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营销传播研究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文

庶几悟禅意,更莫误诗意

已有 1022 次阅读 2017-8-12 17:27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原本以为七月中旬开始写东南佛国的书稿,就会一直延续整个暑假,没想到不到一周又陷入单位琐事中。只能断断续续写,好在进入八月之后,时间基本上可以自己支配,写这些纯粹是个人兴趣所在,书出版也是一种文化记忆,无关学校科研著作论文考量。三伏大热天写佛国书,颇觉有一种禅意清风。《东南佛国人物》这个书名,大概是涉及到宗教意识形态吧,出版管理部门要备案,教育部说是要审核。但加了“文化”二字,好像就成了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于是也无须备报啦,如此这般《东南佛国文化人物》,感觉很有那么一些学术味道。

[基本上确定了叙述风格]2017.07.11.

决意要把支道林写到书里,尽管先前曾经在东晋干宝的《搜神记》、南朝的《齐谐记》里,考证了他早年隐居的余杭山就是现在杭州的山。但昨天看见清华大学某教授的文章,仍旧沿用他人所说的,苏州的阳山也叫“秦余杭山后,心下还是有点迟疑。必须要再确考才可以写入书中,这是推翻任继愈等权威著作的观点,必须要扎实确凿。也得感谢我的朋友们帮我一起考订,尤其是曹必英兄从《读史方舆纪要》中找到的资料,见卷九十浙江二,余杭山有二,均在余杭境内县南二十五里许。最有说服力。由此可知一些教授名家,往往陈陈相因沿袭谬误。支道林只是概述中提及,第一节还是从慧理和尚开始。

[有时候感觉容易做来难]2017.07.14.

整整一天写宝掌和尚,没有想到写的这么慢,2000多字竟然写了这么久。原以为写这位禅师会很容易,因他的传奇故事比较多。后来发现越是多越是难写,你不能重复别人所说的话,而且还要不断辨析材料的真伪。至少我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解释宝掌活了1072岁?按说人是不能活这么久的,总得有个说法。二是对他的思想做一些论述。传说宝掌在印度已经活了500多岁,来到了中国又活了500多年。如果湖北黄梅老祖寺是他在东晋太和年间建的,那距他圆寂也有近300年。如果拜见达摩祖师记载确实的话,那到他圆也应该有150多年。黄梅有老祖寺四祖寺五祖寺,不知是否有时间去看,但浦江有个宝掌寺要去看看。中天竺寺后面有千岁岩,据僧人说现在乱草中,须有人带方找得到,也要去看一下。我对宝掌千岁所有的解释,都从达摩祖师对他的一声大喝中得到:老阇黎(老和尚)!宝掌闻之答应,达摩哈哈大笑。于是宝掌立即大悟,顿觉700多年内心郁结如坚冰融化。

[暑夜河岸微步洛神赋]2017.07.17.

进入热暑殊少外出,昨夜河岸行步之时,见诗人老友微信谈及《洛神赋》。洛神就是陈思王曹植梦里的宓妃。近日天热人懒,竟无诗词。归来联想苏轼《洞仙歌》,写某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亦颇有洛神之韵: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如此好词历来喜欢,且依东坡韵写洛神之事:

   《洞仙歌》(洛神)


   飘然洛岸,有晶莹香汗。

   蔽月惊鸿绿波满。

   恍然兮,皓质芳泽联娟,丹唇启、摇荡佩环声乱。

   

   宓妃魂梦断,罗袜生尘,何况潇湘渡江汉。

   道殊人神间,伤感陈思,欲交接,素颜婉转。

   怅惘处、凌波去无踪,暑正热、谁知袂风回换。

[五言绝句:晚云]2017.07.20.

落日染苍穹,心怀系远空。

谁言天色晚,千里暮云红。


[大暑。四句衍为八句]2017.07.22.

大暑之日,一早用七绝叠韵昨日五言绝句:写意人生漫紫穹,浮云来去始知空。拈花一笑方回首,落照如曦万点红。写完颇觉意犹未尽,再把绝句变成律诗:

写意人生漫紫穹,浮云来去始知空。

早蝉老柳河边树,大暑青萍竹下风。

天命随心天地外,性情生就性根中。

拈花一笑方回首,落照如曦万点红。

[零散的梦竟有几分清晰]2017.07.23.

