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儿子更独立更懂事内心充满喜悦 精选

已有 7755 次阅读 2013-3-16 13:17 |个人分类:社会人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儿子在父亲的眼里似乎永远是孩子,尤其是他就生活在身边的时候。所以父亲往往会用自己的思维去要求他,有时候难免因为观念不同而交锋。那时候他曾经对我说:你不能老用你们这代人的思维去要求我。而我总觉得他的思维不如我更加符合“国情”。儿子有很多良好的习惯,比如走在街上从来不会乱丢垃圾,有时候我扔出去的垃圾没有丢进垃圾桶里面,即便是已经走出一段路了,他也一定会跑回去把垃圾再捡起来给丢进去。但是跟这些习惯伴随的,也有一些死板。比如过斑马线的时候,他是一定要等到绿灯亮的时候再通过,即便是两边路上车子空空如也,即便是其他的人都自顾自在通过。

儿子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有一次我竟然为了一件事对他发火了。起因是小区停车比较紧张,车位规定是先到先停,某一天恰好看见一个很方便的车位,而我的车子先前停在另一个挡住别人的位子上。我叫他看好车位待我去开车过来。大概前后不过10多秒时间吧,不料我车过来时候却看见一个临时车子泊在这里。当时便有点恼火,责问他说叫管好车位,怎么一转眼就被一个外来的小货车给占领了?他说人家先过来他就让给人家了啊。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最后把这件事情给上纲上线。我说不是仅仅就这个车子说事,而是觉得他马上就要混社会了,要学会“争”,你爹我这辈子最大的吃亏就是不和人争,什么加工资呀评职称呀都不和人家争,结果就都给拉下了。但是咱们这个社会太糟糕啦,很多时候明明应该属于你的,却需要你和人家争才可以获得。我说我的道理,他说他的道理。于是他常常说,他们这一代人和我们这代人的想法不一样。而我则说,在中国这个社会你一定要争一定要主动才能混得好。这些年心里一直在想,这孩子生性诚实人也太正统,我们这个环境最可悲的就是往往实诚的人吃亏。所以他今后一定不能陷入什么官场名利场,要搞点技术性的工作。最好也不要在国内混,那就去美国混吧。人家的制度设计虽然也不是完全平等,但那个社会总还是按照规则办事的。

应该说儿子算是懂事的,从申请出国到最后成行,除了经济支持外我几乎没有操什么心。记得在他拿到录取通知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申请的都是公立学校。我知道他是觉得自己成人了,公立学校收费低他是要尽量为我省钱。于是我告诉他,其实你只要申请到喜欢的学校,无论是哪个这点钱你爹都出得起也不会在乎为你投资的。再后来他自己在网上租好房子买好机票,再后来暑假里我把他送到浦东机场,飞机升空他真正开始了一个人独立生活。去年当他告诉我将用一年半时间学完两年的课程时,我也曾劝他继续搞个PhD什么的,他却一定要工作。也许他是想经济上更加独立一些吧,儿子是学EE的,于是在进入新年后这个寒冬的季节,他从美国的东北部飞到了温暖的加州。先是在硅谷的圣何塞住下,开始了那种海投简历、不断的电试和面试。终于在一个多月后如期得到了三个工作的机会。一个是在Irvine的华人办的公司,还有一个就在圣何塞,另一个在炎热的亚利桑那州,是凤凰城的飞思卡尔。他告诉我Irvine公司给他开的年薪是USD65000,圣何塞的至少75000,但是他喜欢Irvine的设计工程师岗位,不喜欢圣何塞这家的检测工程师岗位。那时候凤凰城的飞思卡尔的offer还没到,我们都赞成去Irvine。于是在圣何塞住了将近两个月后,网上又租好Irvine的房子准备去那边工作。就在这个时候Freescale的offer来了,设计工程师工作很喜欢,年薪也提高到了80000,上班时间要在2个半月之后。这一次我们都犹豫了,凤凰城太热了更喜欢加州这个地方,去还是不去?我跟他说,大公司就像是一所优秀的大学,更有利于个人提升。而且年轻时候经历艰苦更加磨练人,况且还有两个月时间你可以从容决定。

