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秋风冬渐十年不觉天色寒

已有 868 次阅读 2019-11-30 16:38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最近跟一批校友谈诗词,网络空间的对话不仅督促诗词创作,也会因讨论的深入而进一步延伸到诗论的思考。很多议论散落在微信群里没有整理,昨天有朋友汇集我回答问题的一段文字,似乎颇能表达我对诗词创作的看法。话是从李白杜甫开始的,有说道李白在盛唐时候并不是主流,或者是在当时的诗歌圈子里影响未必显著。于是我说了下面这段话:

IMG_20191114_161533.jpg

李白的诗歌地位在当时就确立了,唐明皇也是因为他的诗名才征召入京的。比他年长出名更早的贺知章一见而叹为谪仙人。后世也有自以为可以妄议的,对李杜都曾评价。所以韩愈要说:李杜文章在,光芒万千丈。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什么是诗坛主流?大家景仰的巨星本身就是主流。混圈子的都不是超一流的人物,超一流的巨星都是独步文坛的。李白到长安比较晚,呆的时间也不长,他本身是自带光芒的超级巨星,所以不需要去混那些圈子。盛唐的许多诗人,都可以划分为什么流派,但是李白杜甫是什么流派?超级巨星什么都牛逼,就跟金庸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一样,不能以门派局限。

2.jpg

又有朋友说,古代诗词创作很多是出于仕途需要。于是又对此引发了我的议论:如果讲起讲起诗歌本源,做诗肯定不是为了做官啊。《诗经》那时候的诗歌,大都是民间流传的。诗者,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它首先是表情达意的一种方式。只是到了后来,以诗赋取仕,诗歌成了考试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才是有了做官之用。但科举做官考试的内容也不仅仅是诗歌。至于说到诗歌评判的主观性,好的诗歌还是有标准的,不论表达风格如何,总是适合读者的审美要求和欣赏机制的。人的审美要求多样化,所以风格也就多种多样。所谓老干体之所以不能永恒,就是因为它不属于审美范畴的诗歌艺术。对于古典诗词而言,阅读过程中查字典训诂,这个是难免的。这不仅仅是语言形态的变迁,而且还因为诗歌乃至于文学文化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身的一些特别要素,包括意境、意象、典故、表达范式等等,古典诗歌是一种优雅的艺术形态,要进入这种优雅的艺术形态需要相应的艺术素养,查字典对格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对这种文化素养的提升和积累。到了我们今天写诗词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面临比较平淡、日复一日的生活,所以很重要的一个追求,就是如何在平淡的生活中,自己发现一些隽永的内容,感悟到一点自然人生中的诗意。其实古往今来的诗人,绝大多数都这样的。当然,日常生活中本身也可以拓展诗歌表达的意蕴。

IMG_20191111_162123.jpg

【由物及心】2019.11.11.

十年不能算是太久,但是对于技术形态推动的市场和社会发展而言,仍旧是一种极大的变化。双十一被叫作光棍节,说来也大约十年了。记得那时候我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推崇网络营销,当时许多人将信将疑,王首富和马首富公开打赌喧闹一时。2012年双十一阿里营销额是191亿,记得当时正在上课,我跟学生讲:网商也需要一种仪式,11.11将会成为一个节日,也可以叫网络狂欢节。过去了这些年,感觉现在这个节因为单纯促销而平淡,看来它现在面临着新的转折,得来一次脱胎换骨,从单纯打折购物走向更深入。如今十年的技术跨度堪称迭代,所以单纯建立在技术应用之上的双十一,不会有更持久的生命力,只有摆脱对网络营销技术性的路径依赖,深入到人的心理成为一种情感和生命依赖,它才可能持续。未来的十年可能变革会很大,不论是科技还是社会。但是不变的是永恒的人性,和循环往复的人心欲望。不论是5G还是云和区块链,甚至全息信息系统,肯定会成为驱动甚至改变未来的场景。前几天曾谈及佛教的物理空间与数字空间以及心灵空间问题,数字空间就涉及到区块链和全息系统。区块链可以建构一种诚信的关系型态,这不是正好与佛教追求向善一致吗?未来十年我们的生命体验,也许比过去数十年的经历还要多。昨天黄昏时光,拍几张花花草草,不明白一对黑天鹅看到我在水边,为什么总是很亲近游过来。

IMG_20191110_162200.jpg

【下元即事】2129.11.12.

