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技术创新创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NPs 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的研究员。做分子鉴别诊断平台技术的开发和免疫组库基础科研。

博文

国内科学家们为什么显得浮躁? 精选

已有 41578 次阅读 2014-10-10 08:19 |个人分类:生物技术创新创业|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生物技术创新创业

最近在广播上听到一个节目,介绍在60-70年代启动的一个叫做“the marshmallow study"的心理学研究项目:斯坦福的科学家们找来几百个4-5岁的小朋友,在他们面前摆一个棉花糖,然后跟小孩们讲:这个糖你可以马上吃,但是如果你能等一会儿(15分钟),那就可以得到两个糖吃。

研究者的目的是看那些“定力”(心里耐力)强的孩子和“意志不坚定”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和成年以后在学业,事业的上是否有差别。结果发现定力强的孩子在成年后,学业,事业上都较那些马上就把糖吃掉的孩子强。

研究的设计者 Walter Mischel 最近又出版了一本书,我在苹果iBook上买了一本电子书在读。


书中解释说,人对事物的判定能力由大脑的不同位置完成:那些和生存本能(食物,恐吓反应,性等)相关的决定,通常是在低等动物就已经进化出的脑部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来完成的;而和长远规划相关的思维能力则靠人类等高等动物才有的大脑皮层来完成。也就是说,那些能忍住本能,杜绝诱惑,多等一会儿的孩子可能大脑发育得更完善,也更适合现代社会。不过也许在远古时代,那些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孩子生存能力更强些。

这个marshmallow实验让我联想到最近在中国和美国见到的一些科学家们,一些科学场上的事。

我最近在中国和美国连续参加了几个会议:(1)中国工程院程京院士主持的中国分子诊断大会(www.mdconf.org); (2) 我们哈森研究院和科学杂志合办的免疫组学大会(www.immunogenomics.com) ; (3) 多国科学家合作的童年糖尿病环境因素研讨会(TEDDY). 在十几天内连续参加在中美各地举办的会议,看到中国美国科学家的为人处事,让我感触很深。

中国的会,邀请了18个大会演讲者,13个院士。可算是阵容强大的高大上会议。不过院士们都几乎没有从头到尾参加会议的,都是来了就讲,讲了就走。没有人在演讲后提问(很少),讨论,院士之间也不相互听讲,没有交流。给人的感觉就由上而下的,宣教式的单向信息流动。会议召集的很仓促,提前一两个月才把人员和内容定下来:

相比之下,美国的会议气氛完全不同:

250多人的Immunogenomics会议在坐落在棉田中的哈森阿尔法研究院举办,主题是探讨把基因组工程中研发出的高通量(测序,芯片)技术应用到免疫学研究上。来参加会议的有美国,法国,德国,瑞士,丹麦,芬兰,日本,中国,台湾,韩国等地的科学家们。我们特意安排了室外野餐会,有当地十几家啤酒作坊提供免费啤酒和小吃。第二天的晚宴在航天博物馆登月飞行火箭(实物)下面举行,主题演讲也是在那里举行。每个演讲过后都有很多提问,很多讨论。邀请来的keynote speakers(包括大牌科学家,斯坦福的“Mr. T cell” Mark Davis等)没有晚到早走的,都认真听讲,热心解答所有参会人员的问题。会议一年以前开始准备,主题演讲者也最先邀请好,会议程序按部就班从容完成。

华盛顿的TEDDY会议更有传统,这组科学家们就这个课题已经合作了快二十年!各国政府也为此投入2-3亿美金。

我在中美两国会议上的感受反差特别强:一边是“团结胜利”的大会;一个是“分歧争论”的小会。一边是“峰会”“高端”歌舞升平;一边是平民百姓借酒辩论。一边是院士大牛被簇拥在高台上,被麻木地吹捧着;另一边是大家平坐在草地上,相互挑战,头脑风暴。一边是“跑部钱进”靠关系搞经费;另一边是享受实验过程,陶醉在科学发现的过程中。一边是恨不得找到捷径中的捷径;另一边则肯花时间为自己和他人铺路。

一边似乎是在用limbic system做科研项目,急功近利,寻求即刻的满足;另一边则能从长计议,把整个大脑都用上。

是什么使得斯坦福的心理学家们能沉住气,规划一个要通过几十年随访才有漂亮结果的实验?为什么在国内很少有科学家能耐住寂寞,扎扎实实地去搞几年,几十年的科研?