当初网上租房时候,没发现Irvine住的地方到公司交通不是那么很方便。他正在学开车还不能独立驾驶,下班时候的公交要一个小时一班。怎么办?两天之后他告诉我,找了个加州大学的学生每天送他回来,正好学生可以赚点小外快,他也免除了等班车的辛苦。说好第一天要送回家的时候,头儿却叫他加班。于是便跟头儿说自己晚上回去没车子,头儿说下班可以送你。这个头儿是董事长的儿子,在他打电话给那个加州的学生时候,感到很吃惊“你刚到这里就有了朋友?”儿子回答说是在加州大学的网上找到的,这个加拿大籍的年轻公子更吃惊了:“还有这种业务啊?”看来我以前是过于操心了,儿子比我想象的更独立更能干。最有趣的是,第二天那个在Irvine加州学经济的女孩来送他,快要送到的时候突然发现车子直接开到自己好朋友的家里了,原来她和房东的女儿正是同学好友。

每周的周五,这个跟父母过来已经拿到绿卡的北京女孩都有课不能送他,于是她便说定那一天由自己的好朋友负责送。我听儿子说完事情,没有关心更多,只是问那个来自北京的女孩长的怎么样啊?他说第一天那女孩戴一副墨镜看不清。我明白他是不想和我讨论这个问题,但他肯定知道我希望他早点交交女朋友,一个男人不能到现在还没有谈过女朋友的。现在看来,这个担心也许是多余的。

【附记】总感觉人生就是一个闭环。2017年3月15日,就在我整理上面这段文字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这四年儿子先是从尔湾到凤凰城的飞思卡尔,虽然喜欢南加州尔湾的环境,又禁不住飞思卡尔在芯片行业的引领,同时也向往在圣迭戈更领先行业的高通。期间正遇到高通全球受阻应聘正遇裁员,虽然没去成高通,但是不久恩智浦NXP却以180亿美金并购了飞思卡尔。他在凤凰城工作了将近三年,个人岗位没变公司却从飞思卡尔变成了恩智浦。某天当他告诉我要回中国回杭州时,说实在的我有点错愕,我坦然的告诉他不希望他回国,但是如果他决定了我依然尊重他。他用各种理由说明杭州某海归高新公司的优势和发展前景,我明白这是我们人生中常见的一种自我辩解,自己寻找说服自我的理由,也许最大的原因是孤身在美国工作太孤独。但是人生很多道理需要的是切身感悟,并不是单纯叙说就可以转化为体验,也许他需要更多的砥砺和磨练吧。

到杭州的公司工作了四个月,以中国的海归公司太不规范为理由,他又转到了恩智浦的上海公司。过去似乎说起过欧洲公司不如美国公司,没想到就在上海恩智浦几个月后,这家两年前以18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飞思卡尔的欧洲公司,又进入被美国的高通公司以440亿美元收购程序。某一天当他告诉我,说自己决意再回美国时,我已经习惯了他独立做出自己的决定,并没有表示过多的个人意见。再之后就是他告诉我,美国公司已经启动了他再回凤凰城的程序。我意识到这后面的一年时间,儿子实际上经历了一次人生选择的历练,他的亲身体验和个人感悟得到了沉淀和升华。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周期并不长,也许当他重返凤凰城的时候,那个最初的飞思卡尔后来的恩智浦,也许就变成了行业最前端的高通。那个当初在杭州为自己规划未来的少年,从南加的尔湾开始,在亚利桑那菲尼克斯的酷热中淬炼,在杭州和上海中转,再回到凤凰城寻求涅磐。那么会不会再走一个闭环,有一天跑到圣迭戈呢?高通的总部在圣迭戈,南加州美丽的滨海城市。



我们的下一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670806.html

上一篇:春风小词兼有律绝
下一篇:春风三月伊人点染画如诗

44 曹聪 鲍永利 魏东平 武夷山 陆俊茜 李宇斌 刘艳红 庄世宇 李学宽 迟菲 吉宗祥 张启峰 李伟钢 余昕 逄焕东 张玉秀 罗帆 陈冬生 陈桂华 张文超 王芳 肖海 雷栗 苏德辰 王春艳 钟炳 贾伟 刘用生 陈湘明 蔡庆华 陈智文 杨生茂 杨月琴 杨晓虹 蔣勁松 anran123 Xiaoqiaorenjia 心静如水 yxh3161 ly1372153459 caogentan FloatingRose dunksb13 yanxiaonv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2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