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带韵的纪念碑

已有 2606 次阅读 2011-7-15 08:49 |个人分类:写作|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纪念碑| 纪念碑

 

一般说来,散文句子写得太整齐了不好(骈文也许例外,不过那是故意雕刻的文字,可以不算散文),带韵脚也不好。

不过王安石同志为怀念欧阳修同志写的《祭欧阳文忠公文》却是一篇带韵的妙文(虽然有点儿骈文的影子):

 

夫事有人力之可致,犹不可期,况乎天理之溟漠,又安可得而推!惟公生有闻于当时,死有传于后世,苟能如此足矣,而亦又何悲!

 

开头这两句就令人感到了两个韵脚(推、悲)的力量,似乎前面的一串文字都落到了它的头上。实际上,每个小句子的尾巴都是同韵的([i]),是巧合吗?往下看,更奇妙了:

 

如公器质之深厚,知识之高远,而辅学术之精微,故充于文章,见于议论,豪健俊伟,怪巧瑰琦。其积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发于外者,烂如日月之光辉。其清音幽韵,凄如飘风急雨之骤至;其雄辞闳辩,快如轻车骏马之奔驰

 

看来是有意的了,要让“悲”声贯穿全篇:【注意,那会儿欧阳公们就坐奔驰了。】

 

世之学者,无问识与不识,而读其文,则其人可知。 呜呼!自公仕宦四十年,上下往复,感世路之崎岖;虽屯邅困踬,窜斥流离,而终不可掩者,以其公议之是非。既压复起,遂显于世;果敢之气,刚正之节,至晚而不衰。方仁宗皇帝临朝之末年,顾念后事,谓如公者,可寄以社稷之安危;及夫发谋决策,从容指顾,立定大计,谓千载而一时。功名成就,不居而去,其出处进退,又庶乎英魄灵气,不随异物腐散,而长在乎箕山之侧与颖水之湄。然天下之无贤不肖,且犹为涕泣而歔欷。而况朝士大夫,平昔游从,又予心之所向慕而瞻依! 呜呼!盛衰兴废之理,自古如此,而临风想望,不能忘情者,念公之不可复见而其谁与归!

 

如果[i]了一半突然转调换韵或者失了韵,效果会如何呢?如果说“不韵”是规矩,那么把规矩彻底破了,也是惊喜。如果破一点儿就害怕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东坡同学也写过同样题目的祭文,还被推出“唐宋八大家”的茅坤先生奉为纪念欧阳公文章里最好的一篇,也“不约而同”用了和王老师一样的韵:

 

……君子有所恃而不恐,小人有所畏而不为。譬如大川乔岳,不见其运动,而功利之及于物者,盖不可以数计而周知。今公之没也,赤子无所仰芘;朝廷无所稽疑;斯文化为异端,而学者至于用夷;君子以为无为为善,而小人沛然自以为得时。譬如深渊大泽,龙亡而虎逝,则变怪杂出,舞鱓而号狐狸。

 

昔其未用也,天下以为病;而其既用也,则又以为迟;及其释位而去也莫不冀其复用;至其请老而归也,莫不惆怅失望,而犹庶几于万一者,幸公之未衰。孰谓公无复有意于斯世也,奄一去而莫予追!岂厌世混浊,洁身而逝乎……  

 

顺便想起,“区区”(荆公喜欢用这两个字,连续在他的三首诗里见着)曾借这位集句老祖的诗句也做了一个集句联:

 

粉墨空多真漫兴,

丹青难写是精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464956.html

上一篇:艺术的数学奇迹
下一篇:堂吉诃德的朋友烧书

11 武夷山 吉宗祥 刘全慧 余昕 李学宽 钟炳 柏舟 赵宇 禹荣明 luxiaobing12 lily2013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16: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