农历十月十五是已经被淡忘的下元节。昨日春哥延约诸君聚于天竺东篱居。飞来峰中分南北,北边是灵隐,南面为天竺,天竺三寺由北及南,历来是梵天胜境。时近黄昏,我从中天竺法净禅寺沿径西南,随想这一路上古来曾有多少名士高僧留下踪迹。天竺三寺若论历史,也是由北向南而演变。古代天竺寺主要指下天竺法镜寺,初为灵隐同期慧理所建翻经院,历史上多有高僧。中天竺法净寺,是千岁宝掌和尚于隋代初年所筑,后来又经名动一时的贞观法师扩建,唐宋高僧诗人往来最多。而唯有上天竺法喜讲寺,虽然山门大书晋代古刹,然此晋代并非司马氏之晋,乃五代十国时,吴越王奉后晋为正朔之年号。时僧人道翊在此筑庵供奉观音,吴越王钱弘俶梦白衣人遂扩建此寺。上天竺历史上最有名的高僧,是和苏轼交好的辩才大师。天竺一路树幽山静,从稽留峰到白云峰,正是枫叶红芦花白,清泉流石洗凡尘。进得寺院匆匆一圈,但闻观音诵咏不绝于耳,下来时却见老方丈定本法师默默的身影。

IMG_20191111_165431.jpg

餐饮之间朵儿姐谈及日前在京夜宿安缦酒店,有惊悚发生乃持经念佛归于宁静,陆百科亦自言现在越来越唯心。是夜众皆欢畅,联总又安排唱歌。歌罢归来兴致难眠,然一梦醒来笙歌之声杳然无踪,惟上天竺观音之诵依旧缭绕。法喜寺历来以观音灵验著称,若论天竺三寺以它最晚,然列位却在法静寺前,为宋代教寺五山之首,莫非也与观音道场有关?欲以诗记下元日事,恰读陆游诗,云其《下元日五更诣天庆观宝林寺》,诗后两联谓:“楼外晓星犹磊落,山头初日已苍凉。鸣驺应有高人笑,五斗驱君早夜忙。”吾亦曾入寺也五更醒来,因用其韵略记昨日“酒肉穿肠过,菩萨心中留”之情怀:

IMG_20191111_164948.jpg

天竺斜阳入宝坊,秋风有意拂衣裳。

清怀不许三千愿,简净惟留一炷香。

夜月闲情斟淡酒,佳人悚慨动微凉。

徘徊歌罢心归静,莫教浮生俗事忙。

IMG_20191114_162204.jpg

【秋色寂静】2019.11.14.

黄昏时看天色不错,便也无心读书,驱车西溪湿地尽头,有颇具野趣处过去未曾踏足,随意觅幽竟然别有天地。碧水黄叶,更间霜红,秋苇斜阳,蒹葭苍苍。秋尽江南草未凋,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味道。穿过无名桥洞,有民间古白庙阒寂一隅,庙门高锁,旁有斜桥沧桑,跨过小桥竟不见路径,独有钓者垂竿桥上。归来却见友人微曲《秋意浓》,又云秋尽意未浓,待冷气来时就直接入冬。因以为词:

IMG_20191114_162727.jpg

  《千秋岁》


苇风红叶。漫说芳华歇。

碧云淡抹宜相阅。

江南秋日尽,不与秋颜别。

水清湛,芦花照影如飞雪。


野甸人踪灭。乱草笼幽折。

车马断,喧声绝。

垂钓斜桥上,清静无须说。

古白庙,蛩鸣子夜空寒月。

IMG_20191114_214059.jpg

【溪山栖怀】2019.11.18.

秋深十年十里堤,昨夜苇风微冷,西溪偕行,念十一月于我,颇如人生自然节点。数年前有《凤凰台上忆吹箫》词,写栖溪情怀,因以命意再用原韵。

IMG_20191114_162913.jpg

  《凤凰台上忆吹箫》


回首溪山,十年秋色,晏然自在林栖。

剪苇叶、萧萧冷树,绿暗红稀。

迤逦长堤灯影,犹伴我、行路如依。

便辞笔、尽数许她,风月琼肌。


徘徊晚凉天气,霜露起、飘零落叶歆唏。

更曾见、浮云雪雨,竹节贞萋。

思量因缘有悟,还注定、人世沉迷。

铎铃寂、芦荻不语清怡。

IMG_20191114_163828.jpg

【碧玉观音】2019.11.19.

玉观音玲珑剔透,仿佛无言之《心经》,自然静观。蓝田日暖荆山意,弄玉吹箫入瑶台。寄怀君子,冰心在玉壶。《玲珑玉》乃宋末姚云文自度曲,今且初试。

mmexport1572677612579.jpg

  《玲珑玉》


涵月琼宫,寄金石、弄玉吹箫。

玲珑碧透,佩环风袖长宵。

缭绕蓝田日暖,楚山深藏处,温润清寥。

岧峣。归来时、随璞未雕。


质洁光华品性,寓怀如君意,和韵融昭。

雅尚冰轩,但吟歌、自在逍遥。

无言谁人刊琢,便成就、莲花妙座,一束丝绦。

慧观处,宿心澄、空照凤韶。

mmexport1574659458435.jpg

【节令小雪】2019.11.25.

