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回眸九月秋风且自从容 精选

已有 2058 次阅读 2019-10-5 15:11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刚刚过去的九月,于我是数年来少有的轻松期。学校里上了几节十年没讲过的广告课,好在有写过的十多部广告著述垫底,可以随手拈来滔滔不绝讲很久,貌似00后的学生们还挺喜欢的。此外还参加了两次学术会,有汾水秋风之行,然后就比较自由的支配时间。尽管仍有不少书稿文债有待打理,却有意识的放缓这些,必须要尽力给自己创造一种从容,为了未来若干时间的从容。今秋是一个过渡季节。前天友人尚谓,如今只知我以诗词文化为务,都已忘却我在学校里教的是广告和品牌营销了。我说回顾自己是干一行爱一行,所有过去做过的工作都挺喜欢的,不过现在不再想谈论谋生的专业了,渐于诗词文化也是一种自然回归。

IMG_20190910_070753.jpg

【西溪西湖】2019.09.01.

周日秋风秋雨,因事往来多处。上午驱车西溪,趁便小伞雨中独行;中午汪庄会友,餐间议论风发,徐又且流连西湖波光,下午又向龙井山园。却是一日之间,看遍杭州美景,周日充实莫过于此。晚归杭大校友读博,轻松谈笑。随作小令一则:

IMG_20190901_101347.jpg

  《踏莎行》


细雨迷烟,秋风霑露。一竿小伞从容处。

独行芳草入回阑,阑边燕子随风去


波漾湖光,山连水渚。年走遍溪桥路。

西溪清碧鉴西湖,浮生合向西城住。

IMG_20190901_101907.jpg

【勉强赋秋】2019.09.04.

有加州圣迭戈金兄嘱我填词《素蛱蝶》,此曲本名《花发状元红慢》,原系北宋刘几所度,后人填之甚少。时值中秋,又当秋雨连绵,因念古来秋风之辞。《诗经.国风》即有蒹葭白露之句,《楚辞.九歌》屈原嫋嫋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宋玉所谓悲哉秋之为气也,汉武草木摇落雁南归;更兼柳永暮雨潇潇洒江天,秦淮海有驿亭分袂之句。如此多秋天的伤怀,都不如陶渊明东篱把酒夕阳秋菊,旷怀高情一如苏东坡赤壁之下,明月之诗窈窕之章。且学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是杭州秋日之乐也。

IMG_20190901_135550.jpg

  《花发状元红慢》(赋秋)


蒹葭白露,嫋嫋秋风,澹波洞庭水。

江天迤逦。更寥廓,宋玉悲哉其气。

草木摇落兮,千里雁归无留意。

问何人、暮雨潇潇处,满目清泪。


念古来伤心事,冷月凝霜,驿亭飘袂。

一棹离帆,别恨味。更休道、宿夜憔悴。

夕阳犹自乐,斟酒倚阑东篱醉。

且吟歌,有赤壁赋怀,山寺寻桂。

IMG_20190901_134705.jpg

【晨兴白露】2019.09.08。

昨夜行步西溪,登河渚塔。时初闻桂香,今日恰是白露之日。仲秋将赴会汾水,念及唐李峤诗云: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归。忽想溪荷可已凋否,抽空当高庄一看。聊且为诗:

IMG_20190901_134757.jpg

昨夜初闻桂子香,秋风方始沐清凉。

高台河渚云和月,近水溪桥露为霜。

顾盼江南佳气盛,归飞塞北雁成行。

可知荷叶凋残否,拟向高村觅旧庄。

IMG_20190908_145227.jpg

【露桂河风】白露之日原欲西溪高庄一看,却是午后友人相约,地铁直到浙大紫金港西区。感叹新校区建设之快,似乎去年漫步还是一片绿野,恍然有前尘世事之感。西门出来不远余杭塘河杨家桥,有水上巴士停靠处。早两年多言及乘舟游兴,却是未曾如愿,今日恰是天遂人意。官塘乘舟向东入运河主道,武林门码头下船。这一乘水路,真个是风光无限。步行尽兴略有倦意,归眠醒来填词《露华》,词牌系南宋人取自李白诗,末句典出孔子使子路问津,莫非也有渔夫之意?

IMG_20190908_164332.jpg

   《露华》


雁归渐远,恰清风淡淡,秋露霜魂。

便从桂约,犹当香蕴初闻。

绿野踏行深处,记当时、漫步黄昏。

浑觉得,人生世事,尽是前邨。


却寻去年兰舸,一棹渺清波,挥别西门。

柳垂岸草,旧时照影浮云。

看惯夏云冬雪,任流光、漂水无痕。

空阔处,凭谁执舆问津。

IMG_20190910_072834.jpg

【西湖晨行】2019.09.10.

