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规划参考】浅议走向世界高等教育中心

已有 421 次阅读 2017-11-14 23:3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规划参考】浅议走向世界高等教育中心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国情决定了我国的高等教育仍处在低处、外围。但是,这个位置并不是静止的,国家也不希望它是一成不变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时代。那么中国教育什么时候才能走向世界中心?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2049年,中国教育将稳稳地立于世界教育的中心,引领世界教育发展的潮流。”在第二个一百年成为世界高等教育中心、建成高等教育强国的愿景在近期被反复提起。

   中国高等教育为什么要从外围走向中心?这个问题看上去是个常识,但事实上道理并非自明。

   首先,将自己看成中心是人的习惯思维。人是对世界的认知,是从自己身体开始的。刚出生的孩子,视觉很不灵敏,皮肤是最为重要的感知器官。把自己的手和脚放到嘴里咬下,感觉到疼,于是才意识到手和脚是自己的。然后通过手的触摸向外探知世界,并将外围事物按照远近或重要性进行排序。身体是我、也是中心,身外是物、也是周围。民族的认知也是如此。自从周代起,我国的史书中就有了“中国”的说法,其含义是处于天下之中心的国家。欧洲也不例外,近东、中东、远东的称谓,便是这种思维的表征。可见,在每个民族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自我中心”意识。

   其次,中华民族曾是世界教育的重要中心。虽然在传统社会,很多国家都自称世界的中心,但是中心与中心之间经常会进行较量,实力较强的国家会通过武力等方式,摧毁弱小国家自我为中心的主观认识,在局部地区形成中心和边缘的划分。中国历史上,许多这样的朝代比如汉唐,就曾经是儒家文化圈的唯一中心,同时也是世界最重要的中心之一。此时中国的教育世界领先,一度成为周边国家留学的首选之地。后来,这种中心地位随着清王朝的败落,渐渐成为民族具有强大召唤力量的历史记忆,国人无不把实现伟大复兴、再度成为教育强国,作为梦想信念。

   再次,处于边缘是一种发展受抑的状态。不可否认,发达国家的军事侵略和贸易掠夺,具有激发民族主义意识、促进经济转型、催生现代高等教育的作用。但长远来看,中心却会抑制外围的发展。普雷维什最早发现了这个秘密,在题为《拉丁美洲的经济发展及其主要问题》的报告指出:“从历史上说,技术进步的传播一直是不平等的,这有助于使世界经济因为收入增长结果的不同而划分成中心和从事初级产品生产的外围。”阿特巴赫受普雷维什的启发,认为在高等教育领域也存在中心对边缘的控制、压制的现象。他在著名的《作为中心与边缘的大学》一文中指出:“第三世界的院校机构不仅要面对工业化国家基于历史和经济的强大力量的现实,同时还必须应对工业国家维持其支配地位的广泛愿望。这种愿望预期用意维持支配地位的政策被称作新殖民主义。”我国要真正的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高等教育需求,就必须要走出边缘、摆脱受抑,走向中心、走向自强。

   人的本性、文明大国的尊严、高度发展的需要,都在呼唤中国高等教育走向世界中心。然而,世界高等教育的体系本身就是西方打造的,维护发达国家地位的游戏规则仍在。阿尔特巴赫因此长叹一声:“大多数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大学系统根本不可能实现这种转变。”这声叹息事出有因,但似乎过于悲观。中国走向世界高等教育中心的条件绝不是没有,相反是越来越齐备。

   第一,中国已经是区域性的高等教育中心。日本著名学者汤浅光朝采取量化统计的方式研究了《科学技术编年表》所记载的16至20世纪的重大科学成果,发现世界科学中心大致历经了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美国5个国家之间的4次转移。世界高等教育中心也并无常胜将军,与此轨迹几乎完全重合。目前美国是中心,但这个中心并非没有挑战。QS发布的2017-2018 世界大学排行榜中的前100所高校中美国有30所、欧洲33所、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23所(中国大陆6所)。可以看出,目前世界高等教育的总体格局可以概括为一个主中心、两个副中心。相比较美国中心和欧洲副中心,儒家文化圈这个副中心更有朝气,发展速度更快。目前中国已经逼近这个副中心的中心,或者说已初步成为区域性的高等教育中心。

   第二,中国已经具有强大经济实力。高等教育是公益事业,不能自我维持,要靠政府和社会去“养”。悲观论者之所以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高等教育无法走向中心,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资金缺乏。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工业制造国和产品贸易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党的十九大再次重申,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虽然我国教育经费投入在GDP中的占比和发达国家9%的平均水平仍有一定差距,但在稳步提高,2016年达到了5.2%。“双一流”方案实施之后,地方政府也加大了经费投入力度。经费不是充要条件,可若没有充足的经费支持,建成世界中心的目标就只能是奢望。

   第三,中国已经是高等教育大国。虽然关于怎样才是世界高等教育中心、强国,并无统一定义,但一流大学的数量无非是一个重要指标。有学者就提出,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要成为世界中心,其一流高校的数量要占全球的25%。美国之前的各国成为世界高等教育中心,靠的是几所大学。比如英国的牛津、剑桥等,德国的柏林大学、哥廷根大学等。美国不一样,有一大批一流大学在支撑着这个中心地位。高校数量多,才有可能产生更多的一流大学。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教育中心的国家,必然是一个高等教育大国。目前,高校数量位居第一的是美国,有4000多所,紧随其后的中国有2852所。可以看出,中国是最有可能接替美国成为世界高等教育中心的那个国家。

