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三九大寒清旭暖阳颇如春日

已有 1538 次阅读 2020-1-20 17:06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节令大寒今日拟作诗词,竟整日无闲暇,且待夜里归来再作。不觉进入21世纪20年代已经有20天了,记得就在这个新时代到来的前几分钟,那天刚整理好自2017-2019三年间诗词创作,得词205阙,诗95首,共计300篇,名之曰《栖溪词叙》,也算是给新一年的祝福。明日将远行,春节前几件事颇有意思,一是两番入灵隐与大和尚谈佛,梵音如润;再是飞赴博鳌,不惟学术,更兼涛声依旧;三是日前孤山探梅,亦如匆匆辞行,亦有告别再见之意。

IMG_20191228_151815.jpg

【新元新气象】2020.01.01.

元旦例应有词。昨日中宵初编三百篇就,是夜闻说天气寒冷零下数度,晨起却见阳光明媚,新年似有新风。回想过往近四十年,虽为不才却每每兼职管理陷于碌碌,未能全然寄心于文化之事。晚来每以烛之武臣之壮也言而自叹,却未能尽释起坏。自今天净云清意空明,但图风华清靡写禅心,云将鸿蒙蓬雀,用典庄子。是2020年开新元也。依南宋词家调作《金盏子》,以为今日之志。

IMG_20191225_153606.jpg

《金盏子》(元旦)


朔日新元,岁末浮云净,暖阳清廓。

知昨夜风寒,吹来向、楼台画帘垂幕。

照影一盏何人,玉窗栖溪阁。

弦歌罢,删就雅什三百,楚怀冰魄。


英荦。但斟酌。沉醉处,谁解此中乐。

萧然无语鬓发,随心性、辞章写意洒落。

云将未得东游,愧鸿蒙蓬雀。

天玄澹、宿梦醒来空明,指拈花萼。

IMG_20200103_150917.jpg

【云林禅雨】2020.01.03.

腊冬寒雨,午后三时入云林禅寺。似乎两个月未来灵隐,颇有心思浮躁之感,坐听大和尚谈禅,乃觉心境平和了很多。余谓方丈今后不再兼职行政,可更多心思做佛教文化事。晚餐素斋边吃边谈又说了很多,大和尚云佛祖诞生地印度菩提迦耶,国家有意灵隐接掌汉传佛寺,闻之甚喜。新结识日本留学博士归来戒法师傅,佛教文化写作谋划今后更多交接。明日茶会再去,恰有浙大人文学院含松院长,老朋友多日未见,一同讨论更是舒心。纪诗一首:

IMG_20200103_150738.jpg

雾漫云林觅冷泉,峰连脊岭几重天。

梅花瘦润枝含蕊,铃铁垂珠叶似莲。

细雨清寒人影淡,僧门寂寞好聆禅。

浮光过眼知虚室,竹舍菩提迦耶前。

IMG_20200103_151316.jpg

【愿心传脉】2020.01.04.

归来有点疲倦。看方丈劳顿不休甚是感慨,吾知其意乃在丛林光大也。于今灵隐欲行1700年纪念,回溯慧理开山,其后唐宋承绍,多少名僧曾此驻锡。永明延寿畅宗法,南宋时理宗皇帝九次临诏,明清之际曾凋零,经具徳弘礼中兴,康熙皇帝六下江南更五入灵隐,于今近四百年也。吾素不喜溢美之辞,然观大和尚弘法之志,乃对之感叹曰:再数年,时人或谓:灵隐自具德之后当为光泉。大和尚闻之,淡然一笑略无声色。今日茶会罢,讨论讲经基地课程及佛学院新专业申报。特寻寺中腊梅树,雨中清香含蕴。归来填词。

IMG_20200104_145514.jpg

  《庆清朝慢》


宝刹飞峰,丛林静肃,多少草木枯荣。

唐歌宋韵,几番天子威名。

千七百年往事,沧桑风雨塔和亭。

凭清净,向谁诉说,鸟语虫鸣。


慧理携猿去后,更法宗延寿,具德中兴。

烛香一点,炉烟缥缈钟声。

尽道古来寂寞,问何人夜色伶仃。

僧窗外,腊梅润蕴,水冷泉澄。

IMG_20200104_145112.jpg

【选冠子非过秦楼】2020.01.07.

