例提出,这一决定是否可以看作是一种对于博士学位的掌握的见解(即“mastering in”),并对改进研究生教育提出了相关建议。


案例陈述


2013年8月,Chelsea Corkins从堪萨斯州立大学毕业,获得了生物和农业工程专业本科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接着,她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攻读生物系统工程博士学位。


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攻读期间,Corkins 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得十分突出。学习上她刻苦钻研,生活中广结挚友,凭借着出众的领导才能,她成功当选了学生会主席。然而,Corkins看似完美的生活之下却不断滋生着对攻读博士学位的怀疑。在之后的生活中,她并没有沉浸于学术研究,转而期待着面向本科生授课,甚至渴望成为一名高中老师,而不是指导研究生。


在院长Karen DePauw 和一些导师的支持下,Corkins仔细考虑了除完成博士学位顺利毕业以外的另外一个选择——带着一个硕士学位离开。事实上她最终顺利拥有了该专业的一个硕士学位,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她仅仅是改变了一点自己的人生轨迹。Corkins已于今年毕业,目前正在密苏里大学担任农业推广与社区参与领域的顾问专家。


总之,Corkins花了六年时间才拿到第二个硕士学位。但是她表示,她并不后悔选择离开博士课程。她坚信,正是这期间学到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才使她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上。


Corkins 在面对作者采访时表示,开始博士课程不一定意味着非完成不可。她的观点是,许多年轻学生还在不断探索着喜欢的事物。当开始一个课程时,我们并不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去做不喜欢的事情,这五年左右的时间其实不是既定的。我们应该把这段经历看成人生的一部分。


话虽如此,Corkins并没有轻率地做出决定,没有导师的帮助,她也不可能做出这个决定。没有他们,她甚至可能在离开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时没有任何学位。其他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似乎从未抱有怀疑态度,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顺利完成博士课程。Corkins对此的看法很简单,她仍然鼓励目前的博士候选人从早期开始就定期与自己进行对话,从而明确自己的规划。其实我们更多地应该思考我们的职业目标是什么?最近的改变,是否说明我们还适合继续攻读博士?


Corkins以硕士学位退出博士课程的选择其实只是众多退出方式的一种,但她自己更倾向于用“重要抉择”来形容自己这一举动。


相关案例


Beth Davey是澳大利亚Walter and Eliza Hall医学研究所的研究生,最近她在Twitter上宣布要结束博士学习。在一个话题讨论中,她描述了一个“怀疑周期”,即她是否想要博士学位,是否需要博士学位,甚至是否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博士生。后来,一个朋友决定放弃博士学位转而进行硕士课程的学习。朋友的决定使她坚信她也完全可以做出类似的选择。


Davey 表示做出这个决定是明智的!“总体反应非常积极,”Davey告诉《高等教育》的记者,“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有一些内疚。但是之后的发展轨迹使我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抉择。”


其实大部分硕士生并没有仔细考虑发展规划就选择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因为这在学术界是合乎逻辑的流水线环节。像Davey这样做出选择的学生也需要完成毕业论文,才能获得硕士学位。尽管职业目标还没有确定下来,她依旧在坚持写作,同时,她还主动接触各种网络,与从事研究工作的人交谈。此外,她还在一个为K-12学生提供科学教育的中心兼职工作。


一个关乎未来的重要抉择


在教育学界,“以硕士身份结束学业”现在被用来描述那些攻读博士学位最终未完成博士学位,却在同一专业领域获得硕士学位的学生。


目前,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尚不明晰。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约50%的博士生没有完成博士课程。国家没有明确数据显示有多少博士生以硕士学位结束博士学位的攻读,也没有相关的科研机构对未完成博士学位的“肄业学生”进行追踪分析。但是,这类情况的发生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有过这些经历的人常常说,“以硕士身份结束博士学业”其实是一个更明智的选择!


