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宅居小记:轮回的世界

已有 914 次阅读 2020-3-13 17:08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世界性的疫情,似乎是在以黑色幽默方式,演绎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久前全世界还在防控中国疫情扩散,如今又变成中国防止国外病毒输入。病毒从意大利向欧洲扩散,速度甚于湖北。公司停摆,股市暴跌,消费收缩,经济震荡,整个世界都慌神了。接二连三的熔断,疫情引发经济动荡和股市下行,很可能是新的经济低谷期来临,时间节点上似乎也该是周期了,1998—2008—2020,节奏整齐划一。虽然病毒摧毁不了世界,却完全可以重创经济。这或许是40年来最大的全球性事件,其影响甚至会超过了911和中东冲突。它很可能是一次当头棒喝,当人类在为了所谓国家利益而陷入暴力冲突、展开经济恶性竞争的时候,国家和个体似乎都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几代人在物欲世界中成长,人们对物质和金钱皆趋之若鹜,也许世界停摆几个月,物欲会消退一些,国与国之间的政治恶斗也会消减一下。人类的悲剧,就在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而只是热衷于获得目的手段。那么人类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肯定不会是物欲的满足,因为物欲的满足并不能同等带来心灵的快乐。

IMG_20200301_154811.jpg

【梅花不见十五月】2020.02.08.

庚子正月十五,日间整理旧日梅花诗词。夜来思及杭州上元夜,自古驰名。今则病毒肆孽,路断车稀,闭门塞户。钱塘三五夜,不见月色。微信问讯友人,惟汤团如故,聊以寄心。因做《青玉案》,用辛弃疾“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韵:

IMG_20200307_095817.jpg

  《青玉案》


花灯冷落楼前树。更几滴、初春雨。

见说钱塘湖上路。

笙歌吹断,塞门闭户,可奈魔虫舞。


但怀逸兴连千缕。未许今宵向何去。

却问佳人谁与度?

莺声微语,汤团如故,巧笑思回处。

IMG_20200209_114751.jpg

【空旷的从容】2020.02.09.

隔离了几天,时差也基本上调整过来了。白天太阳不错,打算去下药店,顺便在外面走走。出小区要登记领一个证明,还量了一下温度。那种很先进的测温仪,碰也不碰皮肤就测出正常。到了药店,门口也要测温过才可以进去。回来看见水果店开张了,正站在那里想买什么水果,水果小二又过来测温。买了两筐沙糖桔,回到小区门口突然想,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如就外面玩玩再说。李后主有两句词,写和小周后约会: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现今是:出来一趟难,好好玩一玩。于是拎橘子跑到车库,车子开出时,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原本想过西湖边看看的,后来也没这么折腾,开车主要是为了沙糖桔有个地方放。空旷的马路,不再喧闹拥挤的城市,给人一种来自内心的从容,这多少补偿了疫情带来的恐慌和不便。河边的梅花无所顾忌的绽放,大胆的蜜蜂也不回避人。几个钓鱼的似乎是约好了,鱼竿一字儿排开。行走在初春的阳光下,感觉到空间似乎整个都属于自己。

IMG_20200209_115101.jpg

【效杜工部诗】2020.02.14.

鄂疫依旧,日前言及天灾人祸。江南春来人无迹,空城不见车飞尘。楚江疫染钱塘水,可怜白堤柳色新。旋见浙医出征武汉,慷慨行色,楚江浙水,乃以杜甫《哀江头》韵为作:

《哀江头》(鄂疫有感)

楚云凝滞寒烟飞,龟蛇禁锁江之曲。
晴川不见汉阳树,鹦鹉何时芳草绿。
尽道故人西辞去,黄鹤楼前无颜色。
突如一夜灾祸至,百姓号哭毒虫侧。
尸位素餐肉食鄙,贤良羁口如叩勒。
禁城难禁风和雨,疾疫弥漫成羽翼。
吴山浙水越王地,欲求自安不可得。
梅花老去雪无迹,荒野谁知春消息。
钱塘明月征人去,江水浩浩终无极。
但寄清风东与西,庚子春归南共北。

IMG_20200219_081402.jpg

【春风何处】2020.02.18.