还是低估了海南的天气,原以为杭州昨日小寒,竟然天气温如春,温度不会差很多,却忽视了早春和暮春的区别。且说昨夜二哥选了个诗情画意的地方,藕香居燕饮诸位,湖光山色天气如春,禁不住他10年茅台香醇又破我酒戒。座闻《梨花颂》,丽质天生,君王难弃。余言北宋词人,张子野最为风致,横越柳永苏轼两个时代,梨花海棠得意处柳苏皆有不及。时浅醉微醺,众皆歌舞诗吟。恰朋友提及余一年前闻箫诗吟飞雪丽人归词,乃以随兴吟诵。恰友人分掉《惜余春慢》,想小寒时节,杭州海南两地如是春风,正宜用此调。路上发现昔人以宋代李甲《过秦楼》为惜余春慢,实则有误。《惜余春慢》即《选冠子》别名,也被称作《苏武慢》等。此调经大晟乐府周邦彦校用当为正宗,故依此填词。

IMG_20200107_212611.jpg

  《惜余春慢》(小寒如春)


潋滟湖光,藕香芳阁,天淡薄云清月。

楼台气暖,褰幔风和,怎道小寒时节。

窗影洒落流光,嘱酒扶杯,放怀休说。

记得当时路,归来何处,去年飞雪。


凭短歌、浅醉诗吟,舞低杨柳,便一曲梨花诀。

君王不弃,丽质天成,教看玉颜澄澈。

信是穹苍,晓来知我心思,恁般殷切。

海棠羞子野,东坡柳郎有别。

IMG_20200108_140210.jpg

【迷失海天中】海口美兰机场走下去,就是环线高铁站。宽敞的座位,多少松弛了热带满头大汗和改车票的紧张。静静的坐着发圈聊天,不料列车竟已过了琼海,下一站万宁又得重新回来。看来是注定不让我提前一些到达。想想也挺好,当是免费万宁一游,不然也许永远不会踏上万宁的土地。我想到几年前,也是国际公关协会的会议,那次是海口,为了寻找海边石头公园,特意换乘几次到了文昌偏远的海边,那种浪漫的情怀,不知今后还会不会再有?夜色中来到酒店边的海滩,静静躺在沙滩椅上,望着深邃的天空,和笼罩在夜色中的大海,微云淡月,临风听涛,正是我喜欢的意境,这种感觉真好。

IMG_20200109_153124.jpg

【涛声依旧】2020.01.09.

博鳌会议收获良多,主题报告都与我的研究方向密切相关,虽然未来多年除了旧作修订,不再会写品牌著作了,但是所有的积累都成为文化溯源的一种仿佛。凑巧的是,五年前也是在海口,我第一次参加年会,此后这就成了我参加最积极的两个会之一,还有一个是我担任第一副会长的浙江省传播学会。电梯上我笑着说,这个会真好总有一些基本盘,每年一起互相交流。这也跟郭校长领导学术委员会有关。不但会议朋友相逢,而且还遇到了40年相识却20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阿林。他十多年前在这里开发房产,刚回到杭州因为成都军区一批朋友,特意赶来竟在这里重逢。晚上跟阿林一起去西昌基地的邓总家喝酒,过了一会孙将军来了,而且还亲自烧了两个菜。难得是和我同龄的江部长,竟然还和我是老乡。这氛围仿佛回到了从小生活的部队营房,竟然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喝这么多。挺好的,下午去玉带滩,沙滩宛然一条玉带,一边是江一边是海。万泉河水清又清,这是我们小时候的歌,人生处处有记忆。晚上归来再一次走到海边,依旧像昨晚那样独自躺着,看海浪就是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寂寞地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涛声依旧。生生不息的自然,就如同生命的轮回。

IMG_20200107_142412.jpg

【海天飞鸿】2020.01.10.

黎明时分醒来,拉开落地窗,涛声和海风同时涌入房间。站在露台上凭阑望海,回思昨日想象,潮起潮落无日无夜,它不寂寞吗?天与海一样澄碧明净,云与浪一样如雪翻卷,那是自然的调性与姿态。涛起涛落浪涌千堆雪,淘尽了千古风流人物,潮打空城寂寞回。造物主就这样诠释自然的永恒,而人生不过雪泥飞鸿。感怀律诗一首:

IMG_20200107_143810.jpg

俯瞰浮云净昊空,鲲鹏远翼越空濛。

穹天鉴镜犹苍碧,海日晨曦似火红。

寂寞平沙千古浪,浩然浪涌万年风。

卧听夜月涛声近,晓望凭阑忆雪鸿。

IMG_20200109_151943.jpg

【随兴谐趣】2020.01.13.

