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ue du Reclu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ncyback

博文

和芬兰新博士Janne Patakengas一起迎接挑战 精选

已有 12785 次阅读 2016-4-6 07:2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博士,答辩,,研究,大学| 研究, 博士, 大学, 答辩



       候,那些知名前学者作告都是不需要准,出口成章的。后来,跟一些国知名学者一起参加学多了,才知道,他台之前也是紧张的。作告之前要是没有时间,也是会讲砸的。

       我自己讲砸经历有好多次,有候是无意做准,有候是没有条件做准备,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水平所限得在一次北美催化年会上作告,由于没有时间差,到了会地点第二天就然没有达到John Regalbuto的,洲旅行在梦中作告的境界,但已经觉察到了自己不知所云了。告后一位曾的学生,毫不客气的指出,李老,你的很不好,估是没有做准。因此,再后来,作告之前是找机会几遍。每邀知名学者学,也知道注意被邀者一些准时间        

  几个月前收到芬兰Aalto大学应用物理讲座Peter Lund教授的邀请,做他的博士生Janne Patakengas答辩的Opponent。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北欧的博士答辩,不同于北美和欧洲大陆,也不同于中国。不需要答辩委员会,只需要邀请一位同行,做Opponent,字面上的意思是挑战者、反对者的意思,要当着同行、新博士家属和导师的面,激辩2小时左右。Opponent对回答满意,签字就可以给学位了。Opponent,会受到礼遇,但这对我可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这不仅挑战对Janne博士论文课题的理解深度,也挑战思维、语言、文化、思辨、甚至体力。这对我这个工科出身,文革以后第一届大学生,也就是从大学入学才开始学英语字母的化工教授,压力山大。  

  当然,挑战总是要面对的,也没有理由不接受。于是,从春节前就开始,认真阅读Janne的学位论文和发表的论文,同时发动在学的研究生们,帮助提出要问的问题, 经过认真筛选,最后准备了30余个问题。几个月来,一直在认真准备。3月29日坐上飞机后,就不喝酒,专心睡觉,30号,到达赫尔辛基以后,更是不敢懈怠,除了休息,就是不断设想辩论的场景。Lund教授也十分理解,不给安排过多的别的活动。一天多以后的辩论,还算基本成功。  

  不过,要是再有第二次,我一定会做的更好。   






  2016年4月6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1175-968124.html

上一篇:治霾良策 II:煤转气同时推广催化燃烧
下一篇:喝酒去了

23 钟炳 李学宽 郭向云 谢平 黄彬彬 黄永义 陈南晖 陈飞 相宏伟 左小超 陈万浩 韩枫 黄秀清 陈洋 武夷山 赵玉峰 陈智文 强涛 郭新磊 dulizhi95 shenlu dswayb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1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