      《西江月》(记梦)


   扑朔迷离不觉,偶然身在他乡。

   最怜乖巧小儿郎。欣喜眉梢眼上。


   往事随风飘散,凭谁穿越时光。

   南华一梦蝶如庄。总忆游鱼吹浪。

[借友人影且留一韵]

湖光融落日,保俶浴斜阳。

倩影亭亭处,荷风意韵长。

[写完了最难写的一节]2017.07.26.

写三天竺开山之祖真观法师资料很少。偶然见记载都说他是隋唐高僧,其实他主要活动在陈隋两代,隋大业四年真观圆寂。其时唐高祖还乖乖在做晋阳留守,其起兵反隋是在9年之后。之所以被说是隋唐高僧,是因后来记述的人水平不敢恭维。因《续高僧传》里讲到“隋祖三敕,秦王二延”,隋祖自是隋文帝,秦王竟都被当作唐太宗李世民了。可叹没有文化啊!这秦王是隋文帝第三子,即晋王也就是隋炀帝杨广的弟弟杨俊,封秦王谥号孝。原本想写简单的僧传,越写越文学化。看来很可能明年就要进入新的写作模式了,莫非是《灵隐寺大传》或《天竺传奇》?

[夜谈有创意文化由此生]

融创的陈董事长约吃饭,无拘无束交流谈天。一点没谈及最近融创对万达的收购,和对乐视的入住,甚至也没有谈到任何营销的事,尽管上半年融创东南公司营收200多个亿。记起陈董说:唐朝首富是谁?宋朝首富是谁?没有任何人知道。总之精神重于物质,文化强似经济。于是就说到可以一起玩点文化什么的,只是为了让精神更充盈一些。突然想到杭州的城市文化之魂,应该是从宝石山南边大佛寺这里开始的。那时候还没有西湖,这里的浅海滩与钱塘江相连,浩浩荡荡属于杭州湾。秦始皇东巡会稽郡至此,遭遇大风不得渡海,船缆便系在宝石山的大石上。后来人们把块石凿成佛像,历朝历代不断贴金。再后来到了本朝,文革竟然被毁坏。这里过去的大佛寺,至今被一些居民的老屋占居。如果在这里开辟个佛教文化书院,或者是其他什么惠及众生的场所该多好。不知为何政府没有做?

[没想到出场竟如此铺张]2017.07.30.

睡醒看阅兵,看完吃饭继续睡觉,睡好写文章。今日写永明延寿大师,永明延寿是一代宗师,如此伟大,便想以道潜禅师作引略事铺排。但是似乎开场铺排的有点长,原本是道潜单独一节的。文章入佳境,古人所云常不能自已,故此不妨停一下再说。友人云天气终于凉下来了,自忖明晨当寻荷花。

[悟了禅意却误了诗意]2017.07.31.

凌晨四点就起来了,与湘兄约五点聚西泠桥。提早到天在朦胧中。没有拍日出,穿过苏堤,进人花港,归行曲院,却拍了一路的荷花。原本想回来填词,睡醒写文章,却是悟了禅意,误了诗意。昨日用道潜铺垫永明延寿,今日寻思还是永明延寿独立一章,说来道潜是延寿的前任,德韶是延寿的师父,两人合在一起单做一节序曲。话说文益禅师上堂说法,有僧人问:“什么是曹溪一滴水?”文益禅师答:“就是曹溪一滴水。”中国禅宗自六祖慧能之后“一花五叶”,祖述慧能顿悟之法。因慧能居住在广东韶关南华寺,寺前有溪名曹溪,所以慧能被称为“曹溪六祖”,禅教谓“曹溪一滴水,遍覆三千界。”那僧人听了文益禅师的回答,不知所以然,不敢再问,就退了下去。旁边的德韶却闻言豁然大悟,顿觉平生凝滞之处,涣然如冰雪融化。文益禅师淡淡一句就截断众流,德韶却领悟了“平常心是道”的禅法。曹溪一滴水,平平常常,自自然然。问题就在本身,何必舍近求远,却向外处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070797.html

上一篇:留一些属于自己的风雅

7 武夷山 钟炳 马德义 李由 柏舟 李颖业 陆俊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18 1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