略记昨日事。多年没有监考过了,早早走向考场。天色不错,转身随拍一张。想到日前看清华范教授只手拍照甚是灵活,我却从未有试过。恰新入手机,回身单手拍一张。考场里开卷大家都省心,呆坐教室正当午时,却见有校友师弟宝钺次韵我律诗,乃再为前韵。恰有大学同学致伟兄谐趣,此君当年同学兼杭大中文系同事,幽默谐趣最是好玩。本科之时唇红齿白,皮肤吹弹可破胜似女郎,有酒窝生于两颊,自谓之“肉坑”。故毕业之际互赠留言,我给他留有肉坑二字;他则写我一撇小胡叹为观止,盖因当时不知剃须,但数日方小剪刀自剪一番也。后数年致兄越洋过海,在美国娶得俄罗斯浑家,得金发两千金,家中母语凡中美俄三国,宛如当今世界多边格局。余与致兄调笑,乃再以前韵谐趣一首。兹以二首为记。

IMG_20200109_151846.jpg

《随感》


世事遍观原是空,可怜入眼已迷濛。

浮云飘过千山绿,落日残留一抹红。

蜗角虚名兼骤雨,蝇头小利去如风。

老来犹幸心思淡,写意清词寄远鸿。 

IMG_20200109_163605_1.jpg

《谐趣致伟》

致伟当年不扯空,寻常笑眼略迷蒙。
酒窝两个肌肤白,巧嘴一张唇角红。
外语勤修堪似景,排球传递迅如风。
西溪照影怀秋树,夏雨春风念雪鸿。

IMG_20200118_152222.jpg

【再作谐趣】2020.01.14.

清早醒来,却见同学群里有小童次韵我昨日《黄致伟》诗,夸奖之辞虽不敢当,同学开心却是无间之情。乃再为回诗前韵《赠童俊伟》。却说这俊伟乃当年同学中年龄最小者,考大学时年方十五,入杭大也不及二八。此君最为有趣的是,尚走廊穿行,捧书独吟,宛若无人。某日食堂排队,待及窗口,向里面一句:“海带。”厨工闻言给他打了一份海带,不料又闻声:“复海带。”厨工迷茫不知所云。众皆大笑,知他是读古书入迷,要买两份海带,却用了《木兰诗》句式:唧唧复唧唧。童君年幼,却甚有才,某日理发随吟,至今40余年犹然记得其佳句:快剪一声碎,愁丝万缕空。后数年童君先后工作考古编报,皆无足以谈,唯驰骋股市,则如入无人之境,斩获甚丰,号曰股神。兹以此事随吟一首,是为纪念。

mmexport1578608707660.jpg

《赠童俊伟》

谁写愁丝万缕空,当年俊伟尚童蒙。
诗书晓读吟窗白,陋室闲谈会脸红。
排队食堂思海带,徘徊廊道看清风。
流光一去三千里,股市翩然宛若鸿。

IMG_20200108_082501.jpg

【琐事锁事】终于忙完了上午的许多杂事,说来也都是不可少的事情。其中最有成就感的,就是自己换了楼上书房和卧室的两把门锁。旧锁多年,早就有意换掉,因室内常不锁门,加上怕麻烦也无所谓。前天想自己当年喜欢摸索,上个世纪无师自通了许多手艺,诸如配钥匙、修自行车、油漆地板、安装台式空调,还有换汽车轮胎等等,何不自己换了这两把锁。于是半夜天猫下单,今日锁快递到,换好后心情大爽,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想到老毛《浪淘沙》(大雨落幽燕)词结句有云: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就变化随吟二句:还道当年身手巧,换了门锁。未久仿毛韵写好,最后一句用“换了门锁”出律,诸兄谓不可。我笑谓难道是换了房间?合韵合律只是不合意,此处且予说明:

IMG_20200118_154528.jpg

  《浪淘沙》(换锁)


陋室看飞燕。云影蓝天。

青春年少小蓬船。

勤学好思多试手,想象无边。


风雨任流年。但剩吟鞭。

著书立论有诗篇。

还道当年身手巧,换了房间。

IMG_20200109_145948.jpg

【寂寞忆涛声】2020.01.16.

