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春秋复三载,栖溪叙词兴

已有 1898 次阅读 2019-12-18 13:16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原以为这十余年来创作的诗词应该不下千首,最近细加统计方知有误。先是2015年初出版《栖溪风月》(首都经贸大学版),迄至2014年末共收6年诗词之作290篇;2017年又出版《最后的风华绝代》(浙江大学版),于中穿插收录其后两年作品计有163首。今欲以《栖溪词叙》编定近三年诗词,乃知以往每年之作原不足百篇。诗词之作,赖以心性,若无诗意时,数日也不曾有作,故三年合共不足300篇。驰以性情,偶有游戏之作未曾计入,十一年间合计大略750篇上下。昔年创作,间或近体诗与长短句,诗体简易而词体谨严,故虽以词擅而创作却诗多于词。近年来颇为用心,致力词体注重长短句创作为主。恰圣迭戈金兄竟力编《词牌大全》,吩咐词牌皆为素未涉足之长调,年末再勉力为作,12月能成就长短句10余篇。

IMG_20191214_131348.jpg

【回到童年】2019.12.01.

尽管很不想谈广告,但是多年养成的专业习惯,依然忍不住地在迪奥广告前驻足。浓浓的复古风,令人遐想经典的意蕴,时尚最深处的内涵,往往不是先锋,而是一种古韵。十二月开始的第一天,圣诞和元旦的大幕便被拉起。夜色中沿南京西路繁华处,来到大广告对面的石窟门弄堂,这便是伊小时生长地方,童年场景则是弄堂里钻来跑去。人生也像是复古,几十年沧桑变化,过去的场景会不断浮现。伊说我们来自完全不同的地方,我蓦然想到南京路上好八连。

IMG_20191202_151330.jpg

晚上睡得特别好,黎明前醒来脑子里想到许多年前的一首诗,是大学毕业时同学写的,那时候我才21岁,很年轻充满激情和幻想。在工作前的间歇期,我反复朗诵那首诗:在黑沉沉的宇宙空间/成千上万个太阳/涌动着无数盏红色的梦/时间开始了/断层横亘在红色的天幕上/思想在造山运动中辗转/忧郁像雪花一样/凝聚成巨大的冰块/渐渐的透明/时间被拉近了/纠缠着/在远古的荒原和未来的铜像之间/诞生了一群脚印……记得我反复朗诵,比我小九岁的妹妹不理解的问:太阳只有一个怎么是成千上万?晚上做梦黑乎乎的怎么是红色的?没待我回答,她便自我领悟般的解释:银河系有许多许多的恒星跟太阳一样。我诧异的看了这小学生一眼,自己也领悟了不少。在白昼与黑夜的低洼处/坚石的对话/敲打出久远的回声/江河和熔岩/酝酿着新的悸动/浑朴的画面破碎又合拢……几十年和几万亿年一样,都是一个轮回,不同的只是周期长短而已。霓虹灯闪烁新年快乐,一个周期结束和新周期开始。

IMG_20191202_123826.jpg

【风中舞者】2019.12.06.

意大利著名雕塑家、威尼斯美术学院院长朱塞佩·拉布鲁纳雕塑作品巡展,友人入手其佳作,名之为风中舞者,冀我为述。因思其渡海万里,裙裾因风,飘然如遇东归。从此朝夕仙姿相伴,宛然与君共徘徊。乃用宋人《燕春台》调,欲依张先原韵,然古人宽韵多所出入,微以调偕,遂成此曲:

mmexport1575587775882.jpg

  《燕春台》


落日苍茫,踏波万里,还当渡海人归。

燕雁风轻,佩环舞弄仙姿。

云烟不解芳思。但倾心、江岸霞飞。

钱塘秋绮,因缘随意,得遇君时。


飘然襟袖,舒展荷裙,鹤临玉立,裾漫吹霓。

楼观画阁,铜驼婉约香媒。

锦带平生,料今宵、灯影门扉。

醉蓬闺。从此相为伴,夜月晨晖。

1068345765.jpg

【岁暮游思】2019.12.12.

近来无诗,但思去年此时寒琼飞雪,闻洞箫之声诗意翩然。不觉经年,岁暮将残,夜月寒宵,流光如水不曾住。念游人天涯,乃依南宋史达祖《绮罗香》韵,聊写岁暮游思。


  《绮罗香》(岁暮游思)


落叶惊风,萧条老树,岁晚年光迟暮。

月冷寒宵,不肯一些留住。

但回首、万里云飞,更堪忍、送君南浦。

念天涯、山海茫茫,怎知衣袂别时路。


烟波凝望极目,还道蓬山缥缈,也无舟渡。

不觉经年,犹忆那时眉妩。

琼雪静、阑外青峦,说与她、洞箫歌处。

夜渐深、思量千重,共谁谈笑语。

IMG_20191202_144014.jpg

【酱酒臻弘】2019.12.14.

