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秋尽江南诗意何必在远方

已有 2015 次阅读 2018-12-1 13:55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虽说节令已经入冬,江南依旧一片秋色。不觉之间已经进入今年最后一个月,过去的每一个月似乎都忙忙碌碌,如果其中一段无感无诗的时间,大概就是被工作占据了所有心思,无法有些儿悠闲的遐思自然也无法有些儿诗意。昨日中午项目报告总算告一段落,恰单位工会组织往径山,匆匆一行也是让心灵放松些。径山之下有小古城村,见原杭大校友所经营的“老杭大”民宿,恰今天清早却是一批原杭大的遗老遗少,仍旧在喋喋不休谈论往日,想到即将出版的《杭大诗词》中,约我再写一首开篇之作,趁此心酣畅之际倚床而作念及旧事遂用《忆旧游》调(2018.12.01.)。

1.jpg

   《忆旧游》

  (杭大校门)


倚门天目路,记取当年,几许风骚。

得初阳清影,看黄龙吐翠,保俶连霄。

之江月轮流脉,隽彩涌如潮。

数一代风华,东南独立,无限妖娆。


迢迢。问何事、物是竟人非,风雨潇潇。

馆阁虽依旧,念蹉跎光景,道古无桥。

游踪万里漂泊,总是梦魂销。

且寄寓湖山,天涯有幸多李桃。

IMG_20181123_151725.jpg

〔晨鸣雀喜秋风澄怀〕2018.11.06.

清早便闻得窗外鸟鸣雀喜,我总是弄不清楚这是什么鸟,好几次仔细看树丛枝叶浓密处,隐约可见是一种美丽小巧的鸟儿,却总是不知道鸟儿的名字叫什么。历来无意庆生,感谢友人惦记,依然有种温馨。待忙完一天,归来却填一首《金缕曲》,此调又名《贺新郎》,似乎是历年庆生最常选用的词牌。

IMG_20181110_152357.jpg

《金缕曲》


宿鸟枝头语。

梦回时、楼台落叶,飘零无数。

还道浮华都吹尽,随意秋风起舞。

漫说是、经霜寒暑。

雀跃不知人世事,但时常、问讯窗前树。

情到老,澹如许。


逸思一曲歌金缕。

也曾经、红颜绿杯,柳莺飞絮。

明月吟怀堂前醉,憔楚更谁记取。

且幸有、江南烟雨。

鬓发萧然心般若,寄澄清、往事休回顾。

听鹊喜,觅佳句。

1.jpg

〔词与书也是一番创意〕2018.11.08.

向日所作禅境诗词,由书法家任平教授为书,诗词书法联展,拟巡回杭州及东南名刹,并得多方高僧加持,最后结集出版。是亦传统文化现代转化之创意呈现,得幸为其善,不亦乐乎。

〔已经有好久不谈专业了〕2018.11.10.

品牌营销和文化创意,是这二十多年混饭吃的专业,最近几年谈得越来越少,更喜欢用诗词和佛陀寄寓自己,但今天却多说了几句。原因是瀚青文旅集团的周总,通过内容产业拉动文创经营,实现IP全产业链开发。体验和参与不能算是多么新的手段,但是超强的内容产业创意呈现能力、产品本身所具有的自营销能力,以及逐步扩展的衍生产品开发,都是获得竞争优势和提升侃价能力的资本。但我对不断的IP开发有些怀疑,尤其是对那些介于经典和流行之间的创意。不断的创意,很可能影响创意产品的规模化和可复制性,自然很难保证总成本领先。原本以为好久没有深入湿地了,一定会酝酿诗意,不料谈及专业就没有了诗意。

IMG_20181110_155310.jpg

〔回首三五年人世何变迁〕2018.11.11.