却说连日禁足,昨日驱车武林门拿材料,归来有意绕西湖一行,白堤上竟无停车位,杨公堤上也一样。偏是这两天初春好天气,想想往年正当探游,如今却因了疫情,陈同甫有词云:叹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只能倚窗看晴色,借几张照片感慨填词。《扫地游》词牌初见周邦彦,又名《扫花游》。今依美成原韵,但我不喜他下片第三韵之俎,改用树韵。

IMG_20200209_114246.jpg

  《扫花游》


暖风丽日,正晓色晴光,天连吴楚。

柳垂细缕。看鹅黄新绿,六桥曼舞。

婀娜湖山,尽道春风化雨。

白堤去。念孤山片云,归向何处。


借问春几许。但记得年年,踏歌寻路。

含烟绕树。一杯斟淡酒,绚怀襟素。

袅袅无言,芳草欲谁诉苦。

倚窗伫。却如闻、梵音钟鼓

IMG_20200219_091451.jpg

【白堤孤山】2020.02.19.

今日节令雨水,天气放晴,机关全员上班,清早做了趟车夫,顺便驱车西湖边。平湖秋月旁驻车,沿白堤向东,过锦带桥至断桥。堤上细柳间或新芽,游人甚是稀少,宛然少年时西湖。从断桥折返再向孤山,也算了却年前所许梅愿。登上玛瑙坡,看孤山之北水面清寒,岸上梅花,水中鸳鸯,颇有情趣。放鹤亭下有绿萼数枝,洁质如雪。因思当年夜月疏影,乃口占:庐外梅花乱如雪。随作入声韵一首,归路又吟一首,今凑成三首聊以为记。

IMG_20200219_081209.jpg

遥思疏影孤山月,庐外梅花乱如雪

鹤子梅妻竟如何,暗香依旧人清绝。

洒落孤山一片云,闲寻小径意缤纷

徘徊放鹤亭边树,但忆梅花也忆君。

晴光一路断桥边,锦带流波漾碧涟。

最是多情湖畔树,苏堤细柳惹轻烟

IMG_20200225_150215.jpg

【如约梅花词】2020.02.20.

话说年前约了孤山梅花,怪它荆楚疫情,归来迟至昨日方匆匆一晤,有小诗三首。校友刘军座谓我经常去孤山,吾但云:西湖之魂,乃在孤山。若论杭州西湖文化,则莫过于孤山。是常常与友人相约孤山,也或独来于此寻觅旧迹,尚以静坐沉思,况然与古人有个约会。偶思及南宋辛派词人刘后村有词云:老子平生无他过,为梅花、受取风流罪。孤山之行,不惟梅花,更在一种风致和情怀。遂用另一辛派词人刘过之《四犯剪梅花》调,以酬前诺。

IMG_20200219_091747.jpg

  《四犯剪梅花》


寄意孤山,是何人、此地与君相约。

但许清怀,旧时曾期诺。

红颜绿萼。最当忆、瘦枝篱角。

疏影风回,暗香雪净,粲然英荦。


堪怜处、东风有恨,怪荆江积郁,楚云凝错。

渡远归来,露台空寥落。

芳华寂寞。再休教、梦魂空度。

遗韵亭前,坡连玛瑙,看她梅鹤

IMG_20200301_172013.jpg

【柳浪不闻莺】2020.02.21.

布里斯班戴才女作《黄莺儿》词,有赵斌涛兄和之。是调初见于柳永词,余谓未曾尝试,欲再以和韵。杭州有昔日御景园柳浪闻莺,往年春日尚与友人闲坐品茗,看莺穿柳带,日上花梢。今且闭门敛足,想那黄莺儿,也是唐人呼女寻郎之诗,颇有感时花溅泪之伤。因以作黄莺春词:


《黄莺儿》


可怜春色无人主。

御景清波,山色湖光,芳草闲园,杂花生树。

还共梦里依稀,柳浪闻莺处。

奈何些许荒芜,尽付忧怀,深闭门户。


纤羽。且自占枝头,莫问寻郎处。

茗香茶淡,浅笑轻歌,空余蝶飞蜂舞。

伤感泪溅花时,夜月和谁语。

料共燕子同来,还应知春去

IMG_20200216_120844.jpg

【隔离中一日】2020.02.23.

