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ue du Reclu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ncyback

博文

给硕士应该毕业生张敏的信 精选

已有 117196 次阅读 2015-6-11 11:5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研究生 大学 教育

张敏同学:  

你好!

昨天半夜梦魇醒来,意识中是在给你写信被难住了。类似的梦魇已经有了好几次,坐到办公桌上,开笔了难以写下去。几次都没有完成。今天是一定要把这封信写完的。

我知道你住在学校。你偶尔的在我Skype账户的留言,我也都看到了。你说“老师,能不能推荐个工作,找工作好难啊”。我看了之后,好几天睡不着觉啊。

你来天津,已经4年了,在保送硕士生遴选阶段我们认识,算起来已经5年整了。我还记得,你是来自于石油大学。也记得那年你保送硕士生没有成功,因为你们专业100多学生只有12位推荐外校的名额。你不能保送,就自信的决定要考进来。你的自信是有道理的,多半年以后,你果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我们工业催化专业,我听到消息时,真是由衷的为你高兴。我还记得,为了兑现承诺,接受你到我们课题组,我还费了一番周折。在拿到你们成绩的时候,我们组已经没有了招生指标。为了让你进来,我去找了王希涛老师,要了他的一个指标,你才能进来的。好像你的正式导师,一直还是王老师吧?我只是一个研究条件的提供者。后来代行导师职责,并修改论文,这在官方备案里,并不名正言顺。无论如何,你能够在我们课题组做论文,是一个挺不容易的事。我是十分珍惜的。

你的课程学习很顺利,但你来课题组后相当长的时间,感觉和你距离有点远。这个距离感,一方面来自于你的性格,你参加组会太少了,我对此有点意见。另一方面,也正是从你来的那年起,我们做研究生导师的感觉也在变化中。当然那几年研究生培养条例的不断修订,导致有一种把孩子们交了出去的感觉。再一方面,社会誉论和政府态度,导致从那几年开始,教授们都灰溜溜的,比如那时“叫兽”的使用频率已经接近了正式称谓“教授”。所以,和学生们相处,越来越官式化。当然我也很忙,一年改那么多论文,上那么多课,还担任国际期刊的编辑,参与组织那么多个国际学术活动,从心理上很容易给自己找到疏远学生的理由。

虽然如此,我还是记得,那天你去做了牙齿整形,我给了严厉批评,我认为牙齿好不好看是次要的,能够长久跟随自己是更重要的。你年纪轻体会不到,作为长者,应该指出来。我也知道,能感觉得出来,为此批评你以后,你别扭了好一阵。关于你的课题,我按照我们的基础和国际学术热点,认真的推想了,也为你准备了各方面的条件。为你准备了足够的设备,特意让你的仝新利师兄跟你讨论,也请了张文勤老师跟你讨论和合作。这个课题的制定,其实,是很aggressive的,我当时的目标是把你推向国际前沿。你也多次说,希望有机会到国外读博士。我对你课题开展的研究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你是勤奋的学生。虽然我没有跟你一起去做过实验,我是知道的。那个课题相当难。你能够做到那个结果,已经是很好的了。

去年暑假前,你应该毕业,但学位论文送审,一个送到了张文勤老师那里,我的原意是张老师的学生和你合作的很好,你们都合作发表了论文。你们在Green Chemistry发表的论文,我还是很欣赏的,虽然你是第二作者。张老师对你的工作十分了解,应该容易给通过。但没有想到的是,张老师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永丹,这个论文我不给你通过了,这个论文关于催化反应的讨论不够深入,关于材料的表征也不够。我这样做是为你好,万一答辩通过了,教育部抽查,很容易被评审人通不过,那你就被动了。你知道后果。”。我说:“一个硕士学位论文,能够做到这个结果已经很不错了。”张老师说:“永丹,如果几年后抽查不通过,你有机会去分辨吗。”张老师负责任的给出了论文的修改意见。

去年后半年,我们修改了论文,年底你答了辨,但因为期刊论文没有发表出来,你没有拿到学位。我对此很内疚。但是,在整个后半年你不来开组会,不主动来当面讨论。否则,我们是可以把给期刊的稿子修改的更好、更快的。

