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五月少诗意,端午忆诗人 精选

已有 6461 次阅读 2017-5-28 10:59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距五月初五的端午节还有两天,但今天已经开始了小长假。虽然只比双休日多了一天,但是感觉留给内心的闲暇空间,要远远超越多出的一天时间。五月是一个忙碌纷乱的季节,一年中的很多事都会集中在这个月。我主持的基地要验收了,你验收也罢,偏偏是今年开始所有基地都要推倒重来,于是又要重新申报一番;与此并行的,还有一流学科正式立项也要折腾许多。好不容易都折腾完毕,又说是原先我主持的重点学科到期验收,而且中间又夹了个学位点的材料。我们正在被无数的杂务湮没自己,我对朋友玩笑说,其实很多时候人文社科也不要什么经费,要的是自由和时间,内心的闲暇和从容。所以也别搞什么课题什么培育了,比如可以把国家社科基金经费减少一半,直接打入研究者的卡里别搞什么报销,也别填写什么申报,只要用成果鉴定即可,保证出来的成果比现在水准要高50%以上。我们的机制正在用平庸者的平庸,无情地扼杀创新者的创新。

[五月过半纷乱中少诗意] 2017.05.16.

坐在领衔“北回归线”诗派的友人工作室里,望着形形色色的书,我对坐在身边的老友路路感叹自己道:现在已经很难专注看书了,而且看书速度十分慢。上午西溪校区上课,这是我学习工作生活过30年的校园。五天后就是浙大120周年校庆了,但我想到的却是13天前的5月3日,那是杭州大学的校庆日。面前这座世纪之光雕塑建于20年前,那是杭州大学百年校庆的纪念。雕塑基座西面的花岗岩上,依然看见我的名字。母校已如鸿影无踪,空留许多伤心姓名。傍晚下班归来,莲花桥河桥上竟然看见小区河两只白鹭,看来生态环境正在变好。盘点了一下五月过半,竟然没有写几句诗词,看来真是个惨淡的月份。

人世几回伤往事,溪河白鹭正低飞。

风华不待留人去,徒有诗情向晚晖。

[放松一下为柳如是写一首诗]2017.05.17.

柳如是素称秦淮八艳之首。堪为20世纪中国学术之最的陈寅恪先生,晚作《柳如是别传》煌煌八十余万言,称许其“独立之精神”。而柳如是之名,也取自我喜欢的稼轩词名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在明末清初风雨飘摇之际,柳如是虽然出于风尘,然其才情气节终冠于士大夫,而其家国之志,百代之下亦足以令人扼腕。最终缕帛自尽,也展示了清高不肯苟全。在柳如是的诗文,以及与诸多名士的交往沉浮中,似乎看到了中国文人在名节与自保、自由与压抑之间的无奈与痛苦。日前言及柳如是曾偕钱谦益小住横山草堂,钱氏有《横山江氏书楼》言此事。近来多次往还十里横山,清溪不绝,青山永恒。吾最喜者,当为崖上一排明代古松,想必古松当时也曾目睹柳如是,罗袜芳尘,兰香琴诗。今且为之歌:

崖上苍松看逝川,横山十里忆婵娟。

香尘罗袜生芳草,雅韵琴台蓄素弦。

碧玉秦淮空照影,红妆社稷与谁怜。

流云一抹垂千古,犹是江南柳如烟。

[回归考据不枉今日一大收获]

呆在家里一天,静静的做了多半天学问。虽说已经不需要去发表考证文章了,但考据之乐还是令人有一种调养内心的感觉,曹孟德诗云:养怡之福,可得永年。”这次考证的是东晋时期的名士高僧支遁支道林,这是我早年读书时很好奇的一个人物,道林是他的字,《世说》但称之为支公或林公,于玄谈佛学皆有贡献。《高僧传》谓其尝隐居杭山。然今人每每因苏州阳山古时曾称“秦余杭山”,误以为此即支道林沉思道行的杭山。今考之东晋干宝之《搜神记》、南朝《齐谐记》、以及《晋书.葛洪传》,可知此杭山即在今杭州。支道林主要活动地在会稽郡之剡县。今按:古代杭州(余杭、钱塘)秦汉之际属会稽郡,至东汉时分会稽郡设吴郡,以钱塘江为界,江北为吴郡,江南为会稽郡。是以余杭钱唐时亦属吴郡,其郡治在吴县(今苏州)。三国及两晋皆沿其制。故有任继愈等人将此馀杭山误作吴县之秦馀杭山,后学识才浅者更沿其说。自今方知支遁出道之前,原本在现今杭州一带隐居读书也。

[夜雨如织填一首难填的词]2017.05.23.

《大酺》是一个很少见的词牌,因为27年前曾经为周邦彦的“春雨”词写过文章,我记住了还有这么个词牌。大凡古人少填的那些词牌,往往也都是格律韵脚不易措辞的。数日无词,今夜夏雨,聊以此调依周美成韵也作一首:

     《大酺》(夏雨之夜)


   夜雨如织,高楼上,孤坐轩窗书屋。

   垂帘灯影深,任空怀无绪,几多心触。

   别来春风,还入夏满,当是梅黄初熟。

   曾经怜飞絮,闲愁随烟草,怅然幽独。

   想清波山外,与谁相伴,绿云修竹。


   红尘何免俗。正纷乱、喧声杂车毂。

   漫道是、东篱寻酒,卫玠清谈,广陵弦、嵇康游目。

   笑傲江湖处,还记得、倾身邦国。

   叹今古,嗟荣辱。黯然伤楚,遗恨长歌当哭。

   雨沾湿枇杷曲。

[绿色的生命,自由的呼气]2017.05.24.

不知何故有一种莫名的抑郁。先前还说是只有笔是属于自己的,现在也值得怀疑。所谓我手写我思,这也不现实,比如想写“佛国”的事情就有限制,大概这涉及到意识形态的敏感问题吧。就这样一点点消磨。偶尔会感觉到胸闷不适想休息。下午去行政楼回来,蓦然发现不知何时,办公室里多了盆绿萝,这象征生命自由呼吸的植物,似乎是给疲惫的生活带来一丝宽慰。绝句一首:

绿萝缭绕叶葳蕤,寄意苍松万里枝。

草木欣然清气在,淋漓呼吸志何移。

[端午忆屈子江水几时情]2017.05.27.

观湘君照影大洋朝霞,并远岛天地之间,又见作《西江月》记事。值宿夜难眠,恰是端午时节,难免忆及屈原。世事烟波,如何便说与世皆浊惟君独清?汨罗东流,重山雾岚,便收拾缥缈之思,感慨万千且踏韵《西江月》:

     《西江月》(端午感事)


   夜色苍茫似水,宿思飘渺微澜。

   几回灯影照无眠,谁信澄江如练。


   漫道潮流东去,楚山沉雾云峦。

   蓦怀屈子忆风烟,端午龙舟片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057609.html

上一篇:明年相逢时鬓发搔更短
下一篇:诗词四首:花魂入梦意清香

20 李颖业 武夷山 钟炳 徐世文 侯沉 赖龙泉 谭庸桢 黄永义 孙学军 鲍博 葛素红 杨正瓴 柏舟 蔡庆华 周猛 Xiaoqiaorenjia anran123 aliala zjzhaokeqin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21: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