博鳌归来总觉得欠了一首词。凭海临风,此番最沉醉的莫过于看潮听海。独卧海边,夜月闻涛,晓色凭栏,涛声涌入,那种感觉并非寻常可得。自然天籁,寂寞飞鸿,仿佛宇宙精神感悟。取《望海潮》调为咏。填词就,校友会稽赵斌涛兄谓,词第三句固定词语似可斟酌,并建议改为:垂钓渔翁。其所说颇有道理,我开始也是不愿用成句。词中写入渔翁甚好,虽不合当时情景,然海上无渔翁,心中有渔翁。因不想上片早早便有人影,故渔翁稍后些出现:

IMG_20200109_153132.jpg

   《望海潮》


斜阳沙暖,天光水色,渺茫海阔烟空。

波涌乱云,涛卷积雪,潮来气势如虹。

拍岸激长风。更浪疾一线,不见渔翁。

无限情怀,极目浩瀚远苍穹。


何人万里游踪。卧平沙夜月,寂寞从容。

间隔世尘,疏离俗韵,闲听奔啸喧汹。

我意入鸿蒙。念朝来夕往,际遇相逢。

回顾楼台欲晓,涨落识飞鸿。

IMG_20200109_152630.jpg

【校园探梅】2020.01.17.

寒假前的最后一天,白天学院欢乐开会,晚上学校联欢。这个学期来办公室少,黄昏时在楼下走走,原来梅花已在开放。今冬初雪迟迟未至,尚未践梅约,也算是初见。归来匆匆赋诗用何逊早梅韵:

郁寒天色暗,浅韵入窗台。

清雪年来少,琼英独自开。

宿怀思旧约,乘兴探新梅。

驿使知春意,香魂为报来。

IMG_20200117_162855.jpg

【孤山早梅】2020.01.18.

不日小别,行前径往孤山,却要看看梅花如何。偶遇湘君伉俪,对望一笑,俱是梅约。梅英疏淡,匆匆只做个道别。有曰何处无梅,然偏爱孤山疏影暗香,灵峰枝横花绕。至若庾岭老梅,折寄陇头,其情趣便在于文化想象。故孤山旧约,则常来常新。小别随兴小词,待归来再赋梅英如雪。

IMG_20200118_155426.jpg

《早梅芳近》(孤山早梅)


碧水寒,岸草冷。寥落人声静。

梅妻鹤子,几处香魂忆和靖。

湖光清似鉴,绿萼红颜影。

却怜花蕊浅,羞涩照妆镜。


晚风轻,意省。无语添幽境。

芳踪来觅,莫道孤山旧时景。

偶然成小别,顾盼期吟咏。

待归来,只为曾约定。

1.jpg

【随想随说】2020.01.21.

原说昨日大寒,却是天暖如春。上午锦衾高卧。清早敦基微信资料传说中霍比特人原来是有的,吾谓考古学对远古人类的发现只一鳞半爪,远远不及人自身的想象,想象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生物基因的遗传沉淀。因思上古之人实在比现代人要快乐有趣很多,却见众人微说武汉疾疫,都是人类自己在造孽啊。晚餐James召集几位老同学聚于杭州大厦,这地方却是很久不来了,穿过商场颇觉冷清。席间有金陵言,明日浦东飞达拉斯转道南极,冰川之旅深为感叹。作家杭育畅想美国小镇酒吧,每日流连说不定遇到个小寡妇,于是众皆欢笑打趣,我以为此乃小说素材,或可成就不世之作。归来晚是夜无话省了填词,晨起想金兄尚嘱写《竹马儿》词牌,是为柳永所创调,又名《竹马子》。早年读词,偏是喜欢其中句子:对雌霓挂雨,雄风拂槛。新愁易积,故人难聚。今且引其韵而言新事,也自为远行遣兴。

IMG_20200119_140657.jpg

   《竹马子》


凭天色云清,轩窗日暖,晓窥重幕。

甚寒令节气,氤氲变化,春来何处。

冷雪流落无踪,东君有误,错将时序。

俗世侵风华,更无言、高卧还休回顾。


便读羲皇事,长怀旷古,简装轻羽。

闻声疾异江楚,焉有巫山云雨。

且自酌酒残阳,一杯相嘱,谈笑归儿女。

飘然路远,但约天涯去。

IMG_20200118_16000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214991.html

上一篇:待回眸跨过一个年代
下一篇:宅居小记:轮回的世界

6 杨卫东 刁承泰 郑永军 钟炳 杨正瓴 陈绥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2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