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寄心在诗文,寓意于写作

已有 2903 次阅读 2017-10-3 13:44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世事人生往往有淡季旺季之分,于我而言,2017年大概可以算是写作出版的旺季吧。感觉不约而同的几本书集中在这个丙申之年。先是一月初出版《魏晋风度诗与思》(浙江大学出版社),到了春天又是《品牌营销管理》(第二版,经济管理出版社)。暑假是最集中的季节,浙江大学出版社连出《媒体创新:营销即传播》和《最后的风华绝代》。又有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出《整合营销传播理论与实务》(第四版),这本书长销十数年,这次修订比之初版几乎是重写。 还有一本《东南佛国文化古刹》早已交稿,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被耽搁。即便如此,也没有阻碍我专致佛书之心。写禅本身就是学习和领悟,并逐而践行的过程。

[禅林归来心如空诗无着]2017.08.17.

依旧写佛书,前天写到圆照宗本禅师,曾为净慈寺第四代主持,后来汴京开封相国寺扩建慧林禅寺,宋神宗诏请去做开山住持。圆照也是讲禅教如一,其实魏晋时玄谈名士的所谓“将无同”的三语掾,不也是这个道理吗?智慧在本质上都表达了大道归一。

写禅书越写越有味道。日间偕黄征、敏强二教授学兄,并吴琳、任天二年轻博士才俊,灵隐云林禅刹谒光泉上人,谈论东南佛国之事。大和尚见示贝叶经,得之西班牙坊间,甚觉稀罕。久疏禅院,用斋之间尝言于法师:红尘喧嚣,每每入寺与禅师对话,便觉心静许多。数日写佛书,竟不知车子氟尽,天大热。归来依旧写佛书,竟不知窗外有雨。欲有诗词而不得,奈何?

[就佛国故事讲好中国故事]2017.08.18.

每天写罢佛国故事,晚饭时餐桌上讲一段,居然比较受欢迎。今天特能写,写完南山律宗允堪元照,又写一节苏东坡诗交辨净寥琳,原打算分开来写,现在却把四个僧人放在一起写。刚写完辩才就发现这节字可能字太多。或者不写参寥子吧?他虽然是苏轼平生作品中关涉最多的一个人,但道行一般所以不见于僧史,其他三个分别是上天竺、下天竺和径山寺主持。今天还有两个不错的收获,弄清楚了唐朝龙兴寺的地址,宋朝改为祥符寺,后又叫戒坛寺,旧址就在如今西湖东面凤起路延安路交界西北角,古代好多高僧在此出家。又律宗元照所住灵芝寺,原本是吴越王宫苑,因有灵芝现于苑中,故舍苑为寺。宋人〔咸淳临安志〕附有西湖图,寺名清清楚楚,就在如今的南山路钱王祠这里。灵机一动,便谓大和尚:可以出一本《东南佛国古寺录》了。需要有人有心思花力气考证。写到侍僧处,便欲写诗词,无奈两处电话,原来我竟要去讲两次课,一个是同仁堂,一个是姑苏区。几番不得推脱,可惜打断我吟诗写僧好兴致。

[写完这节颇觉愀然之感]2017.08.21.

因同仁堂讲课,暂时中断了佛国写作,今日续写苏轼与高僧事。5000来字竟愈写愈觉感慨,乃至于有深入心髓之感。先是网上对照僧传与苏轼年谱,边看边写,到后来竟至于停笔,捧读苏轼传记。我共买过三本苏轼传,最早32年前在成都所买曾枣庄教授《苏轼评传》,略觉簇疏。后又购得两本东坡传记,王水照先生的《苏轼传》,较之于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感觉更加深致而涵情。旷世文豪苏轼最后的绝笔,是给一个杭州僧人的《与径山维琳》,时维琳就陪在他的身边。我只能选一个词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在《赤壁赋》中有“苏子愀然”……

[夜梦东坡晨作此曲]2017.08.23.

真是千古之梦,昨夜竟梦里相逢苏轼。日间写南北宋之交时的大慧宗杲,原不关东坡什么事,想来是前天读东坡过涉于其情。醒来欲次韵苏轼《江城子》写梦,惟〔十年生死两茫茫〕颇觉凄凉,乃取其〔凤凰山下雨初晴〕逐韵相次:

     《江城子》(夜梦东坡)


   任从风雨也无晴。晚风清,水波明。

   梦里东坡,相见尚丰盈。

   回首人生萧瑟处,江浸月,竹娉婷。

   

   弦歌一曲弄瑶筝。愀然情,此中听。

   流水高山,千古意空灵。

   我欲与君歌赤壁,舟影外,远山青。

[雅兴当年集名一歌]2017.08.26.

下午疏梅小磊约同门10人相聚西湖青藤。过往数年指导了50余位研究生,当年带的弟子似乎大都从商,因为文轩执掌蔚来、正涛引领Mini,于是谈话便从汽车开始一波接着一波。小磊凤栖在融创,小雅大学兼做公司炒房;金宇持股送小菜,叶龙带娃做公司,小曾教书兼经商。大学里孟茹王佳守寒窗。吴倩在读博士挂职平湖一方,超超发声人在香港,蔡璐温哥华,与疏梅同年同月同日生,读书时叫她小双。此翁尚不老,兴趣来时却集名作《满庭芳》:

     《满庭芳》(集名诸弟子)


   十数年来,烟波几度,遒文自许轩窗。

   龙吟一叶,气概横清江。

   小雅疏梅磊落,弦歌处、对镜临妆。

   可曾是、涵今茹古,飘逸竞芬芳。


   正涛声万里,金风送爽,玉宇云翔。

   乘佳气、全无一点苍凉。

   倩影超然台上,向谁唤、依璐如双。

   犹谈笑、此公未老,待写就兰章。

[白天写禅僧晚上写织女]2017.08.28.

日间一门心思都在写东南佛国,却是写到雪窦寺学禅,后曾住净慈天童等六坐道场的长翁如净。不知天之渐晚,乃夜行疾步,却见同事小妹写思小郎君诗谓“一念莲花动,三千弹指谁?”是为七夕,行步间作《鹊桥仙》,但为织女而叹。

     《鹊桥仙》(织女叹)


   晚风残暑,朦胧夜月,河汉迢迢无语。

   盈盈秋水是何人,相对望、痴男怨女。


   玉颜垂泪,娥眉愁蹙,遗恨长天一羽。

   浮云咫尺叹孤怀,妾身愿、朝朝暮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078942.html

上一篇:庶几悟禅意,更莫误诗意
下一篇:有点怀疑马克斯.韦伯的断言

2 钟炳 蔡庆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8 05: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