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一本超级数学教科书 精选

已有 9549 次阅读 2010-5-11 08:44 |个人分类:数学|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偶然从书架上翻出一本旧课本,Frank Harary的《图论》(Graph Theory (1969), Addison–Wesley, Reading, MA;中译本,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0),是我远离数学以后从旧书摊儿捡回来的。这是一本超级教科书,据说在数学文献中引用率排名第五。网上大概能下载英文原版的,可我找到的一个却是俄文版的!这本书也别致,目录前引用了Emerson的一句话:“我讨厌寻章摘句。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虽然用这句话打头,但作者在每一章标题下还是没忘“寻章摘句”。
 
第二章“图”,摘了莎翁的几行罗密欧:叫什么名字还不都一样?不管把玫瑰花叫什么,它还是那么芬芳。
 
第三章“块”引的是柏克(不知本名是谁)的一句妙语:“他不仅像他爸爸,简直就是他爸爸本人。”(我不喜欢这个译法,但没有原文,只好照抄了。)
补充:游客trans提示:原文为Not merely a chip of the old block, but the old block itself (Edmund Burke)block就是那“块”,译文忽略了这个双关,使引文变得莫名其妙,是大大的遗憾。
 
第四章“树”更有趣:“诗是我这种笨蛋写的,只有上帝才能造一棵树。”(J 基尔默,可能是Joyce Kilmer。)
 
第五章“连通性”,用了富兰克林语录:“我们要团结起来,否则就要被一个个地绞死。”
 
第十五章“计数”更浪漫了:“我怎么来爱你呢?让我看看有几种办法。”(EB Browning)
 
其实,洋人在课本儿上“寻章摘句”是很寻常的。数学和物理学家们最喜欢的,除了莎翁就是爱丽丝小妹妹了。在这本《图论》的参考文献前面,终于还是出现了Carrol的影子:“越积越厚,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郁闷的是,我们的课本完全遗忘了科学的轻松和活泼,也失去了课堂的幽默和快乐,难得在课堂里看到文艺的影子,所以郁闷啊!(我只见过刘辽先生在他的《广义相对论》里引用过一些句子。)
 
图论当然要讲“四色猜想(定理)”,作者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四色猜想真可以改叫“四色病”了。因为它真像传染病,很容易感染,有时是良性的,有时却是恶性的或慢性的。还没有预防针能对付它……它会反复发作,虽然还没有致死的记录,但已经知道它会令人非常痛苦。它至少已经有一次从父亲传染给了儿子,所以也许是会遗传的。 
这样的评述文字,在我们的教科书里也是难得看见的。我们多半儿会以很严肃的方式来表达同样的意思,结果就成了废话。
 
作者Frank Harary(1921-2005)也是有趣的人,他到过87个国家,走遍了美国50州,他的一生经历了好多“从A到Z”的历程:  
1) 论文发表的杂志;  
2) 合作者的姓名;  
3) 演讲过的美国大学;  
4) 走过的美国城市;  
5) 访问过的外国城市。  
他的演讲题目涉及30多个学科,除了数理化,还有医学、生物、文学、艺术、建筑、音乐、商务、管理、社会和城市规划——从这儿可以看到图论的用武之地有多么宽广。
 

图论就是从这个Konigsberg七桥问题开始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322589.html

上一篇:人生最好像春天的树
下一篇:我在地震的那几十秒

34 刘俊明 武夷山 刘玉平 毛飞跃 陈儒军 鲍博 蒋永华 王春艳 钟炳 陈苏华 吉宗祥 任国鹏 严晓文 金小伟 赵宇 杨芳 柳东阳 郑坤灿 陈湘明 张旭 鲍海飞 唐常杰 左正伟 李毅伟 丛远新 钟卫 张欣 蒋迅 夏飞 黄锦芳 曹文得 luxiaobing12 aqutox zhaoqyou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7 04: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