当然,即使我们修改的更好,我也没有把握什麽时候能够发表。但是,我坚信,这份工作值得发表。在处理这个稿子的过程中,我丝毫也不敢松懈,我知道这是你要拿学位的依据。这个稿子,你知道的,我们第一次投给了Carbohydrate Research。投稿是2015113日,当然如果你在去年6月至年底那一段时间,能够规律的来参加组会,这是有可能早几个月完成的。也许是因为那个倒霉的日子,第二天就收到了拒稿的信,这是那个拒稿意见:

Ms. Ref. No.: CAR-D-15-00015
Title: Catalytic transformation of carbohydratesinto 5-hydroxymethyl furfural over XXXXXXXXXXXXXXXX in a water-containingsystem
Submitted to Carbohydrate Research

Dear Prof. Li,

Thank you for giving us the opportunity toconsider your work. This looks like a solid study, but it lacks the newmolecular glycoscience expected by Carbohydrate Research. I suggest that youtry a catalysis journal.

Best of luck with your manuscript.

Yours sincerely,

Robert A Field
Editor
Carbohydrate Research

 

这拒稿意见纯粹是胡扯,我能够这样说是因为2010年你仝新利师兄在相同命题的论文,就发表在该刊。那个接受意见如下:

 

Ms. Ref. No.:  CAR-D-10-00186R1
Title: An efficient catalytic dehydration offructose and sucrose to 5-hydroxymethylfurfural with protic ionic liquids
Submitted to Carbohydrate Research

Dear Professor Li,

I am pleased to confirm that your paper,"An efficient catalytic dehydration of fructose and sucrose to5-hydroxymethylfurfural with protic ionic liquids", has been accepted forpublication in Carbohydrate Research.

Within 1-3 weeks you should receive directlyfrom Elsevier an Offprint Order Form, Journal Publishing Agreement and galleyproofs for your article.  The proofs will be sent in a link via e-mail. Prompt return of these materials will ensure rapid publication of yourpaper.

Any queries can be directed to Mrs. GenevieveGreen, Journal Manager, Carbohydrate Research, Editorial Production Department,Elsevier Ltd., 525 B Street Ste 1800,  San Diego, CA,92101, USA. Fax: 619-699-6855  E-mail: ge.green@elsevier.com.

If I can be of any further assistance, please do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hank you for your contribution to CarbohydrateResearch.

With kind regards,

David C. Baker
Editor
Carbohydrate Research

Comments from the Editors and Reviewers:

当然,编辑得到了绝对的授权。编辑的职责是剔除不达标的稿子,不一定说的话都正确,也不一定每个时刻都客观公正。客观公正是一个追求的目标,不是所有的人在处理所有的稿件的时候都能够达到的。好在耽误的时间并不多。

24号我们经过少许修改后,投给了Applied Catalysis A General。这次,编辑给送审了,但是这个送审很漫长,我知道你很煎熬,其实,我也很煎熬。我在耶鲁访问的时候,还收到过自称是你的前女朋友的小迟女士的来信。她对你的论文十分关切,恳求我尽力尽快帮你发表论文。其实,我又那需要别人的恳求。我巴不得它尽快发表,当然我也认为它能够被发表。不幸的是514日才收到编辑的意见,是拒稿,而且是确定性的拒稿。但是分析两个审稿意见,实际上两个意见都是表达了一些concern,不是反对。客观的说,这个意见,如果是由20年前的David Trimm编辑处理,他一定不会拒稿的。他一定会给修改的机会。可惜,David离开了我们。也许他是因为给我们修改论文,太累了。几年前,他去了天国,休长假了。

这一拒稿,实际上我们都意识到,怎么我们也赶不到65号审批学位之前,在公认的期刊发表这个文稿了。

你来过两次,希望我能够帮你找到快速发表的期刊,也跟我说过,想给一个中文期刊投一个稿充数。我没有能力帮你找到快速发表的期刊,当然也不反对你给中文期刊投稿,甚至我说可以把这个改好的稿子的处置权给你,但是我退出合作者的名单。我也说明了我的底线,我没有语言歧视,更不歧视自己的母语,但是我认为,对于我来说,修改一篇英文的论文和修改一篇中文的论文,工作量几乎是一样的。我的原则是我只能做我认为够质量的论文的作者。质量不够的论文,我拒绝做作者,没有经过我认真修改的论文,我也不能做作者,我拒绝给一些不严肃的期刊投稿,这显然是我的基本权利。我说过,如果我是一个论文的作者,别人会认为,我是论文中观点的提出者。再一个原则,就是只要学生写的东西不涉及应该保密的内容,我们组的学生可以自由写论文,自己署名或与任何人联合署名发表。我都不会介意。实际上,前几年我们组的硕士毕业生,有几位是这样发表论文得到的学位。我要重申,我不做他们论文的作者,是因为没有认真参与修改,不是否定这些论文的质量。这显然是在这一环境下的可能折中。我不能承受对我个人学术声誉损害的风险去做一些自己还不认可的论文的作者,因为我还要在学术界坚持下去,我们的声誉是在学术界生存的基础。我又不愿让我们组的学生付出不毕业的代价,只能采取这个折中方案。