浮躁,跟风,投机的心态不是因为中国科学家的大脑不如洋人的发达,而是因为我们搞科学的大环境还不够优越。走出校园院所,外面的社会弱肉强食,科学家们不得不时刻处于求生存的状态和心态。这样的心态带到科学场上就免不了急躁,急功近利。

The Marshmallow Study还有另外一些结论:(1)让孩子等15分钟,这个决定跟孩子是否信任你有关。如果他决定你不值得信任,那他就可能宁可把面前的糖先吃了。因为等待的结果可能是得不到兑现的许诺。所以,诚信,对求生存的人来说可能是奢侈品。(2)定力是能够训练出来的。家庭环境,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等都是影响定力的因素。如果能把“求生存”和“求发展”这两个概念平衡好,把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处理好,孩子的成功机会就会增加。

用limbic system去“想”事情,发热的大脑做出的决定(除非是对食或性)很难满足国家的长远利益。中国的科学家们心理素质不够好,不是谁的错,而是时代的结果。刚摆脱了贫困的国家,人们处于“求生存”的状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要开始训练自己的定力,要懂得信任他人,习惯从长计议,多等十五分钟,就有两颗糖吃,就能有更优厚的回报。


相关博客:

多多少少的哲学

在美国,小会解决大问题

国内科学家之间的合作何其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052-834417.html

上一篇:是谁使行医变成了鸡肋?
下一篇:替李宁说句话:能否让一部分科学家先富起来?

173 戴德昌 陈楷翰 周健 祝伟才 吴飞鹏 吕喆 马建敏 苏光松 杨正瓴 闵应骅 张文军 赵美娣 王春艳 蒋继平 杨鹏程 武夷山 牛登科 汤欢娜 刘艳红 褚昭明 罗德海 张海霞 李土荣 许方杰 徐逸鹤 王守业 杨宁 刘全慧 唐常杰 孙刚 梁洪泽 胡荣桂 关法春 李宁 孙雪 胡寿村 邵艳军 曾宇怀 郭宾 高峡 薛宇 徐晓迪 李宇斌 沈超峰 陈贵林 曹聪 孔梅 毛秀光 彭渤 张军鹏 操光辉 徐义贤 王喆 赵涛 信忠保 彭思龙 黄秀兵 郑小康 谢强 王琛 文双春 郭韬 张鹏 徐军 李天成 孙志伟 祝传书 吴昊 李毅伟 王乐旬 麻庭光 刘波 周春雷 张磊 曹雁冰 余党会 钟家伟 苏红 冯喆 周明 汤建 邢志忠 郭彦洲 王树松 曹君君 徐卫志 汪晓军 王府民 唐凌峰 刘明超 徐剑 顾生越 夏伟 孙学军 李峰 李超勇 沈友明 徐耀 许有瑞 黄育和 吴信 李志刚 唐茂 刘世凡 李子波 林中鹿 王金伟 徐旭东 秦培武 韩枫 陈新 王悦 孙启良 朱鸿鹄 梁进 吴国清 翟自洋 赵乐 韦玉程 张亮生 陈安 张磊 袁军法 蒋敏强 张骥 王晓文 赵文婧 陈冬生 杨艳明 马胜利 路卫华 王洪吉 刘元沛 白龙亮 梁庆华 李景春 黄仁勇 范杰 吕泰省 biofans LanHsiao hx0001 chaijf zhouguanghui wuqunan shenlu zjzhaokeqin loyalSciencefan GDHBWQ acidwang812 eastHL2008 davos ybyb3929 wuxiangchao flighteer uneyecat thinpig bridgeneer taoshl XuexingLu idealist nm ShowAttitude brns totend Majorite willchan huazai2068 qzw tuner uxinhenry ymytm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