早上参与了一下双11。想到最早谈及淘宝日是8年前,那时淘宝曾几次请我去讲课。我是网络营销的鼓吹者,《营销的律动:卫军英谈营销传播》书中,收录10多篇谈网络营销的文章。但三年前停在了再写营销文章,华丽丽转身悉心于文化叙事和佛教故事。技术和网络不可阻挡的延伸,到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再大谈营销了,年轻一代足以为老一辈上课。但是,人性的本质亘古不变,所以我们用文化和宗教诠释永恒。感谢朋友相赠纪念品,我以照片示人,有谓明月弯刀者,有谓耳环者。予笑曰:独门暗器风月飞刀也。蓦然想起汉代张衡曾有诗云:我所思兮在梁山,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网络技术时代移步换景,我们在另一个场景中呈现自己。

1.jpg

〔忙过这几天放松写点什么〕2018.11.15.

前几天就说要写点什么,不是说今年是纪念改开四十年吗?那天陡生怀念邓公之情,感觉应该表达一下。于是向一位当年曾在黄山上遇到小平,邓夫妇签名其学生如今在瑞典的杭大同学,要了当时的照片尤其是邓小平给她的签名,言及要写点什么。奈何我牵头的会议令人无法放松,待忙过这几天一定写点什么。倦思红尘外,却在红尘中。世事原如梦,窗外微雨声。

2.jpg

〔欲说学术事  且问酒如何〕2018.11.19.

连日萦心的学术会议总算完美收官,感谢诸位朋友学人捧场,会议之效果超过预期。城市传播与文化振兴,结合会议主题移步换景,即时图片报道当日photo云点击量达到26.5万次。次日和几位教授好友雨中体会上天竺,想让疲倦的身心宁静一些。法喜寺我也是有一年没有去了,新落成的藏经楼很是不错。午间又到了邵教授定点的老村长那里,与浙大社袁总编一起聚首。聊天喝茶谈书论文,这也是文人雅趣。临到吃饭的时候,喝酒的事只能交给没有开车的吴教授和杨社长了。袁总不动声色的添酒,看二位把一瓶红酒饮干,酒风还着实不错。读书教书、著述论说,偶尔一杯小酒,便是文人之乐。可惜这点小乐子也每每受到世俗干扰。天竺灯笼一心念佛当下之乐。我对朋友说:佛是没有神的,但他讲因缘讲福报。前两日有雨,不经意便想到陆游在826年前的这个时间,曾写过一首绝句: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IMG_20181118_110605.jpg

〔收拾情怀回归文化创意〕2018.11.22.

跟做文创的朋友交流,是一种创意性的散发。无奈俗事接踵,总不能让人松弛。好在做影视的陈总,有这么个聚会佳处,又方总影视基金堪称国内第一,盛总的康养社区本质上也是一种文化创意,更兼刃总的南宋城,总算是都聚焦在了文化上面。节令小雪,夜月清光,归来勉强小词一首:

1.jpg

《采桑子慢》


嫣然红叶,别样秀色无价。

况照影斜阳,临水剪裁难画。

苍苍草木,还掩映、几处人家。

柳残犹伴溪桥,萦绕曲径屋下。


竹尽清秋,橘黄柿老,正当潇洒。

堪旧友新朋,且共一些闲暇。

浩荡此情,纵笑谈、逸兴典雅。

偶然风致,涵窗夜月,尽是文化。

IMG_20181123_151342.jpg

〔这也算是西溪叙事吗〕2018.11.23.
    几年前的一个傍晚,从西溪深处返回的路上,夜色悄然降临。在曲水庵和茭芦庵之间,有个厉杭二公祠。厉公厉鹗自然是知道的,他是清代浙西词派的代表作家。不过杭公却是不知道。欲探究竟,然四周并无灯光,二公祠在夜色里显得有些阴森。走到小桥边的时候,隐约生出聊斋之感,于是我打消了进入祠中的念头。这件事印象颇深,以至于转过路角,看到一个长发女子的背影,便想到聊斋的场景。正欲开口,却恐惹得女子不高兴,遂笑曰:这里怎么也有林黛玉啊。女孩文言一乐,转身大笑起来。于是打趣曰:原来不是林黛玉,却是个王熙凤。秋意枯荷,浮想联翩。寺院的旁门外,有一树白色茶花,纯净无声的开放着。僧人往来,却正是素洁无色。一年又一年,江南小雪初冬,依然秋意无限,看尽草木荣又枯,自然随心寄空无。行走之间随吟二绝句:

