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人生几何春已夏

已有 742 次阅读 2018-4-30 21:58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漫兴杜诗千碑1

 

趁炎热未至,去浣花溪逮春尾巴,遇上一群人在溪边诗碑廊前讨论种树的事儿——哪儿该种,哪儿不能种,种出来的效果如何……杜诗千碑工程快竣工了吧。

千碑书法的作者,从东坡山谷到现代文人,角色之多之广之大,怕是西安碑林也比不过。看历代文人聚会,传统“美书”斗彩,不知海内可有第二个去处。说“美书”是因为时下流行“丑书”。听说有个丑书代表(当然是“当代著名书法家”)本来要在浣花溪畔的四川省博物院办个展,后来被院方取消了,赢得网民的欢呼和丑书界的愤怒。我想也是,有诗碑在,流行的书家就不要来现眼了。(当然,诗碑里也有些“丑书”,但还看得出字形来,没有变异成怪物。)

    有些诗刻在石头上,白石绿字,偶尔还配一方朱红大印。随机就看到一块,诗文是《重经昭陵》,旁边的印文却是“人生几何春已夏”,是《漫兴》九首之八的一句(“舍西柔桑叶可拈,江畔细麦复纤纤。人生几何春已夏,不放香醪如蜜甜。”)这组绝句是老杜定居草堂第二年(761)写的,也是在春夏之交的这个时节。

    对着那方印多看几眼,便有点儿疑惑。“春”字肯定是错了,“夏”字乍看还有缪篆样,细看却笔画关系模糊,不会篆书的人看了都不知道怎么依样画葫芦。刻石者大概是照着印迹描摹,但不识篆法,分不清印中晕在一起的线条,自己强去区分,却搭错了线,短路了。如此走样的印面,不知还有没有,找出来倒是挺好玩儿的。

IMG_20180427_162152.jpg

IMG_20180427_160745.jpg

IMG_20180427_162251.jpg

IMG_20180427_163008.jpg

颍川世家陈氏(不识其名)书老杜《重经昭陵》

IMG_20180427_162948.jpg

人生几何春已夏(何字不好;春字错了;夏字模糊。严格说来,几字下部也不对,而“已”应是作者就篆写错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111719.html

上一篇:卜算子 墙边的三角梅
下一篇:过宽窄巷

7 武夷山 史晓雷 钟炳 柏舟 李学宽 毛吉平 陈湘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8 1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