尽管健康码一直保持绿色,但还是尽量少出去为好。外面的店已经陆续开了,马路上依旧人影稀少。上午开视频会议。午后就一直改改书稿。再后来说网课还要继续,再多准备一些材料。昨天买菜买水果出去了一趟,今天也就是窗口外面看看。虽然心里也想外面不至于那么可怕,但还是不出去为好,直到油菜花儿黄了,桃花儿开了,直到基本稳定再说。不过听说植物园开门红,想来人少的时候灵峰也很不错。

IMG_20200225_150030.jpg

【灵峰梅花晚】2020.02.25.

终于今日去了趟灵峰看梅花。我谓友人,灵峰行不惟探梅,乃在放怀心情。原本今年疫情颇为特别,且又一冬无雪,春暖梅花渐老,再不去恐怕就真的如李后主词写的:砌下落梅如雪乱。且幸春梅虽飘落,依旧缱绻绚烂。杭城疾疫防控,游人稀少。便寻旧踪迹,有庾岭老友,瑶台香梦,花事寂寞,宛然等待玉人。归来随手作五言绝句云:但恐春风晚,梅花渐已迟。灵峰幽独处,摇落几人知。夜里却依绝句,再为长短句。《早梅芳近》初见周邦彦词,与先曾填过的见于柳永之《早梅芳慢》并非是同一体。

IMG_20200225_150302.jpg

《早梅芳近》


觅灵峰,寻芳甸。但恐春风晚。

瑶台幽境,十里清香渐飘散。

但年年看汝,雪净红云浅。

是一枝绿萼,隐约恰初现。


朔寒惊,凛冽变。花信无端断。

重门紧闭,料峭来时已回暖。

玉人幽独处,零落成空幻。

莫言迟,聊寄情缱绻

IMG_20200225_155832.jpg

【随兴云盘】2020.02.08.

已经多年没有用过微博了,昨天竟偶然找回了原来的账号,发现微博功能挺好,且存写诗词也挺方便。可惜的是140个字,长调难存写,据说有长微博,功能有待摸索。早晨看赵斌涛兄填词写昆布,问之乃知这是海带在扶桑的名字,因谓当次韵《临江仙》一首。疫情闭门,随心写意:


临江仙》(次韵赵斌涛)


晓梦醒回犹懒散,偶然却怪心宽。

病弥中国近难安。

问君何似,宅静也如禅。


看尽江山风和雨,应知往事波澜。

大千世界本相连。

且将词意,随兴写云盘。

IMG_20200225_161705.jpg

再作次韵。前面次韵《临江仙》词,赵兄又说可再步《渔家傲》韵。却看他写那石浦鱼丸:蓬莱仙气聚,东海风情女,指间霜华乳,温泉香雪脯。我笑曰:令人不敢直视也,会想到白居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华西凝脂。他说我心不定未入禅。恰是湘兄有西湖柳色河浦照,我也便随意写春日宅居南浦之思。萐脯乃传说中仙草。


《渔家傲》(再步赵斌涛韵)


二月春风吹南浦。沿湖柳岸芳初聚。

堤上往来男与女。瑶瑟柱。云影荡漾波光乳。


欲向仙台寻萐脯。可怜宅居难观注。

暗将此情相期许。春莫去。桃花依旧人闲趣

IMG_20200229_102759.jpg

【春寒小纪】2020.02.29.

夜里想到今天二月二十九日,也是难得的日子,得写点什么标注一下。今日细雨,清早起来去药店买了药,驱车小和山看老母亲。细雨清风春已归,料峭寒意未退,不知三月可否赏春。话说十多年前偶然到小和山,喜欢此地西溪源头依山傍水,谓友人曰:老来可在此闲适从容。不觉十三年,鬓发微斑人未老。却见一溪流水,满目青山,母亲在小园中种了许多菜绿茵茵的,香椿树尚未发芽。依旧用赵兄韵作《眼儿媚》词:

IMG_20200225_162735.jpg

《眼儿媚》二首


     其一:春寒


晨雨随风裹轻寒。二月有余天。

宿冬已尽,便怀春意,绿水青山。


可怜萧瑟愁云暗,不肯展容颜。

应知三月,伤怀时节,絮老花闲。

IMG_20200307_123128.jpg

其二:小和山


清涧流波绕西园,细雨惹轻烟。

旧怀寄意,老来归宿,梦里溪山。


十年经历心思淡,却笑鬓微斑。

与谁相语,怀冰抱玉,依旧苍颜。

IMG_20200301_164818.jpg

【勉强填词】2020.03.05.

