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秋天的心 精选

已有 3415 次阅读 2021-8-31 08:3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秋天的心

文/蓝莲花瓣


夏天走了。夏天像时光一样,如水流一样,没有界限分明的告别,混合着风的步伐,转身走了。只是在那些炎热的日子里,人们无法避免地体会着夏天,它的热烈,它的烧灼,她的过火的温度和一点也不饶人的阳光。当依然金黄的阳光送来一丝丝凉意,人们才发觉,夏天已经像是一页轻薄的蚕丝,轻轻划过了他们的肤肌,留下一丁点微微地、散发着温热的刺痛,转瞬即逝了。


天空仿佛一下子就变高变远,云飞在天上,恣意汪洋,呼朋唤友,似乎是风云际会,要开大会,要放飞自我,要引吭高歌,简直忘乎所以了。走在路上,仿佛脚步都轻巧了,心情都舒展了,自在了。到底要怕什么怕的,没有什么好怕的,放开手脚,干就是了,成熟就是了,打算把生命开到荼蘼,打算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最终颓废也没啥关系,总之是疯狂过了吧。


空气明净,阳光更加热辣、集中、干净又纯真,跟着水珠儿做起轻快的游戏,又把那一抹一抹的彩虹挂在虚空了,谁发现了,谁没发现,也不用管。世界只管高兴给自己看,放肆给自己看。秋天来了,我已经成熟,结籽的结籽,开花的开花,果子要熟,熟得汁液饱满、含糖含密,果子们挂在枝头上,红着脸、绿着脸,正得意,正欣喜。空间里开始弥漫起一种干爽的香味,那是树叶和草叶长大成熟了,有了点慵懒的味道。尤其是洋槐树,它把自己满树的黄黄白白的槐花都喂养得很是任性,简直不成样子,丝毫都不优雅了,那些花懒懒地赖在树上,密密麻麻,要不它们就落了一地,似乎完成了历史使命,就那么无欲无求、心满意足。这密密匝匝的槐花,引得成群的麻雀在地上啄食,就像是聚餐,桌餐,它们边吃边聊,点头翘尾,叽叽喳喳,热闹非凡。


二教旁边的花园里有彩虹在捉迷藏,你围着花坛走,它只在恰当的时间和恰当的地点出现,大概只有它喜欢的人才能看见它。如果能被彩虹喜欢,那该是什么样的人呢?估计全天下看见过彩虹的人都有准许证,被喜欢的门槛可能不高,但是,你得有心,得是个有心人吧。空心人当然不行,空心人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啊。彩虹之下的花儿,被园丁种成了七彩,在这个成熟烂漫的秋天里,远远看去,细细分辨,它们也把自己开成了彩虹的光谱---最里面的红色,然后是黄色,然后是紫色,依次铺开来,那么自信,那么无谓。


我走进二教前面的小花园,在小路上徜徉。太阳暖暖地打在身上,天空那么蓝,就连风也仿佛沾着蓝色的干爽和明净了。有两只鸟儿被我惊起,扑棱棱地从草地上飞了起来。可他俩完全用不同的方式向我展示了它们的飞行技术。奶灰色的鸽子,张开翅膀往上飞,又往上飞,露出了它强有力的脚爪,就在我纳闷的一瞬间,看见它飞过了一根电线的高度,然后,几乎是垂直下落,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那根电线上。其实它并没有看我,仿佛这只是一次与我无关的飞行表演。喜鹊可不一样了,它有点惊慌失措,从草地上一跃飞起,扇着它的双翅,划过了一个像半截彩虹一样的弧线,从那根电线的低下飞走了。秋天了,谁要跟谁一样呢?完全没有必要,都成长了自己,高兴了自己,也是到了显示自己该有的样子的时候了。


三教旁边的合欢花,我都看了它们一整个的夏天,还在枝头上开开败败,绝不放弃。每次去拍照时,我总是很懊恼,那刚刚盛开的新鲜漂亮的花朵旁边,总是会有几朵已经开始蔫了的花儿,它们蔫而不死,还在枝头挂着。清甜湿润的香味一定是新鲜花朵散发的,而那些蔫了的花朵,也有香味,那是一种发干的能嗅得到腐败的香味。每每此时,我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修行的不到位,真的有点偏爱这些新鲜美丽的花朵啊。可新鲜是春天的特征,成熟和枯萎才是秋天的名片。 单就生命的历程来说,新鲜的开花和枯萎的败落并没有区别,它们是平权的。我偏爱,那只能说明,我依然功利,依然实用。


秋天,也许并不排除功利和实用。秋天也是在路上,在行进的途中。它混和着所有,把春天的新鲜和明媚,夏天的浓郁和繁茂,连同成熟和枯萎都混合在一个时间段上,在天地之间,在广袤大地的角角落落里,呈现。它把万事万物都呈现给万事万物。任性,恣意,博大,多彩多姿,让所有的爱,喜欢,嫌弃,开放和枯萎,都表现出来,不要再藏着掖着,再扭捏下去就没啥机会了。


秋天的云,秋天的光,秋天的水,任意卷舒,任由浓墨重彩,也是秋水央央,清澈见底,把天光水光,天上的云和岸边的树、草和楼房,都映在水中,看得清楚明白。那天不高兴了,就来一场雨,连绵的雨,像发泄,又像是游戏。可是,水会真的穷了吗?总会雨过天晴,雨过天晴了,秋天还是秋天自己。王维说,“水穷处”工对“云起时”,多么厉害的人啊。


当秋天是秋天,当万物进入秋天,当时序进入成熟的流程,花落果熟,无论是花还是果子,或者是被草结出来的草籽儿,都将成为百鸟、百兽和他人的食物。水至穷,光阴和路途却没有断,云从山巅出来了。那白白胖胖,如织锦般惬意在蓝天上的云,不就是水的升华和蒸发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02151.html

上一篇:我只要
下一篇:当我在夜晚哭泣

18 武夷山 李宏翰 李学宽 张晓良 姚伟 王善勇 黄永义 徐耀 曾泳春 聂广 鲍海飞 李东风 杨正瓴 刘秀梅 苏德辰 尤明庆 郁志勇 张利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6 1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