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敦煌的精神 精选

已有 2057 次阅读 2017-5-5 08:49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说起敦煌,常听人引用陈寅恪先生的话:“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这句话激励了很多人怀着“争气”的初衷走进敦煌研究。不过,陈先生似乎没有要激起爱国热情的本意。原话见他19306月为新会陈援庵先生(陈垣)《敦煌劫余录》写的序言——序言是应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之请而写的(所以在书出版之前就在所刊发表了)。文中,那句话是借“或云”引出的,即它代表的是时人的观点,可能也是援庵先生的观点(从书名也能看出),但不是寅恪先生的观点。实际上,书的英译名为不带情绪的An Analytical List of the Tun-Huang Manuscripts in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Peiping,李济先生(时为史语所考古主任)认为,这个译名“显然是义宁陈先生的主意”。其实,义宁陈先生所感叹的是,“吾国敦煌学著作,较之他国转独少者,固因国人治学,罕具通识。”以缺材料为借口是很苍白的,如果没有“通识”,手中把玩的材料也出不了好花样。何况,敦煌本来就是带着“海味”的文明。季羡林先生说,四个自成体系的文化(中国、印度、伊斯兰和希腊),恰好都汇聚在敦煌;这样的多文化聚点,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

   听敦煌新一代院长(王旭东)的讲座,有听众重提“敦煌在国内敦煌学在国外”的问题,王老师的回答我喜欢:“敦煌在中国,我们希望敦煌学在世界,我们没有必要让敦煌去回归,因为越是世界的,越是自己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们更应为这些资料担当重任,而不是让这些资料回来,不开放,让别人拿不到,没法研究……让外国人来讲中国的故事,讲敦煌的故事,你想想这个传播的力量,一定比我们去给人家讲敦煌的故事要强很多很多。所以一定是敦煌学在世界,这种狭隘的敦煌学回归了,我是不同意这种观点,绝大部分学者也不同意这个观点。”

  “无国界”(或超越国界)的眼光加通识,是比具体的敦煌学问更普适重要的精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053074.html

上一篇:古寺外的春天
下一篇:秀才的七张面孔

16 刘全慧 周健 武夷山 樊采薇 李学宽 赵美娣 钟炳 柏舟 张家峰 罗帆 尤明庆 luxiaobing12 xlsd anran123 aliala ychengwe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7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