做出选择的诱因


研究生院理事会主席Suzanne Ortega说,博士生带着硕士学位离开有着多种原因,比如家庭和生活环境。此外,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随着职业目标的不断发展,社会普遍对硕士学位有较高的认可度。硕士学位获得者在选择工作时也有不错的竞争力。


斯坦福大学博士生和博士后职业中心助理主任Chris Golde(也是Inside Higher Ed的专栏作家)说,博士学位是一项长期的投入承诺,并非适合所有人,人们其实很有可能会失去热情。尽管如此,学生们的身份认知往往被他们攻读博士学位的目标裹挟,而一些适合以硕士学位退出博士课程的人往往不考虑这一选择,因为任何所谓不合常理的选择都很难做出。


不是“安慰奖”


主管研究的副教务长、南伊利诺伊大学爱德华兹维尔研究生院院长Jerry B. Weinberg一针见血地指出,硕士学位不再是选择退出博士项目的“安慰奖”,这样的选择在众多实践领域正越来越受到雇主欢迎。


Ortega说,中途结束博士课程,选择带着硕士学位离开可能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结果,高等教育界应该接受和支持。不管他们为什么选择离开,学生们都应该知道他们的学位是有价值的,可以拓宽职业道路,打开职业晋升的大门。


在诸如自然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和医疗保健等许多领域,雇主将硕士学位视为“门槛”。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6年,拥有硕士学位的就业人数将增长近17%,在所有教育层次中这是增长最快的。而许多没有硕士学位的员工正在回到学校攻读硕士学位,为“晋升和加薪”开辟道路。在过去10年中,硕士学位申请量和学位授予量均持续增长,尤其是近五年增长迅速。各院校已经改变了提供课程的方式,以满足各式各样学生的需求。


福特汉姆大学英语教授Leonard Cassuto曾长期主张将研究生教育作为重点。学生应该与导师一起探索自己的职业选择。他颇为犀利地指出,当学校没有这样做时,不是学生的失败而是整个教育体系的失败!


与此同时,还必须尽早地进行导师与学生的对话,而不是到后期才与学生沟通。一些学生通过几年的研究生探索,自然而然地发现攻读博士学位不适合他们。学生们因为工作不合适而选择离开他们的研究领域,这意味着美国教育制度的失败!


应该以学生为中心


Cassuto表示,自博士学位设立以来,研究生教育就以博士为中心,这不一定是件坏事。因为博士可以提供组织原则。但我们对博士存在的必要性并没有做太多思考。他补充说,在当今的学术就业市场和整体环境下,没有人能够承受这种模式带来的后果。


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学专家Golde表示,学生不一定需要和导师或者专业顾问分享他们的疑虑,他们也可以选择和别人一起探讨。这需要成立例如职业中心和心理健康中心等基础机构来支持研究生教育。她鲜明地指出,先前存在的焦虑会使学生们在学习中更加艰难,有时甚至会危及学校名誉。


不幸的是,就像本科生教育一样,许多院校在以多种方式支持研究生教育方面仍然处于被动。原因其实很简单,硕士学位通常不会自动授予。例如,在Cassuto的系内,没有硕士学位的博士生在通过考试后就有资格获得相应硕士学位。但是,前提是他们必须正式向研究生院提出申请。


Golde建议斯坦福大学所有博士生都要提前完成必要的申请步骤,以此来获得硕士学位。对于这一提议,她开玩笑说,这是为了让所有的付出不会成为徒劳。


改变和展望


包括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在内的一些科研机构,已经在努力提供Golde提到的基础机构并积极促进文化变革。DePauw帮助制定了研究生教育转型计划,其中包括跨部门、跨学科的包容性课程。校园内还设有研究生生活中心,为学生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帮助。


尽管如此,为了改变研究生教育对学生发展道路的影响,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DePauw担忧地表示,虽然有些人会在攻读博士学位的道路上坚持下去,但是过分自卑以及个人焦虑和压力都会产生消极影响。关于研究生教育正确的理念应该是,我们应该蓬勃地发展高等教育,而不是单纯地为了让其生存,我们需要开放包容地讨论这些问题——完美主义、压力、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并竭尽所能使这一切变得更加容易。我们必须着力改变研究生教育文化的现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194454.html

上一篇:【智库数据】清华北大中国工程院院士基本信息面面观
下一篇:【智库数据】优青八年数据大起底,苏州大学表现不一般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5: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