凌晨醒来便没有再睡,索性一早驱车到西湖边。从西泠桥沿孤山路绕行,经玛瑙坡过走鹤亭一圈,然后翻过孤山来到白堤。天尚早便驱车学校,明天有广告策划创意课,这课我大概已经有十来年没上过了,好在去年做广告产业调研,对行业态势有所思考。十年一如白驹,想到适才行至孤山大字东侧有文亭,吾但谓:昔年尚于此与小伙伴畅言天下事,谈说水浒文章。其时正当年少似朝阳初升,一晃四十四年过去,人生只如雪泥鸿爪,旧时小伙伴虽则记得,却是问讯日渐稀少。恰教师节微信往来,健康快乐充实乃为至嘱。

1.jpg

【中秋快乐】2019.09.13.

清早友人作中秋词,却思年年明月中秋,竟不知如何赋新。好在人生秋色更自然,夜月入怀舒袖随心皆如意。随韵作小令,祝朋友中秋快乐:


《踏莎行》(中秋)


荷影清风,桂香浅露。

江南又是秋佳处。

惯吟风月最关秋,秋来兴致如何赋。


夜月经年,湖光如故。

无聊幸有文章著。

遥思明月应怜君,仲秋更为嫦娥舞。

IMG_20190910_070324.jpg

【孤山遐想】2019.09.14.

昨晚中秋之夜,大约十点钟驱车西湖边,湖边依旧很多人。从西泠桥走到平湖秋月,沿孤山路绕行了一圈。在孤山的后面,我特意用脚步丈量了一下,放鹤亭到玛瑙坡前的距离。想知道北宋前期的两大隐士,林和靖与智圆禅师,他们平日的交往空间有多少距离。一千多年前的杭州,西湖孤山应该比较荒僻,何况当时道路不似当今,从最近的城门钱塘门到此也是有所不便,所以在孤山隐居还是比较清净的。记得37年前某次夜晚与朋友一起,去孤山某户人家中,当时就觉得此处有点隔绝尘世。因想林逋和智圆选择在此隐居,一个种梅养鹤,一个修行参禅,绝不涉足城市,彼此交好畅叙无间,那种快乐一般人无法领略。

IMG_20190913_224909.jpg

上午偶及尤瓦尔所言:农业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骗局。想来也是有道理,从此之后人类的痛苦,随着所谓文明的演进不断增加。昨晚亦曾偶然言及,现代人在精神世界的高度,远远不及远古时代的人类。哪怕是与古希腊和中国先秦时期比,现代人的卑琐随着资本和物质主义不断增加。农业社会以及以它为基础,后继的工业和现代文明,彻底改变了人类的自然生存形态,人类在异化和扭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与之相伴随的是,人类肉体和精神的痛苦也越来越多。所以老子那样的智者要讲绝圣弃智、抱朴见素、小国寡民。隐者所寻求的自然,和佛陀倡导的清净空寂异曲同工,都是对生命和本原世界的体悟,是一种冥想中心灵世界的超升。可惜受尘世的污染太多,我们不能真正的领悟这些。

IMG_20190908_161554.jpg

更可悲的是自新石器以来,从农业革命到工业革命,乃至于当今的信息革命,物质财富以几何量级提升,但是社会和人的快乐却并没有因此提升,反而更加糟糕。人类不但享受不到原始采集的多样化快乐,而且必须忍受自己所创造的文明,包括所谓物质和精神文明的奴役和压迫。上午谈及超级人工智能时代,看来人这个可怜的物种走不了多远了。未来多余出来的十亿数十亿毫无经济和社会价值的人,在超级人工智能那里,其实不算是什么难处理的问题,其最人道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运用智能化管理,让这些传统的人类寿终正寝。只是那个世界,即便是升级了某一部分人,他们还算是人吗?

IMG_20190908_153451.jpg

【有月无月】吾师陆坚教授转述其同侪老杭州云,旧时杭州中秋习俗,中秋前一天是迎月,中秋当日则是赏月,后一天谓之送月,大后天称作追月,表达人们对明月的无尽深情。如此今日尚在中秋。向日纽约长岛孙姐有《细雨吹池沼》词,因余赞叹诸校友而嵌余名,自当次韵回谢。此调即《蝶恋花》别名也。昨日夜行河边,国中十六恰是纽约十五,却是夜色朦胧宛然薄雾,月影无踪,莫非寂寞嫦娥,也被织女妒?天孙即织女别名。且自描画,无论有无月色,中秋都是好时节。

IMG_20190918_181424.jpg

《细雨吹池沼》


夜色朦胧弥薄雾。

简步偏寻,小径幽深处。

欲寄闲情明月抒。

琼宫缥缈人无语。


玉阙嫦娥何处去。

舒袖云空,也教天孙妒。

且问凎钊描玉兔。

浮云不把中秋误。

IMG_20190901_135925.jpg

【十二金钗】2019.09.19.

