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污花溪与浣花溪

已有 3314 次阅读 2018-10-23 08:53 |个人分类:数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翻阅清驻日公使与日本官员的“笔谈”,颇有趣,使节懂日语而日本官员通汉语,写汉字交流,比围棋的“手谈”更有意思。这传统今天还在。有次在超市,我想问几点关门,服务员不懂英语,写“营业时间”,她就明白了。

且说187843(光绪四年三月一日),使馆随员(当时黄遵宪为参赞)沈文荧(字梅史)去日本大河内辉声(源辉声)家,说天气渐暖该换衣裳了,然后话题转到两国樱花梅花的开放时节。沈写:“敝邦梅花开在孟春下澣。”大河答:“敝邦梅花已在孟春下浣而满开。”

“孟春下(澣)浣”即正月下旬,沿用了唐代官制的名词——那会儿公务员十日休假一次(叫“休沐”,放假洗澡洗衣服),每月有上中下三浣,后来就单用来指上中下旬了。

“澣”《说文》右下作“赤”,谓从“干”者为俗字,而“浣”为今字。老沈用本字,大河君用今字,俩字排在一块儿,汉字的趣味就飘起来了。这是古今字的趣味。

俩字儿还牵着“反义互训”和“音近对转”的趣味。《诗经》名篇《葛覃》说“薄汙我私,薄澣我衣”,“汙”现在流行本作“污”,意思却是“去污”,与下句“澣”的意思同:“濯衣垢也”。(类似的例子如《尔雅》“乱,治也”。那么“乱世”与“治世”有时也可以是同义词,“反正”都是艰辛探索。)“汙”与“澣”同,还因为“音近对转”,即二字韵母的主元音在古韵里都是u,可以“对转”。既然“澣”同“浣”,那么“汙”也同“浣”。闻一多先生还找了一个类比:“盱”同“”。这样看来,今天将“汙”写成“污”,把字形趣味丢了。假如好古如沈大使者将“浣花溪”写成“汙花溪”,老杜或可接受;若写“污花溪”,大概就有人来问责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142350.html

上一篇:台北遇太白
下一篇:伪好物

12 武夷山 毛吉平 钟炳 徐耀 李学宽 周忠浩 汪育才 史晓雷 鲍海飞 赵宇 liyou1983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06: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