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宅心仁厚老来偏爱最是山

已有 1174 次阅读 2018-10-6 10:53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国庆前后的行踪似乎对比鲜明,节前哈尔滨之行去参加广告节,也算是专业需要。假日期间看得最多的则是山,应该是性情所在。这些年总道栖溪风月,到头来心底最喜欢的还是山。早几年曾说过自己,山与水止得其一,吾其为山。原本今日欲往云林禅寺谈谈东南佛国的,大和尚远行权且作罢。偶尔网上聊天,每每风月杂谈,虽也会涉及到一些宏大叙事,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山水怡情。

IMG_20180927_114555.jpg

〔大学广告教学跟不上了〕2018.09.28.

转了几个场子后,颇有些感慨。一是传统媒体诸如央视之类的,还是那么老套难怪门可罗雀;二是不同的话语体系,官员报告陈腐假大空,高校教育不着边际,唯有新媒体耳目一新;三是传统主流媒体和绝大多数高校教习,乃至广告监管部门,从一开始对广告的理解就有些狭隘。所以很难应付今天的广告和媒体形势,媒体细分状态中的再细分,广告诉求也脱离了情感欺骗和广而告之的傻冒相。庆幸自己15年前提出泛广告思维,关系创造价值别广告了,想想如何沟通吧。展厅里发现本学院学生金奖创意策划,布满整个展间,学院也因此被授予中国广告产学研基地。

IMG_20180928_163247.jpg

〔哈尔滨惊鸿一瞥〕哈尔滨有几个地方如同传说一般:我们这代人自小就听过《松花江上》,成年后又听了《太阳岛上》,还有那个很有名的哈军工。但真看过了之后,说这座北国名城乏善可陈,似乎并不为过。哈尔滨是那种历史文化比较短,经济发展乏力,如今又缺少创新的城市。看套话啰嗦的哈工大精神,直觉这精神一定传不远。五点多钟街头便有点冷落,让人怀疑上面振兴东北的策略,究竟是一种精神鼓励,还是一种有价值的可行性目标。这城市的建设历史始于俄国人,文物保护很多俄罗斯风格老派建筑。所住宾馆当年萧红曾住过,所以萧红套房成为卖点。尚志街有个韦小宝杭州丝绸,不知生在扬州丽春院的韦爵爷,怎么在这和杭州挂上了钩。中央大街的马迭尔宾馆,令人想起前不久看过的电视剧场景。东北人还真有点直率的,遇到一家店铺,打折甩卖的吆喝是:倒闭啦黄啦,便宜啦快来买啊。问广场上戴袖套的老大爷,那座铁塔建筑是什么用?回答:装饰。热情的大爷再三嘱咐我们,别在中央大街吃饭购物,就你们几个旁边小店里要俩菜,小鸡炖蘑菇,吃起来味道一样。想买东西,一定要去老毛子供销社。见我们几位男士没有要去的意思,便对同行客气的女士耳语道:他们智商太低。可惜后来几次问出租司机,都不知道有个老毛子供销社。看来大爷的记忆还停滞在当年。最有意思的这家号称远东第一的烧烤店,门口迎宾的热情奔过来,令人感觉有些不安。不过店里口味倒不错,价格也划算。哈尔滨,总算来过。

IMG_20180929_133325.jpg

〔全球化不可逆转制造业咋回归〕2018.10.03.

昨晚群聊,因为有说起米国可能限制中国留学事,颇不以为然,因此发表一通议论。意思是这不符合历史大势,必然不可行。而美国的所谓制造业回归,也只是一厢情愿的空想而已。得记下来。联想到刚去过的老工业基地哈尔滨,实在是很疑惑,所谓制造业回归,比如传统的底特律汽车业怎么回归?就类似于中国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能振兴吗?儿子米国跟我聊天,说起美国制造业和他所在的芯片技术行业。1、美国人不肯吃苦,年轻人大都不学理工科,即便制造业回归,哪有那么多高素质员工?2、环顾他们公司以及同类企业,真正干活的技术人员,主要是中国印度乃至伊朗的,欧美的都不会干了。由此进一步联想到全球化不可逆转,我是这样想的,莱维特最初提出全球化是1980年,但实际上1960年麦克卢汉就提出了地球村的概念。所有这些都是人类社会发展内在动力所驱使的。但这一轮真正的全球化是始于1991年,苏联东欧解体之后,铁幕政治军事集团走向崩溃,托夫勒讲权力下移,经济权力也下移。所有的这种全球化趋势,实际上往前上溯,跟大航海啊蒸汽机啊都是关联的。那么这次全球化推进,二次大战后,到了90年代真正开始。尤其是1994年互联网对公众开放,赋予全球化新的含义。到了现在的情况下,这点更加突出了,就好像大家讲人工智能区块链什么的。所以新一轮的全球化,已经不单纯是莱维特讲的那种全球化市场了。可能是意味着对很多鸿沟的跨越,最重要的是文化鸿沟,过去都以为无法跨越,包括亨廷顿讲文明的冲突理论。实际上呢,文明的冲突这条文化鸿沟,在技术面前,跨越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互联网打破了很多的文化鸿沟,也包括打破制度的鸿沟、种族的鸿沟。所以全球化不可逆转,但是全球化已经不是过去的全球化。比如文化鸿沟,最突出体现为语言问题,但是语言障碍在今天的技术面前,已经开始不值一提了。旧思维必须适应新发展。

