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培扬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peiyang 跟踪国际前沿 服务国内科研

博文

厦门大学 多事之夏 精选

已有 27886 次阅读 2014-7-12 07:49 |个人分类:老虎苍蝇|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厦门大学:已中止吴春明研究生导师资格

民网北京7月12日电 厦门大学今日就厦大教授被指诱奸多名女生发表声明,表示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

声 明

我校已收到有关历史系吴春明教授师德师风问题的匿名举报,学校在接到举报材料后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根据学校有关规定展开调查。

调查期间,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

我校对师德师风问题零容忍,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8771.shtm

【厦门大学博导被举报长期诱奸多名女生 床照曝光】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指猥亵诱奸女学生的证据被捅到网上,并指其用学术经费开房。其所在的历史系迅速作出回应,等待校方和院方的回应。http://t.itc.cn/C7QQH

厦大博导被指诱奸多名女生 院系让校方给说法

2014-07-12 07:25 来源:澎湃新闻网  我有话说

厦大博导被指诱奸多名女生 院系让校方给说法

  厦大人文学院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传猥亵诱奸女学生。

厦大博导被指诱奸多名女生 院系让校方给说法

  附: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联席会议致全系教师的信

  厦门大学历史系再生波澜。该校人文学院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指猥亵诱奸女学生的证据被捅到网上,而其所在的历史系迅速作出回应,等待校方和院方的回应。

  澎湃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厦大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于7月11日向全系教师发送了一封信函,信中指出,针对吴春明所涉事件,经历史系主任、系教授委员会主任鲁西奇教授提议,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联席会议协商表决,决定终止吴春明在历史系教授委员会履职,直至上级领导部门对其所涉事件做出结论。

  澎湃新闻注意到,根据该信,厦大历史系提请学院党政、院教授委员会及学校相关领导部门,根据相关法规,对吴春明教授所涉事件开展调查,以给包括吴春明教授在内的历史系师生以一个“说法”。

  7月10日,一篇名为《对汀洋的声援——控诉厦门大学淫兽教师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学生(附床照)》(以下简称《声援》)的博文在网上疯转。

  该博文指出,吴春明长期猥亵、诱奸女学生,博主“青春大篷车”在文中披露了吴春明以学术经费开房,以及其常去的幽会地点,并随文附了吴春明在酒店裸露上身的酣睡床照。

  《声援》的作者是受害者之一,而她敢于挺身而出,是因为同系的汀洋早先就揭露出此事,而厦大多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早在去年就获悉该传闻,但一直无法确证。

  汀洋还发表诸多声讨吴春明的言论,并把矛头指向业内多位学者。吴春明教授则因此称汀洋“神经病”。而汀洋早在6月23日就在微博上发布了《考古女学生防”兽”必读》(以下简称《必读》),当时虽并未指名道姓,但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声援》中,作者提到《必读》时表示感同身受,“这篇《必读》完美诠释了吴春明教授引诱女学生的步骤,可谓生动形象,毫不夸张,若非亲身经历,着实撰写不出。与我的经历如出一辙,应并非偶然,吴春明勾引女学生一说也绝非空穴来风。”

  此外,《声援》作者还补充了一些细节:“先挑选老家在外地、温顺听话的女学生,借口报账、会务等杂事制造更多接触机会,期间伺机借口严厉批评,脾气顺服便展开下一步行动;施以“捧杀”、“恩威并重”等伎俩,对于顺服的女生,便在众人面前大肆表扬和赞美。亦或是承诺发表该女生文章到某刊物,利用反复修改文章的方式增加接触机会,假意关心女学生的家庭状况,生活条件,感情状况等,并以‘我们是师生,也是朋友’拉近距离,进而甜言蜜语,诱导女生,而深陷其中的女生并不自知。”