两天前节令小雪,便有意一咏,惜未成篇。昨日晨醒觉,但闻垂帘窗外,鸟鸣婉转,却不知鸟名。寻问友人乃曰,且自作喜鹊可也。因想春与秋其代序,岁月与我,淡淡如歌。时见友人初冬欢快之诗,念及去年曾言及夜雪,酌酒明月,舞动兰香,歌窈窕之章。恰有圣迭戈金兄嘱我作《澡兰香》,此调乃南宋吴文英自度曲,其后清人有作悉依原韵,今亦从吴梦窗原韵为之。

IMG_20191123_210639.jpg

  《澡兰香》(初冬)


重帘叠帐,小雪冬临,夜色扰撩醒觉。

飘然落叶,隐隐轩窗,宿鸟共谁相约。

算柔和、高树流云,思回绵香绿萼。

曾淡淡、君心便许,汀兰芳蒻。


但抚清商一曲,舞动轻歌,更销魂魄。

依稀记得,杜宇声声,醉里影斜帏幕。

尚叮咛、踏雪归来,明月邀相对酌。

念雀喜、为我传音,舒怀眉角。

3.jpg

【冬怀春水】2019.11.26.

今日有意填词,恰是友元兄布置《倾杯》词牌,此调是柳永最常写的,其中“何人月下临风处,起一声羌笛。离愁万绪”,“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处凭鳞翼。楚峡云归,高阳人散,寂寞狂踪迹。”都是我年轻时很喜欢的句子。但次韵的却是他另一首。

IMG_20191126_175844.jpg

  《倾杯乐》


天阻重阴,水涵清影,云山尽染苍碧。

绿叠翠嶂,风静画阁,岸草凝寒色。

倚阑记得春归去,悄然冬消息。

凭窗对望,虽咫尺、如若天涯南北。


况歧路生惆怅,别时容易,光景常抛掷。

欲语又无言,茗香人淡,几多都沉积。

楚梦高唐,且休辜负,浮世匆匆客。

致元极。穹尽处、何须间隔。

IMG_20191114_163357.jpg

【运河夜雨】2019.11.27.

日来多见说运河,自忖疏远已久,午后办事毕已是傍晚,秋雨飘洒无处停车,匆匆雨中运河一行。念及金兄所嘱《爪茉莉》词,说来也是柳永所创。然柳永《乐章集》中未录,调见明人所编词籍《花草粹编》。偏是这词牌除他之外再无人写,我便也依着他的韵写一个。撑着伞儿走,暮雨经行遐思古今,年轻时从杭州到苏州,水路从运河彻夜船行。夜影一帆渔火,寒山钟声晓月残,那蓬舱底不知藏了多少故事。

IMG_20191127_164056.jpg

  《爪茉莉》(运河夜雨)


暮雨潇潇,运河别样味。

经行处、旧时天地。

漂珠落叶,正却似、流光滴碎。

北关下、逝者如斯,况今古、多少泪。


秋风扰梦,夜沉沉、定难寐。

渔火暗、烛微细。

寒山水路,过阊门、钟迢递。

问橹声、世事尽藏船底。岸边树、灯影里。

IMG_20191110_170544.jpg

因为这几天好几个方面谈及运河之事,运河文化叙事是好事,可惜我心有余而力不从心啊。填词罢,却见有校友作秋风秋雨绝句,便也一起玩一个:

《秋雨夜》

秋风秋雨写秋词,莫教悲愁染鬓丝。

嘱酒无关天下事,闲邀风月写相思。

4.jpg

【浮世相逢】2019.11.29.

晨醒看窗外天色阴郁,想来数日阴天之间,昨日的晴色却是有些偶然的意外。昨日国人说感恩节,今日海外朋友说感恩节。我对西方节日一无所知。朋友说节日多一些是好事,这话也有道理,愿人生天天如过节。感谢美好的晴天,感谢阴郁的冬日,感谢生命如流相逢有你,感谢平淡的生活也能品味出诗。倚床看看文章,血饮谈颜色革命史的文字,言之凿凿不知真假。葛剑雄讲中国历史统一分裂,数据详实但缺少大历史和人类拓展思维。深圳的机遇和战略,王国维的杂感诗,以及钱钟书柏拉图的浪漫评论。末了微信群里随手跟朋友玩几首打油不算诗。然后开始看书作文度天日。打油曰:

5.jpg

夜寐朝醒时光流,浮生自在不知愁。

蔬食淡茶醇如酒,莫教世事催白头。

浮华世界不须追,安然自乐无人催。

最是庄生蝴蝶梦,读书作文茶一杯。

心随万物处处诗,晚来胃口宜少吃。

导化精神善养气,微信如书有新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208221.html

上一篇:秋风空怀谁吟贺新郎

7 钟炳 郑永军 张叔勇 杨正瓴 武夷山 孙颉 陈绥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8 00: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