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阳光维也纳

已有 2238 次阅读 2019-6-27 08:29 |个人分类: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某月某日去美泉宫(旧译“丽泉宫”更好听),晚了,套路不对,在售票厅就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干脆买第二天早晨的票(分时入宫的),茜茜给我剩下的时间就多了,便想着“漫游”维也纳。随便选一路地铁随便到一个站下来,分不清南北,又随便转一列火车,结果两站就出了城,到了刚熟悉两天的Heiligenstadt(这个地方值得以后细说),于是再回车——来时经过一段与河平行的路——看见河就下来,沿着河边走。这应该是多瑙河派进城里的一条支流吧。

IMG_20190409_160956.jpg


    河岸是自然坡,没有水泥堤,长长的斜草坡正好躺下来听流水,水青绿透亮,倒映着两岸的树,岸边卵石激起小波,没有一点儿闹市的喧嚣。阳光从树林和绿叶的缝隙透过,洒在草地上;从流水的碧波里浮起,回射蓝天里。一会儿,意外看见一只游船经过,船上印着“Danube”,早知有船我肯定会去找码头的,想象着它浮过多瑙河。

    桥边有座雕像,名字是Johannes von Nepomuk,他本来是牧师,因为替波西米亚王后Wenn Fiesole守秘密,被国王从Charles大桥(在布拉格)扔下伏尔塔瓦河(1393年),后来被尊为圣约翰(St. John),是桥的守护神,从伏尔塔瓦河护到多瑙河。(对我来说,这俩兄弟河的共同点是都有一支美妙的乐曲。)

IMG_20190409_161245.jpg


    桥头连着十字路口,几个跑步爱好者在等绿灯。这场景在家也常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跑步成为大众喜欢的逛街方式。我懒得跑,但可以走得远。和他们一起站着等,跟他们的方向——假如没遇着他们,我可能随机过街去另一个方向了。等当然是对的,结果走上一条好路(漫游没有对错,但优劣还是要区分的)。忽然想起当年杨子多路哭,阮籍没路也哭,就是因为没遇着跑步带路的。

    却见远处耸立着两个哥特式的塔尖,像Stephan教堂,就算找到回家的路标了。一路向西,走进一条宁静的街,行人很少,路旁停满了车。街头的阳光聚焦在教堂的塔尖,又从旁边的树丫的阴影偷偷溜下来,像《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开头的几个音符,轻轻地流进人的心里。走过一段才感觉那不是Stephen。那儿车水马龙,这儿却是车的沙滩,脚印儿都没有。忽然看见了维也纳大学的牌子,原来是武陵人误入桃花源了。好像经过了数学楼,楼外站着、坐着不少同学,像准备音乐会的演员——如果数学和音乐一样流行的话。当年这里走出过很多大人物,今天还在产生影响的要数哥德尔。他1924年入学,先学理论物理,两年后转数学,两年后再转数理逻辑,然后留校做讲师,完成了他最重要的数理逻辑工作。老哥的老师有Hans Hahn, Moritz Schlick, Rudolf CarnapKarl Menger等,这几个名字联系着一个著名的“朋友圈”,Vienan Circle(“逻辑实证主义”),这就不难想象老哥为什么进了逻辑圈儿。(维也纳盛产“圈”,除逻辑圈儿,还有经济圈儿和艺术圈儿。不知还有哪个城市有那么多学术圈儿。)

    Hahn的名字在数学课本里比哥老流行得多,他和Banach1920年独立证明了一个线性泛函分析的基本定理,现在以他们的名字命名。Karl MengerHahn的学生,后来成了经济学家,是经济圈儿的创立者之一。他有趣地证明了商品价值决定劳动价值,正与马克思的价值理论相反。我们今天学拓扑会遇到Witold Hurewicz的名字,他是HahnMenger的学生,他的定理将同伦与同调联系起来了。至于SchlickCarnap,那是科学哲学课本里的主角,就不在数学系的楼外啰嗦了。

IMG_20190409_162821.jpg


    终于看见教堂全景了,当然不是Stephen,而是“还愿”教堂(Votivkirche)——奥地利皇帝Franz Joseph I1853年遇刺却大难不死,弟弟号召大家捐款,在行刺地点建一个教堂来“还愿”,感谢老天救了皇兄。V不像S在闹市的街口被密集的楼道挤向天空,而是懒悠悠地立在宽阔的草树间,而最迷人的一块草地,就是弗洛伊德公园。公园边上有块不起眼儿的小石碑,上面刻着两个希腊字母——-A(老弗专业psychoanalysis的简称),字母下是老弗的名言:"Die Stimme des Intellekts ist leise" (The voice of Intelligence is a soft one)。据说这是他的墓志铭。它本来还有下半句:but it does not rest until it has gained a hearing,写出来就没意思了。

    公园的主题却不是老弗和他的理论,而是晒太阳。夏天时这儿有免费的沙滩躺椅,想换一层古铜色皮肤的人可以来享受。也许日光浴的人太多,局部草地已经被踩踏干净了,露出可怜的黄土。我选了一棵大树,在它跟前躺下,看蓝天白云从西欧飘过东欧。公园草地上有一张大理石桌子,围着十张椅子,每张椅子靠背后面写着一个国名: Cyprus, the Czech Republic, Estonia, Hungary, Latvia, Lithuania, Malta, Poland, Slovakia, Slovenia,这是200451正式加入欧盟的十个国家。我随机选了一个坐下,是捷克——原想着去布拉格看另一条河的,现在只好望着云去了……

    

IMG_20190409_164332.jpg

IMG_20190409_164949.jpg

IMG_20190409_172302.jpg

弗洛伊德公园草地,教堂上的屏幕是华为的广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187031.html

上一篇:形式的花园
下一篇:大慈寺荷花

12 孙宝玺 郑永军 刁承泰 朱晓刚 鲍博 韩玉芬 李学宽 马德义 鲍海飞 毛吉平 刘全慧 汪育才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0 0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