  根据《声援》一文,受害女生似乎不在少数,“多数女生事后只敢怒不敢言,更有不止一人因为受到吴春明的摧残,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杀。因为女生不愿声张,更不愿回首耻辱纪录,给了吴春明隐瞒罪行继续为祸她人的机会。”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历史系此举有倒逼学校和学院的意思。

  多位厦大老师更是转发了对此事件的“神评论”:现在,历史系教授得球,现在,历史系教授得球,他机敏的将球传到朱校长脚下。朱校长一边盘带,一边看其他校领导的位置。他是伺机传球呢还是直接带球突破?但不管怎么样,厦大队都将创造历史。

  针对吴春明教授所涉事件,经历史系主任、系教授委员会主任鲁西奇教授提议,历史系教授委员会、系务会联席会议协商表决,决定:

  一、终止吴春明教授在历史系教授委员会履行职责,直至上级领导部门对其所涉事件做出结论。

  二、提请学院教授委员会中止吴春明教授在学院教授委员会履行职责,直至上级领导部门对其所涉事件做出结论。

  三、考古专业日常工作仍由教研室主任王新天同志负责,有关考古专业学科建设、科研、教学、田野实习的重要事宜,均应直接向历史系主任报告,如有必要,直接由系务会讨论决定。

  四、提请学院党政、院教授委员会及学校相关领导部门,根据相关法规,对吴春明教授所涉事件开展调查,以给包括吴春明教授在内的历史系师生以一个“说法”。

  五、作为作为基层教学与科研单位,历史系系务会、教授委员会并无调查本系教师操守、行为之权,只能等待上级领导部门展开调查,做出结论。

  历史系教授委员会

  历史系务会

  2014年7月11日

http://legal.gmw.cn/2014-07/12/content_11936369.htm

 

厦大朱校长引火烧身 一稿多发,学术不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810312.html

厦大校长掉进很难自证清白的陷阱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7-10 9:23:19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8629.shtm

厦大校长回应副教授炮轰:她心理阴暗仇视学校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8565.shtm

厦大女教授回应校长:说我心理阴暗简直笑话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8660.shtm

2014-07-09期 特权食堂 厦大副教授炮轰校长反被咬

 http://v.qq.com/cover/z/z1kl92f8pkjou73.html?vid=r0014c022d6

厦大副教授谢灵的学术造假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80034&do=blog&id=810803&cid=3523182&goto=new#comment_3523182_li

厦大女教授 谢灵 (网图)

羊城晚报讯 8日,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的一封信在网上热传。她公开批评校长吃饭搞特权,无视教师权益。当日中午,厦门大学校长公开回应称,该指责说法不实,不存在特殊待遇。

厦大女教授炮轰校长事件:网友支持教授 学生力撑校长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8585.shtm

 

吴春明,男,1966年生,1987、1990年先后毕业于厦门大学人类学系,获考古专业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获中国古代史专业博士学位。

  学历:1983-1990年厦门大学人类学系考古专业,师从吴绵吉教授,先后获历史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0年国家文物局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Adelaide)大学联合首届海洋考古培训班结业;1997-2001年厦门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师从杨国桢教授,获历史学博士学位;1998年,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访问学者;2006-2007年,美国夏威夷大学人类学系访问学者;2008年,台湾“中研院”民族学研究所访问学者。

  职历:1990年任厦门大学人类学系助教;1991年“超前破格”讲师;1995年厦门大学历史系“选优”副教授;2000年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2002年起任考古学及博物馆学专业博士生导师,2004年起任人类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学术兼职:先后担任中国百越民族史研究会会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通讯评议专家、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名誉研究员、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启动基金评审专家。

http://baike.so.com/doc/6382120.html

 




厦大那些“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811013.html

上一篇:通奸“老虎”真多
下一篇:首倡双盲实验的生理学家凡尔纳 1813年7月12日

15 曾新林 黄永义 吕喆 郑永军 杨海军 蒋永华 朱延平 李帮建 biofans watercold zhucele shenlu Vetaren11 lbjman dialectic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2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