惊蛰之日觉得应该有首词,昨日步行河边新柳,却是各种花儿渐已开放。今天最折腾的是:一个月前从美国带回来100个口罩,今天再寄回去美国100个口罩。夜来觅得柳永乐章集中词牌,微信上一边玩儿一边凑成一首。


《柳初新慢》


微风细柳梳河岸。嫩叶碧,垂丝浅。

更当临水,娉婷照影,婀娜舞姿娇软。

随问春风颜面。看新枝、凭谁裁剪。


尽道春来缱绻。最销魂、盈盈身段。

依依芳草,长亭短棹,数叠渭城歌遍。

但珍惜、莺声燕婉。且休待、晚春花倦。

IMG_20200304_164425.jpg

【再作柳初新】2020.03.06.

按照杭州气象部门的宣示,今日杭州正式入春。昨日惊蛰填词《柳初新》,有会稽鉴湖赵斌涛兄相和,恰是春日乃用前韵再作一首,不负吟风弄月之意。


《柳初新》(杭州入春)


年年柳色欣初见。枝袅袅,情无限。

几丝新绿,流云淡抹,巧向秀妍妆扮。

还共春光眷恋。况闲来、溪山相伴。


弄月吟风已惯。鉴湖边、闻声和婉。

寄怀烟雨,飘然拂水,不管旧欢新怨。

且趁她、从容消遣。莫迟教、絮飞花散。

IMG_20200307_125622.jpg

【无意入梵山】2020.03.07.

久疏云栖蝶谷,转了圈归来,却不走之紫隧道,任意驱车竟从法云路入灵隐,也没有想到会上飞来峰。转回来冷泉亭坐了片刻,按照白居易的说法,这是中国东南最佳胜境,遥想当年他便是在此与韬光禅师相会吧。夜来欲填词恰见北京全兄写《探春慢》,乃借此调记今日之事:


《探春慢 》


绿野屏山,参差竹树,归来依旧清影。

蝶谷栖云,春风寻路,还教遣怀逸兴。

漂泊俗尘久,最堪忆、疏林闲景。

便将随意驱车,任从芳草幽径。


犹念此情所在,原本寄空澄,自在宁静。

怪石枯藤,飞来何处,灵隐梵音佳境。

居士尚临水,看对座、韬光吟咏。

我亦思君,恍如亭下泉冷

IMG_20200307_133023.jpg

【春已归来】2020.03.08.

辛弃疾的几首《汉宫春》词,年轻时在我最为熟悉的作品之列。无论是写:春已归来。却笑东风从此,便熏梅染柳,更没些闲。还是说:谁向若耶溪上,倩美人西去,麋鹿姑苏。或者是讲:亭上秋风。谁念我、新凉灯火,一编太史公书。很多典故,我都是从这几首词中掌握的。恰有本家师妹教授姑苏,乃以《汉宫春》赠之:

IMG_20200304_165823.jpg


 《汉宫春》


岭上云飞,问湖山一别,几许春风。

依稀当年梦里,流落萍踪。

婷婷照水,便无言、轻醉芙蓉。

闻说道、若耶溪上,浣纱还入吴宫。


烟雨扁舟往事,偶然成际遇,笑靥朦胧。

归来玉怀冰雪,蕙质如聪。

吴侬软语,凭娇羞、西子颜容。

思量处、姑苏塔影,横塘晓月惊鸿。

IMG_20200219_081121.jpg

【借力下杜甫】2020.03.09.

宅居做事,见友人春意自然照,乃学杜甫《春望》之诗,由五言而衍为七言。寻常风花雪月,不适合宏大叙事,搞不好就写成老干体了。


《春望用杜工部


疾疫宅居悲国事,城边草木叹春深。
曾忧江汉空垂泪,尚许湖山未赏心。
闲静功名都一瞥,骋怀老健胜千金。
安然淡泊无拘谨,鬓发疏狂不必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223345.html

上一篇:三九大寒清旭暖阳颇如春日

2 郑永军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2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