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域外动态】国外教授如何利用数据信息来改进在线教学

已有 440 次阅读 2019-5-15 10:55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近日,《高等教育纪事》分享了国外教师们利用教学数据信息,优化在线教学的案例。


✔阐释了能够理解学生反馈的方法

✔收集了读者对学生阅读习惯的看法

✔关于未来教育技术新报告的要点

✔关于在线教学的新建议指南



案例1

亚利桑那大学把学生反馈情况作为数据


当Lisa Elfring在亚利桑那大学教授入门生物学时,她很难理解学生在课程评估中给出的反馈。而且,反馈的数量太多了,约有500名学生注册,但是Elfring收到了1,500条反馈。当时,作为一名讲师,Elfring想找到一种方法让本年度的反馈变得可视化。


两年前,当她在教学与评估办公室担任行政助理副教务长时,联系了另一个校园办公室的同事,询问是否有可能将评价的反馈转化到“单词分类”和“单词云”中。那位同事很快想出了一个工具。下面就是“单词云”工具,显示出了Elfring课程评估中最常用的单词:

还有一个是常用否定词的单词云:


Elfring说,这种显示还不能说明学生对课程的看法。相反,它可以作为一个改进教学的起点。可以利用单词云这个工具提出假设,来检测这些单词云体现出的情况是否和教学的实际情况相符。比如,在Elfring话语的负面词云中跳出的词语就是“作弊”,由此她提出假设:学生在考试中作弊吗?当她回看学生们给出的评论时,很快就发现学生们提及“作弊”一词是在说她允许他们使用的“作弊表”这件事情,而不是考试作弊。因此,还是得要结合具体的语境和情况来分析反馈信息。


但是,这个工具现在不是很便捷,因为数据必须从一个系统下载并上传到另一个系统。但是教学和评估办公室正在研究解决方案,而Elfring的目标是向所有的大学教师提供可视化的反馈。


生物学教授Rick Michod已经尝试过这个工具。Michod之前一直阅读学生课程评估,但是对于这些评价没有任何想法。现在对于他来说,数据可视化提供了一种更客观看待学生评论的方法。


但是,这样做仍然需要一些勇气。当他看到“词汇云”时,Michod注意到一个小字体的词——“粗鲁”。150名左右的学生中虽然只有四名使用过这个词,但这个词仍然与他有关,可是他并不觉得自己粗鲁。研究这些评论后,他了解到使用这个词汇的学生描述的一些事情使他觉得很尴尬。


于是,Michod深入研究“单词云”这个反馈工具,用一些讲课的时间来召集更多的学生。学生中的有些人的反应使他感到震惊。比如,在两句话中,我使用的一些词语自己觉得并不“粗鲁”,但是这些学生确是这么认为,觉得我为难他们了。


从那时起,Michod就精心设计在类似情况下应该使用的语言。他认为,告诉我你是怎么想我说的话的,这很有趣。不管学生的反应如何,一个好老师总是可以利用这一刻的交流,通过合适的语言打开学生的心扉。”


你有没有从学生或其他人那里得到过你的教学反馈,这在当时很少听说过,但有助于使你成为一个更好的导师。



案例2

布朗大学关注学生阅读问题


阅读不仅高等教育中最基本的学习之一,也是研究和讨论最多的方面。本周的专题报道着眼于学生们很少在课堂进行阅读,以及教授们如何帮助他们进行更彻底地阅读,并且读得更多。下面是一些读者通过问题和相应研究的回应了这个问题。


问题和研究1:一个学生想知道一些老师的期望是否能够实现。


一些大学要求学生阅读数百页的阅读材料,这对于许多靠兼职打工的低收入学生来说是沉重的负担。研究和学者也支持这一点。比如,纽约城市大学系统研究员Maura A.Smale研究了不经常和经常阅读的读者面临的一些障碍。布朗大学注意到一些学生“感觉自己在拿书换食物”,于是启动了一个试点项目来降低课本成本。


问题2:一位退休教师想知道开设阅读课程对于阅读水平的提升是否显著。是否有足够的课程和管理方法帮助学生上升到大学生阅读水平这个层次。


问题和研究3:北伊利诺伊大学的读写名誉教授诺曼·斯塔尔(Norman A. Stahl)有一些研究可能也回应这一问题。他和其他学者在2015年专注于社区大学,以观察“可能成为许多大学生最重要的转变之一是读写能力的转变。他们写到,很可能大学生的阅读水平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相反大学应该检查自己的课程,并适当地设计阅读课程。



案例3

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付费信息


多学科解决方案:建立社交网络并提供课堂以外的参与机会,FIRE 提供学术,专业和个人成长。



案例4

国外有关未来教育技术的最新报告


一个由教育技术专家组成的小组预测未来教育技术短期到长期的趋势,以及大学所会遇到的障碍,报告已于本周公布。


挑战中列出的一个趋势是教师角色的不断演变。报告建议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的教师都要参与新教育技术的评估、规划和运用。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参与培训和专业发展。今年的报告中还包括为什么一些技术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被广泛采用的问题,比如适应性学习和游戏化技术。一个回答是,这需要时间、金钱和视野。



案例5

为在线教学者提供建议


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高级教学设计师弗劳德达比(Floure Darby),在埃斯特拉山社区学院(Estella Mountain Community College)教授在线课程他写道,在线教学有可能和在实体教室里教学一样有回报。然而,对在线课程的教授提出的特殊挑战,包括教授的经验和对格式的兴趣。达比是来帮助“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在线教师”。


国内高校也已开始运用人工智能和数据信息来提升教学质量,但国内高校目前主要还是通过采用学生评教、教师自评和专家评教三个方式的结合。其中,学生评教的对象是全校所有课程,评教方式为网上评教。学期末,学生对任课教师授课情况进行集中评价并评出等级,系统自动排序后再参考评价标准进行具体评分。专家评教是指在每学期初,教学督导办公室召开校教学督导会议,布置本学期专家的听课安排、提出明确要求。结合不同的评价主体,获得信息反馈来进一步完善教学。为了更好地提升国内高校教学质量和教师教学水平,可以更多地关注和借鉴国外教学和评教中的经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179127.html

上一篇:【规划发展】上海市“高峰高原”VS北京市“双一流”学科建设布局政策对比
下一篇:【一周要闻】语音说闻!我国科技动能释放 去年研究试验发展经费近2万亿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3 0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