后来,你终于没有投中文稿,也没有自己去拿我们改好了的论文去自行投稿。正好5月份,你的一位在别的大学做了教授的师兄要组织一个Catalysis Today的特刊,我征求了你的意见之后,把我们改好了的论文投给了这个特刊。

后来,我发现你误解了,你以为因为我是这个期刊的编辑,我就可以随时发出论文接受函。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如果那样做,是违背做编辑的规范的。你师兄做你论文编辑的可能的好处,就是不会对我们的工作有偏见,能够比较公平耐心的处理该稿件而已。你曾经给我留言,要我给你师兄写信,我回答,你直接找他。你后来说,他不愿意给你写。我想他是对的,因为审稿意见还没有回来。编辑要尊重审稿人的意见。

当然,遵守规范的编辑也是可以提前几天写这个函的。比如最近你师弟少鸿的情况。他的一篇论文也是投给了我们期刊的另外一个特刊,在525号,他来找我,说如果那个稿的正式接收函拿不到,他的学位申请就不能上学位委员会会议审批。他拿了另一个期刊的意向,说如果交版面费,就可以开接收函。我说,你等等,我给那一期Catalysis Today特刊的编辑打了电话,请求他给一个接收函,我知道这个特刊编辑已经做了接受这个稿子的决定,而且他的决定程序上是严谨的。但是按照程序,他做决定以后,一个正式编辑要对程序进行审查,审查无误以后,编辑部才正式开接收函。少鸿申请学位提交材料的截止日期是531号,关于这个论文的正式接收函是63日收到的。你明白了吗,一个编辑所能给与你的通融在这里。我相信,现在处理你稿件的师兄,也会按照这个原则来的。

当然,你会说,以前用于申请学位的接收函,很多是假的,所谓“接收”的论文以后再也没有发表出来。我知道这个情况,也一直向相关的领导和学位委员会反映,要求取消对硕士生发表论文才能申请学位的要求,这是一个主要的依据。那些不良期刊,可以开假的接收函,我们作为编辑,不能开。因为我们必须珍视我们期刊的声誉,也要珍视我们自己的声誉,希望你理解。处理你论文的师兄和我,是会按照我们的规范做的。

这里,我要提醒你认识到,如果你师兄选的审稿人意见回来,反对发表你的论文,你师兄会决定退稿的。在这方面不要抱有幻想。我作为期刊常任编辑,会监督他这样做的。希望你理解。

其实,我们学院在2011年实施要求硕士生发表出论文来才能授学位以来,作为工业催化国家重点学科负责人、催化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和学位委员会委员,我一直在体制内反对并试图说服领导和同行放弃这个规定,但是至今还没有成功。我的理由是充分的,期刊不可能按照学校的时间表来工作,期刊接受不接受论文有很大的偶然性,编辑的主观意志是出版社授权的,审稿人的意见是编辑做决定的依据,但编辑获得了更大的授权。即使同行审稿人写意见,也没有被要求摆脱主观的因素。这些在严谨的期刊的运行中,是被认可的。

那么大学让硕士生们承受这些煎熬,是十分无礼的。何况在中国,不良学术期刊,骗钱的假的期刊,有多少在大行其道。大学做这种规定,只能助长整个国家的不良风气。是变相资助骗子和黑社会,是逼良为娼。65日的学位委员会上,我建议回过头来看看,以前那些“接收函”,一年以后有多少真正发表出了论文。我怀疑低于50%。以“接收函”获得学位的,在前几届每年审批的学位中,多于50%。那么保守估计25%的硕士生毕业生在这个压力下做了假。这个逼良为娼的恶法,显然是需要废除的。

