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问天问美问阴阳 精选

已有 5683 次阅读 2018-11-2 08:16 |个人分类:物理|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屈原曾发天问,主要问起源(“遂古之初谁传道之”),现代物理学家将起源问题归结到时空结构,没有“大爆炸之前”,等于回避或转化了问题,乃至等价地问“世界是否体现了美的理念?(Does the world embody beautiful ideas?)” 这正是Frank Wilczek的新书A Beautiful Question: Finding Nature’s Deep Design考察的问题。(中译本今天首发,我来凑两分热闹。)书的副标题令我想起大侦探波罗(Hercule Poirot)——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有句台词,“这不是刹那间的,而是精心策划的。”似可用来说宇宙起源和演化。其实阿加莎老太的原文说得更精确:

    This was no spontaneous crime committed on the spur of the moment. It was, on the contrary, very carefully planned and accurately timed, with all the details meticulously worked out beforehand.

 

61-ZyT6+g7L.jpg


    W老师谈的是物理学的数学美,特别是对称之美。谈物理数学美的书很多,此书特点我感觉在它的大视野。他从柏拉图的洞穴引出理想与实在,而在眼下,理想即数学,实在即物象。

    惠勒用两句“诗”概括广义相对论:

      物质告诉时空如何弯曲,时空告诉物质如何运动。

W老师将它推广到所有相互作用:

      荷告诉性质空间如何弯曲,性质空间告诉荷什么是平直。

“荷”可以是电荷、弱荷或强荷,也可以是普通物质的质量或能量-动量。因为时空是度规场,而场关联着“流”(类比电磁场),那两句还可以说得更绕口令一点:

      荷告诉流怎么流,流告诉荷怎么流。

这大概是关于相互作用最有趣的格言。像这样的时空-物质对偶,令W老师想到我们的阴阳。他怎么具体解读阴阳,我还没认真学习。我想,阴阳虽以不可说的方式生万物,却没生出数学结构那样的东西来。地道的阴阳论大概不会生成W老师的“美问”,而可能引出完全不同的图像——或许正是洞穴里的另一个人看见的。

太极图.jpg

书的扉页用了何水发的太极图

plato.jpg

柏拉图要我们超越表象看透实在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144069.html

上一篇:草堂的新草书
下一篇:乾隆的泉水实验

15 刁承泰 赵克勤 李由 李学宽 沈律 汪育才 孙杨 钟炳 武夷山 黄永义 陈小润 鲍海飞 张云 马德义 赵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08: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