美国加州金兄,于杭大人群中倡导诗词创作,又得群主密西根安娜堡温兄正式出版。一时歌者如潮,间有雅集,尤以北美校友最为踊跃。日间既有咏渔齐唱,又见咏荷连篇,且咏荷十二首皆女同学,写诗填词最是用心,堪称十二金钗。虽则夏荷渐随秋风凋,也因写意香韵回。因以作《赋杭大女子咏荷系列》,聊为一赞:

IMG_20190910_065544.jpg

芙蓉映日与谁开,翠叶连天簇目来。

但约湖光常潋滟,相依山色共徘徊。

婷波夏雨随风去,雅韵秋云写意回。

歌罢金钗偕十二,清香一朵上莲腮。

IMG_20190910_070927.jpg

【天才之别】2019.09.26.

看友人转钱钟书先生与先师蒋礼鸿教授往来之诗,初读诗及文章,直觉钱先生诗才略不如蒋先生。钱钟书先生乃一代大学者,吴宓上世纪三十年代曾有一段话,但谓“当今文史人才,老一辈要推陈寅恪,年轻一辈要推钱钟书,你我之辈不过尔尔。”那时候崇拜钱先生的文章学问,买了他的小说《围城》,以及《宋诗选注》、《谈艺录》和《管锥篇》。而钱先生论宋诗及唐宋诗之别的文章观点,更是对我影响很大。读他的著作颇觉睿智才力超群,却从来没有读过钱钟书先生的诗。于是网上搜钱钟书诗词,清晨读之,但觉率皆平平。钱先生以大才子大学问家,诗中难免掉书袋,且往往干议干叙,失却诗之意境。因思其尚论唐宋诗之别,重唐而抑宋,然其所作却颇如宋人,且有如钟嵘论诗,不过中下尔。喟然而叹曰,即便以钱钟书先生一代天才学人,诗文学术也有所擅有所不足。可知古人讲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曹丕所谓知言也。

IMG_20190927_172412.jpg

【命运之问】2019.09.28.

传播学年会间歇,陪友人弘一法师出家地走走。归来做会议总结发言,会议主旨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自谓这个命题兼具形而上的哲学价值,和形而下的现实性。我总觉得人类的一切行为,本质上都是对自我的某种回归。七万年前智人走出非洲,本身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然后来这些渐渐被遗忘,尤其是自新石器时代一万年以来,人类不断加深自我异化。现今进入信息时代并走向智能时代,人类所面临的生存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峻。

IMG_20190928_161501.jpg

想到了出身于富家子弟的弘一法师李叔同,其早年也曾浪荡,至37岁决然出家的时候,在当时中国话剧、音乐、书法和美术教育等艺术领域,正是声名鼎盛之际。人们无法理解李叔同为什么出家,他的学生丰子恺认为:人的追求有三重:物质的精神的灵魂的。一般人停在了第一层,更高些的上到了第二层,而李叔同所追求的则是第三层灵魂寄托。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弘一法师是一种超越,是对狭隘个体的超越。某人说我将无我,实际上每一个自我虽个性缤纷,但本身仍旧是狭小的。超越了个体就会看到人类的共性。

IMG_20190928_163902.jpg

从弘一法师出家地回来,念及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万法归宗,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大道本无。李叔同是一个智者,所以他的追求,本身就是超越了个体功利价值。在这个特别的时代,人类究竟何去何从?这是一个哈姆雷特之问。

IMG_20190929_163952.jpg

【觉陇桂庐】2019.09.30.

接连几日在满觉陇,先是传播学会议,又是周总伟成桂庐饮赏。且幸老友新朋,畅叙秋怀佳气。停座茗香,竟然一点桂花落杯前,甚是喜人。四围山色桂影,不远处又往来江桥,一点世俗都抛却。且喜有香博士婉转歌喉,悦博士窈窕起舞,茅台未饮人先醉。恰校友谈词,乃赋《月华清慢》:

IMG_20190929_171649.jpg

《月华清慢》(桂庐)


风淡云轻,庐前清茗,觉陇何处寻桂。

雅座幽怀,一点落花樽际。

但欢聚、悦舞香歌,酒未到、却人先醉。

适意。引杯谈笑处,旧时相识。


举目空山叠翠。更洒落秋光,影飞霞蔚。

隐约江桥,世俗都随流水。

且休道、玉箸金尊,君与共、此中滋味。

佳气。便生成风月,自然旖旎。

IMG_20190908_144639.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200712.html

上一篇:域外词意兼赋荷兴
下一篇:快乐充盈适时调整方向

13 武夷山 杨正瓴 曹秀芹 周忠浩 周明明 黄永义 戎可 孙颉 郁志勇 张晓良 郑永军 李学宽 雷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