当然,官法如炉,我们作为个人,无力抵抗。我很感谢和赞赏你没有乱投论文,也没有去买一个接收函抵帐。但我的感谢和赞赏,不能给你学位。帮你投给我们期刊你师兄做特刊编辑的特刊的论文,我并没有十分把握能够接受。显然,你应该再写点什麽发表。在现在的反对学术不端的社会压力下,我不能和你联合署名。但愿你运气好,在半年后的学位委员会开会之前,能够闯过去。

另一件事,在前几天你的留言里“老师,欧洲有没有不需要硕士学位也可以读博士的?”。这件事我也要给你解释清楚。

实际上,前年你的一个师兄,松军就是这样的。那年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在他毕业前的期限,帮他把他的期刊论文发表出来,尽管他的工作很漂亮,很有思想。他的那份工作我认为有可能在J Membrane ScienceChemical Engineering Science发表两篇论文。但写论文是一个细致活,要辅导一个生手,同时要兼顾质量,在特定的时间内完成,就力所不及了。随意组合一个所谓“论文”,找一个期刊发表,无异于焚琴煮鹤。所以我跟他商量,不要学位了,我给他推荐到了Gent大学,到Guy Marin教授的课题组做博士了。他在这里的工作,我相信不会过期,以后他有时间了,我们再讨论发表。如果Marin教授有时间,和他共同发表也可以,只要他能够承担指导论文写作的工作。我可以放弃我的署名权。

张敏,实际上在去年6月之前,我认真地跟你讨论过这个方案,你好像没有同意。后来,你不来开组会,我们失去了讨论的可能。你和松军最大的不同,就是松军我们一直在学术上深入讨论,跟你的讨论好象一直有障碍。

欧洲的同行,非常重视学术的讨论能否有效地进行。你的几位师兄师姐,比如夏淳、李建荣、李红娇、杨雪、李阳、赵英楠、曾广明等在欧洲做的都很成功。他们总是能够表现出对学术的热情投入。你没有给我这样的印象。因此,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不能给你推荐。当然,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看法。这当然是我个人的一时看法,你如果能够在一个受欧洲同行尊重的同行面前充分表现了这种学术的特质,他就可以容易地推荐你到欧洲的实验室做博士。

张敏:这个信拉拉杂杂,写了很长。我知道你为了学位很煎熬。我对此也很遗憾,甚至也煎熬。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所能给的帮助十分有限。我会继续致力于劝告领导和同行,希望他们能够放弃这个要求硕士生发表出论文才能申请学位的规定。我也希望你能够在这个规定存在期间,找到一个突破的路子。或者你能够在一个能够帮你的同行长者面前,证实你投入科学研究的特质,他能够推荐你到一个不受这个约束的实验室。当然我也更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永丹。

 

 

 

2015611日于天南大联合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1175-897152.html

上一篇:越级考核摧残师生身心健康、破坏师生关系、瓦解高等教育
下一篇:从投稿的编辑处理时间看把学生毕业和发表论文挂钩是毫无道理的

114 谢力 罗德海 马臻 曾荣昌 姬扬 张晓良 雷作胜 周健 李玉辉 孟凡 郑永军 魏武 杨正瓴 褚昭明 马建敏 马浩 曹聪 余皓 何影 尉石 郭向云 赵晓东 刘建权 凡耀峰 刘立 林春波 钟炳 葛素红 李天成 王峰 王志强 张忆文 毛秀光 余国志 姚伟 彭传明 张鹏举 蒲彦锋 宗传永 曹墨源 沈律 陈飞 张能立 陆绮 苏光松 袁岳 黄仁勇 武夷山 张立学 刘立明 李宇斌 邹斌 张文增 蒋永华 张卫 吕洪波 王安良 陈福佑 朱高明 郭新异 杨金波 周曙光 李海辰 李建雄 王娜娜 杨华磊 任胜利 苗元华 董侠 杨建军 李学宽 张红光 伍国华 王林平 孙斌斌 霍艾伦 彭真明 孙华 刘俊华 刘敏 张凯 王三民 杜立智 胡方云 张彦虎 尚书勇 袁圳伟 Jeason540 superkiwi youhoen cyllcz ztb F995 biofans andy123zh debbyying dachong99 nefuqu dkyz lianghongze wxslcy caoyu ychengwei hyhuo 寒屋居士 zhy198722 wqhwqh333 tt123321 ljg luozh long01105022 bridgeneer wenluke linlin121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8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5 13: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