臻弘基金朱总设座,聚会处电梯直上二十楼,隐有亭间,再入空中花园,有楼台亭阁,瑶草蓝桥,宛然仙阙。席间刃总悉心相赠,特衔名定制茅台镇产南宋宫酱。素不善酒,亦不辞一饮。念座中皆商界豪英,惟余一介书生,欣然相遇,亦吾性情所之也。且填词《瑶华》以记,此调南宋后期创制,初见吴梦窗,杭州人周密亦染指,兹从周草窗韵。

2.jpg

 

  《瑶华》(酱酒臻弘)


臻弘隐叠。瑶草蓝桥,况然临仙阙。

楼台人影,犹若是、隔望窗莹如雪。

廊环幽径,但俯瞰、华灯明灭。

还有缘、人世相逢,识得座中豪杰。


萍踪最是无端,算意气书生,唐宋清节。

功名老去,将旧梦、都向浮云挥别。

可怜此兴,不善酒、尊前谁说。

且放怀、一饮琼宫,伴我酱香明月。

IMG_20191214_121446.jpg

【寒山晖树】2019.12.15.

冬日半坡,虽无春华秋实夏木葳蕤,依然松干竹径别有风景。且用南宋词人所创《露华》调,词牌取自李白《清平调》春风拂栏露华浓。初见于周密,韵有平仄两体。今用仄声依王碧山韵。


  《露华》


冷清竹柏。看叶落门前,过了秋色。

傲骨直干,一任天风萧瑟。

便是霜雪来时,不减凛然标格。

柴门静,坡前水流,径入山陌。


徐行步履阶石。老树倚苍峦,依旧魂魄。

漫道乱花飘尽,不见痕迹。

却喜岭上寒云,缥缈欲成空寂。

无语处,疏枝暮晖澹壁。

1.jpg

【山有木舟】2019.12.16.

日前山间有渔舟之照,有山有木有舟,联想到上古《越人歌》中有“搴舟中流,山有木兮木有枝”之句,却是把山与木、木与舟串在了一起。恰逢湘君感赋《浪淘沙》词,因念沧海桑田,世事陆沉,也许这天目余脉,当年也曾是一片海沟。乃步韵湘君,聊以感叹。


  《浪淘沙》(次韵湘君)


寒岭不知秋,浮岁漂流。

桑田沧海古沙洲。

水落壑平山石出,旧日渔舟。


人世若蜉蝣,宿梦难留。

雪霜雾雨白云收。

一片斜阳垂老树,何事忧愁。

IMG_20191125_133247.jpg

【冬日咏燕】2019.12.16.

些天抓紧写词牌,多涉南宋后期词人所创调,力争年底前写完300篇结集。午后静坐办公室等待开会,读南宋后期史达祖《双双燕》,想到从未写过燕子,虽是冬日,乃有意咏燕。


  《双双燕》


柳绵絮影,问王谢堂前,几曾飞度。

轻歌婉转,婀娜画檐翩舞。

江畔桃花楚楚。但凝目、差池其羽。

怀君燕子归来,记得春风相遇。


何处。溪山碧树。更梵静塘河,绿洄湘浦。

瑶台梅雪,过了夏云秋雨。

芳啄衔泥筑户。锦衾暖、呢喃朝暮。

薰染悦水香巢,尽入剪灯话语。

IMG_20191214_115100.jpg

【嘉欣涤霾】2019.12.17.

冬霾天色阴郁,思及元好问诗句云:郁郁羁怀不得开。微信谈说诗词,柏湘二兄约年前一聚。又友元君编词牌大全,嘱我长调十余篇。时有飞信至,友人职称嘉讯,言酒以庆,顿觉霾清氤氲。乃作《惜余欢》为贺,是为北宋黄庭坚所创调。


  《惜余欢》


夜风竟晓,正冬日雾霾,阴郁寒瑟。

偏酒侣诗朋,向何处寻觅。

天外飞声,有嘉信至,道今日、杏榜凭谁摘。

问蓬莱阁,锦书雅章,楚山云迹。


回思泪零欲泣。但一笑翩然,虚室空寂。

温酒约芳樽,酱香竞瑶席。

兰台从此,青丝不惑,便潇洒、任运河南北。

看氤氲处,余欢尚存,兴怀堪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210541.html

上一篇:秋风冬渐十年不觉天色寒
下一篇:待回眸跨过一个年代

4 王从彦 武夷山 钟炳 蔡庆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2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