IMG_20181123_153508.jpg

江南秋已尽,草木未曾凋。

野径飞斜照,娉婷倚画桥。

古寺人幽静,风轻曲水清。

僧门花色淡,素雅最关情。

IMG_20181124_145123.jpg

〔半坡生活小赋〕2018.11.24.

杭州西北八十余里,路径幽遐,修竹夹道,车行迂缓,渐行深处,即是半坡。半坡者,盖主人悉高堂之意,因地形而名之。是处山色四围,林木苍茂,春来杂花生树,秋至枝叶斑斓;板栗盈坡,芳桂连枝,白茅蜿蜒山径,清泉隐约石缝。更兼天蓝云白,尘净气清,崖壁别有洞天;夜月归鸟,虫鸣人寂,星光璀璨河汉。然吾独爱者,半坡生活之悠雅,无市井之喧嚣,得性情之高致。春之日,松竹盈窗,吟赏繁花;夏之日,清风泠泠,歌咏流霞;秋之日,桂影扶苏,引杯望月;冬之日,夜雪剪灯,围炉诗画。好友嘉宾,纵横河山,偶然半盏梅酒;文人墨客,谈古论今,时常一杯清茶。必欲谓半坡何干于我,盖人之有情,情在自然天地之间,天地寓诸灵性,乃寄涵养于文气之中。刘梦得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是半坡者,往来多有隽客奇才,交游不乏名师贤士。但使涵蕴其间,怡情尽兴,岂非人生之乐哉!

IMG_20181124_111736.jpg

〔缥缈俗径山寺竹影净俗尘〕2018.11.30.

出发前五分钟,把写好的项目报告发出,总算在11月的最后一天提交了初稿。单位组织往径山寺,让我给大家讲讲,却是没有气力。一早加油没带现金,加油站不能手机支付,垄断经营又不升级系统,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到办公室写作往往被打断。好在匆匆径山寺中半个多小时,一缕清香心静许多。回经山门,有同事检到条小狗,我说狗狗在佛山之下定有佛缘。想到禅宗史上一段著名的公案:赵州狗子有无佛性。径山是中国禅宗最后的高峰,自唐代法钦创立以来,多有大德高僧。苏轼临终之际,陪伴在他身边的好友维琳,就曾住持径山前后达三十年,苏轼的绝笔之作也是写给维琳法师的。唐宋之后最有影响的大慧宗杲,以及无准师范、虚堂智愚等人,也都是我去年书稿中写到的径山住持。行走寺外有同事问我,菩提是不是一种树,回答颇如禅宗话头:菩提本非树。归来想到唐人张祜径山五言诗,悉依其韵作径山七言律诗:

IMG_20181130_140756.jpg

《径山寺》


百折回旋势逼人,峰连天目净烟尘。

凌风竹影知深意,近寺香薰叹旧身。

古刹千年根未断,莲花万世叶长新。

娉婷有问菩提树,明镜无台也是真。

IMG_20181130_142212.jpg

时有本学院年轻教师蔡渊迪博士次韵相和,遂再用前韵调笑一首: 

素闻渊迪性情人,耿介清流不染尘。

竹影随风吹俗世,炉香缥缈净凡身。

寄心无处天穹阔,宿愿有缘世界新。

但使此情归大化,何须再论假和真。2.jpg

3.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149315.html

上一篇:便道一代宗师,清风无限情怀
下一篇:飘雪的日子融合诗与远方

16 禹荣明 李颖业 许培扬 王从彦 郑永军 杨正瓴 赵克勤 武夷山 张国义 钟炳 毛宏 李由 张叔勇 冯大诚 周忠浩 鲍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