   当然,我们还可以说出更多其他的条件。不过,这些条件只是基础,代表着可能。要让条件变优势、可能变成现实,还有太多的工作去做。在这些工作中,个人认为有如下几件事最迫切、最重要。

   一要走进社会发展的中心。德国成为高等教育中心的时候,秉持的是为学术而学术的理念。威廉·洪堡明确主张:“决不能要求大学直接地和完全地为国家服务”。然而,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强调大学要服务社会发展,结果高等教育就和美国经济一起站在了世界的中心。坚持通过服务国家战略、社会需求而实现自身发展,是今后大国高等教育崛起的必然选择。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弯道超车,建成发达国家,需解决的问题极其复杂、迫切,高等教育能在其中做出巨大贡献,不成为中心是不可理解的。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方向要同我国发展的现实目标和未来方向紧密联系在一起,脱离了这个最大实际,就很难办好。一句话,要成为世界高等教育的中心,中国高校就必须先走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心。

   二要建立符合国情的评价体系。高等教育要世界一流,自然要有世界眼光。这里的世界眼光是把国外的先进技术、知识、经验借鉴过来,即中体西用。但现在该拿的东西未必拿了多少,不该拿的却拿来了。这不该拿东西中,国际评价标准体系首当其冲。为什么这个不该拿?国际评价标准是发达国家经验和利益的。用了这些标准,就意味着“中体”被废,国家被殖民。更为重要的是,国际评价标准是整体指标偏重科研、科研评价偏重论文、论文来源偏重外国期刊,这造成中国高校办学重科研轻教学、重论文轻应用、重经费轻贡献,不扎根、不自信、不担当,同时造成中国智慧外流、为人嫁衣。建立符合国情的评价体系是高校摆脱体系控制、纠正发展畸形、增强社会服务能力的必然要求。

   三要推进知识的创新。创新文化知识是高校的本质职能所在。德国、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高等教育的中心,就是因为强大的知识创新能力。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处于边缘就在于知识创新能力的不足。阿尔特巴赫说:“第三世界国家从根本上说是知识‘消费者’。”胡适在北大25周年校庆的时候说:“有了二十四个足年的存在,而至今还不曾脱离‘裨贩’的阶级。”虽然中国高校在知识创新能力上有了长足的进展,但与世界顶尖高校相比还存在不小差距,仰人鼻息的西方知识“消费”“裨贩”的现象还普遍存在,“钱学森之问”就是针对于此。要走进世界高等教育中心,就必须要实现从知识依赖向知识替代的转型。换句话说,就是要提高教育质量,培养出一流创新人才、产出原创性科研成果。

   四要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中国高等教育诞生初期,曾以日本、德国、美国等为师。新中国成立之后,又移植了前苏联的模式。21世纪以后,中国加快了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的探索进度。不管现在还是将来,中国现代大学制度最大的特色和优势都会是党的领导。从历史看,党领导的比较优势至少包括两个方面: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党无私利,可以把处于不同领域、具有不同兴趣的专家团结起来,完成国家重大任务,当年“两弹一星”就是这样造出来的;全心全意的服务能力,以前条件差,海外留学生归国后仍会毫无怨言地投身教学科研和祖国建设,秘密全在于此。但从教师的唯论文倾向、留学归国人员的各种不适应来看,这个优势特色目前在高校发挥得不够充分,今后需增强制度自信,重拾这个制度优势。

   五要扩大高等教育的国际交流。中心和外围是相对存在的,没有外围也就没有所谓的中心。中心地位的确立,有一些可供参考的客观依据,但更多的是外围的主观承认。然而,我们经常忘记这个道理。一提到高等教育中心、世界一流大学,首先会习惯性想到美国,然后是欧洲,所以合作交流的对象也是主要是欧美国家,以为只有被高手带着才能提升自己、走向中心。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副中心里的强国,更没有意识到,我们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当前,我国正在大力倡议“一带一路”,推进与沿线国家的合作,得到了广泛的响应。倡议的目的要建立一个新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让更多国家与中国一起发展。这对中国高等教育来说,是走向世界中心的重要契机和路径。

   总而言之,中国高等教育走向世界中心,有着强烈的内部动力、坚实的实现基础。在实现的过程中,最大的敌人是既定的、有利于维持欧美国家利益的游戏规则。在这样规则的支配下,中国高等教育只能变成不会咬自己手脚、不能正确认识自我的婴儿,不断以外在标准鄙视自己、异化自己、悬空自己。只有利用规则而不役于规则、充分自信却不盲目自信,发挥制度优势、引领社会发展、坚持自力更生、团结更多边缘,中国高等教育站在世界中心的那天才能真正到来。

 

  (作者:戴勇,华东师范大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085280.html

上一篇:【一周要闻】
下一篇:【域外动态】中国高等教育战略能否主导世界排名?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3 1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