IMG_20181003_111900.jpg

〔尽情长啸呼出俗世浊气〕云栖一带与梵村相连有山,应该是属于五云山的万林背山吧。最惬意的就是,行走在山间可以毫无顾忌的放声长啸,仿佛俗世浊气一股脑的呼出。空山阒寂无人,第一次从乱山之间穿行,想象志逢禅师和莲池大师筑庵的行迹。待到了梵村时候,果然见有未曾修缮的老年活动中心,门前一幅对联,正是说的这段掌故。归来欲填词未竟,却是想到前面游戏《眼儿媚》之作,原本身在美国加州的金兄,言及人在新疆的师妹翠莲,两人有做眼儿媚忆及杭州大学同学时光,我却打趣也跟随一首。下午回来又见有数学系77级周兄亦作,甚是有趣。且记我用金兄韵,所填《眼儿媚》,道是为金兄戏言当年:

IMG_20181003_123525.jpg

    《眼儿媚》


晨鸟惊回是加州,往事忆温柔。

天山路远,钱塘风阻,没有由头。


翠莲可记当年事,学校北边楼。

妹留五栋,哥归八舍,再也难游。

IMG_20181004_101752.jpg

〔宅心仁厚所以更爱山〕2018.10.04.

江南秋风绿树,算老来偏爱是丘山。原想填一首词,就想到了这么两句,便没能再写下去。上午带儿子看过爷爷安睡处,继续驱车盘桓而上,直到路径不可行处。放眼望山坳之间有一亭子,似乎颇有些古意,查之为龙吟狮吼亭,但不知其名本于何事。西向午潮山,早几年曾与友人走西山游步道,但却没探索过这条路径。隐隐约约感觉,山脊的另一边应该就是白龙潭。曾几次想过找个时间,由此取道进入白龙潭,但不知是否有路可行。这一带明清之际谓之十里横山,连山横卧在留下与转塘之间,龙坞便在其南边脚下。我对儿子讲,现在越来越爱杭州的山,举凡一草一木,一往情深。很多文化故事,都需要挖掘需要写,但是能写和愿意写的人却很少,希望自己能做一些。年轻人则认为,这种对山的偏爱,是一种老派的传统。我对他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是属于那种宅心仁厚的人,所以更爱山。早些年杭州某副市长曾编写《杭州的山》,观其目录虽未备述,但买一本来看看也是有益于兴趣。

IMG_20181003_123217.jpg

〔秋风吹不尽半坡栗子树〕2018.10.05.

半坡在杭州西北40余公里出的德清十亩里,车行竹林小径,蜿蜒而入,直抵山间。有朋友在收拾山园300余亩,俨然有世外闲逸之气。感谢盛行长美意,秋高气爽体味半坡生活。日前有朋友谓我假日都在看山了,回想一下还真如此。先是万林背山、午潮山,若非大和尚赴美,原本打算明日再去灵隐云林山。看来确实是老来偏爱丘山,且就今日半坡之行了却秋山之词。

IMG_20181005_114808.jpg

    《木兰花慢》(半坡)


缁尘飞不到,竹径远、半坡边。

翠柏染苍穹,野茅遮蔽,一片晴天。

岩上白云有意,四围如碧看尽群峦。

偶尔回眸相望,谁家栱木珊栏。


倦归羁鸟觅清闲,世事笑谈间。

旧阁可藏书,悠然万卷,栗子坡前。

江南秋风吹树,算老来偏爱是丘山。

香茗浅樽夜月,朦胧松影婵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139162.html

上一篇:中秋词:明月十年惊旧梦
下一篇:溪山旧梦但与秋风约桂花

8 武夷山 李由 张国义 王启云 徐耀 周忠浩 鲍海飞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4 08: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